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5章 五十年前的往事

    風無聲的從房外吹了進來,帶進了一絲清涼,而那窗外士兵們的吶喊聲和那來自幽谷更深處的幽冥之音夾雜在一起,也是順著窗戶傳了進來,形成了一種異樣的聲音。

    而此時屋內,吳帆正靜靜的坐著,看著面前年老的將軍,面上滿是猶豫。

    “還有什么想問的嗎?”看著遲遲未走的吳帆,將軍微笑的問道。

    而聽了這話,吳帆臉上猶豫的表情也終于是退了下來,似是已經做了某種決定。

    “我想知道為何杜教授如此恨神族。”吳帆堅定的說道。

    “你真想知道?”

    聽了這話,將軍也是明顯的一愣,那笑容也是慢慢的從臉上退了下去,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

    “對,我做任何是都不像做的不明不白,更不像被人利用!”吳帆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堅定。

    “既然你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將軍嘆息著說道。

    “五十多年前,軍方還未入駐昆侖山區,更別說是這死亡谷了。那是我還是一名普通的士兵,每天的任務便是訓練,而那是我也入那個年代的青年一樣,做著成為大英雄的夢,整天都是準備著為人民去戰斗。”

    “有一天,我所在的小隊被我們軍隊的將軍給秘密召見了,并交給了我們一個任務——保護一支考古隊的安全,起初在得知這個任務之時,我們都覺得很簡單,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可是之后我們發現我們錯了。”

    說道這里,將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無奈與愧疚。

    看著將軍的表情,吳帆依舊靜靜的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心中也是不難猜測將軍口中所說的任務有多么的艱難。

    “我們要保護的考古隊由四個人組成,一對年長的男女和一對年輕的男女,而這些人便是杜天和他的父母,以及他的戀人。”

    饒是吳帆早就做好了心里準備,在聽到這些人之后,也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呵呵,很吃驚吧?一家四口全為考古研究人員,而且在同一個考古隊工作。”看著吳帆吃驚的表情,將軍笑著問道。

    “恩。”而在他問完之后,吳帆也是點了點頭,一家四口均為考古人員且在同一個考古隊,確實讓你吃驚。

    “其實當初在我們知道他們的關系之時,我們也很吃驚,但我們除了吃驚還很羨慕。而且更讓我們這群一直生活在軍營之中的士兵羨慕的是杜天有著一個美如天仙般的女友,而且兩人很恩愛,如果說當初我們這群士兵沒有對那女子動什么心思過的話,那都是假的。”

    說道這將軍“呵呵”的笑了起來,似乎是沉浸在了當初的記憶之中。

    “將軍?”吳帆喊道。

    “哈哈,扯遠了,扯遠了……”被吳帆這么一叫,將軍也是擺手笑道。

    “這支考古隊此行的目的地便是如今這死亡谷,而他們的目的是想要找人類遠古文明的線索。而在進死亡谷之后,除了一些兇猛的野獸之外,我們并沒有遇見什么危險,但是我們卻是被一種詭異的聲音所吸引了,順著那聲音,我們來到了穿出那詭異聲音的魔音嶺。因為在進入死亡谷之后,我們便是經常聽到這詭異的聲音,而那聲音也并沒有對我們造成什么傷害,當時我們也愚昧的以為不會有什么危險,但是當我們進入其中之時,我們卻是發現我們錯了,可是后悔卻是來不及了……”

    說道這,將軍再次聽了下來,似乎是在緩和自己的情緒,而在一陣深呼吸之后,又是繼續說了下去。

    “就在我們踏進魔音嶺的一瞬間,我們眼前偶爾會出現一些幻覺,只是當時我們并沒有在意,因為在場的無不是意志極強之人,就連杜天的女友也只是微受影響,所以我們還是一直往里走著,直到一道槍聲的響起。而伴隨著那道槍聲的響起,我的一名戰友便是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他的臉上竟然掛著詭異的笑容。而就在這時,隨著血液徐徐的流入魔音嶺的突然之中,那魔音竟然變得瘋狂了起來,而我們面前的幻象也是越來越多。終于,隊長做出了決定,我們暫行撤了出去。”

    “而就在撤出來不久,眾人還驚魂未定之際,杜天的父親認定里面有遠古文明的遺跡,堅持要進去,而當時我們也是無法說服他,最終同意再進去一次。只是這次,我們都是用橡膠將自己的耳朵堵得死死的,一切交流用手勢進行,而事實也是證明了我們的辦法確實可行,進去之后那魔音也并沒有傳進我們的耳中,而那些幻境也是沒有再次的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之中。我們一路往里走著,最終,我們在這魔音嶺之中發現了一個山洞,但是為了安全起見,隊長讓我先進去探查一下,而在進去之后,一段記憶迅速的傳進了我的腦中,那是一場戰爭的景象,更是一段有關神墓的秘密,至于什么景象,什么秘密,你在明日便會知道。”

    “在得知沒有危險之后,大家也紛紛走了進來,只是在他們進來之后,那一段段的記憶也是快速的傳進了他們的腦海之中。在看到那記憶的畫面之后,杜天的父母簡直就是欣喜若狂。而就在這時,一陣強光在眾人的眼前亮了起來,之后發生了什么便在不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在我醒來之后,自己是躺在醫院之中,而旁邊便是杜天,那是那是他早已就醒來了,而且神情呆滯的看著窗口不知在想什么,就像是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后來我才之后,在那強光之后,大家都死了,只留下了我和他,而我就是他救回來的,所以至今我還欠著他一個人情。”

    將軍說到這里苦笑了起來。

    “杜教授將這一切都歸在了神族的身上嗎?”看著面前沉默了下來的老將軍,吳帆問道。

    而在他問完之后,將軍也是點了點頭,說道:“至少這樣他會好受一點,也能有個活下去的寄托。”

    聽了這話,吳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同時失去父母、愛人如此大的痛苦該需要多少的勇氣才能去面對?而當這些勇氣化為仇恨之時,又能化成多少的深仇大恨?吳帆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有一點他卻是知道,這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了的。

    “難怪杜教授對這件事會如此的瘋狂。”吳帆心中暗暗的想著,心中對杜天也是升起了一絲同情。

    此時此刻,在聽了老將軍的回憶之后,吳帆心中對這次任務的信念卻是更加堅定了,因為那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是自己永遠都不能承受的,如果想要他們好好的活著,那就必須將這神墓之心放回神墓之中,不管這條路有多艱難,但是此時吳帆已是義無反顧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