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4章 安琪

    “為什么會用這種感覺?”看著眼前的神族女孩,凌云心中不解。

    他不明白為何這張陌生的臉孔會給自己如此熟悉的感覺,更加不懂在看到這張面孔之時心中為何會如此相思,這份相思宛如醞釀了無數的歲月,而在此刻卻是終于爆發了出來,思的自己只留下了痛,痛的自己心中只留了思!

    “我們見過嗎?”看著癡癡望著自己的凌云,女孩輕輕的問道,心中同樣是不解,不解為何眼前這個異族男孩會給自己如此熟悉的感覺,不解為何自己的心會如此渴望去親近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見凌云依舊沒有反應,女孩撲哧一笑。

    但就是這樣一個清脆的笑容,一個甜美的笑容,一個純潔的笑容,卻是將凌云從那相思之中拉回了現實,將凌云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曾幾何時?同樣有著一個女子對著自己笑過,笑的那么凄美,那么眷戀,那么決然;曾幾何時?又出現了一個女子對著自己笑過,笑的那么無私,那么不舍,那么依戀。可最終,她們卻是都在自己無助、絕望的淚水之中離開了自己。

    多少年了?多少年沒見過她們的笑了?多少年自己沒笑過了?多少年在自己的世界中已是沒出現過“笑”這種表情了?或許有,那也是在最深的夢之中。

    這樣一個簡簡單單的表情,對于自己來說,卻是顯得如此的奢侈,奢侈到自己害怕擁有。害怕在這美麗過后,等待自己的是絕望,和那永無止境的痛苦。

    “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嗎?”女孩臉上露出了一絲憐惜,“我叫安琪。”

    “臭小子,在問你話那?”就在這時,那名長著十四翅膀的男孩也走了過來,臉上充滿了厭惡的表情。

    這種表情似乎是在告訴凌云,自己讓他覺得惡心,自己不配站在他的面前,在他的面前自己比螻蟻還要卑微。

    “小雜種,高貴的小姐和少爺在問你話那,快給老子回答!”卡羅大吼道。

    此時此刻,在他心中,也是布滿了緊張,因為他知道,眼前的少男與少女,自己誰都得罪不起,只要他們愿意,便可以無情的摧殘與折磨自己,甚至要了自己的性命。

    “洛特!”對著身旁的男孩,安琪大喊道,似乎是在責怪他。

    而對著遠處的卡羅,安琪更是射去了憤怒的目光,也正是這樣的一道目光,讓卡羅頓時緊張的閉上了嘴。

    最后又將目光落到了凌云的身上,再次溫柔的說道:“別怕,不會有人傷害你的!”

    看著眼前女孩臉上的溫柔,感受著她身旁男孩全身所散發的厭惡之感,凌云努力的壓抑著記憶深處傳來的陣陣苦澀與悲痛,可最后破口而出的兩個字卻依舊是帶上了陣陣的悲痛與絕望。

    “凌云!”

    她不知為什么眼前的異族男孩聲音之中會有這么莫名的悲傷,更是不知他心中有著多大的痛,但是在聽到凌云的聲音之后,她心中卻是忍住不的想去關心,想去安慰,想去撫平那顆早已千瘡百孔的心。

    她不知自己怎么了?但是她就像這么去做!

    “他經常欺負你嗎?”看著遠處依舊躺在地面之上的卡羅,安琪溫柔的問道,只是那目光之中卻是布滿了冷冰。

    “安琪小姐,我發誓我再也不敢欺負他了!”

    在那冰冷的目光之下,卡羅的心中布滿了緊張與不安,背后那對潔白的翅膀更是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只是在他剛說完之際,只見隨著安琪小說的輕輕浮動,一朵充滿了圣潔光芒的潔白蓮花快速的射向了卡羅,一股股毀滅的氣息從那蓮花之中隱約的傳了出來。

    “不!”看著那躲圣潔的蓮花,卡羅大聲吼道,心中的那份緊張與不安也是變成了如今的恐懼與絕望,因為從那朵圣蓮之中,卡羅已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而且那股毀滅的力量又是自己無法抵擋的。

    就在潔白的蓮花散發著圣潔的光芒要觸碰到卡羅之時,一道厚厚的土墻從地面之上快速的升了起來,擋在了卡羅的面前。

    “轟~”

    隨著炸響之聲,土墻頓時消失,而那朵圣潔的蓮花也是慢慢湮滅,只留下了一臉恐懼的卡羅一動不動的呆立在那里。

    “洛特!”看著身旁的男子,安琪臉上頓時升起了憤怒的表情。

    “你瘋了?為了依舊奴隸,去殺一個我們的子民?”洛特臉上已是布滿了震驚,只是望向凌云的目光之中卻是更加冰冷了下來。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安琪憤怒的說道。

    不知道為何自己對眼前的神族少女會有這樣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何她會為自己做這樣的事情,但是心中,凌云卻是對安琪充滿了感激。

    “凌云,你愿意跟我走嗎?”看向凌云,安琪表情又是溫柔了下來,同時表情之中露出了一絲期盼,“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只是在她說完之后,一旁的洛特表情已是從震驚變成了憤怒,看向凌云的目光更是帶上了一絲冰冷的殺意。

    “安琪!你真的瘋了嗎?”洛特喝道。

    “我說過,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沒資格管!”

    冰冷的聲音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中,告訴著在場的每一個人,這位神族的少年心中有多么的崛起。

    在那溫柔的表情之下,在這期盼的目光之中,凌云多么想答應眼前的少年,多么想就這樣一直跟著眼前的少年,但是自己不能,因為在這個世界之上還有一個對自己來說勝過了自己的一切的人存在。

    看著遠處那道蒼老的身影,看著他蒼白的臉龐,看著他那枯瘦的身體,答案也是從凌云的口中慢慢的說了出來。

    “對不起!”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