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章 奇石

    時間已接近凌晨,但即使如此,大地之上依舊是一片燈紅酒綠,一盞盞的霓虹燈散發著不同的光芒,預示著這個城市夜間生活的豐富多彩。

    只是與城市的燈紅酒綠截然相反,此時那座位于城市南方,政府不知投入了多少資金,傾力打造起來供市民鍛煉、健身的南山卻顯得格外的幽靜,那昏暗的燈管更是與這燈火通明的大都市顯得格格的不如。

    “一九九五年,我們在機場的車站,你借我,而我不想歸還……”隨著那傷感的歌聲響起,南山之上的那份寂靜也是隨之被打破。

    看著手機屏幕顯示的“寶貝老婆”四個字,吳帆輕輕的嘆了口氣,在遲疑了一陣之后手指一劃便是接了起來。

    “喂。”

    “你在哪?”手機的那頭傳來了一道動聽的女子聲音。

    而此時那聲音之中所帶的那種哭泣之音,無形之中更是讓吳帆一陣心痛。

    “對不起,我想一個人走走,靜一靜。”說完吳帆直接掛斷了電話,對著那昏暗的天空久久的嘆了一口氣。

    夜風輕襲,那清涼的微風給這炎炎夏日的夜晚帶來了一絲難得的清涼,但卻未能給吳帆心中帶來一絲的清涼。

    拖著沉重的腳步,行走在這較為平緩的環山步道上,吳帆腦海之中滿是一幕幕上山前和陳欣(女友)爭吵的畫面,心中更如被一座大山重重的壓著一般難受。

    天空之中那零星的幾顆繁星,在穿過了層層陰霾之后落下的幾許微弱星光,吳帆癡癡的看著,記憶伴著那繁星光點卻是慢慢的倒流了回去。當初戀愛時美好、甜蜜的一幕幕畫面依舊清晰的在腦海之中一一閃過,伴隨著那些畫面的每一次閃過,吳帆的嘴角也是掛上了一絲甜蜜的微笑。

    只是再美好的夢都終歸會醒來,何況這只是一段過去的回憶罷了,即使再美好,也只能是回憶!

    看著遠方城市之中射來的誘惑的燈光,吳帆卻是覺得如此的耀眼,心中在回憶過后,也只剩下了現實的深深無奈和對那將來的彷徨與迷茫。

    ******

    對于21世紀的中國來說,科技、經濟,一切的一切都是騰飛了。可是在社會不斷的進步的同時,人們卻是越發的現實與物質了。那美麗的愛情,曾經的夢想,都是在這現實的社會之中,被摧殘的體無完膚。

    吳帆和陳欣自2010年8月17日相戀至今已快三年了,就在一個月前(3月15日)吳帆終于正式的向陳欣求了婚,而陳欣也是感動的接受了,而后吳帆和陳欣都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將想要結婚的消息告訴了各自的父母。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吳帆的父母也是非常的開心,急著開始幫吳帆挑起了日子。

    似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必須經歷現實的磨礪,可現實卻總是如此的殘酷。第二天在吳帆回到在城市的出租房之時,陳欣已是在了,同時臉上也是掛滿了笑意,想來心情很好。

    “你爸媽同意了?”看著臉上堆滿笑容的陳欣,吳帆急著問道。

    就在吳帆問完之后,陳欣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只是之后的話卻是讓吳帆如潑涼水。

    “不過我爸媽說了,在結婚之前,我們必須先買房買車,房子你家買,至于車錢和以后房子的裝潢錢都由我家出。”

    聽完,吳帆臉上的笑容也是慢慢的僵硬了下來,“陳欣,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現今根本就買不起房了。”

    “我想過了,我們買套小一點的房子,70方左右的,先付個首付大概20萬元,剩余的我們按揭慢慢還。”陳欣依舊笑著說道。

    “這事改天再說吧,今天我累了。”

    說完吳帆直接躺在了床上,但是心里卻是猶如壓上了一座大山一般,現實的壓力也是終于壓在了自己的身上。也許別人不清楚自己家的狀況,父母一路過來的艱辛,可是身為這個家的一員的自己又怎么會不知道,別說首付的二十萬了,就連結婚的錢估計父母也要去借一部分,吳帆只覺得頓時心亂如麻,一切美好的心情都在頃刻間蕩然無存。

    “你打個電話和你爸媽說一下嘛。”搖了搖吳帆的身體,陳欣說道。

    “改天再說吧。”

    看著吳帆的反應,陳欣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立即說道:“你怎么每次都這樣,只是讓你家拿出二十萬而已,我家都買車和出裝潢錢了,已經很虧了。”

    “虧?”看著陳欣陰沉的臉色,吳帆嘆了口氣,“我家的情況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如果知道,我當初就不會和你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是因為太生氣了還是什么原因,陳欣當時就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話,而且說完之后自己便后悔了。

    說出去的話,就猶如潑出去的水,說出之后又怎么來得及收回呢?在“嘣”的一聲之后,吳帆直接走出的家門。

    ******

    一路不知疲憊的走著,吳帆心中有著說不盡的難受。一面是無法給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個幸福的生活的歉意;一面是對辛苦培養了自己二十六年,盡他們最大努力都想把一切能給自己的都給自己的父母的愧疚。也就是這兩種感受此時夾雜在一起,讓吳帆覺得好像有萬千毒蟲再叮咬著自己,心中如針刺一般的難受。

