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章 眾神之墓

    “真是往事如煙啊!”

    在感嘆了一番之后,吳帆搖了搖頭不愿再去胡思亂想,就這樣靜靜的閉著眼睛什么也不想。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分鐘,也許是十分鐘,也許是一小時……吳帆只覺得漸漸的腦子開始迷糊了起來,思想也是慢慢的渾濁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吳帆的耳邊響了起來。

    “阻止它,阻止它……”

    聲音一次次的回蕩在耳旁,時而焦急,時而低沉,時而悲傷……

    想要醒來看看是誰在說話,但是身體卻是無比的沉重,眼皮更是有如千斤重一般,沉沉的壓著,無論自己怎么努力都是無濟于事。

    “轟~”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的雷聲突然突然間炸響了起來,同時吳帆只覺得大量冰冷的液體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猶如置身于傾盆大雨之中一樣,雖是炎炎夏日,但卻凍至靈魂!

    冰冷的液體不斷滴打在身上,靈魂深深的顫抖著,吳帆也是終于在此刻猛的睜開了雙眼,只是眼前的景象更是讓吳帆的靈魂愈加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天空密布陰云,厚厚的云層堆積在一起,散發著鮮紅的血色之光,冰冷的液體閃耀著詭異的紅光不斷的從云層之中滴落,散發著陣陣血腥之味。而那道道如長龍般劈落而下的閃電,卻是散發著幽藍色的光芒,只是那“轟轟”的如惡魔的怒吼一般雷鳴,卻是證明著這一道道幽藍色的閃電足以毀天滅地。地面之上,是望不到盡頭的陵園,一座座巨大的墳墓靜靜的聳立在這無盡血紅的土壤之上,墳墓周圍更是堆滿了形狀不同、大小各異的骨頭,這些骨頭有些如玉石般晶瑩剔透,有些卻是漆黑如墨,更有些散發著幽幽的綠光。

    “嘔~”在經過一段短暫的思想短路之后,吳帆直接趴在了血紅色的泥土之上瘋狂的嘔吐了起來,特別是聞到那些腥臭的血腥之味時,吳帆更是覺得胃中瘋狂的翻滾了起來。

    “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會這里?”在艱難的適應了周圍的環境之后,吳帆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不停的問著自己。

    可是回答他的卻只有那轟鳴的雷聲,以及這血雨拍打地面所發出的“滴答”聲。

    看著這一切,吳帆心中充滿了恐懼與無助,在大喊了一聲之后,朝著前方便是大步的跑了出去。

    一步,兩步,三步……一百步,兩百步,三百步……吳帆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步,跑了多少路,也不知道前方在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終于身體到了極限,雙腳再也無法抬動,雙腳一軟,吳帆便是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力氣繼續跑,也沒有力氣去接著恐懼。

    也就在此時,一道身穿白袍的男子出現在了吳帆眼前。看著眼前的男子,吳帆只覺得眼前的男子是那么的圣神不可侵犯,完全和眼前的景物格格不入。看著眼前的男子,吳帆心中也是無形之中安定了一點。

    四目相射,兩個男人就這樣互相靜靜的看著對方。可就在那男子的目光一看之下,林凡卻是覺得自己像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一樣,所有的秘密都被他一覽無遺。

    “把那圓球帶來我這,我可以給你無盡的財富與權力。”看著表情僵硬,全身不自然的吳帆,那男子微笑著說道。

    就是這樣一個淡淡的微笑,迅速的將吳帆的恐懼與無助驅逐出了身體,讓吳帆冰冷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暖意,也是無形之中升起了一絲感激。

    “這里是哪里?”吳帆發出了沙啞的聲音,依舊有些膽怯的問道。

    “眾神之墓。”

    “眾神之墓?”

    看著吳帆迷惑的表情,白衣男子又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用那充滿魔力的聲音說道:“無需疑惑,相信我,我不會害你。”

    而在他說完之后,吳帆也是立馬點了點頭。也不知道為什么,在心底深處吳帆對眼前的男子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信任之感。

    “那我要怎么才能將圓球帶到你這?”

    “你只需……”

    可是還沒待白袍男子說完,一條幽藍色的電龍亮了起來,隨著一聲轟鳴聲的響起,電龍劈在了吳帆的身體之上,緊隨其后,吳帆的身體也是瞬間化成了虛無。

    “哈哈~你覺得如今的你還有能力困住我嗎?還有能力困住這里的眾神嗎?”看著消失的林凡,白袍男子瘋狂的笑了起來,隨著他瘋狂大笑的同時,十對潔白的翅膀從他的背后伸展了出來。

    “一萬年了,一萬年了,你整整困了我們一萬年,現在也是我們該出去的時候了……”

    天空中雷聲轟鳴,地面之上白袍男子盡情的伸展著身后二十只潔白的翅膀,瘋狂的怒吼著。而隨著他的怒吼,那些墓碑之中傳來了一聲聲同樣不甘憤怒的吼叫之聲不斷應和著白袍男子,整個眾神之墓在這瞬間震動了起來,有如阿鼻地獄一樣。

    就在被閃電劈中的同時,吳帆的眼睛再一次睜開來,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么了?”感受到吳帆的異樣,陳欣也是睜開了眼睛,問道。

    冷汗從額頭之上順著臉頰一滴一滴滴在了涼席之上,吳帆此時依舊沉浸在剛才的夢境之中,只因為那夢境實在是太真實太真實了。

    “怎么了,老公?”看著冷汗淋漓的吳帆,陳欣緊張的問道。

    看著陳欣擔憂的眼神,吳帆只覺得心中一暖,也不隱瞞,便是將發生的一切告訴了陳欣。

    “不要疑神疑鬼了,只是做夢罷了。”看著依舊有些忐忑的吳帆,陳欣又繼續安慰道:“好了,在睡一會吧,如果你真的懷疑那石頭的話,到了晚上不就知道了嘛。”

    在經歷了那一場噩夢之后,吳帆又哪還有什么心思繼續睡覺,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便是從床上爬了起來。

    “你在睡一會吧,我去做飯。”說完便走進了廚房,開始做起了飯。

    天色漸漸的暗了起來,在吃完晚飯之后,吳帆和陳欣都是盯著桌上的那顆圓石看個不停,可是不管他們怎么看那顆圓石都沒有變的像昨夜吳帆看到的那樣。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到了凌晨時分,可是那顆圓石依舊絲毫無變化。

    “一定是開著燈的緣故。”就在這時吳帆突然說道,同時站起來關了燈。

    可是那顆圓石依舊沒有絲毫變化,看到這一幕吳帆慢慢的皺起了眉頭,又一次開始懷疑是自己昨夜出現的幻覺。

    “老公,或許是你看錯了吧。”看著眼前毫無變化的圓石,陳欣說道。

    “你先睡吧,我在研究一會。”

    “別看了,明天還得上班那。”

    “好吧,好吧,睡覺。”

    說完便是和陳欣一起來到了床上睡了下去。可睡下不久,那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男子,再一次出現在了吳帆的夢里,而且同樣伴隨著一道閃電吳帆再次醒了過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吳帆除了上下班和睡覺之外,余下的時間幾乎都是研究著那顆從南山帶回來的圓石,同時吳帆每天還重復著那個同樣的夢,而且每次都會伴隨著一道閃電而驚醒過來。

    由于每天噩夢纏身,睡眠質量極差,吳帆心情也是一天一天的變的煩躁了起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