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章 新的開始

    “這是哪里?我死了嗎?”

    黑暗,無邊的黑暗,沒有一絲的光源透過那緊閉的雙眼射進那雙瞳之中。努力著想要睜開雙眼,看看這片黑暗的世界是怎樣的摸樣,但卻始終無法睜開;努力的想要用雙手去摸索前方的道路,但這柔弱的雙手又始終無法提起半點力氣。

    一切都是如此黑暗,但周圍傳來的陣陣暖流卻讓吳帆覺得很舒適,那不知來自何方,如心臟搏動般的聲音又讓吳帆感到很安心。

    舒適、安心……可這一切的一切,卻始終無法融化吳帆那顆冰冷的心,一切的一切,早便已是隨著那個凄美身體的倒地,裂成了碎片,凍成了結晶。

    如果說那個世界還有什么讓自己舍不得、放不下的事,那便是自己的父母了,或許他們還沉浸在為自己張羅婚禮的緊張之中,可自己卻已是悄然離去。

    “爸媽,好好活著,做你們的兒子我很幸福!”

    那蒼白的容顏,凄美的笑容,眼神之中的哀傷,以及那余光之中的愧疚,那訣別的最后一道場景始終揮之不去,一次次的出現在吳帆的腦中。特別是臨行之前,眼角余光之間的那種愧疚,更是讓吳帆心如刀絞。

    自己舍不得、放不下自己的父母,可那名自己深愛的女子對于她的父母又何嘗舍得,何嘗放得下呢?可是,她為了不讓自己走上那條永遠無法回頭的道路,卻是解決的放下了他們,帶著永遠的愧疚與思念離開了他們!

    可是她卻不知道,為了她,為了她的父母,為了一切自己心中無法割舍的執著,即使無法回頭又如何?即使萬劫不復又如何?自己會去做,而且毫不猶豫,只是她卻是如此決絕的不給自己絲毫機會。

    好痛,好痛……吳帆只覺得自己的心好痛,那顆冰冷的心依舊發出了陣陣劇痛,痛徹了靈魂!

    就在吳帆心痛之時,就在吳帆思念之時,就在吳帆痛苦之際……一名女子摸著自己的小腹,臉上同時露出了一種神傷的表情。

    身穿破爛的布衣,腳上穿著一雙同樣破爛的草鞋,手中拿著一把鋤頭。手臂之上,小腿之上,一切裸露在外的地面都是布滿了一條一條長長的疤痕,不過即使如此,也是掩飾不了她的那份清麗與脫俗,那雙靈動的大眼之中不帶一絲的污穢,宛若世間最純凈的地方。

    “孩子,沒事的,有媽媽在!”摸著自己的肚子,女子臉上布滿了濃濃的溫柔。

    “巧兒,孩子又踢你了?”見女子停下了手中的活,前方一名男子關切的說道。

    濃眉大眼,雖稱不上英俊,但那干凈的五官卻是讓人覺得很舒服。如同女子,男子同樣穿著破爛的衣褲與草鞋,只是手中的鐵錘明顯較女子的大了一號。

    “恩!”

    看著男子關切的目光,女子用力的點了點頭,在那布滿溫柔的臉上,同時又出現了一道幸福的光芒。

    默默的注視著對方,兩人臉上都是蕩漾著甜甜的幸福,眼神之中更是布滿了對對方濃濃的愛意。

    可或許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被上蒼所嫉妒吧,在經歷了這不知一分鐘的甜蜜之后,一根粗壯的皮鞭朝著男子的背上抽了下來。

    “啊!”

