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6章 獸神

    瘋狂的大笑之聲在古老宮殿之中響徹了起來,聲音轟如雷鳴,低沉、嘹亮、憤怒……

    大殿之中,石柱之上,有著一名男子,身體之上充斥著濃烈的黑霧,只有那背后十八只烏黑的翅膀清晰可見,無數根巨大的鎖鏈緊緊的纏繞著他,將他禁錮在那根巨大的石柱之上。

    “天意啊,天意!你們的報應就要來了!”男子瘋狂的笑著,身體不住的顫抖著,伴隨著他每次顫抖,鎖鏈便會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

    “閉嘴!”就在黑翼男子大笑之際,就在他不住顫抖之時,大殿的另一端傳來了一道冰冷的喝聲。

    兩道身影,此時正坐在大殿另外一端的兩張王座之上,只是和黑翼男子截然不同的是,他們全是穿著雪白的長袍,背后十八只潔凈的不帶一絲雜質的雪白色翅膀柔順的躺在王座之上,全身上下散發著一道道圣潔的光芒。

    “你們怕了?”轉頭看向了那散發著陣陣圣潔光芒的角落,黑翼男子更加瘋狂的大笑了起來,“你們等著,等著審判之日的到臨吧!”

    “哈哈哈,審判之日?”一名白翼男子猛的從王座之上坐了起來,十八只翅膀盡情的舒展在后背之上,一股股強烈的神圣光芒熊熊的燃燒著,看著黑翼男子,白翼男子也是大笑了起來,“即使是獸神,父神亦能將他滅殺,何況只是一個修煉了獸神決的家伙而已。”

    “真的嗎?你真的這么有自信嗎?”黑翼男子依舊瘋狂的笑著,笑的萬分的不屑。

    “哼!”聽了黑翼男子的話,白翼男子冷哼道。

    隨著他的一聲冷哼,一道顯得萬分慵懶而柔美的聲音從他身旁的王座之上響了起來,“只不過一個修煉《獸神決》的小家伙,殺了便行了!”……

    “喝!”

    隨著一聲大喊,一股狂暴的能量從凌云的體內擴散了出來,將身體之上的一切污垢完全掃盡。而隨著一切污垢的退去,一具散發著璀璨藍光的如寶石般的肉體出現在了房屋之中,當初身上的那一道道傷痕也是在此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自己此時的身體,感受著體內傳來的陣陣強大的力量,就算早做好了突破后實力會增加很多的準備,凌云也是十分吃驚。

    “沒想到竟然強了這么多,而且連我的肉體都增強了!”審視著自己的現狀,凌云也是不由暗嘆這《獸神決》的強大。

    “以神族的標準,我現在應該至少步入三級神靈了吧?”感受著自己如今的實力,欣喜、興奮,兩種久違的感覺再一次出現在了凌云的身上。

    (神族實力劃分:神人——神靈——神將——神尊——神王——神帝——神皇,每個階段分九級)

    就在凌云在興奮之際,就在凌云還在不斷的運轉著體內那顆散發著璀璨藍光的元丹之時,那元丹之中的獸神之中不受控制的流動了起來,順著凌云的奇經八脈,快速的朝著體外流淌著,慢慢的聚集在了凌云的前方。

    “怎么會這樣?”

    “不!”

    凌云努力的控制那些力量留在元丹之中,但此時自己體內的力量卻是已不受凌云的控制,快速的傾瀉而出。

    緊張、無助、不知所措,凌云完全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亦不知自己的力量為什么會不受自己的控制,就這樣快速的流向了體外,并聚集在了自己的前方。

    一點點,一點點,那些幽藍色的獸神力一點點的流失著,一點點的聚集著,而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凌云體內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弱,而他面前獸神之力所形成的身影卻是越來越清晰,只是隨著那道身影漸漸的清晰了起來,凌云的心卻是一點一點愈加的冰涼。

    那是一道神族男子的身影,是一道完美的神族男子的身影,那張無比英俊的臉龐足以遭受上蒼的嫉妒,那背后的二十只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翅膀散發著陣陣讓人想要膜拜的氣息,在他的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但是這份完美,卻是讓凌云凍徹心扉,甚至讓凌云覺得,自己苦苦修煉竟然是成就了眼前的神族中人。

    自己力量越來越弱,但那道身影卻是越來越清晰,甚至在這過程之中,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陣陣的看著他一點一點的剝奪著自己的力量,這讓凌云萬分的痛苦與折磨。

    隨著最后一道獸神之力的離體,那道神族男子的雙眼就在此時猛的睜了開來,兩道猶如實質般的藍光射向了凌云,宛如射中的凌云的靈魂。

    看著那宛如九天星辰般的雙眸,凌云整個人都是顫抖了起來,一種想要上去膜拜的沖動從靈魂深處傳了出來,鮮血不斷的順著緊咬著雙齒的嘴中往外溢。

    苦苦的支撐著,血一點一滴的流淌著,但即使如下,凌云也不會順應那來自靈魂之中的沖動,即使死在這,凌云也不會向他跪下分毫。

    看著面前的凌云,男子愣住了,可最后卻又大笑了起來,笑的苦澀,笑的悲傷,笑的安慰……

    “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老天爺,你真會跟我開玩笑!”

