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回 襄陽大戰 (三)

    豎日清晨,宋軍士兵飽食后,數萬精兵列陣于校場之上,黃藥師從郭靖手中接過帥印,高舉在手中,走上點將臺,眾將皆分列左右,左邊計有郭靖、黃蓉、程英、耶律齊、耶律燕、武敦儒兄弟、完顏萍、魯有腳郭芙等人,右邊計有一燈大師、老頑童、瑛姑、武三通、泗水漁隱、李志常,張貴等人。黃藥師冷冷的掃了眾人一眼,道:“今日老夫代郭將軍暫掌兵權,印信在此,從命者賞,違命者斬。昔日里云臺二十八將上應天象,輔佐漢光武中興,咱們這二十八宿大陣雖然比不得漢光武的聲勢,但抗敵御侮、守土衛國,卻也是堂堂之旗,正正之師。諸君各聽主將號令,今日與蒙古韃子決一死戰。上報君王,下按黎民,不得有誤。”眾人皆齊聲應允,聲音如雷。

    黃藥師微笑道:“郭靖,中央黃陵屬土,你帶領一萬兵馬,打黃旗,直入中軍,不在殺敵多少,主要是打亂敵人的部署。”郭靖連忙接過令箭,站在一旁。

    “南方丹陵屬火,勞煩一燈大師領隊,領兵一萬,打紅旗,此路兵中三千人衛護主將,其余七千人編為七隊,分由武三通、泗水漁隱、武敦儒、武修文兄弟、耶律燕、完顏萍、藍玉大俠等七人統率。上應朱雀七宿,是為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水蛇、軫火蚓七星。”

    “北方玄陵屬水,由黃蓉統軍,領兵一萬。打黑旗,此路兵中三千人護衛主將,其余七千人編為七隊,分由耶律齊、梁長老、郭芙及丐幫諸長老、諸弟子統率。上應玄武七宿,是為斗木獬、牛金羊、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犭俞)七星。”

    “東方青陵屬木,此路兵由老夫親自統軍,也是統兵一萬。打青旗。我門下就程英在此,等會就從英雄大會中抽調六人,東路兵也分八隊,一路護衛主將,其余七路上應青龍七宿,是為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月狐、心日兔、尾火虎、箕水豹七星。”

    “西路金陵,屬金,老頑童領軍一萬,打藍旗,瑛姑統率統軍三千,衛護主將,其余七隊由李志常等全真教第三代弟子分領,上應白虎七宿,是為奎木狼、婁金狗、胃土熊、昂日雞、畢月鳥、觜火猴、參水猿七星。”

    黃藥師一一點過將后,令人打開兵庫,分發器械等物,然后只見令旗一揮,八萬將士在郭靖等人的帶領下分列東南西北中五路站好,端的氣勢威武,真乃精兵也,可見兩年來郭靖在這方面下了不少工夫,黃藥師也贊賞的點了點頭。

    “眾將士,蒙古韃子奪我江山,殺我兄弟姐妹,孰可忍孰不可忍,我等皆乃大宋子民,當報效疆場,為國立功,光耀門楣。軍報聞,陛下已經占領了四川大部分,四川行軍總管也被陛下神功所斃,陛下正看著他的將士門奮勇殺敵,建立萬世之功業。”論起內功來,當今五絕可不是吹的,偌大的校場傳的清清楚楚,郭靖等人吃驚的望著黃藥師,沒想到這個老家伙連自己人也騙,皇帝明明被困在四川,糧草都快要沒了,還說一路高奏凱歌呢!不過,眨眼間,就轉了過來,只聽偌大的校場上“陛下威武”、“陛下萬歲”震天響了起來,士氣明顯大震,郭靖不得不佩服黃藥師起來,姜還是老的辣啊。看看,一番謊話居然能起到這樣的效果。

    “眾將士,隨我殺。”黃藥師抽出佩劍,指向天空,大聲吼道。

    “殺”“殺”“殺”。殺聲震天,連城外的蒙古大軍也被驚了起來。大戰一觸即發。

    隨著襄陽城上的大炮冒起隆隆的響聲,城門的也緩緩開啟。接著就見五色旗幟從城內走了出來,郭靖等人也紛紛按照各自的方位站好。

    宋軍偌大的動靜早就有人報到蒙古大營,孛羅站在了望臺上,看著對面的二十八星宿大陣,心中冒起一絲寒意。只見一聲炮響,有四桿青幡招展,幡下一員老將按震宮方位;青袍戰馬盡穿青,步將層層列馬兵, 手挽擋牌人似虎,短劍長槍若鐵城。 二聲炮響,四桿紅幡招展,幡腳下立一和尚,按離宮方位:紅袍戰馬絳錫杖,收陣銅鑼帶角鳴,將士雄赳跨戰騎,彎弓利箭列行營。三聲炮響,四桿素藍幡招展,幡腳下有一老頑童,按兌宮方位,藍袍駿馬爛銀盔,寶劍昆吾耀日輝,火焰槍同金裝锏,大刀猶似白龍飛,四聲炮響,四桿皁蓋幡招展,幡腳下立一女將,按坎宮方位,黑色盔甲戰羅袍,斬將飛翎箭更豪,棍有丐幫打狗至寶,虎頭槍配雁翎刀。五聲炮響,四桿杏黃幡招展,幡腳下一員戰將,按戊己宮方位:金盔金甲杏黃幡,將坐中央守一元,殺氣騰騰籠戰騎,沖鋒銳卒候轅門。五隊人馬隱按天象列陣,陣中殺氣直沖斗牛,直入云霄,端的見此陣之利。

