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2章 十年

    時間一晃便是十年,十年之中,一切都在改變,生老病死永遠是世間永恒不變的循環;十年之中,吳帆也是從原先那個粉嫩的嬰孩變成了如今的少年,只是如今他并不叫吳帆,而是有著另外一個名字,一個父母在世前就為自己準備好了的名字——凌云!

    似乎是遺傳了自己母親優良的血統,雖說比不過那些向來外貌出眾的神族,但那深邃的五官,如刀削般的臉龐,已是讓凌云顯得十分的俊朗了,而在這張俊朗的臉孔之上,更是有著一雙無比清澈的雙眸,只是在這雙眼眸之中卻是隱隱的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哀傷。

    十年,整整十年,凌云已是在這個不知什么年代的世界之中整整生活了十年,苦苦的煎熬了十年被奴役屈打的光陰。雖說奴役他的不是人,而是那些自稱為神的家伙;雖說那些所謂的神族有著永恒的生命,無盡的力量,但是無論他們多么的永恒,無論他們多么的強大,凌云心中都是深深的痛恨著他們。

    前世正是因為這些所謂的神族,讓自己失去了自己最愛的人,永遠的離開了自己的父母;今生又是這群所謂的神族,讓自己受盡了苦難。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前世定不會去撿起那顆所謂的神墓之心;如果可以選擇,寧愿永世沉眠與冰冷的土壤之中,也不會來著充滿磨難的世界;如果沒有牽掛,或許自己早已逃離了這里,哪怕冒著被打死的風險。但是時間無法回頭,一切無法重來,自己無法選擇,甚至在這個世間依舊存在著那一份親情與恩情讓自己牽掛。

    “老天,這就是你對我貪心的懲罰嗎?可是,這懲罰你不覺得太過殘酷了一點了嗎?”看著蔚藍色的天空,凌云心中苦笑著。

    而就在這時,就在凌云失神之際,一道長鞭狠狠的抽向了自己。

    “啪~”

    隨著一聲脆響,凌云幼小的身體隨之趴在了地上。

    瞪著眼前拿皮鞭抽打自己的神族男人,凌云除了憤怒,心中完全沒有其他的情緒,一陣陣冰冷的殺意,從凌云的身體之上熊熊的冒著,那雙清澈的雙眼之中更是布滿了無法壓制的瘋狂與冰冷。

    正是這個長著兩只翅膀的男子,在自己降生的那一天,無情的殺害了自己的父親;正是這個殘忍的神族男子,在這十年之中一次次的鞭笞著自己弱小的身體;正是這個該殺的神族男子,一次次的無情踐踏著自己在這個世間唯一的親人的尊嚴……

    “看什么看?小雜碎!”看著凌云那可怕的目光,神族男子大聲的吼道,同時皮鞭再一次的落在了吳帆的身上。

    血,透過那件殘破的布衣,不停的往外流著,弱小的身體又哪能經得住如此的鞭打,凌風緊緊的咬著牙,一聲不吭,目光依舊冰冷的看著前方的神族男子,猶如看死人一般的看著。

    “小雜種,老子送你去見你爸!”

    伴隨著憤怒的吼聲,神族男子的手高高的抬了起來,同時一陣陣乳白色的光芒從那皮鞭之上亮了起來。

    感受著那朝著自己疾馳而來的皮鞭,看著眼前臉上充滿了瘋狂笑容的神族男子,怒火終于再也壓抑不住,在凌云的心中熊熊的燃燒了起來,一道冰冷的能量如憤怒的野獸一般,掙脫了那一道枷鎖,融進了凌云每一個細胞之中。

    正當怒火爆發之際,力量沖脫了枷鎖之間,就在凌云已完全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不顧一切之時,一道身影緊緊的抱住了自己,將那根充滿了可怕破壞之力的皮鞭擋了下來,用自己的后背擋了下來。

    “嘭~”

    長鞭帶著爆炸性的力量砸在了那道身影的背上,伴隨著長鞭鞭打皮肉發出的響聲,一道沉重的悶哼之聲也是隨之從那道身影的嘴中發了出來。

    “爺爺!”

    看著眼前那個蒼老的面孔,看著那個單薄的身體,看著那個傴僂的腰背,眼淚就是從凌云的眼中流了出來,從這個整整十年都未曾流過流的少年的眼中流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么,不知道為何自己還會流淚,但是眼淚就是這樣不斷的流了下來,為心中的憤怒而流,為心中的感動而流,也為那隱忍了十年的不甘而流……

    “為什么?為什么?”看著眼前的老人,凌云大聲的喊道。

    三歲,在自己三歲的那年,自己的爺爺將一本名為《獸神決》的修煉秘籍交給了自己,從那一天起,自己開始修煉起了那一本《獸神決》的內容;從那一天起,凌云開始接觸了前世只有在小說中才能看到的修煉;也是從那一天起,凌云開始走上了武者的道路;更是從那一天起,凌云對這個世界,對自己的未來,升起了那么一點點消。

    但是在將《獸神訣》交給了凌云的那一刻,面前的老者卻是讓凌云立下了一個誓言,在他死去之前,禁止凌云使用《獸神訣》里面的一切內容。

    凌云不知為什么?他不知一次的問過老者,但老者給他的回答永遠都是那沉默的嘆息。

    隨著對《獸神訣》修煉的不斷加深,體內那股獸神真氣也是愈加的雄渾。雖不知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但凌云卻是有著絕對的信心打敗眼前這名最低等的神族之人,并殺了他!

