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回 火燒鷹溝峽

    清晨,大元朝的四川行軍總管汪道涵起的很早,作為一名武將,練武在他一生中都是不可缺少的,不論什么時候,更何況是汪道涵這樣的名將,當然知道練武的重要性,一日之計在于晨,汪道涵照常在府衙的小花園里練了起來,反正自己的任務是拖住宋朝大軍,把他阻止在四川境外,等待著丞相攻下襄陽后,包圍宋朝皇帝的軍隊。汪道涵想著日后的功名前程,不由的開心的笑了起來,然而此時的他并沒有想到這是他一生中度過的最后一個早晨了。

    “聶將軍,今日宋軍還在外面咒罵?”汪道涵悠閑的喝著從南方買來的新茶,一邊漫不經心的問著下首的聶小成。

    哪知聶小成眉頭緊皺道:“雖然對面宋軍大營戰鼓聲響個不停,但沒有見到一兵一卒的調動,更不見他們象以前那樣叫罵。”

    “哈哈。”也都大笑道:“大概是他們都罵累了,感覺這樣罵沒什么效果,所以也就沒罵了。”

    汪道涵聞言點了點頭道:“也都將軍有…”話還沒說完,汪道涵猛的臉色大變,緊張的問道:“聶將軍,你說宋軍大營內戰鼓聲敲個不停。”

    “正是。”

    “壞了,壞了,宋軍恐怕要溜。”汪道涵氣惱的拍著大腿說道。

    “不會吧!將軍。”也都張大著嘴巴說道:“以前可沒有哪個皇帝御駕親征就這樣虎頭虎尾的結束了?”聶小成聞言也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

    汪道涵聞言苦笑的搖了搖頭,道:“兩位將軍也許對本將多日不出戰有所不滿吧!其實這都是陛下所定的計策,本將也不過是遵令行事而已。”也都二人聞言如墜入云霧中,不知所以。

    “丞相孛羅大人已經帥大軍三十萬圍困襄陽,若攻下襄陽就可以兵壓四川,與本將里外夾擊,消滅南朝皇帝的十萬大軍,若攻不下襄陽,就將襄陽死死圍住,斷南朝皇帝的糧草,這樣也可以把他困死蜀中,眼下南朝皇帝的不同尋常的做法,大概是看破了陛下的布置了,想退回宋朝境內。”

    兩人聽了大驚,沒想到里面還有這一層,以前說兩人沒有說過汪道涵怯敵那是假話,現在聽來,汪道涵之所以不與宋軍決戰而是有著天大的目的,無論戰爭的勝負,戰果的大小,功勞的高低都不能與擒住一國皇帝相比較,更何況按照忽必烈的布置,這件事成功的機率很大,一旦成功所取的功勞足可以快慰平生了。

    “大帥,如今該如何是好?”也都聞言眼前有個天大的功勞,如何不想得到,上次他丟掉了合州,雖然忽必烈看他是蒙人也就沒有太多的追究,但是草原上漢子都是崇拜英雄的,就象如今宋朝的大將郭靖其勇武仍然為草原人所稱道,據傳聞郭靖棄蒙古而歸宋的時候,成吉思汗曾經大病一場,忽必烈時常感嘆若是能有郭靖襄助滅宋最起碼要提前十年,可見草原人對英雄的尊敬,這同樣也是華錚公主仍然獨守空閨的原因。現在也都丟了合州,雖然合州守將不是他,但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原責任的承擔者阿術已死,他不得不承擔別人的白眼了,眼下這個機會不但可以使他伸官發財,更重要的是能洗刷他懦夫的名聲,想他如何不急。

    汪道涵當然明白他的心思,但還是謹慎的說道:“我等先上城上看個清楚再說。”也都兩人也只得點了點頭。

    三人一塊上了城墻,朝不遠處的宋軍大營望去,果見對面的宋軍大營與平常有著很大的不同,戰鼓聲是響個不停,但卻沒有任何士兵的身影。

    汪道涵嘴角一陣冷笑,對旁邊的一名親兵道:“去,派個十人隊看看動靜。”那名親兵連忙領命而去。

    不一會兒就見巴郡城門大開,一小隊騎兵朝宋軍大營沖去,待到了大營不遠處,騎兵才緩緩的停了下來,好半響為首的十夫長才咬緊牙關沖了進去,然而這位十夫長并沒有見到成群結隊的宋軍,也同樣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有無數的箭雨迎接他,而是一只綿羊的凄涼的眼神,只見那只綿羊正無力的敲打著大鼓。

    十夫長見狀趕忙飛馬跑了回去,把情況說了一遍,汪道涵聞言滿臉紅光,怒道:“好一招懸羊擊鼓。”說完就拂袖而去,聶小成、也都兩人互相望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大帥,現在宋朝皇帝用懸羊擊鼓這一招逃了出去,現在我等該如何是好?”眼下功勞跑了,自己翻身的機會也就丟了,也都剛進府衙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暫時堅守巴郡。”汪道涵垂頭喪氣的說道。