    “為什么結婚之前就一定要有房有車?難道就不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創造嗎?”吳帆心中反復的問著自己。

    想著一路走來的父母,腦海之中閃現著那日漸蒼老的面孔,吳帆真的不想再去問為自己操勞了半輩子的父母再去索取什么了,何況他們根本就沒有。

    而就在此時,一道幽藍色的亮光射入了吳帆的眼中,伴隨著光線的射入,一幅吳帆從未見過的畫面出現在了吳帆的腦海之中——那是一座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龐大陵園,天空之中壓著厚厚的烏云,暴雨之中夾雜著無聲的雷電,一聲聲仿佛來自地獄般的幽冥之聲在吳帆耳旁不停的炸響。

    “呼~”在長呼了一口氣之后,吳帆也是終于擺脫了那段不屬于自己的記憶畫面,驚醒了過來。只是此時的吳帆已是汗如雨下,冷汗流遍了全身。

    隨著那藍光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走去,那發出幽藍光線的物體也是終于出現在了吳帆的眼前。

    那是一顆拇指大小的晶狀球體,上面刻滿了各種圖案。而仔細一看卻是能發現,那些圖案上刻畫的無一不是一個個類似于人形的生物,在這些生物底下有著一座無比龐大的陵園,陵園之上有著一座座的陵墓,詭異的是從這些陵墓之中又延生出了一根根巨大的鎖鏈,鎖住了那陵墓上方的一個個人形生物。

    出神的看著眼前的晶球,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順著海平面射向了大地,慢慢的照亮了這座昏暗的南山,而那原本散發著幽藍色光芒的小晶球卻是在此時突然暗了下來,球面上原本刻畫著的圖案也是突然消失在了吳帆的眼前,那原先晶瑩剔透的小球此時此刻卻是變成了一顆圓形的普通石頭。

    一切發生的如此的迅速,以至于讓吳帆一下子蒙了,反復的擦著自己的眼睛,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在回過神之后,吳帆還是順手將眼前的圓形石頭撿了起來,放進了自己的褲子口袋之中。

    看了看天色,在一聲嘆息之后,吳帆緩緩的站起了身,慢慢的朝著山下走了下去,而心中那因剛才的奇怪石頭而漸漸退了下去的沉重心情再一次襲了上來。

    “上山容易下山難”這句話或許對這座政府出巨資打造的供市民健身的南山來說早已不適應了,因為這下山的路吳帆走了不到15分鐘便走到了山底。而在這一路上也是遇見了許多上山晨練之人,只不過他們千篇一律都是老人罷了。

    來到山下之后一陣倦意此時卻是襲了上來,可一想到家中的陳欣,吳帆卻又是不知該如何去面對,在輾轉了一番之后,還是買了兩份早餐慢慢走了回去。

    在輕輕的打開了門之后,映入眼簾的便是陳欣的身影,只是那原本靚麗的臉龐此時卻是顯得十分的憔悴,眼袋也是略顯紅腫,那白皙的臉頰之上更是掛著一絲淚痕,以至于原先苗條的陳欣在此時的吳帆看來卻是顯得如此的單薄與瘦弱。

    看著眼前的景象,吳帆只覺得心中一痛,那對陳欣深深的愛意以及那從未表現出來過的歉意立馬襲上了心頭。

    “對不起,老婆!真的對不起!”

    在深深的抱住陳欣之后,吳帆溫柔的說道,而此時陳欣也是在吳帆的懷里大聲的哭了起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老公!”陳欣一邊哭一邊說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么了,會說那些讓你傷心的話,真的對不起。”

    “沒關系,是我不好,給不了你那些東西。”說著吳帆在陳欣頭上輕輕的吻了下,“不過相信我好嗎?那些東西我們遲早會有的。”

    聽了吳帆的話,陳欣重重的點了點頭,在將頭深深的埋入了吳帆的懷里之后,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憂愁的表情。

    “好了,睡一會吧,一定也一個晚上沒睡了吧。”抱著陳欣,吳帆溫柔的說道。在她說完不久之后,懷中之人呼吸也是漸漸的深沉了起來。

    看著此時懷中已睡熟的陳欣,吳帆一把抱了起來,輕輕的放在了床上,自己卻是褲袋之中的原石,開始研究了起來。

    水中泡,火上烤,錘子敲……吳帆簡直用盡了各種方法,但卻都沒能讓那圓石變的向昨晚一樣,此時的林凡甚至覺得是自己昨晚出現了幻覺。

    “難道只有在晚上才會發光,那雕紋只有在晚上才會出現?”吳帆默默的猜測著,心中依舊抱著一絲希望。

    此時的吳帆心中有著一絲僥幸的期盼,希望這是一件寶物,那么不管房子還是什么都能解決了,心中的那座大山也將被移走。

    想到這里,林凡心中更是期盼了起來,那份疲倦之意也是退了下去。可為了晚上有精神觀察、研究這圓石,吳帆在將圓石收好之后,還是在陳欣的身旁躺了下去,努力的讓自己入睡。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