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0章 昆侖山脈

    浙江、江蘇、安徽、河南、陜西、甘肅……看著窗外那因地域而不斷變化的景物,吳帆心中滿是忐忑。經過六千多公里的行駛之后,在出發之后的第五天,眾人也終于來到了昆侖山的腳下。

    龐大的昆侖山脈如眾多巨龍一般互相纏繞著匍匐在神州大地之上,那綿延不知多遠的山脈,就猶如巨龍的身軀一般互相纏繞著,那披著厚厚的銀霜高聳入云的山峰,更是猶如巨龍的龍角一般,散發著圣潔的光芒。

    看著眼前那巍峨而神秘的昆侖山脈,看著這座被稱為中國第一神山、萬祖之山的昆侖山脈,除了杜天之外,眾人臉上都是充滿了敬畏之色。

    面對著這座中國古代神話的發祥之地,看著這座眾多神話的發生之地,對著那傳說之中西王母所居之處,吳帆只覺得面前的昆侖山脈充滿了威嚴,充滿了神秘,更是充滿了未知的危機。

    “好了,今天我們便是先在這扎營,明日在進山。”就在這時,杜天說道。

    而在他說完之后,那些他所雇來的人率先動起手開始扎起了帳篷,而后吳帆等人也是開始幫起了忙。

    “累嗎?”吳帆一邊幫忙,一邊對此事正在整理著東西的陳欣問道。

    “還好,你呢?”

    “我也還好,只是有些的。”

    “的什么?”

    “的你!”吳帆“嘿嘿”的笑著說道。

    而在那說完之后,陳欣的臉更是頓時紅了起來,而那只小手卻是不由在吳帆的腰上狠狠的擰了一下,只是那臉上的溫柔的神色卻是告訴著眾人此時她心中的甜蜜。

    “啊!”腰上被陳欣一擰之下,吳帆立時痛的叫了起來。

    “你兩就別在這打情罵俏了,還是趕緊把帳篷搭好吧。”看著此時正甜蜜著的吳帆與陳欣,小唐笑著說道,只是這笑容卻是顯得分外的僵硬。

    “哈哈,看來我們小唐同志是嫉妒了。”一名臉上有著一道長長刀疤的壯漢(王莽)大笑著說道。

    “吳帆,不用理他,小唐是羨慕你們。”一名流著長長胡須的壯漢(胡田)也是微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吳帆和陳欣也都是笑了起來,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小唐。

    “王哥、胡哥,你們就別笑話我了,等回去了以后你們給我找個,也讓兄弟我把這單身給告別了。”感受著眾人的目光,小唐臉上并無半點尷尬,而是笑著回應道。

    “你小子要求高,我們介紹的你怎么會看的上。”王莽笑著回答道。

    “小唐啊,我們哥幾個可沒緣遇見像陳欣這么優秀的女孩子,又拿什么介紹給你啊?”一名較為瘦弱的中年男子(陳風)笑著打趣道。

    在他說完之后,眾人突然沉默了下來,小唐也是尷尬的咳嗽了起來,而陳欣更是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看著眾人的表情,陳風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尷尬的笑了起來。

    其實在一路上,雖然小唐做的很隱蔽,可對于他們這些在社會上不知道打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江湖來說,又怎么會看不出小唐對陳欣有意思呢?就算連吳帆也是早早的就看出了面前的男子看陳欣的目光有所不同。

    “好了,別說笑了,趕緊把帳篷扎了,天可快黑了。”看著處于尷尬狀態的眾人,林峰笑著說多。

    在他說完之后,在看了一下天色之后,也都是不在說什么,紛紛快速的動起了手,而很快天色也是慢慢的暗了下來。

    在外界依舊歌聲嘹亮、燈火通明的夜里,而此時昆侖山脈的山腳之下卻是顯得分外的幽暗,只有那天空之中潔白的明月和漫天的繁星,以及地面之上那熊熊燃燒的火堆散發著微弱的光芒,而在那昆侖山脈的深處也是時而傳來那狼群的吼叫之聲。

    圍坐在火堆周圍,看著天空那那潔白的明月和漫天的星辰,飲著那如玉般高聳入云的山頭,吳帆腦海之中也是突然跳出了李白的詩句“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如此良辰美景,杜教授竟然都不欣賞一下,這么早就去睡了。”看眾人各懷心事、無話可說,小唐笑著說道。

    “你以為是你啊,老師年紀大了,這么一路過來肯定累了,我都有些累了。”林峰說道。

    聽了林峰這么說,小唐“嘿嘿”笑了幾句,也沒再說什么,畢竟林峰是自己的領導。

    “你這老師可不簡單,你可別小看了他。”就在這時,那臉上有著長疤的王莽說道。

    “是啊,我也覺得那老頭子不簡單。”一旁的胡田也是應和道。

    聽了他們這么說,林峰立馬冷哼了一聲,似乎是不愿意聽到別人說自己老師的壞話,直接便是鉆進了后方的帳篷。

    “哼~何止是那老頭,他這學生也不簡單,也不知道這次來這鬼地方他們有什么陰謀,你們三個得留個心眼。”待林峰鉆進帳篷之后,陳風說道。

    而在他說完之后,吳帆、陳欣、小唐三人也是相似一笑,因為此次事關重大,所以杜天在雇王莽等人時并沒有告訴他們此行的目的。

    “對了,你們知道這昆侖山哪里最危險嗎?”就在這時,胡田笑著看著眾人問道。

    在他問完之后,吳帆等人也都是將目光射向了他示意他說下去。

    看著眾人好奇的目光,胡田更是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我聽說這昆侖山有個死亡谷,號稱是昆侖山的‘地獄之門’,而且關于這死亡谷還有一個恐怖的故事,想聽嗎?嘿嘿。”

    說道這里,胡田突然退下來,得意的笑著看著周圍好奇的眾人。

    “別廢話,有屁快放。”看著得意的胡田,王莽不耐煩的說道。

    被王莽這么一說,依舊“嘿嘿”的笑著,但卻是繼續說了下去,“相傳這昆侖山上的牧羊人寧愿沒有肥草吃是膨餓死在戈壁灘上,也不敢進入昆侖山那個牧草繁茂的古老而又沉寂的深谷。有一次,一位牧民的羊群因貪吃谷中的肥草,誤入了這死亡谷,而牧民為了找回自己的羊群,也是冒險進入了死亡谷。可幾天過去了,那牧民沒有出現,羊群卻是出現了。后來人們在一個小山頭發現了他的尸體,那時的他衣服破碎,光著雙腳,緊緊握住自己的鋼槍。只是讓你們不解的是在他身上完全就找不到一點傷痕,而更讓人干到恐懼的事,那牧民死時嘴角竟然掛著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詭異笑容。而此時,他就在你身后~”

    指著陳欣的背后,胡田陰森的叫道。

    而就在這時,突然之間一陣陰風吹了過來,而伴隨著這陣陰風,一陣陣狼嚎之聲傳了過來。

    被胡田這么一叫,又剛好伴隨著這一陣陰風,陳欣頓時大叫了起來。

    “沒事的,沒事的,胡哥嚇你的。”看到陳欣大叫,感受著陳欣內心的恐懼,吳帆連忙一把將陳欣抱入了懷中。

    “我說胡哥,你嚇到陳欣了那。”看著安靜的躺在吳帆懷中的陳欣,小唐立馬說道。

    而在他說完之后,胡田等人都是笑了起來,而后一個個鉆進了各自的帳篷,只留下了吳帆三人。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