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困境

    “咚~咚~咚~”在敲了幾點門之后,吳帆走進了一間較為豪華的辦公室。

    “總經理,您找我。”看著坐在辦公桌前,西裝葛嶺的中年男子,吳帆略顯拘謹的問道。

    “坐。”中年男子指了指對面的沙發,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同時自己也是朝那兩對沙發走過去坐了下來。

    看著略顯拘謹的吳帆,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但就算他微笑著,卻依舊給吳帆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小吳啊,最近工作怎么樣啊?”

    “還,還好吧。”吳帆有些緊張的說道,同時心里不停琢磨著老板這次找他來的目的。

    “呵呵,好就好。”聽了吳帆的話,中年男子再一次露出了微笑,并站了起來從辦公桌上取出了一份合同遞給了吳帆,同時說道,“這個你看看。”

    一看到合同吳帆便知道這是自己昨天剛和客戶簽完的,于是仔細的看了起來,希望能找到自己老板給自己看的目的。而在這一看之下,吳帆也是瞬間看出了問題所在。

    “這……我……”此時林凡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只能沉默了下來。

    “五萬元的合同,到你這卻變成了五千,你可段時間都在干什么?”一拍沙發,中年男子的表情立馬便的嚴厲了起來,厲聲說道。

    “文件是宋秘書做的,我明明和她說的是五萬啊,怎么……”

    聽了吳帆的話,中年男子也不說什么,直接拿起了電話,“叫宋秘書進來。”

    就在中年男子掛斷電話不久,一個年輕妖艷的女子在敲了幾下門之后走了進來,而此人便是吳帆口中的宋秘書。

    “總經理,您找我。”宋秘書說道。

    “這份合同是你做的。”說著中年男子將合同遞給了宋秘書。

    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宋秘書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里面有問題嗎?”中年男子說道。

    聽完,宋秘書也是如吳帆一樣仔細的看了起來,但是看完之后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沒錯。”

    聽了這話吳帆猛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著面前這位妖艷之極的年輕女子說道,“當初我和你說的可是五萬元,怎么這里是五千元。”

    “沒有啊,當初吳主任你和我說的就是五千啊,而且如果真的錯了,吳主任你也應該審核出來啊。”宋秘書嘟著嘴認真的說道。

    “這……”聽了這話,吳帆再次無言以對。

    沒錯面前的女子說的確實沒錯,即使是她打錯了,自己也應該審查出來。可是因為最近自己噩夢連連,整日渾渾噩噩的,根本就沒有審核出來。

    “我不管到底是誰的錯,這事必須有人負責任,吳主任你明白嗎?”看著眼前的兩人,中年男子對著吳帆刻意說道。

    “總經理放心,這事我會給您一個交代的。”在長嘆了一口氣之后,吳帆說道,說完便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看到吳帆走出了辦公室,那妖艷的宋秘書抿嘴一笑,而那中年男子卻是立馬抱住了眼前的女子坐在了沙發之上。

    “滿意了吧?”看著眼前的女子,中年男子滿臉堆笑的說道。就在他說完之后,一張柔軟的嘴唇印在了他的臉上。

    “你這個小妖精,看我晚上怎么對付你。”說話的同時,中年男子的手也沒閑著,在那宋秘書的腿上重重的捏了幾下。

    另一方面,在出了辦公室之后的吳帆卻并不知道自己這次是被人給設計了,自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打起了自己的辭職報告,而很快這份辭職報告就交到了那位總經理的手中。

    獨自漫步都市的道路上,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行人以及川流不息的車輛,吳帆感覺自己就好像脫離了這個世界,有著天地雖大卻是無處容身的感覺。而一想到陳欣父母的要求,此時的吳帆更是感覺壓力的沉重,那來自世俗的壓力甚至讓自己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走著走著,不知何時已是來到了所住的小區。看著面前的一幢幢高層建筑,吳帆長長的嘆了口氣,但是還是走了進去。

    “吳帆。”就在吳帆剛進小區不久,后方就傳來了陳欣的聲音。

    看著騎著自行車緩緩向自己行來的女友,吳帆露出了一絲笑容,“回來啦。”

    “老公,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啊?”來到了吳帆身邊,陳欣好奇的問道。

    “我辭職了。”吳帆淡淡的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苦澀。

    在聽到這句話之后,陳欣直接愣住了,差點從自行車上掉下來。

    “老公,你說什么?”陳欣臉上依舊掛著疑惑的表情,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辭職了。”

    在吳帆說完之后,陳欣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似乎是在緩和自己的情緒。

    “發生什么事了?”陳欣問道。

    而吳帆也是將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訴了陳欣,說完之后便是陷入了沉默,不再說其他的。

    看著沉默不語的吳帆,陳欣也是知道此時的吳帆心中也一定很難過,也便沒說什么,但那表情之中卻是依舊流露出了一絲責怪之意。

    時間在沉默之中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大家誰都沒有說什么,吳帆呆呆的看著桌上的圓石,而陳欣卻是躺在床上看著電視。

    “夠了!”

    看著此時呆呆的看著圓石的吳帆,陳欣心中的怒火終于爆發了出來,快速的來到了桌前,抓起桌上的圓石便是朝窗口扔了過去,但是不巧的是并沒有能把那圓石扔出窗,而是扔在了窗沿之上。

    “你瘋了!”看著突然發作的陳欣,吳帆說道。

    “我是瘋了,我快被你逼瘋了。”陳欣大聲的喊道,“就是因為那顆破石頭,你每天晚上研究個不停研究出什么了嗎?就是因為他,你天天噩夢纏身,現在連工作都丟了,你讓我怎么能不瘋!你知不知道我的壓力也很大,你知不知道這些壓力都是因為想和你在一起啊!”

    聽了這話,吳帆卻是沉默了下來,因為陳欣說的都是事實,面對這些事實,吳帆自己又能怎樣,還能怎樣呢?作為一個女人陳欣已經做了夠好了,作為一個女友陳欣已經做的過多了。可是做為一個男人,做為這樣一個女人的男友,自己又做了什么呢?又給了她什么呢?吳帆心中反復的問著自己,可是結果卻是除了那深深的愛,什么都沒有,至少如今沒有。

    “對不起,對不起!”看著面前早已泣不成聲的陳欣,吳帆默默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那絲毫沒有被兩人注意的那顆圓石再一次變成了晶狀,那些雕刻的圖案也是一一顯示了出來,幽暗的藍光也是在房中亮了起來。

    雖然藍光很幽暗,可是不知為何,卻是同時被吳帆和陳欣給注意到了。兩人也是同時將目光轉了過去,可這一看之下,兩人都是瞬間的愣在了原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