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回 "百損道人"

    四川隆州城下,旌旗遮天避日,宋元兩國軍隊正在對峙著,與襄陽攻防戰相反的是,這個時候由于徐澤的兩把火燒了四川駐守軍隊的主力,連四川兵馬總管汪道汗也給燒死了,這個時候的四川已經沒有多少兵馬了。

    三天前,徐澤就與岳軍在隆州會師了,大軍休整了一段時間后,再次把進攻隆州的事情提上了日程,隆州治郡閬中,唐武德元年,改為隆州,領閬中、南部、蒼溪、南充、相如、西水、三城、奉國、儀隴、大寅十縣,三面環水,僅有一面拒南敵,在三國劉備平定益州,任張飛為巴西郡太守。建安二十年,魏將張間自漢中入侵,張飛率精卒萬人,相拒于檬頭、蕩石,大破張間于瓦口,巴郡遂安。章武元年,劉備伐吳,令張飛率軍會師江州,張飛臨發兵時,為部下叛將所害。而今的閬中經過汪道涵的苦心經營已經是固若金湯了,要不是汪道涵所率領的主力軍團被徐澤一把火燒的干干凈凈,就憑徐澤的十萬人馬想攻克閬中,簡直是不可能的。

    閬中城山圍四面,水繞三方,汪道涵在城周修筑七座關隘。即在錦屏山與黃花山相接處建南津關,在蟠龍山脊建鋸山關,在玉臺山下閬中至蒼溪道上建滴水關,在城東十余里靈山背面建梁山關,在城東南二十公里嘉陵江東岸建和溪關。在嘉陵江南岸馬嘯溪建五吉關,在城北二十四里雙山埡建土地關。七座關隘據險而建,易守難攻,乃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說。

    眼下的閬中城的守將周坤雖然精通韜略,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手中的兵馬僅三萬有余,還是他從資陽、貴平、龍水以及屬下的幾個縣調過來的,畢竟隆州是成都的東大門,失去了隆州,則成都的東大門敞開,宋軍就可以長驅直入,如無人之境。若在平時,閬中城是好守,可以算是成都周圍最好守的地方了,但眼下不同,閬中周圍關隘是多,而且修筑的極其堅固,但城內兵馬不足,周坤只得放棄城外的七座關隘,據城而守,幸好閬中城三面環水,宋朝軍隊想攻克閬中也只能從一個方向進攻,使周坤也輕松了不少。

    而此時的徐澤等人則是滿面的烏云,默默的看著面前的地圖,地圖上縱橫交錯,雙方的勢力清晰的顯示在上面,徐澤嘆了一口氣道:“諸位將軍有什么好的建議嗎?都說說看。”

    眾人皆朝岳軍望來,自岳軍單獨領軍以來,所向披靡,雖然四川境內沒有多少的兵力,但他行軍的速度之快,攻城速度之快在整個軍中排在眾人之首,更何況他是徐澤親點的大將,平時徐澤也有意識的培養自己的小舅子,在一般的軍議中,也提了不少的好的建議,上次的火燒鷹溝峽更是一鳴沖天,讓眾人刮目相看,可以說是宋軍自岳海、郭靖、龍傲之后的又一位統帥之選。

    岳軍望了面前的地圖一眼,皺著眉頭道:“末將認為雖然閬中城的兵力連我軍的一半都沒有,但仍然不好攻克,閬中城四面環山,三面環水,易守難攻,雖然眼下周坤放棄了四面高山上的七座關隘,把兵力收縮在閬中城,但仍然是個大麻煩,其城三面環水,使我大軍不容易展開,也同樣使我軍只能從南面這個稍微寬闊的地帶進行進攻,而周坤只需在其他三門布置很少的人馬,而在南門布置重兵,雖然我軍的十萬人馬也是精兵,就算攻下了閬中城,也傷亡不小。”

    徐澤點了點頭道:“岳將軍可又什么計策?”

    岳軍搖了搖頭道:“臣愚昧,臣沒有。”

    “其他的將軍也說說看?”徐澤滿懷希望的掃了眾人一眼,但可惜的是眾人頭都低了下來,顯然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徐澤嘆了口氣道:“那就強攻吧!”

    強攻對于徐澤來說,或者對整個軍事界的將領來說,都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強攻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甚至有可能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都有可能,不論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是徐澤所想要的,但這閬中三面臨水,四面環山,易守難攻,守將周困也非常的識相,知道自己的兵力不足,于是老老實實的收縮防線,窩在城里,依靠堅固的城防與有利的地理位置來對付徐澤,對于這樣的將領是最可怕的,也是最難纏的。饒是徐澤這種人也皺眉不已。

    次日,閬中城下烽煙四起,宋軍的各種攻城器材也紛紛到位,云梯、火車、折疊橋、炮車、尖頭木驢等攻城利器都擺放在合適的位置,攻城戰是由岳軍與牛義指揮的,數千宋軍弓箭手首先發動了進攻的號角,無數的箭枝象飛蝗一樣,朝城頭射去,烏云遮住了烈日,只聽得絲絲利嘯朝城上得靶子射去,那些躲閃不及得士兵眨眼間就被射成了刺猬。

