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6章 結婚商討

    窗外迷離著五顏六色的霓虹燈,不同的燈光時而通過窗戶射進文物局辦公大樓的各個辦公室,各種音響發出的嘹喨聲音更是震得那些窗戶嗡嗡作響。而此時文物局辦公大樓的鑒定科316辦公室雖然亮著燈光,但卻顯得分外的寂靜。

    “林科長,你真是說笑了,就算這東西再值錢也不至于能等價于人類的未來啊。”吳帆笑著說道,同時也打破了房中的寂靜。

    而聽了吳帆的話之后,林科長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在把晶石遞給吳帆的同時說道:“小吳啊,這東西可是無價之寶,你可要收好了啊。”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就先回去吧。”看了一眼手表,林科長又說道。

    “那我們就先走了,林科長,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吳帆說道。

    “我們先走了,謝謝你了林科長。”陳欣說道。

    說完兩人便是朝著屋外走了出去。

    “等等小吳。”

    就在吳帆與陳欣剛走出辦公室之際,林科長的喊聲同時傳進了兩人的耳朵。

    “林科長,還有事嗎?”看著跑出來的林科長,吳帆好奇的問道。

    “小吳,把你的電話給我吧,剛才忘記問你要了,或許以后還得聯系。”林科長笑著說道。

    “原來這樣啊,138********。”吳帆直接就是把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報了過去。而在報完之后,吳帆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林科長麻煩您打一下給我吧,說不定我以后也還得請林科長您幫忙。”

    “呵呵,我等下發信息給你,現在我還有點事,你們就先走吧。”看著面前的兩人,林科長笑著說道,說完便是走進了辦公室并隨手關上了。

    在走進辦公室之后,林科長直接就是拿起了電話,撥出了一個號碼。“喂,老師。”林科長說道,聲音之中充滿了恭敬。

    “嘿嘿,怎么這么難得響起我這個老頭子了啊。”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老師,那個傳說竟然是真的,我今天真的見到那把鑰匙了!”林科長說道,聲音之中充滿了興奮。

    “你什么?你再說一遍!”那蒼老的急切的問道。

    “傳說……∏真的,我今天看到了。”因為興奮,林科長的聲音甚至有些顫抖。

    “我的天!東西在哪?”蒼老的聲音明顯的激動了起來。

    “如今在一名年輕人手里。”

    “消失不要外傳,等我過來,我要見他。”說完這句話之后,那蒼老的聲音的主人直接掛斷了電話。

    在吳帆和陳欣興奮的走出文物局辦公樓之時,吳帆的手機也是響了起來。

    “應該是林科長吧。”看了一眼陳欣,吳帆拿出了手機。而屏幕上此時正顯示著一條由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提醒,看到這條信息,吳帆也是馬上點了開來。

    “你好,小吳!我是文物局的林峰,消你能好好保存那顆圓石,它很重要。還有,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

    看著信息的內容,吳帆咧嘴一笑,心中更是興奮的不得了,橋陳欣的手兩人便是朝著家中走了回去。

    轉眼,離那天去文物局已是過去了三天,很快便是又到了周末。在這三天之中吳帆也并沒有出去找過工作,而是每天在家上上網,做做飯,等著陳欣下班回來。此時在他心中,想的全是自己無意中得到的寶貝圓石該怎么賣,該賣多少錢。

    在做完晚飯之后,吳帆又是拿出了圓石看了起來,正當他看的入神之時,一聲開門的聲音傳進了房間,而后便是傳來了陳欣那優美的聲音,“老公,我回來了。”

    “回來啦,累嗎?”走出房門,看著剛換完鞋的陳欣,吳帆笑著問道。

    “還好,老公我有事和你說。”走進了房間,陳欣認真的說道。

    “什么事?”看著陳欣認真的表情,吳帆疑惑的問道。

    “我媽今天打電話給我,讓我們明天回去,而且讓你爸媽也去,說是要談談我們結婚的事。”

    “我還以為什么事了,那就去唄,我待會打電話給我爸媽。”

    “喲~現在一點都不緊張了?一點壓力都沒了?”看著吳帆的表情,陳欣打趣的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現在可是大富翁了啊。”

    “切~不是還沒賣掉嘛,不過你打算什么時候賣啊。”

    “不急~等你家回來之后我聯系一下林科長,讓他給我找找路子把東西賣了。”在看了一眼圓石之后,吳帆又接著說道,“至于這事暫時還是別告訴你爸媽和我爸媽了,等東西賣出去了再和他們說吧。”

    “我知道,怎么?的賣不出去啊。”陳欣再次打趣道。

    “怎么可能?好了吃飯吧。”說完便是拿起了飯勺開始盛起了飯。

    在吃完飯之后,陳欣便是直接開始洗起了碗,而吳帆也是打通了自己父親的電話,將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父母……

    對于如今農民生活越來越好的今天,特別是那些所處城市郊區土地被征用的農民來說,日子相比城市中的人來說更是顯得悠閑而富裕,以至于他們都消自己的子女同樣能找個農村的,而陳昕的父母也是如此。