    隨著慘叫之時,男子摔在了地面之上。

    “峰哥,你沒事吧?”扶起那地面之上的男子,女子關切的問道。

    而在這時,一道身影也是慢慢的朝著男子與女子走了過來,那手上的長鞭隨著他手的落下,再一次降臨到了男子與女子的身上。

    身穿一件青色的長袍,一頭紫發隨意的披灑在肩頭,握手一根長長的皮鞭,背后更是伸展著兩只潔白的翅膀。

    看著慢慢朝著自己走來,全身散發著淡淡圣潔光芒的俊美男子,女子與男子臉上同時露出了厭惡的表情,那圣潔的光芒在他們的眼中也是顯得如此的污穢。

    “不服氣嗎?”看著眼前的男女,長著潔白雙翼的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可那手中的長鞭卻是又一次擊打在了男子與女子的身上。

    長鞭再一次擊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隨著皮鞭的落下,又是一條長長的血印在男子與女子的身上顯現了出來,只是這一次他們誰都沒有吭聲,就這樣默默的忍受著那傷口之上傳來的劇痛。

    “還不去干活!”感受著四道冰冷的目光,雙翼男子大聲的喝道,同時又是一皮鞭抽了下去。

    遠處,一名老人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鋤頭,汗水不停的從那布滿皺紋的臉上流落而下,滾滾落入地面,隨之滲入泥土。一次一次的揮舞著鋤頭,老人的視線卻是始終盯著那不遠之處正在被皮鞭抽打的男女,那長滿了老繭的雙手牢牢的握緊了鋤頭之上的那根粗壯的木柄。

    “咔嚓!”

    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音,木柄隨之折斷。

    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外界的一切吳帆都是無從得知,不過那外界的一切聲音都是傳進了吳帆的耳中,聲音雖然很細微,但卻依舊被吳帆清晰的聽清了。

    只是不知為什么?在聽到女子的安慰之音之后,吳帆只覺得心中的疼痛頓時減輕了不少,也讓吳帆平靜了許多,而那雙翼男子的聲音,卻是讓吳帆本能的厭惡了起來。

    “孩子?”

    在當想到這時,吳帆心中不由的疑惑了起來。

    “我轉世了?”

    “可為什么我還帶著前世的記憶?”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感受著周圍的陣陣溫暖,聽著耳邊陣陣的心臟跳動之音,想著女子的那句話,吳帆有些不敢相信。

    上蒼或許真的是不公平吧?前世老天在和自己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之后,讓自己背負了巨大的責任,巨大的苦難,最后讓自己帶著如此悲痛的記憶轉世到了今生。

    相比上蒼,時間同樣無情,就那樣永無止境的流逝著,不會因歡樂而減慢,也不會因悲傷而加速。似乎萬物在它的眼中都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也不屑去關注,任何的歡樂,它都可以讓它在自己的長流之中被忘卻;任何的悲傷與沉痛,它可是讓它們在自己循環之中被沉釀,直至麻醉它的擁有者。

    時間無情的流著,日子反復的過著,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吳帆依舊是沉浸在前世的痛苦之中,絲毫不去向往未來的美好生活。對于他來說,少了那張美麗的容顏,少了那絲溫柔的微笑,世界便是少了一切的美好與向往。

    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什么能讓他這顆冰冷的心中再次升起一絲溫暖的話,那便是一點一點慢慢的孕育著自己那個女子每日的關切之音,只是除了那關切之音外,其余的聲音卻都是讓吳帆絕望,那些聲音甚至讓吳帆不愿降生在這個世界。

    可無論愿不愿意,時間到了你都要去面對,哪怕前方是一個充滿苦難的世界,因為這根本由不得你,因為你是自己父母生命的延續,因為這個世界需要你……

    外面傳來了那熟悉的痛苦女子的尖叫聲,吳帆只覺得自己一點一點的被自己的母親擠出了體外,那因強大的擠壓而造成的陣陣劇痛讓自己想叫,但最終卻是忍住了。

    “怎么還不來?再不來就要危險了!”一名婦女焦急的問道。

    “父親已經去請了,很快就會來了,巧兒你在堅持一下!”

    手緊緊的握著女子此時因用力握著自己而顯得蒼白的手,男子表情之中同樣布滿了焦急。

    汗水、淚水,混雜在一起,伴隨著痛苦的喊叫之聲滴滴落下,而隨著眼淚的滾滾流出,女子的氣息卻是一點一點的弱了下來。

    “不行了,不行了,來不及了,來不及了!”看著氣息越來越弱的女子,婦女焦急的喊道。

    而就在這時,那名當初捏斷了鋤柄沖進了房間,只是此時他本就破爛的衣服之上滿是一塊一塊的血跡,臉上也是布滿了傷痕。

    “父親,主神呢?”