    看著那晶瑩的淚水不斷的滾落在地面之上的凌云,看著臉上布滿了不甘、憤怒與痛惜的凌云,看著眼前這個心底始終有著一根尖銳的毒刺的這個自己的孫兒,老者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絲苦澀的笑容,開心的笑容,安慰的笑容……

    除了出生的那天之外,老者從未見過自己的這個孫兒落過淚。他甚至的,對于一個只有幾歲大的孩子來說,如此的堅強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他知道,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必須要有著一顆赤子的本心,他不想因為凌云心底的那根毒刺將這顆赤子的本心給埋沒了。

    “爺爺,你沒事吧?”看著不但沒有責怪自己,反而微笑的看著自己的老人,凌云擔憂的問道。

    “爺爺沒事,爺爺只是開心!”看著凌云臉上疑惑的表情,老人又是笑著說道:“云兒,你知道嗎?這是爺爺第二次看到你哭,爺爺很開心。”

    愣愣的看著眼前的老者,凌云只覺得自己的鼻子一酸,但是這次卻是忍住了那感動的眼淚。

    老人的擔憂,凌云又何嘗不知道?就像老人隱隱的感到凌云心底有著一根尖銳的毒刺,讓凌云的那顆心始終結著一層冰一樣,凌云也同樣知道老人的心中也是扎著一根長長的尖刺,讓他痛苦,讓他擔憂,讓他愧疚……

    就在老人開心之際,就在凌云感動之時,那根長長的皮鞭卻是再一次無情的抽在了老人那毫無準備的后背之上。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低喝之聲,臉上的笑容漸漸的退了下去,本就顯得有些病態的老臉又是蒼白了一分,冷汗一絲絲的從那布滿了皺紋的額頭之上溢了出來,一滴一滴的打在了凌云的臉上。

    “爺爺!”

    看著眼前痛苦的冷汗直流的老人,凌云快速的撐起了老者的身體,將他輕輕的放在了地面之上。

    “哼~老不死的,難道你急著想去見你那沒用的兒子嗎?”就在這時,神族男子大小的說道。

    看著那大笑著的神族男子,看著他臉上諷刺的笑容,凌云眼神再一次的冰冷了下來,只是這一次凌云在一陣掙扎之后,終于是將心中那股熊熊燃燒的怒火壓了下去。

    “卡羅主神,一切都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看著面前的神族男子,凌云艱澀的說道,同時向著他深深的彎下了腰。

    看著凌云,看著地面之上的老者,看著周圍所有的人類,卡羅大笑了起來,笑容之中布滿了諷刺,那是對眼前的這些人類的深深諷刺。

    “哈哈~果真是卑微的種族,身來就是我們偉大的神族的奴隸!”卡羅開心的大笑著。

    只是在他大笑的同時,他卻并沒有看到凌云緊握的雙拳,以及周圍的所有人類眼神之中的那股憤怒,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憤怒。

    “爺爺,我帶你回去休息!”

    在努力的將心中的憤怒壓了下去之后,凌云便是扶起了地面之上的老人,一點一點的朝著前方走去。只是,并沒有走多遠,便又是被那卡羅攔了下來。

    “卡羅主神,還有吩咐嗎?”看著面前的卡羅,凌云面無表情的問道。

    “你們得留下來干活!”卡羅回答道。

    “我爺爺需要休息,他的活我會幫他完成的。”凌云說道。

    “不行!”卡羅果斷的說道。

    “你!”

    看著面前的卡羅,凌云的表情再一次的冰冷了下來,那雙拳頭再一次的緊緊的握了起來,心中的殺意也是再一次熊熊的燃燒了起來,而且越是越旺!

    凌云也不知道為什么,隨著對《獸神訣》修煉的不斷深入,心中的那份殺念卻是變的愈加濃厚了起來,甚至自己有時候都無法控制住。

    就在這時,老人的右手緊緊的握住了凌云的左拳,看著面前的卡羅,苦澀的說道:“卡羅主神,我的活我干!”

    “爺爺!”凌云大聲的叫道,看著面前的老人,凌云臉上布滿了不忍。

    “小鬼,你真的想讓你爺爺回去休息也行,不過得答應我一個條件。”看著面前的凌云,卡羅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絲極度邪惡的笑容。

    “什么條件?”

    看著那個笑容,凌云已是知道,他所說條件會是多么的刻薄,多么的艱難。但是為了這個眼前的老人,為了這個為了自己才受了傷的爺爺,凌云心中沒有猶豫,不管這事多難,他都會去做。

    “從我胯下爬過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