    而此時早已準備好的宋軍的折疊橋飛快的朝前開去,搭在護城河上,頓時一馬平川,無數的士兵也乘機舉起云梯,通過折疊橋,飛快的扶上了云梯,眾校尉也不段的催促著手下的士兵爬上云梯,朝城頭殺去。

    而四川高地眾多,加上周昆也是精于韜略,這個小小的攻防戰當然不在話下,當下,冷靜的指揮著士兵反抗,擂石、滾木和滾燙的熱油也紛紛象正在攻城的宋軍打來,不一會兒,就使宋軍死傷無數,第一輪攻防戰就在宋軍的敗退中結束了,雙方死傷慘重。

    在后面督戰的徐澤眉頭緊皺,何時他打過這樣的戰爭的,自從經歷戰爭以來,哪一次不是以計勝之,已較少的代價來換取最大的勝利,襄陽攻防戰、合州之戰、火燒鷹溝峽也不存經過這樣的殘酷的戰爭,讓這個從二十一世紀來的假皇帝心里極其別扭,當下對旁邊的東方英道:“鳴金收兵,不能這么消耗。”東方英聞言也點了點頭,很快的戰場上響起了一陣鳴金聲,宋軍很快的退了下來。

    徐澤看著死傷慘重的宋軍,臉上陰云密布,就象快要下雨的老天一樣。當下右手一揮,手中的長鞭狠狠的抽在胯下的坐騎上,那駿馬一驚,飛快的跑了起來,岳軍等人見狀生怕徐澤有什么閃失,連忙跟了上去。

    蟠龍山上,徐澤面色鐵青的看著山下的閬中城,象一個巨獸一樣擋在宋軍前進的道路上,不斷的吞噬著宋軍的生命。

    “哎,要是把襄陽城上的大炮運來該有多好,就是一尊大炮也是好的,四座高山隨便哪一座,只要占領這個制高點,還怕這個小城不成?”徐澤嘆息道。

    “要是我們能飛進去,那周昆哪里能防的到我們,可惜我們不能飛。”牛義在一旁嘟囔道。

    “飛?”徐澤腦海里猛的閃過一道亮光。在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國時,面對堅固的花剌子模都城撒麻爾罕城,數萬的蒙古士兵束手無策,而這個時候,黃蓉借西毒歐陽鋒的經歷,命部屬割破帳篷,制成一頂頂圓傘,下系堅牢革索,扎了數萬的風箏,借助禿木峰的高度,帶領了數萬軍中好手,從禿木峰一直飛入撒麻爾罕城,一舉攻下了這個草原上的堅城,從而為蒙古西征立下了不朽的功勞。如今的這蟠龍山沒有禿木峰的高度,也沒有呼嘯的北風,但它離城池較近,只要稍微有點風力,就可以飛進城去。如何不讓徐澤高興。當下微笑的拍了拍牛義的肩膀道:“如果能一舉攻克閬中城,牛將軍當居首功。”說完哈哈大笑而去,僅留下莫名其妙的牛義。

    深夜,宋軍大營里燈火通明,忙碌不已,而宋軍大帳里再次傳來徐澤那自信的笑容與眾將的歡聲笑語,徐澤笑道:“大概郭將軍與黃幫主也沒有想到,他們當年在蒙古西征當中用過的計策會被朕借來用一用,真是想不到啊!”岳軍等人哈哈大笑起來。

    “明日,岳將軍與牛將軍繼續攻城,攻城的規模可以弄的大一點,全軍分成四部分,一部分繼續扎風箏,另外三部分按照三個梯次攻城,每次攻城到了護城河就可以退回來,以達到拖跨敵軍的目的,三天后的傍晚正式攻城,全軍分為兩部分,朕親帥一軍沿蟠龍山而下,地面上的進攻就交給岳軍了。帶朕打開城門,你等就乘勢殺進去。”又看到岳軍準備開口說話,連忙擺手道:“你認為你的武功比朕還高嗎?”笑話,論武功誰還能和徐澤這個變態的相比較。岳軍也識相的搖了搖頭。

    次日,宋軍戰鼓聲驚天動地,響徹云霄,數萬士兵朝閬中城攻去,城上的蒙古士兵早已被宋軍的氣勢所驚醒,周昆連忙令人做好準備,弓箭手也一一就位,等待著宋軍的到來,準備給予迎頭痛擊,哪知宋軍攻到了護城河就撤了回去,如此幾個來回,弄的蒙古士兵精神極度緊張,疲憊不堪,周昆也漸漸明白了徐澤的計策,但也沒有絲毫的辦法,誰讓他兵少呢!只得吩咐士兵加強防守。然后令人飛馬報到成都,派兵來援。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