第二卷 第8章 冰

    似是因那根長鞭之上不知被安琪做了什么手腳,每次長鞭抽向凌云之時,被抽飛的卻往往是卡羅這個進攻之人,所以在安琪離開至今,凌云再也沒有受過這皮鞭抽打之苦。

    “怎么?在想神族那個小姑娘了?”看著此時正望著天空愣愣出神的凌云,老人笑著問道。

    看著老人,看著遠處的卡羅,凌云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苦笑,低沉的說道:“或許并不是每個神族都是我們的敵人。”

    笑容漸漸的消失在了臉上,眼神深處流露著一絲淡淡的苦澀,淡淡的擔憂,看著凌云,嘆息著說道:“忘了她吧,她不會再來了。”

    汗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這片漆黑的大地之上,太陽依舊無情的炙烤著大地之上的一切生靈,即使在最陰涼之地,都會被它所散發的陽光普照。

    看著眼前的老人,凌云不知說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老人的話,只是覺得在自己突破之后,在自己知道秘密之后,自己的爺爺似乎是變了,變的神秘了,變的不為自己所了解了。

    “死老頭,還不給老子去干活!”

    伴隨著一聲大喝,一根長長的鋼鞭急速的抽象了老人的后背。

    “爺爺!”

    看著那急速而來的鋼鞭,看著那閃爍著陣陣銀光的長鞭,凌云來不及反應,但那身體卻是已經自主的撲在了老人的背上,用自己的身體將他牢牢的護在了前方。

    看著面前的凌云,卡羅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全身的力量都是用在了鋼鞭之上,迅速的抽象了凌云。

    只是在手中的鋼鞭即將要碰到凌云之時,即將要無情的抽碎他的皮肉之際,卡羅臉上的笑容卻是戛然而止。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出現在了鋼鞭的前方,牢牢止住了鋼鞭的去勢,那反震之力更是將卡羅整個人拋飛了出去。

    “怎么會?”躺在地面之上,卡羅滿臉的不可思議,花了大價錢從新換了一根長鞭之后,本以為就可以重新鞭打凌云了,可事實卻告訴他,他錯了。

    “云兒,你沒事吧?”即使看到了卡羅震飛出去,老人依舊忍不住問道。

    看著面前老人擔憂的表情,凌云搖了搖頭,可當目光望去,看著此時還在卡羅手中的那個閃爍著陣陣冰冷銀光的鋼鞭,凌云心中一陣后怕,完全不敢去想那根鋼鞭就這樣在自己不使用任何力量之時,抽在自己身上,會是什么下場。

    “快了,快了!”看著卡羅手中銀光閃爍的鋼鞭,老人緊緊的握起了雙拳。

    “安琪,謝謝!”凌云心中默默的念著。

    在遙遠的東方,一座城堡此時正散發著陣陣無比圣潔的光芒,在這城堡的花園之中,一大一小,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相對而坐,而在他們的面前,正擺放著一局及其復雜的棋局。

    十八只翅膀柔順的伸展在身體之后,同樣是十八只翅膀,但眼前的男子所變現的氣質卻是和剛剛那不知名的宮殿之中的完全不同,那是絕對的神圣與不可侵犯,在那金袍的映襯之下,更是顯得無比的威嚴。

    “琪兒,該你了。”看著面前的女孩,男子笑著說道,神圣的臉龐之上卻是露出了一絲深深的溺愛的之情。

    “白癡!”安琪心中暗暗的罵道,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之后,又對著男子笑著說道:“父神,我出去幾天,不用派人跟著我。”

    說完便是直接扇動起了背后十六只翅膀,瞬間飛離了原地,只留下了男子獨自一人在原地無奈的搖著頭。

    “冰!”

    隨著男子聲音的響起,一個蒙面的神族女子出現在了他的背后。

    十四只潔白的雙翼,婀娜的身姿,在被她的黑色緊身衣裙的襯托之下更是顯得無比的完美,那薄薄輕紗之下的容顏更是會勾起男性的無數遐想,只是那充滿了陣陣冰冷殺意的眼神卻是告訴著每一個人,她并不是一個任何男人都能惹得起的女子。

    “去保護公主!”就在這名被喚作“冰”的女子出現之際,男子平靜的說道,眼神依舊看著身前的那盤棋局。

    “是!”聲音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充滿了冰冷,不含一絲感情,說完便是瞬間離開了這座永遠被神圣光芒所籠罩著的城堡。

    “不到萬不得已,別讓公主發現!”

    可就在她遠離城堡之際,就在她迅速朝著安琪趕去之時,男子那平淡無奇的聲音直接就在她的耳旁響了起來。

    天徹底的漆黑了下來,蟲鳴之聲響徹了整片大地,沒有了那烈日的陽光,溫度快速的降了下來,微弱吹過,甚至會讓人感覺到一絲涼意。

    而凌云也如平日一樣,在這樣一個涼爽的夜里靜靜的修煉著,隨著他不斷的修煉,周圍空間之中的能量都是朝著他匯集了過去,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能量漩渦。

    “云兒,總有一天你將不再受到任何的限制,總有一天你會活得自由的,總有一天你將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站在屋外,看著屋內靜靜修煉著的凌云,老人默默的說道。

    不舍、眷戀、憐惜,一切的表情,一切被壓在心底最深之處的情感就在這一刻徹底的流露了出來,再也不去掩飾,再也不去深埋,就這樣一一的流淌在那蒼老的面龐之上,不舍的、眷戀的、憐惜的看著那靜靜修煉著的凌云。

    “峰兒、巧兒,很快爹就會親手給你們報仇了,很快爹就會去陪你們了。”

    “只是爹真的放不下云兒啊,真的放不下啊!”

    晶瑩的眼淚在此刻從那渾濁的雙眼之中滾滾落下,蒼老的臉龐之上布滿了對那份仇恨的瘋狂,對遠在另一個世界的親人的思念,可那望向凌云的眼神之中卻又是充滿了深深的不舍、溺愛與疼惜。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