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3章 一花一草一世界

    聽了這話,眾人再次將目光落在了那森森的白色骷髏之上,而姚正興更是一把將那些茂盛的青草掀向了一旁,隨著他將青草掀開,那骷髏骨架也是完全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而那骷髏的右手之上,也是果然如陳欣所說的有著一樣東西,而且那森白的五根手骨更是緊緊的將那東西拽在了手上。

    “這是軍用日記本?”看著那骷髏手上的東西,姚正興臉上露出了一絲悲哀。

    而如他一樣,此時將軍看著那骷髏手上緊緊拽著的本子,表情之中也是露出了一絲悲涼,只是在這悲涼之中,又有著一絲復雜。

    就在眾人看著那本子出神之時,王莽卻是已經來到了那骷髏的面前,直接蹲下了身子一把將那本子拽了下來,但由于所用的力氣過大,硬是將幾個原本就已是十分脆弱的指骨給帶了下來。

    “王莽!”看著那被王莽扯斷的指骨,姚正興頓時大吼了起來。

    可是王莽卻是根本就沒有理會他,而是直接將那本子翻了開來,不斷的觀看著里面的內容,只是隨著他不斷的看下去,那堅毅的表情卻是蒼白了下來。

    “王莽大哥,里面寫著什么?”看著那面色有些蒼白的王莽,吳帆連聲問道。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王莽嘆了一口氣,直接便是將本子扔給了吳帆,略顯陰沉的說道:“你們自己看吧。”

    看著王莽陰沉的表情,想象著本子中可能有的內容,吳帆頓時覺得手中的黑色牛皮本子有如千金重一般,但是即使如此,還是將那污跡斑斑的封面翻了開來。

    “星期一,晴♀是我進入死亡軍團的第三年了,但不幸的是我們軍團最年輕,最優秀的士官,將軍的獨子帶著他的小隊進入了黑暗沼澤,而將軍也是為這件事整天憂心忡忡。”

    “星期六,陰。如今天的天氣一般,整個死亡軍團都是顯得十分的陰沉,因為我們的戰友已經進入黑暗沼澤第六天了,可卻依舊沒有出來,大家都很的。”

    “星期一,晴。今天是個大日子,因為經過全體士兵的一致決定,以自愿為原則派出一支千人部隊進入黑子沼澤,找回我們的戰友。幾乎全體士兵都自愿的站了出來,當然我也不列外,而幸運的是我盡然被選中了,而且明天就出發。”

    “星期二,晴。我們一千人已是進入了黑暗沼澤,但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這哪里是什么地域之門啊,完全就是一片世外桃源,美的都讓我想永遠呆在這了。”

    “星期五,不知該如何寫,似乎這里的天氣永遠都是一個樣,天上的云甚至都不會動一下。今天是我們進入黑暗沼澤的第四天,可是我們依舊沒能走出那片平原,也真不知道這平原有多大。”

    “星期三。我覺得好累,大家也都是走累了,可是我們依舊走不出去,這平原就彷如一個美麗的囚牢一般,雖然美麗但是卻將我們囚禁在了這里。”

    看到這里,吳帆臉上也是蒼白了起來,因為那支死亡軍團派出的千人小隊和自己等人遇見了同樣的狀況,可是最終那個寫日記的人卻是變成了自己眼下的白骨,看了那森白的骨架一眼,吳帆也是再一次迅速的往下翻了下去,急切的想從中找到出去的線索。

    “星期一。水和植物已經快耗盡了,但我們卻始終沒能找出去的路,也沒能找到我們的戰友,消他們已經出去了吧。”

    “星期日。我們已經在這個鬼地方走了一個多月了,可是前方依舊是那望不到盡頭的花與草組成的后,大家為了保存體力已是不說話了,氣氛真的是十分的壓抑。”

    “星期二。水和食物終于耗盡了,同時大家心中也是慢慢的絕望了起來。”

    “星期四。也許是真的太累了,也許是內心崩浪,今天有人自殺了操著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看著那慢慢冷去的身體,大家心中都很沉痛。只是這心情沒過多久便是被恐懼所代替了,那周圍的花草竟然就在這時瘋狂的動了起來,不停的操著我們戰友的尸體聚了過來,而還在我們震驚之際,那尸體竟然已經變成了一副白骨了‖時那片平原之中竟然響起了詭異的笑聲。崩浪,大家都崩浪,我們瘋狂的朝著四面一陣掃射,直至那聲音消失為止。”