    “第一個傳人背叛了,被滅殺了我,而第二個傳人竟然并非我神族中人!”

    那苦澀的聲音沒有在耳邊響起,但卻直接在凌云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罷了,罷了,神族有如何?不是神族又如何?只要我的傳承不滅,只要能為我清理門戶,這便夠了!”看著咬牙苦撐的凌云,男子又是笑了起來,聲音在凌云的腦中“轟轟”響起,隨之那無形的威壓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伴隨著那來自靈魂的威壓的消失,凌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大腦也是終于恢復了正常的思考。

    “傳人?”看著眼前的男子,凌云心中緊張的思索著。

    “孩子,不用緊張。”似乎是看出了凌云的緊張,男子露出了一絲微笑。

    “你是誰?”

    “你的老師,《獸神決》的創造者,獸神!”

    “獸神?為何說是我的老師?”凌云心中不解。

    “你現在所看到的只不過是我的一個殘魂而已,我的時間不多,我只能簡要的和你說。”看著不解的凌云,神獸微笑的說道。

    “殘魂?”凌云心中更是疑惑。

    “沒錯,當初我被自己的弟子所害,被滅去了肉身和幾乎所有的魂魄,只留下了這一道殘魂逃了出來。”獸神說道,聲音之中布滿了悲哀。

    “你被你弟子所害?”

    “沒錯,所以我希望你得到我的傳承之后,待你實力足夠之時,能幫為我殺了他!”

    “我為什么要幫你?”凌云問道。

    “因為我將給你真正的《獸神決》!”獸神笑著回答道。

    “什么?真正的獸神決?”此時凌云心中震驚了。

    看著凌云震驚的表情,獸神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只是這笑容很快便是消失了下去,而是換上了一副急迫的表情。

    “你的獸神之力太弱了,不足以支撐我太多的時間,你聽我說。”

    “你所修煉的,這個世界上流傳著的《獸神決》,除了前兩篇,其它都是假的,當然前兩篇也只不過是真正《獸神決》的引導功法而已,但也是最難的,我等了無數歲月才等到了你將這引導功法修完,也只有能將引導功法修完之人,才有資格真正的修煉《獸神決》!”

    說道這里,獸神的身影明顯的黯淡了一分,而且越來越淡。

    “能等到你這個傳承者,我也已是很欣慰了,我走后,也會將《獸神決》的所有內容刻在你的記憶之中,希望你能有所成就。”

    “作為你的老師,我不能幫助你,也沒有什么遺留,唯一留給你的是我當年珍藏的一把寶劍,名為‘雷動’,在天神山脈之中。”

    當璀璨便的黯淡之際,當初的輝煌也是變成了如今的虛弱,而那道身影也是更加的黯淡了下去。

    “雷動,天神山脈。”看著眼前越來越黯淡的身影,凌云最終默默的念著。

    “孩子,在我走前能叫我一聲老師嗎?”虛弱的聲音在凌云的腦中響了起來。

    看著眼前模糊的身影,聽著那虛弱的聲音,凌云猶豫了一下,但最后“老師”兩個字還是叫出了口。

    隨著一聲“老師”,璀璨的藍光在凌云的腦中亮了起來,那《獸神決》的所有內容都是刻在了凌云的腦中,同時眼前的身影也是終于消散在了這個世界之中,帶著仇恨,帶著遺憾,帶著欣慰的離開了,而在他離開之時,卻依舊沒有告訴凌云背叛自己的是誰?

    或許是他已是放下了這個仇恨,或許是他不想凌云去送死,總之他沒有說,而且到底什么原因使得他沒有說,凌云也在也不會知道。

    “老師,走好!”

    “如果哪天我知道了是誰迫害了你,有了滅殺他的實力,我會清理門戶的!”

    看著前方已是一片空白的空間,凌云心中說著,雖然對自己這個只接觸了僅僅數分鐘的老師沒什么感情,但是這份恩情,如果有機會,凌云會去回報的!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