    看著眼前鼻青臉腫的老者,男子卻已是沒有心思去關心了。

    “主神不愿意來,他說我們根本就不配他來救!”老者落寞的說道。

    “不,不會的……我去求他!”說完男子便是大步的跑出了屋子,也不再管背后傳來的叫喊之聲。

    “峰哥……峰哥……”看著像瘋了一般跑了出去的男子,女子微弱的叫著,眼淚伴隨著汗水一點一點的滾落了下來。

    這一切,吳帆都是清晰的聽在了耳中,他此時甚至想要馬上出來,因為他不像自己未來的母親因生自己而如此受盡折磨,更不想未來沒有母親。可是,如今自己卻是如此的脆弱,體內發不出任何的力氣,就只能這樣靜靜的被卡著,甚至因那劇烈的擠壓,導致自己的呼吸都是漸漸的困難了起來。

    “不行了,來不及了,只能保一個了?”看著眼前氣息越來越弱的女子,婦女轉頭看向了老人。

    可是看了許久,老人臉上除了掙扎之外,再也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許老丈,你快決定啊,再不決定大小都保不住了!”婦女更是焦急的喊道。

    “救大人!”老丈艱難的說道,臉上同時也是布滿了痛苦。

    聲音同樣清晰的在耳邊響了起來,但是吳帆心中很平靜,完全沒有半點怨恨和責怪,因為這也是自己所希望聽到的回答,如果要說遺憾的話,那便是沒能看一眼這個陪伴了自己十個月,溫暖了自己十個月的母親的容顏。

    就當吳帆躺在女子的肚中,再一次靜靜的等到著死亡之時,一道微弱的聲音卻是在這時傳進了自己的耳朵,而且這道聲音讓吳帆萬分的擔憂和驚慌。

    “救孩子,救孩子,救……孩子!”聲音越來越微弱,但語氣之中卻是充滿了堅毅。

    看著臉色越發蒼白的女子,聽著她的話,婦女雙手不停的顫抖的伸進了女子的下體,而隨著她雙手的拿出,一個粉嫩的身體出現在了窩內。

    光,終于再一次射進了吳帆的雙眼,雖然被那緊閉的眼皮阻隔了大半,但吳帆依舊感覺很刺眼。可無論多么的刺眼,吳帆卻是一點一點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因為此時前方正有一個女子,為了挽留他的生命卻是舍棄了自己生命,吳帆想要看清她,記住她,永遠的記在心里!

    “巧兒,是男孩,而且很可愛!”婦女一邊說,一邊將吳帆報到了女子的身前,只是她的表情之中卻是充滿了悲傷。

    看著眼前的吳帆,看著這個自己懷胎十月終于待下的骨肉,女子臉上在此刻終歸露出了一絲笑容。

    “孩子,不要怪媽媽,媽媽也舍不得你啊!”

    微弱的聲音再一次的在屋內響了起來,而那雙無比純潔的眼睛卻是慢慢的閉了起來,只是在那閉眼的瞬間,一滴無比晶瑩的淚珠在眼前之中滾落了下來。

    看著又一個為自己失去了生命的凄美容顏,聽著女子語氣之中濃濃的溺愛與不舍,吳帆只覺得心中好痛、好痛,他甚至多想開口喊一聲“媽媽”!但是無論自己怎么努力,始終無法喊出,那聲音只化成了一陣嘹亮的嬰兒哭啼之音!

    看著懷中孩子的不停哭鬧,看著那在墻角已是老淚縱橫的老者,婦女默默的嘆息著。而之后破門而入的消息,更是讓婦女覺得上蒼對這一家人實在不公!

    “大伯……云峰他……云峰他……他被……被卡羅主神打死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