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2章 困局

    隨著吳帆的進入,眾人也是紛紛的進入了這昆侖山脈中的地獄之門,只是在他們走進這地獄之門后,一個個都是被眼前的景物給驚呆了。

    一望無際的平原之上,布滿了鮮花與芳草,清風帶到著一陣陣紅綠相間的波浪,空氣之中更是充斥夢幻般的鳥語花香,彩蝶在這完全由花與草組成的后之中上演著一幕幕比翼雙飛的場景。如果說這個世間真的有那么一個世外桃源還未被世俗的塵埃所玷污的話,那么眾人必定會認為是眼前的這個地方。

    “這?黑暗沼澤里面怎么會是這樣的一番面貌?”吳帆盯著眼前的一景一物,簡直就不敢相信,但心中又渴望這時真的,因為此時吳帆心中已經是愛上了這個地方了。

    “若是能在這過一輩子,那該有多好啊。”

    看著眼前的景物,吳帆心中滿是感慨。而和他一樣,此時的眾人也都是陶醉在眼前的畫面之中,臉上也都是掛著一種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因自由,完全不受拘束,而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

    “喜歡這里嗎?”看著面前出神的望著眼前的一切的陳欣,吳帆笑著問道。

    而在他問完之后,陳欣也是點了點頭,看向了吳帆,笑著說道:“難道你不喜歡嗎?”

    “喜歡,如果可以的話,我消一輩子都能生活在這。”吳帆回答道。

    “那我們完成這次任務之后,便來這生活吧。”陳欣微笑的說道,眼神之中充滿了向往。

    看著面前的陳欣,吳帆點了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清新的空氣更是讓吳帆一陣舒爽。

    “如果這次任務完成,如果到時你依舊愿意,我會陪你來的。”吳帆心中默默的說法。其實他心里也十分清楚,雖然眼前的這片天地是自己一直夢想的家園,但真要不顧一切拋棄世俗間的一切來這里是不現實的,因為那個“骯臟”而又現實的現在社會當中,終歸有著太多的東西讓自己無法割舍。

    就在眾人沉醉與向往之時,將軍的聲音在這遼闊的草原之上響了起來。

    “伙伴們,我知道眼前這地方很迷人,就連我也是消在此終老余生,但是我們還有任務,一個關乎到全人類的任務,我們的情人、朋友、愛人還等著我們挽救,所以我們還需往前走,因為我們的目標不在這里。”

    話音落下,那原本還沉醉在眼前的美景之中的眾人也是紛紛的清新了過來,心底的那一絲責任感也是慢慢的浮上來,那一絲不受拘束的自由卻是緩緩而沉,不帶起一絲漣漪。

    “將軍,我們該網哪走?”這時一名士兵問道。

    只是回答他的卻是將軍一臉的沉默,雖然自己身為這里的最高指揮官,但對于眼前的這片土地,自己又何曾比他們多了解一分呢?

    “吳帆,進來之前你說有東西在召喚你,那如今呢?你知道我們該向哪里走嗎?”就在大家突然沉默不語之時,姚正興問道。

    而在他問完之后,包括將軍與杜天在內的眾人都是將自己期盼的目光落在了吳帆的身上。只是對于這個問題,吳帆那搖頭的動作,似乎注定著他們要失望。

    “為什么在外面會有那么強烈的召喚感,而進來之后卻是反而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在被姚正興這么一問之后,吳帆也是突然意識到那召喚感突然消失了,心中更是不由的疑惑的起來,同時將目光望向了自己進來的入口處,只是這一望之下,吳帆整個人頓時立在了原地,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么了?”看著吳帆一樣的表情,陳欣問道。

    “入口消失了!”指著自己的前方,吳帆依舊不敢相信的說道。

    伴隨著吳帆聲音的落下,眾人也都是朝著吳帆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而在這一看之下才發現,自己面前依然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平原,哪還有什么所謂的入口,自己此時就如在這平原的中心一般,四面都是那望不到邊際的花與草組成的后。

    “這?”

    因為進來之后便是沉醉在了眼前的美景之中,所以對自己身后的入口沒有人去注意過,而如今看到了這一幕,眾人都是紛紛震驚了,也如吳帆一般完全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伙伴們,黑暗沼澤,昆侖山脈中的地獄之門,早在進來之前我們就都已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如今只不過是不知該往哪里走罷了,難道這就讓你們害怕了?”

