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7章 自由聯盟

    想笑便笑,想哭便哭,想殺便殺,一切順心而為,乃《獸神訣》真諦所在,切勿違心而為,此乃修煉《獸神訣》之大忌。

    《獸神訣》可分為六篇:

    第一篇,獸丹期,修煉者需不斷淬煉丹田之中的獸丹,將獸丹修煉之極致。此乃基礎篇,獸丹修煉的越完美,對今后的修煉越有益。

    第二篇,獸心篇,找出自己的本心所在,一切順心而為,淬煉一顆完美的獸心,堅毅的獸心。

    第三篇,淬體篇,將一切濁物排出體外,練就最完美的肉體。

    第四篇,化嬰篇,突破一切桎梏,將獸丹化成自己的獸嬰。

    第五篇,入神篇,瘦嬰與本源靈魂融合,成就獸神之魂。

    第六篇,破神篇,當一切達到極致,當一切突破桎梏,神魂盡碎,化為本源,融入肉體,修成獸神。此篇若成,生命印記融入每個細胞,即使身體湮滅,只有有一個細胞存活,便能重生。

    “好強!只要一個細胞存活便能復活!”感受著那段牢牢刻在自己記憶中的內容,凌云心中一陣感嘆,而在感嘆之后,卻又是一陣長長的嘆息,“一切順心而為,可我又怎能順應本心?”

    想笑便笑,想哭便哭,想殺便殺,一切順應本心,心中想做什么便做什么!這可能嗎?在心中,凌云已否定了,因為自己有著牽掛,正是這些牽掛,讓凌云無法這么的灑脫,這么的義無反顧。

    “呵~還是將眼前的第一篇練到大成再說吧。”凌云暗暗的決定著。

    “嗚~”

    隨著聲音的響起,那扇破舊的房門被推了開來,同時一道耀眼的陽光也是從門縫之中射了進來,那昏暗的房間也是在此刻明亮了起來,屋中的景象也是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殘破的四壁之上,布滿了大大小小一個個窟窿,破舊的木床之上鋪滿了稻草,幾張破舊的木椅隨意的擺放在那墻角的昏暗之處。

    “爺爺,你?”

    手臂之上,臉上,布滿了一道道深深的紫紅色印痕,那本就破爛的衣服在此時更是顯得殘破不堪,也不知道在那殘破的衣服的覆蓋之下有著多少道更加深痛的印痕。

    看著眼前的老人,看著他那傷痕累累的身體,凌云一陣心痛,同時更是升起了一陣憤怒,伴隨著憤怒,那冰冷的殺意便是熊熊燃燒了起來。

    “云兒,爺爺沒事。”感受著凌云身體之內傳出的陣陣殺意,老人苦笑的說道。

    “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再也無法壓制那冰冷的殺意,凌云直接就是朝著門口沖了出去。

    “站住!”

    可就在他急速想要沖出門口之時,就在他再也不顧一切之際,一道虛弱的低喝聲止住了他的腳步。伴隨著那道低喝之聲,便是一連串的咳嗽,一口鮮血更是從老人的嘴中吐了出來。

    “爺爺!”扶住了搖搖欲墜的老人,凌云只覺得心中很難受很難受,那種難受更是讓著自己喘不過氣。

    “我沒事?”看著面前的凌云,老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云兒,你一直問爺爺為什么不讓你用你所學的力量,不讓你為你的父親報仇,殺了卡羅,現在我便告訴你!”

    “為什么?到底為什么?”看著不住咳嗽的老人,凌云低聲的問道。

    “因為時機還沒到,我們必須隱忍,即使揮手之間便能了解了那卡羅的命,那又如何?我們終究無法擺脫神族的控制,終究還是他們的奴隸,終究無法獲得自由。”

    “云兒,你知道嗎?卡羅的所有奴隸都有滅殺他的能力,包括你父親!但我們不能暴露,我們必須隱忍,即使是死,即使看著自己的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我們都覺不能展露自己的實力,因為……”

    說道這,老人因激動而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伴隨著他每一聲咳嗽,都會有一絲血液從那喉嚨的深處飛濺而出。

    “爺爺,你沒事吧?”

    看著劇烈咳嗽的老人,凌云心里掙扎著,既想知道自己爺爺不讓自己暴露能力的真相,又擔心老人因激動而造成傷勢更加惡化。

    罷了罷手,示意著自己沒事,老人在低咳了幾聲之后,又是繼續說了下去。

    “為了擺脫神族的控制,為了自由,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些極其優秀的人類便是在暗中組成了一個聯盟,他們稱這個聯盟為自由聯盟。并且他們為整個人類的將來制定了一套計劃,一個歷經無數歲月,無數代人的計劃。”

    “他們選出了一個個極其優秀之人,派他們潛入了神族機密之地,盜取他們的修煉功法,并且將這些功法傳授給每一個人類,供他們修煉,但是每一個人類都必須立下誓言,決不能暴露自己所修煉的功法和自己的能力,直至有一天,人類的力量強大的足以和神族抗衡。”

    “所以,即使是看著自己最親最愛的人倒在自己的面前,我們都不能暴露自己的力量,因為這一切關乎到所有的人類,關乎到整個人類族群。”

    看著面前的老人,凌云笑了,前世的回憶再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為了人類,他失去了自己的摯愛,永遠離開了自己的至親;為了人類,自己卻差點就成了整個人類的千古罪人。

    可是結果呢?真沒想到,自己始終沒有逃脫命運的擺布,到了今生,依舊要為了整個人類而犧牲如此之多,甚至自己的親人。

    “云兒?”

    看著凌云的笑容,老人只覺得心中很痛,很愧疚,他不知道凌云為什么要笑,但他卻是能感受到這份笑容之中的苦澀與絕望。

    “我沒事,為什么當初不說,現在卻又告訴我?”收斂了笑容,望著前方那道蒼老的身影,凌云問道。

    “聯盟有規定,只有自由聯盟的成員才能知道真相,而當實力達到神靈級別之時便是將被默認為自由聯盟的一員。”

    恍然大悟,在此刻凌云也是終于明白了為何自己當初無論怎么問都不會得到的答案,在此刻老人會主動告訴自己。

    “這個真相知道與不知道又有何區別?”凌云淡淡的說道,語氣之中滿是苦澀。

    “答應爺爺,無論將來發生任何事,都不能再神族中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實力,除非時機成熟。”看著眼前的凌云,老人無聲的嘆息著,目光的最深之處流露著最深的不舍與疼惜。

    “時機成熟?怎么才算時機成熟?”注視著老人,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凌云淡淡的問道。

    “族長突破神帝達到神皇級之時!”

    “神帝!”

    凌云震驚了,深深的震驚了,即使是神族都怕沒有幾個能達到神帝的,更別說沒有絲毫資源的人類,這樣的一個人,該有多么的驚才絕艷。

    “答應爺爺好嗎?不會讓你等太久的,這一天很快便會來的!”

    看著眼前的老人,看著他那懇求的表情,凌云卻是隱隱的覺得有什么事會發生,但是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心中雖然有千般不愿,即使有萬般不甘,但是對于老人的懇求自己又能怎樣?即使自己拒絕,老人依舊會用其他辦法讓自己同意,因為這就是自己的爺爺,自己心中最敬最愛的爺爺。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