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回 襄陽大戰(一)

    “陛下,現在襄陽被圍,末將以為該回軍支援。”岳軍臉色凝重的說道。

    徐澤淡淡的望著眾人一眼,道:“怎么,你們都是這么看的?”

    “陛下,臣不這么認為。”慕容天星緊張的看了徐澤一眼,自從見徐澤冷淡慕容影后,經過慕容影的一番推測,他也知道徐澤非常的不信任姐弟兩人,這次帶自己出征也是防止慕容家族有什么陰謀,而自己也不得不小心從事,萬事都不強出頭,而這次不同,在他看來,此時撤軍不但是枉費心機,最重要的是會失去收復四川、云南的大好時機,而這個時機一旦失去,恐怕以后很難找到,雖然不知道徐澤的心思,但既然身為人臣,就必須為主上考慮,所以不得不說出自己的看法。

    “慕容愛卿,你且說說看。”徐澤鼓勵的看了他一眼。

    慕容天星見狀,道:“其實襄陽城并非如我們想象中那么艱苦,雖然蒙古大軍有三十萬人,但襄陽城高池深,郭將軍兩年來對襄陽的防務下了不少的決心,而且郭將軍又曾在蒙古軍中效力過,想他對付蒙古大軍也是一個優勢;其二,岳王爺和軍機處大臣肯定也知道襄陽的情況,而襄陽的重要性使軍機處的各位大臣不可能不救的;其三,陛下先前之所以處在進退兩難之中,歸根結底還是糧草問題,先前就算襄陽沒有攻破,荊襄未失,但短時間的圍困還是不可避免的,而我軍糧草就會不濟,糧草不濟就會導致軍心潰散,再加上面前的巴郡易守難攻,導致我等前有狼而后有虎,現在則不同,巴郡乃是蒙古大軍入侵我大宋的三大后勤基地,里面糧草足夠支撐我十萬大軍一年所用,而襄陽不失,荊襄就不會丟失,這樣我等就不會有后顧之憂,安心作戰。”

    徐澤贊賞的點了點頭道:“慕容愛卿說的有道理,先不說這是朕御駕親征,目的尚未達到怎可倉促退兵呢?這最重要的是現在四川境內的主力已被殲滅,剩下的成不了什么氣候了,此時不乘機收回失地,豈不可惜?一旦退回,他日蒙古大軍轉土重來,我等哪里還有那樣的機會呢?朕決定繼續進兵,慕容天星傳旨王堅來守巴郡。”

    “臣遵旨。”

    “東方英,看看城里面哪些富豪劣紳與蒙古勾結的,沒收其錢糧、土地等收歸國有,土地必須國有。記住,是那些老百姓反映比較大的,那些與老百姓做過不少好事的,就不要惹了,等日后朝廷派來的官員處理。”

    “臣領命。”

    “休整三日,兵分兩路,岳軍、牛義領兵五萬,渡赤水,沿普州、資州、龍水,到隆州,朕率領余下兵馬,渡赤水,由安岳、樂至、資陽、貴平一線出發,然后在隆州會合,現在四川兵馬已經沒多少了,加上還要鎮守各地,每個城池守軍大的只有萬人,小的也只有數千不等,不論哪一條道,都比較容易,等他們回過神來,我們已經到隆州了,離成都沒有多少路程了,忽必烈大概做夢也想不到,他的一番陰謀詭計反倒成就了我們的目的,要不是他的計劃,恐怕我們此時還在巴郡城下罵街呢!”眾人聞言皆哈哈大笑起來。

    “這次朕能收復四川,忽必烈居功至偉啊,依朕看回頭賞他點什么。”徐澤笑道:“不過,你們可別辜負了忽必烈王爺的期望,去辦事吧!”眾人皆滿臉憋著笑容的大聲應道。

    而此時的襄陽城下,號角聲此起彼落,遠遠望去,旌旗招展,劍戟如林,馬匹奔馳來去,襄陽城便如裹在一片塵沙之中,無數的蒙古鐵騎圍著襄陽城奔跑著,襄陽城已經被圍的象鐵桶一樣,大元丞相為了解決四川境況,達到忽必烈制定的目標,不顧傷亡危險,日夜命令蒙古大軍攻打,蒙古大軍的射術給了襄陽守軍致命的打擊,而襄陽城上的火炮,不時的發出震耳欲聾的射擊聲,強大的火力也在戰爭的初期給了蒙古大軍很大的損失,雖然蒙古大軍此次南下也帶有一批火炮,但與宋軍的相比,卻是遠遠不如的,但丞相孛羅是何人,很快的發現到宋軍大炮的弱點,大炮是射的遠,但它的覆蓋范圍比較小,于是命令蒙古士兵分散前進,到了城下才進攻,這樣一來,襄陽城上的大炮的威力就減小了許多,加上蒙古大軍人數眾多,統帥謀略甚高,若非襄陽城堅固無比,城內守將指揮若定,江湖上眾豪杰襄助,襄陽城早就處在風雨飄搖之中,但盡管如此,郭靖等人也是整天的眉頭緊皺,襄陽守住的這是肯定的,城內糧草充足,西征的糧草都是由襄陽轉運的,而且城內青壯眾多,就是十余萬大軍全部陣亡了,也不怕沒有兵員,但皇帝是不等人的,萬一西征大軍失利,那可不是一件小事了。短時間內打敗城外的蒙古大軍成了眾人的唯一選擇。