    看著臉色滿是迷惑、不解與擔憂的眾人,將軍用那洪亮的聲音說道。

    “將軍,我們不怕!”姚正興說道。

    “將軍,我們不怕!”而就在姚正興說完之后,群體士兵更是大聲的吼道,聲音之洪亮宛如九天之神雷。

    “朋友們,那你們怕嗎?”聽著那如雷鳴般的吼叫聲,將軍又是將頭轉向了吳帆等人,平淡的問道。

    聽了這話,那些士兵們也都是紛紛安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吳帆等人,剛剛還如神雷轟鳴般的平原就這樣瞬間的安靜了下來,有的只有那清風帶著花草發出的沙沙之音。

    感受著那一雙雙注視著自己的眼睛,吳帆等人就那樣安靜的站在那,誰都沒有回答,但那表情之中的堅毅,目光之中流露出的決絕,卻是告訴了在場的每一個人“我們也不怕”!

    望著那一個個堅毅的臉龐,感受那一雙雙決絕的眼神,將軍那陰沉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既然都不怕,那為何要彷徨,要擔憂?既然前方沒有路,那我們就踏出一條路來!”指著平原的前方,將軍吼道,整個人更是帶著強烈的蕭殺之氣,宛如草原之上的雄獅一般。

    看著那已是依然向前踏出了腳步的將軍,吳帆心中狠狠的戰栗了起來,那積壓在心底深處的熱血終于是在此刻沸騰了起來。

    每個男人都沒有英雄夢,都消自己能成為一個強者,而吳帆也不例外,從小吳帆就夢想自己能成為一個強大的人,成為一個英雄。只是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隨著對這個現實社會的不斷了解,隨著被世俗觀念的不斷同化,吳帆也是慢慢的發現,在這個社會里再強的力量再全力與金錢面前也會低頭,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吳帆的追求也是慢慢的變的現實了起來,兒時的夢想在不知不覺之中已是被壓在了心底的最深處。可是,在聽了將軍的一番話,看著那宛如能頂起一片天地的背影之后,吳帆終于發覺,所謂的強者并不單單要外在的強大,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真正強大的心,而在真正的危機面前也只有這可強大的心才能幫助自己走出困境。在發覺了這些之后,那積壓在心底的熱血,也是終于在此刻爆發了出來。

    “踏~踏~踏~”伴隨著一聲聲沉重的腳步之聲,眾人已是在這神秘的平原之中走了足足七天之久了,而在這七天之中,除了夜間休息之外,其余的時間大家都是在不停的向前行走著。

    在這七天的行走中,就連幾個體質稍弱的士兵都是顯得有些疲倦,也就更別說吳帆等從小就沒有受過什么苦的人了。

    “將軍,這樣走下去不是辦法啊。”看著疲倦的眾人,姚正興說道。

    “啊!”

    而就在姚正興說完之后,等著將軍回答之時,后方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聲,而同時陳欣也是摔在了地上。

    “沒事吧?”看著臉上顯得十分的蒼白的陳欣,吳帆一邊將他扶起一邊擔憂的問道,對著面前這位心愛的女子吳帆心中滿是愧疚。

    “地上,地上……”在站起來之后,指著地面之上,陳欣有些驚慌的說道。

    順著陳欣所指的方向望去,撥開那厚厚的青草,頓時一副森森的白骨出現在了吳帆的眼前。看著這副白骨,吳帆頓時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冷汗更是瞬間布滿了全身。

    “妹子,我就說讓你別逞強,還是我來被你吧。”就在這時,在聽到陳欣的叫聲之后,王莽走了過來。

    而緊隨王莽之后,將軍、杜天等人也是紛紛的走了過來。

    “怎么了?”看著依舊面露驚慌之色,手不停的指著草叢之中的陳欣將軍問道。

    而就在將軍問話的同時,姚正興也是在吳帆之后,一把將那些草掀了開來,而隨著他將那些草掀開的同時,一個森白的骷髏頭頓時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而那骷髏頭的雙眼之中甚至隱隱的可以看到兩團綠光。

    看著這兩團綠光,吳帆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而陳欣更是又一次大叫了起來,連忙將頭轉向了一邊,不敢再看一眼,可是手卻是依然指著那骷髏頭的方向。

    “妹子,一個骷髏頭而已沒什么好怕的。”看著面前的骷髏頭,王莽笑著說道,表情之中看不出一絲害怕。

    而就在他說完之后,姚正興也是笑了起來說道,“那綠光只是鬼火而已,正常現象,不用怕。”

    “他~手上有東西!”

    聽了他們的話,陳欣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在咽了一口口水之后,終于是將自己想說的說了出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