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回 襄陽大戰 (五)

    且說雙方在襄陽城下大戰了近一整天,死傷無數,宋朝方面雖然有龍傲的五萬大軍襄助,但到底是蒙古方面數量眾多,而龍傲的援軍大多已經是疲憊不堪,相對而言,蒙古有著巨大的優勢,但孛羅也深深的明白,就算消滅了眼前的十幾萬宋軍之后,蒙古大軍也無力攻城了。

    正當孛羅正在得意時,忽聽得遠處一聲清嘶鼓風而至,霎時間似乎將那千軍萬馬的廝殺一齊淹沒。連忙轉首望去,而宋軍二十八星宿大陣中的黃蓉也抬頭望去,只見西北方的蒙古兵翻翻滾滾,不住向兩旁散開,兩個人在刀山槍林中急驅而前,猶如大船破浪沖波而行。在那兩人之前卻是一頭大鳥,雙翅展開,激起一陣狂風,將射來的弩箭紛紛撥落。這頭大鳥猛鷙悍惡,凌厲無倫。

    黃蓉大喜,凝目望那兩人時,但見左首一人青冠黃衫,正是楊過;右首那人白衣飄飄,卻是個美貌女子。只見兩人隨在神雕身后,舞動著手中的寶劍,青芒閃動,劍氣橫空,居然也能達到三尺左右,揮動之間就有數名蒙古士兵砍成了兩節;白光閃過,周圍的士兵紛紛躲避,威勢雖然不如青色寒光,但揮動之間,卻隱含著點點寒光,然后就是一片慘叫聲,蒙古士兵皆是潰爛而死,顯然是中了巨毒。兩團寒光保護著中間的巨雕,而巨雕也同樣策應著兩人,巨翅揮動之間,蒙古弓箭手射來的利箭紛紛射回,導致這些弓箭手死傷慘重。兩人一雕飛快的朝宋軍沖來,所到之處,蒙古士兵皆紛紛倒斃,一時氣勢大甚。

    黃蓉見狀大喜,失聲叫道:“是過兒。”旁邊的郭靖也大喜,黃藥師大喊道:“楊兄弟,擒賊先擒王。”

    戰場中的楊過如何不明白這個道理,當下隨手斬殺了數名蒙古騎兵,與陸無雙打過招呼,在戰場上將一匹匹健馬牽過,前四匹,后四匹,排成兩列,跟著躍上馬背,單手提著八根韁繩,大聲呼喝,向敵軍刀陣中沖了進去。

    宋時戰陣之中,原有連環馬一法,當年雙鞭呼延灼攻打水泊梁山,即曾以連環馬陣法取勝。楊過將這八匹馬連成二列,宛然是個小小的連環馬之陣。只是八匹馬雜湊而成,未加訓練,奔動之際或東或西,不成行列,全仗楊過袖力提韁,將八匹馬制得服服帖帖,三十二只鐵蹄翻飛,擊土揚塵,疾馳而前。楊過施展輕身功夫,在八匹馬背上往復跳躍。蒙古軍那里見過這等神奇的騎術?驚奇之間,八匹馬已沖入陣中。楊過衣袖一卷,搶過一面大旗,豎起在馬鞍之上。

    蒙古兵將大聲呼喝,上前阻擋,楊過揮旗橫掃,將三名將官打下馬來。猛的心念又是一動,取出火摺一晃,將旗子點燃了,然后縱聲大呼,揮動火旗,朝蒙古中軍撲來。火旗舞動開來,聲勢大是驚人,猶如血也似的火云,在半空中飛舞來去,蒙古兵將只要給帶上了,無不燒得焦頭爛額,當此情勢,蒙古兵將雖然勇悍,卻也不能不退。孛羅親兵見楊過來得勢頭猛惡,早在兩個百人隊沖上阻擋。楊過左臂一揮,長袖帶動地上的一枝長矛飛擲出去,洞穿一名百夫長的鐵甲,貫胸而過。他又是順手從掃過,地上的一支利箭朝前射去,又是一名百夫長墜落在地。蒙古親兵一陣驚亂,楊過已突陣而過。眾親兵大驚,挺刀舉戟,紛紛上前截攔。楊過長袖揮動之下,地上的不論是矛、刀、箭等等,紛紛朝蒙古士兵射去,當者立斃。