    郭府大廳內,黃藥師、郭靖、黃蓉、老頑童以及他旁邊的一位白發紅顏的婦人,還有江湖上的幾個有名的武林人士坐在一起,臉上都是眉頭緊鎖,顯然都是被這個問題給難住了。

    突然,武敦儒闖了進來,大聲道:“師傅,韃子又在攻城了。”眾人聞言大驚,沒想到蒙古大軍居然如此瘋狂,郭靖等人連忙騎著大馬,朝城樓飛奔而去。

    眾人登城望去,果見蒙古兵漫山遍野,不見盡頭。蒙古大軍也曾數次圍攻襄陽,但軍容之盛,兵力之強,卻以這次為最。幸好郭靖久在蒙古軍中,熟知蒙古兵攻城的諸般方略,早已有備,不論敵軍如何用弓箭、用火器、用壘石、用云梯攻城,守城的宋兵居高臨下,一一破解。而且還重傷了無數的敵兵。忽聽到城下蒙古兵齊呼,呼聲自遠而近,如潮水涌至,到后來十余萬人齊聲高呼,真如同天崩地裂一般。但見一桿大旗高高舉起,在許多鐵騎擁衛朝襄陽城逼來,原來是大元丞相孛羅親自督戰。

    而蒙古官兵見主帥親臨前線,士氣大振,無不高聲歡呼,只見紅旗招動,城下隊伍分向左右,兩個萬人隊沖上來急攻城門。這是忽必烈的扈駕親兵,最是神銳之師,又是迄今從未出動過的生力軍,這次出征,忽必烈也讓孛羅帶了過來,可見忽必烈對襄陽的重視程度,也從這里看的出來,他對徐澤的忌憚之深,好不容易逮住一個機會,就必須讓徐澤困死蜀中,借此消滅這個強敵,此時只見數百架云梯紛紛豎立,蒙古兵將便如螞蟻般向城頭爬來。

    郭靖攘臂大呼:“兄弟們,今日叫韃子親眼瞧瞧咱們大宋好男兒的身手!”他這一聲呼喝中氣充沛,萬眾吶喊喧嚷之中,仍是人人聽得清楚。城頭上宋兵戰了一日,已然疲累不堪,忽聽得郭靖這么呼叫,登時精神大振,均想:“韃子欺侮得咱們久了,這時須教他們知道咱們的厲害!”當下各人出力死戰不提。

    但見蒙古兵的尸體在城下漸漸堆高,后續隊伍仍如怒濤狂涌,踐踏著尸體攻城。孛羅左右的傳令官騎著快馬奔馳來去,調兵向前。暮色蒼茫之中,城內城外點起了萬千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晝。好半響才鳴金收兵,郭靖等人才松了一口氣。

    夜幕下,郭府***通明,眾人也坐在商議明日的作戰計劃,黃蓉突然咦了一聲道:“靖哥哥,你看今日蒙古大軍是不是有些奇怪啊?”眾人聞言紛紛把目光朝黃蓉望來,期望著這位女諸葛說出個所以原來,郭靖也一臉好奇的望著自己的妻子。

    黃蓉見狀,道:“今日蒙古大軍進攻次數之多,規模之大,時間之長,遠遠超過以前。”

    黃藥師聞言思索了半響道:“不是蓉兒提醒,老夫還真沒有注意到。”

    “那又什么?”老頑童大聲道:“許是孛羅急的發病了!”

    黃蓉眼睛一亮,笑道:“老頑童,沒想到你如此的聰明啊!”老頑童一聽哈哈大笑起來,卻被那白發紅顏的女子扯著耳朵揪了起來,惹的眾人一陣好笑。

    “蓉兒,你是怎么看的?說來讓大家聽聽。”郭靖微笑道。

    “靖哥哥,蒙古大軍的數量遠遠多于我軍,這幾日雖然傷亡慘重,但絲毫沒有傷到根本,他手中最起碼還有十余萬的蒙古騎兵未動。”黃蓉頓了頓又道:“其實孛羅根本不用這么強攻,只要死死的圍住襄陽就可以了,他的目的不是襄陽,而是陛下,只要襄陽的糧草一粒不流出去,他就成功了,陛下現在被擋在巴郡城下,巴郡易守難攻,城內兵精糧足,守將汪道涵深通謀略,有他在巴郡安如泰山,陛下想取的巴郡肯定會傷亡慘重,最后無力收回四川,但若陛下班師,汪道涵也回隨之東進,更何況陛下的糧草支撐不了幾日了,說的徹底點,蒙古的目的是要皇上,而次要的就是襄陽;蒙古丞相孛羅老持穩重,由他來實施這個計劃是再合適不過的了,看看他前幾日的進攻狀況就知道了,進攻雖然兇猛,但進攻的次數卻是不多,一般的到了日落西山肯定會收兵,今日卻不同,一天進攻的次數超過了前幾日的總和,而且規模之大令人難以想象,依照小妹的猜測,他的這番作為的目的已經不是圍困襄陽了,而是想得到襄陽。”

    郭靖不解道:“那是為何?”

    “朝廷的援軍來了,雖然規模不大,卻是騎兵。恐怕岳王爺來了。”黃蓉緩緩的說道。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