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4章 談話

    隨著在死亡谷中的不斷深入,也是終于來到了死亡軍團的總部,一座龐大的軍事基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一輛輛裝甲戰車,一輛輛重型坦克,以及一輛輛武裝直升機整齊有序的停在軍區的一腳,而那些士兵正做著一項項對吳帆等人來說殘酷至極的魔鬼式訓練。雖然訓練殘酷至極,但是他們的表現確實深深的感染著吳帆。

    在軍營中繼續走了一段之后,姚正興也是終于將他們帶進了軍營正中央的一個如碉堡般的建筑之中的一間房間之中,房中布置很簡單,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墻壁之中唯一的裝飾便是一面中國的國旗。而在房間的窗戶之前,有一名男子靜靜的看著窗外,完全沒有因吳帆等人進入而轉身。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背影,卻是給著吳帆視覺強烈的沖擊,那散發出來的氣度,更是讓吳帆覺得此人不凡,簡簡單單的一個背影,卻是讓人覺得猶如大山一般的沉穩。

    “將軍,你我已經帶到。”看著眼前的男子,姚正興聲音洪亮的說道。

    待他說完之后,那道背影也是終于轉了過來,看著眼前的眾人,臉上掛著一絲微笑。略顯斑白的頭發,深深的皺紋,顯示著他大約的年紀——70余歲。

    看著眼前的男人,吳帆只覺得他和普通老人并無不同,唯一的不同可能是像他的年齡城市中的大多老人早已是在家享著清桿,而他卻依舊堅持在這中國第一神山之中。可當吳帆與面前的老人視線相交之際,卻是在被他的背影所攝之后又一次震驚了,那是一雙深邃而充滿睿智的眼睛,看著這雙眼睛之際,吳帆只覺得自己猶如看著無盡的深淵一般,里面布滿了為止與神秘。

    “老朋友,我們多少年沒見了。”看著眾人,將軍笑著說道。

    “五十年。”杜天也是微笑的答道。

    “沒錯,五十年,整整五十年了,我在這守了整整五十年了!”在感嘆了一番之后,將軍又是笑著繼續說道,“可我真是沒想到,在五十年后你卻能找到神墓之心和那個傳說中的救世之人,其實在你給我發消息之前我都已經做好了戰爭的準備了。”

    “何止是你,連我自己都完全沒想到,我都等著看那末日來臨的場景了,可沒想到神墓之心竟然出現了。”說道這里,杜天大笑了起來,只是這分笑容之中卻是帶著那無法抹去的苦澀與瘋狂。

    “當年的事你始終是無法釋懷啊!”

    看著大笑的杜天,將軍長長的嘆了口氣。

    “釋懷,我怎能釋懷,要是我有能力,我早就將那些所謂的神族挫骨揚灰了,可惜我沒有,我恨啊,我恨啊!”

    杜天瘋狂的吼道,完全不顧及自己在眾人心中的形象,而在吼完之際,又是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可那又如何,如今我已是找到了神墓之心,就算我無法消滅他們,我也要將他們永世囚禁在那神墓之中。”

    看著那狂笑不止的杜天,吳帆也是終于隱隱的明白了為何自己會一直覺得杜天對封印那眾神之墓會顯得如此的急切與渴望。

    “看來杜教授和哪些所謂的神族有著深仇大恨啊,可是神族不是一直被封印在神墓之中嗎?”吳帆心中充滿了疑惑,只是不管心中在怎么疑惑,但是五十年前杜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始終是吳帆吳帆猜測的。

    “你這又是何必呢?都過去五十年了。”看著表情因瘋狂而有些扭曲的杜天,將軍嘆息的說道。

    可是杜天卻是沒有回答他,靜靜的站著,那扭曲的面孔,猙獰的表情,就猶如來自深淵的惡魔一般。

    看著眼前的杜天,眾人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都是沉默了下來,房中也是瞬間寂靜了下來,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

    “哪位是神墓之心的主人。”而就在這時,將軍那淡淡的聲音傳進了眾人的耳中,那沉靜的氣氛也是瞬間被打破。

    “我是,不知將軍有何時?”聽了這話,吳帆直接便是站了出來。

    看著那站出來的吳帆,將軍點了點頭,說道:“年輕人,你留下,其他人去休息吧,我們明天一早出發。”

    “大家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休息。”聽了將軍的話,姚正興連忙說道。

    “吳帆。”看著眾人一一走出了房間,陳欣擔憂的叫道。

    “放心,沒事的,你先去休息吧。”

    看著陳欣,吳帆溫柔的說道,而在他說完之后,陳欣也是點了點頭跟著眾人離開了房間。

    看著面前年老的將軍,雖然不清楚面前的老人要和自己說什么,但是吳帆卻是隱隱的覺得他要說的事和自己的身份有關,所以依舊靜靜的等著老人說話。

    “年輕人,你能告訴我你是怎么得到神墓之心的嗎?”看著吳帆,將軍笑著問道。

    聽了這話,吳帆先是一愣,而后卻是一五一十的將自己得到神墓之心的經過說了一遍。而就在自己說完之際,那面前的將軍也是露出了一種沉思的表情,只是這表情轉瞬即逝,很快便是被一種興奮所取代。

    “真是天佑我人類,天不亡我人類啊。”將軍興奮的說道。

    “將軍,難道您留住我只是想知道我是如何得到神墓之心的嗎?”吳帆皺著眉頭問道。

    “當然不是。”將軍搖頭笑了笑有繼續說道,“因為你是如今我人類唯一的消,所以留下你只是想讓你多了解一些事,盡量保證自己的安全。”

    “將軍請說。”

    “首先可是確定的是那所謂的眾神之墓必定就在這昆侖山中,只是以我猜測能容下那龐大陵墓并不被世人所發現的,怕怎么昆侖山也就只有死亡谷的黑暗沼澤一個地方了。”

    “黑暗沼澤!”吳帆默默的念著,腦中卻是回想著姚正興的那句話,“還有那黑暗沼澤被我們這的士兵稱為死亡之門,意思就是你只要進去了,那你就等于是死人了。”

    “呵呵,其實這黑暗沼澤也沒你想得那么可怕。”看著眉頭緊鎖的吳帆,將軍笑著說道。

    “可是姚少校說……”

    “只是有些事他不知道罷了,據我們所了解的情報來推斷,只有帶著鑰匙的人才能進黑暗沼澤,不然必死無疑,而那鑰匙就是神墓之心。”看著愁云大開的吳帆,將軍又是接著說道,“年輕人,我消你時刻將神墓之心放在身上,因為它將會守護著你。”

    “將軍?”

    “你無需多問,只要照我的話做就可以了。”將軍談談的說道,語氣之中充斥著不可抗拒的威嚴,說完便是揮了揮手示意吳帆可以離去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