    他雙臂的神功系從數年來山洪海潮之中練成,這長矛等武器飛擲之勢,便是巖石也能***,何況常人血肉之軀?他每一枝長矛都是對準了頂盔貫甲的將軍發出,頃刻間擲出了十余根枝長矛或利箭、刀槍等物,殺了一十七名蒙古猛將。

    這一下突襲,當真如迅雷不及掩耳,蒙古大軍在孛羅屯軍也還有數萬眾,但楊過奔馬而前,便如摧枯拉朽般破堅直入,一口氣沖到了孛羅的馬前。

    孛羅的扈駕親兵舍命上前抵擋。執戟甲士橫沖直撞的過來,遮在孛羅身前,而脫脫卻朝后縮了縮。楊過眼見蒙古丞相臉有驚惶之色,拉過馬頭正要退走,楊過一聲長嘯,雙腳踏上馬鞍,跟著在馬鞍上一點,和身躍起,直撲而前。十余名親兵將校挺立槍急刺,楊過在半空中提一口真氣,一個筋斗,從十余枝長槍上翻了過去。

    孛羅見勢頭不好,一提馬韁,縱騎急馳。他胯下這匹坐騎乃是蒙古萬中選一的良駒,龍背鳥頸,骨挺筋健,嘶吼似雷,奔馳若風,名為“飛云騅”和郭靖當年的“汗血寶馬”不相上下。此刻鞍上負了孛羅,四蹄翻飛,徑向空曠處疾馳。楊過展開輕功,在后追去。蒙古軍數百騎又在楊過身后急趕。

    兩軍見了這等情勢,城上城下登時都忘了交戰,萬目齊注,同聲吶喊。

    楊過見孛羅單騎逃遁,心下大喜,暗想你跑得再快,也要教我趕上了。那知道這“飛云騅”是非同小可,后蹄只在地下微微一撐,便躥出了數丈。楊過提氣急追,反而和孛羅越來越遠了。他彎腰在地下拾起一根長矛,奮力往孛羅背心擲去。

    眼見那長矛猶似流星趕月般飛去,兩軍瞧得真切,人人目瞪口呆,忘了呼吸。只見那飛云騅猛地里向前一沖,長矛距孛羅背心約有尺許,力盡墜地。宋軍大叫:“啊喲!”蒙古軍齊呼:“萬歲!”

    這時郭靖、黃藥師、黃蓉、周伯通、一燈等相距均遠,只有空自焦急,卻那里使得出一分力氣去助楊過?蒙古兵將千千萬萬,也只有吶喊助威,枉有盡忠效死之心,又怎趕得上飛云騅的腳力?

    孛羅在馬背上回頭一望,見將楊過越拋越遠,心下放寬,縱馬向西首一個萬人隊馳去。那萬人隊齊聲發喊,迎了上來,只要兩下里一會合,楊過本領再高,也傷不著大汗了。

    楊過眼見功敗垂成,好生沮喪,突然間心念一動:“長矛大重難以及遠,何不用石子?”拾起兩旁枚石子,運功擲了出去。但聽得嗤嗤聲響,兩粒石子都擊在飛云騅的臀上。那馬吃痛,一聲長嘶,前足提起,人立起來。

    孛羅雖貴為有史以來最大帝國的丞相,但自幼弓馬嫻熟,曾跟隨成吉思汗、親王拖雷、忽必烈等數次出征,于拔都西征歐洲之役中,他更建立殊勛,畢生長于馬背之上、刀槍之中,這時變出非常,卻并不慌亂,挽雕弓、搭長箭,雙腿緊緊夾住馬腹,回身向楊過便是一箭。