    孛羅見狀,心中嘆了口氣,作為主帥的他當然知道,此戰的重要性,更知道今日將是兩軍決戰之日,勝則直取襄陽,敗則蒙古至少十年內不敢南侵,但又不敢不戰,四十萬大軍的一日損耗,簡直是個天文數字,元朝剛剛擊敗阿里不哥,按照道理應該是養精蓄銳,休養生息,但又不得不進行這場戰爭,而宋朝這次沒有據堅城防守,而是因為他們的皇帝不能再等了,一場大規模的撕殺就要進行了。雖然蒙古大軍在人數上戰有著巨大的優勢,以四十萬的兵力去對付八萬的精兵,看上去是穩操勝券了,但眼前的大陣不時的壓在孛羅的心頭,對于南朝人的陣法,蒙古大軍從來就放在心上,當年成吉思汗西征時,郭靖用兵如神,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整個西路大軍所建立的無數功勞,可以說這陣法有著很大的功勞,所以自那以后,蒙古的將軍們對漢人打仗有著很深的研究,他們的陣法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抵抗蒙古精銳的騎兵,甚至可以消滅騎兵,這一切不由的不讓孛羅認真思考。

    “丞相,出兵吧!”脫脫在旁邊催促道。

    孛羅眼里閃過一絲殺機,怒喝道:“點齊大營中所有騎兵,給本相列成一字長蛇陣,緩緩的朝宋軍大陣正面壓去,用快速的沖擊力,摧毀面前的一切,其他的各軍分成兩路,牽制宋軍兩翼,三路人馬合力消滅對面的宋軍。他想分散我軍,但實力證明一切,雖然我不知道你大陣的名堂,但我一力降十會。依靠我軍的優勢來抵抗我們的弱勢。”

    號角聲大起,隨著蒙古大營營門大開,無數黑色的洪流朝宋軍沖來,馬蹄聲震的大地直顫抖,聲勢極其浩大,黃藥師嘴角露出一絲譏笑,暗思道:“到底是蠻夷,如何能理解我華夏陣法的精髓。焉有不敗之理。”當下揮動手中的令旗。霎時間,偌大的二十八星宿大陣動了起來。見東路軍一千兵手執盾牌,沖前擋箭,其余九千人手執長槍,邁著沉穩的步伐,毫不猶豫的迎向蒙古騎兵,隨著蒙古大軍的接近,一千盾牌兵也隱身于大軍之中,丟下盾牌,取過背后的彎弓,毫不猶豫的射向蒙古騎兵,而更多的騎兵撞上了,前面的刀槍陣,死傷無數;西路軍以全真教為主力,群道素來熟悉天罡北斗陣法,只見長劍如雪,七人一堆,四十九人一群,左穿右插,蜂擁卷來,蒙古兵將看得眼也花了,只得放箭阻擋,那些普通士兵那里能抵擋這些高手的阻攔,老頑童的空明拳隨手一拳,必有一人倒下,瑛姑手中的鋼針不斷的射向蒙古士兵,不斷的有士兵丟下馬來,不是被馬給踐踏身亡,就是被全真教眾給斬殺。而北方眾軍發喊,卻是黃蓉領著丐幫弟子,拖著一架架水龍,將毒汁往蒙古兵身上射去。想那丐幫眾人皆是玩蛇的祖宗,這些毒汁莫不是來自那深山巨毒之物,端的厲害,那毒汁濺身,登時疼痛不堪,少刻便即起泡腐爛,蒙古軍抵擋不住,向南敗退。南方煙霧沖天,乃是一燈大師率領一萬人施行火攻,硫磺硝石之屬一陣陣從噴火鐵筒中噴出。不一會兒,整個戰場就是一片焦臭之氣,想是那些馬匹與士兵都給燒死了。蒙古軍見勢不對,當即敗至中央。郭靖領軍一萬騎兵,隨后緩緩而上,見蒙古軍亂,當即揮軍而前,朝蒙古中軍沖來。

    孛羅大驚,手中的令旗不斷的揮動,馬上就有一個萬人隊迎了上去,抵住郭靖的騎兵。黃藥師見狀,不由的嘆了口氣,蒙古士兵太多了,雖然二十八星宿大陣威力無比,但到底是眾人初次習練,尚有許多不足之處,加上蒙古士兵眾多,是宋軍的四倍之多。雖然現在宋軍占有優勢,但要不了多長時間,等眾人力竭之時,蒙古大軍齊至,肯定會落在下風。想那孛羅也不是傻子,肯定也能看出來。

    果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正午時分,孛羅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顯,宋軍的二十八星宿大陣雖然還在堅持,但運轉起來已經沒有剛開始那樣靈活了,眾軍士步伐之間混亂了不少,宋軍的人數還是少了,體質上與餐餐吃牛羊肉的蒙古士兵還是差了不少。看來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孛羅臉上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當下又揮了揮手中的令旗。只見左右又沖出了兩個萬人隊朝大陣撲去。

    不一會兒,已經呈現不支的宋軍更加的岌岌可危。在中間指揮的黃藥師仰天長嘆,正準備揮動手中的令旗回守時,猛得聽到大地再次顫抖起來,然后就是宋軍的齊聲高呼,黃藥師抬眼看去,只見一桿大旗又朝兩軍陣地殺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