    陳欣家,吳帆位于所住城市的郊區的一個農村當中,因為是自家造的那種一戶一幢的洋房,所以相對于城市的商品房來說已是不知大了多少了,而且里面的裝潢也是相對不錯,讓人感覺那設計之人略有品位。

    而這座漂亮的樓房之中,兩家正一邊吃著飯一邊討論著吳帆與陳昕的婚事,此時也是顯得較為熱好。

    “小帆爸媽,我已經和欣欣她爸商量好了,打算下個月給小帆他們買車了。”這時以為中年女子笑著說道。

    女子身著一件綠色的襯衣,以及一件緊身的判褲,一頭長發隨意的扎在腦后,給人一種靚麗而時髦的感覺,只是那臉上的皺紋卻是說出了她的真實年紀,而此人正是陳欣的母親——張愛華。在他身邊便是坐著一位身穿短袖T恤和黑色便褲的中年男子,男子那較短的頭發之中依稀能看到一些斑駁的白發,那張微笑的臉龐卻是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而他便是陳欣的父親——陳中偉。

    在表明了自己想給兩個孩子買車的意思之后,張愛華笑著將目光轉向了吳帆與陳欣,最后落在了吳帆身旁的一對男女身上。

    男子身材略顯高大,年約50左右,長的十分的干練,在看看一旁的吳帆,還真是有著那幾分相像,如此年紀依舊有著一頭茂密的頭發,只是再茂密還是遮擋不住那兩鬢的蒼白,而他便是吳帆的父親——吳國興;在他左手邊,此時正有一名女子靜靜的坐著,顯得十分的端莊,臉上也是依稀有著一條條深淺不一的皺紋,烏黑的頭發上偶爾也是白光一閃,不過即便如今,也是難以掩飾她年輕時的風華,而她就是吳帆的母親——楊蕓。

    “媽,車我們自己會買的,不用你們操心。”就在這時,陳欣說道。

    “你們,你們哪有錢啊?”張愛華笑著問道。

    “現在沒有,但遲早會有的,再說車對我們用處也不大,爸,你說對吧。”陳欣說道,同時將目光看向了一旁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的陳中偉。

    “對對對。”聽女兒這么一說,陳中偉更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胡說,你看看周圍那些孩子,哪個結婚沒車沒房的啊,就算沒房車肯定是有的。”瞪了一眼陳中偉,張愛華說道。

    “媽……”陳欣喊道。

    “欣欣,你媽說的對,現在條件好了,大家結婚都是有車有房了,至于房子的事我和你叔叔會給你想辦法的。”楊蕓微笑的說道,只是在那笑容深處卻是顯得一份份外的沉重。

    看著父母臉上的微笑,感覺著他們心中的沉重,吳帆只覺得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心中更是升起了一種深深的愧疚。

    “阿姨……”陳欣叫道,語氣之中滿是無奈。

    “欣欣,我和你阿姨知道你懂事,是個好姑娘。但是你媽和你阿姨說得對,如今的社會就是這樣,我們也應該跟上潮流嘛。”看著有些感動的陳欣,吳國興微笑的接著說道,“或許一套房我們買不起,但是首付的錢我和你阿姨還是會想辦法的。”

    聽了這話,吳帆心中更是一痛,在深深呼了一口氣之后,便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看著在座的眾人說道:“叔叔、阿姨,我的家境并不怎么好,父母撫養我也不容易,我也是剛剛步入社會不久,還在起步階段,沒房、沒車、沒錢,也沒地位,但是我相信自己,也請你們相信我,這些我都回去努力創造,陳欣跟著的不會吃苦的……”

    待得吳帆說完,陳欣已是哭了起來,而楊蕓眼中也是閃著淚花。

    “哈哈,說的好,說的好,叔叔相信你,來來來坐下吃飯。”看著桌上的氣氛,陳中偉又接著說道,“欣欣,找了一個這么好的老公你還哭啊?還有親家公、親家母你們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我這是開心好不好。”聽陳中偉這么一說,陳欣也是破涕為笑。

    “親家公、親家母,你們也不用操心了,車錢、和房子首付的錢都我們出,至于房貸么就讓孩子們去按揭。”陳中偉說道。

    “親家公,這怎么行?這絕對不行,那太讓你們吃虧了。”聽了這話吳國興連忙說道。

    “什么吃虧不吃虧啊,都是一家了人,反正這錢留著也早晚是給他們的。”就在這時,張愛華也是笑著說道,看著面前的吳帆更是越看笑容越盛。

    “是說,就這么定了。”陳中偉說道。

    在聽了這話之后,吳帆心中也是一陣感動,之前對自己這岳父岳母的抱怨也是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當目光看向父母之時,吳帆心中還是深深嘆了口氣,雖然父母表面上都很開心,還一味的說吳帆好福氣,找了這么好的丈人和丈母娘,但是吳帆心里明白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樣的人,在當初父親生意虧本欠了了巨債之時,父母都是靠著自己的雙手一點一點去換了的,根本就沒有靠過任何人,由此可知自己的父母內心有多強大。

    “看來回去得趕緊把原石賣了,這樣爸媽心里也能好受點。”看著眼前的眾人,吳帆心中暗暗的打算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