    楊過低頭避過,飛步搶上,左手早已拾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右手卻從背上抽去一柄黑幽幽的鐵劍,揮舞之間帶動嘶嘶輕嘯,猛的聽到一聲脆響,右手的大劍,帶著左手的石頭呼的一聲擲出,正中孛羅后心。楊過這一擲勁力何等剛猛,慣性之下孛羅筋折骨斷,倒撞下馬,登時斃命。

    蒙古兵將見主帥落馬,無不驚惶,四面八方搶了過來。黃藥師大呼號令,乘勢沖殺,城內宋軍開城殺出。郭靖、黃藥師、黃蓉等發動二十八宿大陣,來回沖擊。蒙古軍軍心已亂,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一路上拋旗投槍,潰不成軍,紛紛向北奔逃。

    郭靖等直追出三十余里,眼見蒙古兵退勢不止,一直追到深夜,追到南陽城下,而郭靖等見士卒已經疲憊不堪,而南陽城急切不可攻下,放凱旋而回。

    自蒙古和宋軍交鋒以來,從未有如此大敗,四十萬士卒北歸者不足十萬之眾,死傷約有二十萬之眾,宋軍俘虜也有數萬之眾。但宋軍的死亡人數也同樣令人心驚,三方人馬剩下的不足六萬之眾,岳海的騎兵不足八千之數,讓他心痛不已,而且剩下的各個帶傷,幸虧也繳獲了不少戰馬,重新組建一支騎兵也不是難事。

    郭靖領軍回到襄陽城邊,張貴等人率領親兵將校,大吹大擂,列隊在城外相迎。眾百姓也擁在城外,陳列酒漿香燭,羅拜慰勞。

    郭靖攜著楊過之手,拿起百姓呈上來的一杯美酒,轉敬楊過,說道:“過兒,你今日立此大功,天下揚名固不待言,合城軍民,無不重感恩德。”

    楊過心中感動,有一句話藏在心中數年始終未說,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朗聲說道:“郭伯伯,小侄幼時若非蒙你撫養教誨,焉能得有今日?沒有大哥的教導也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郭靖拍拍他的肩膀道:“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啊!”

    他二人自來萬事心照,不說銘恩感德之言,此時對飲三杯,兩位當世大俠傾吐肺腑,只覺人生而當此境,復有何求?

    二人攜手入城,但聽得軍民夾道歡呼,聲若轟雷。楊過忽然想起:“數年之前,大哥與郭伯伯也這般攜著我的手,送我上終南山重陽宮去投師學藝。他們對我一片至誠,從沒半分差異。可是我狂妄胡鬧,叛師反教,闖下了多大的禍事!若非大哥與郭伯伯教導,哪有今天各他攜手入天的一日?”想到此處,不由得汗流浹背,暗自心驚。

    襄陽城中家家懸彩,戶戶騰歡。雖有父兄子弟在這一役中陣亡的,但軍勝城完,悲戚之念也不免稍減。

    這晚郭府中大張祝捷之宴,眾人推讓良久,終于推一燈大師為首席,其次是周伯通、黃藥師、郭靖、黃蓉,這才是楊過、陸無雙以及公孫綠萼、耶律齊等人。

    酒過數巡,城中官員、大將、士紳紛紛過來向郭靖、楊過敬酒,極口贊譽群俠功略豐偉,武藝過人。

    好半響,大廳才靜了下來,郭靖站起身來,嘆道:“今我等挫敗了,蒙古韃子的陰謀,但陛下西征四川,被困于巴郡城下已半月有余,糧草早已用完,我等還是快速的支援才好。”眾人聞言,臉上皆露出愁苦之色。

    楊過站起身來笑道:“郭伯伯,陛下英明神武,豈是一個巴郡所困的,侄兒就是從蜀中而來,十天前在樂至碰上了陛下的大軍。”當下把徐澤設計火燒了鷹溝峽的事情說了一遍,眾人皆驚喜不已,皆感嘆徐澤用兵如神。

    是晚群雄直飲至深夜,大醉而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