    看到這里,吳帆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更是充滿了恐懼,但是手卻還是將那紙張翻了過去。

    “星期六。一千名戰士,到此時已經所剩無幾了,紛紛的倒在了著平原之上,隨著他們每次的倒下,都會迎來那花草的瘋狂襲來,而后便是那詭異的笑聲,似乎是將我們當成了他們的養料。”

    “星期天。無所謂了,無所謂了,同伴們都已經走了,我還有什么好怕,早就麻木了,可惜我沒帶打火機,要不然我真想將這里一把火燒了。”

    日記在這里終止了,后面都是一張張的白紙。

    “這到底是個什么地方,如此的美麗,但同時又能讓人絕望到麻木的地步,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恐怖的地方啊。”看著眼前這一面完全由花與草組成的平原,吳帆心中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吳帆,里面寫著什么?”看著面色蒼白的吳帆,陳欣擔憂的問道。

    看著面前的陳欣,吳帆勉強的笑了一下,只是這笑容顯得萬分的僵硬,在笑完之后便是將手中的日記本遞給了一旁的姚正興。

    “陳欣,我們或許會永遠留在這里。”看著陳欣,吳帆說道,聲音之中有苦澀,有絕望,有愧疚,更有不甘。

    看著吳帆的表情,陳欣也是隱隱的猜測到了日記本里面所寫的內容,看著眼前的吳帆,輕聲的說道:“至少到那時我們將軍永遠在一起!”

    話落,吳帆沒有回答什么,只是點了點頭,表情之中卻是流露出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隨著眾人一個個將那本日記本看過之后,不管是王莽,還是杜天,或是將軍,表情之中都是露出了一絲沉重,甚至在那一張張堅毅的表情之中,都能隱隱的看出一些絕望。

    “將軍,怎么辦?”就在這時,姚正興問道,只是此時的他表情之中已是再也是掩飾不住心中的擔憂了,那張本是堅毅的臉上此時卻是布滿了悠長。

    “繼續往前走,至少我們還沒到那地步!”將軍回答道。

    看著那堅毅的表情,那堅實的胸膛,眾人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心中也是略微安定了一點,至少不管發生什么事,眼前的這個男人總是能為他們扛住。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那日記之中的話確實伴隨著那一分一秒流逝的時間慢慢的降臨到了吳帆一行人的身上。在著茫茫平原之中,他們依舊看不到盡頭,而此時一行人所帶的水與食物卻是在一點一點慢慢的消耗著,絕望的情緒也是一點一點慢慢的在眾人心中沉積著。

    “啊!”而就在這時,林峰終于是忍受不住大叫了起來,同時將手伸進了褲袋之中摸索了起來,在一陣摸索之后,終于是從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只打火機。

    “你要干什么?”看著大叫過后拿出了打火機的林峰,杜天頓時吼道。

    “既然出不去,那我就將這里都燒成灰燼,既然想拿我們當肥料,我就先將他們滅了!”林峰大聲的吼著,表情之中布滿了瘋狂。

    “你瘋了?你會將我們都燒死的!”杜天一邊吼著,一旁朝著林峰奔了過去。

    而和他同時朝著瘋狂的林峰奔過去的還有將軍、王莽、姚正興三人,只是此時他們就算速度再快都已經晚了,因為林峰已經點燃了手中的打火機,并且快速的朝著地上的草點了過去。

    “不要!”

    隨著林峰的動作,眾人臉上都是升起了絕望,而向他狂奔而去的四人也是紛紛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臉上也是升起了一絲絕望。

    而就在眾人絕望之時,就在那火焰要將身前的青草點燃之際,整個平原之上的花與草都是不停的顫抖了起來,而那天空之中更是傳來了一聲讓人聞之顫抖的詭異的尖叫之聲,聲音之中布滿了憤怒、不甘與恐懼。

    而就在眾人紛紛為眼前的這一幕震驚之時,吳帆只覺得天突然暗了下來,而后有如天地旋轉起來了一般,在經歷了一陣翻天覆地的晃動之后,天才再一次慢慢的亮了起來,只是此時的天色并不如過去那樣如此的明亮,而是顯得十分的昏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