    “不可,萬萬不可啊,大帥。”聶小成大聲阻止道:“照大帥剛才所說的那樣,陛下令丞相大人帥大軍三十萬攻打襄陽,想那襄陽城高池深,又有郭靖防守,想攻下襄陽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是萬萬不能的,如今兩軍正在城下交戰,萬一宋朝皇帝的十余萬兵馬從后翼殺出,則我大元三十萬將士將無以幸免,恐怕連丞相大人也要落入敵手,將軍要三思。”

    聶小成的一番話說的汪道涵是心驚肉跳,冷汗直流,要是真的是那樣的話,就算忽必烈在怎么寵信自己,自己就是救了忽必烈一百次也不能免去殺頭之罪。但是萬一要是追了,損失了兵馬也化不來。當下汪道涵陷入苦惱之中。

    也都見事情有了好轉,連忙出聲道:“大帥,眼下宋軍逃回宋境是肯定的了,他們要不回宋境就會斷糧草,還是一死,若他們再丟了襄陽,宋朝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與我大元相抗衡了,也許就憑我們與丞相大人的三十萬兵馬就可以滅了南朝,大人的英名也可以彪炳千古;但萬一我們不去追趕,宋軍退回宋境后,就如聶將軍所說的那樣,丞相大人危矣,到時大人也必會被陛下責備。”

    汪道涵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等能追的上嗎?”

    “大人放心,宋軍昨日還有人叫陣的,想必是昨晚退兵的,而宋軍的主要的騎兵都劃給了岳海統管,眼下雖然宋朝是御駕親征,騎兵卻沒有多少,頂多使之其一就不錯了,剩下的就是步足了,根據這兩日的觀察,宋朝皇帝十分愛惜士卒,想來也不會丟下剩下的士卒自己逃命吧!”聶小成解釋道。

    汪道涵聞言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就點齊兵馬,兩位將軍隨我出征,爭取把宋朝皇帝留在四川,這樣我等也可以建立蓋世功業。”

    隨著巴郡城門大開,汪道涵一馬當先沖了出去,尾隨其后的正是聶小成與也都,至于守城的將領,汪道涵隨便派了個漢人千夫長擔任,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大功勞不應該讓他一個人得到,任何人都想立功,尤其是這樣的大功勞。

    旌旗飄飄,徐澤領著大軍不緊不慢的行進著,旁邊的呼延豹不由的傻呵呵的笑著,東方英用佩服的眼光望著走在前面的身著黃金披掛的皇帝,腦海里不由的想起,昨晚徐澤的一番話,“諸位愛卿,岳軍所說的方法雖然不人道,但也是我等別無選擇的方法了,眼下襄陽被圍,雖然襄陽防守堅固,郭將軍深通韜略,打退蒙古軍隊不是問題,但要是在短時間內退敵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現在我大軍糧草不濟,頂多也只能支持十天左右,就算我們現在去救襄陽也是不可能,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個道理大家都懂,而對面的巴郡一向是蒙古大軍侵宋的后勤基地,我等只要攻下了巴郡,我等才有活路,雖然岳將軍的方法顯得比較殘忍,也非王者之道,但朕為了數萬將士的生命和我大宋江山,朕也不得不這樣做。”短短的幾句話,說出了一個帝王風范,仁慈與殘忍,柔情與冷酷,殺伐決斷,種種矛盾都表現的一覽無余。對自己子民的仁慈與對敵人的兇狠表現的淋漓盡致。也許皇帝就是一個矛盾的結合體,也許這就是一個真正的皇帝,也是真正的臨安大街上的黃宋吧!

    “陛下,蒙古軍隊追來了。”狄秋沖了上來報道。

    “大概有多少兵馬?”徐澤冷冷的說道。

    “無邊無際,黑壓壓的一大片,恐怕沒有十萬也有八萬的樣子。”狄秋喘著氣道。

    “他們還想把朕留在這里。”徐澤冷笑道:“岳將軍準備好了嗎?”言語中殺氣沖天。

    “回陛下,岳將軍昨天夜里就帥大軍前去準備,按照陛下的吩咐在鷹溝峽內布置了一切,保證他來的了回不去。”東方英連忙接過話來道。

    “傳令全軍,等會蒙古大軍前來是,拼命的朝前跑,不要保持隊形,只要跑過了鷹溝峽就行了。”徐澤惡狠狠的說道。

    不一會就聽到大軍后面傳來一陣雷聲,不遠處一片烏云朝宋軍撲來,很快就有人大聲喊道:“蒙古大軍來了,快跑啊!”然后就見數萬宋軍爭先恐后的朝鷹溝峽沖去。

    后面的也都等人大喜,連忙抽著胯下的戰馬,與屬下呼嘯而去,其他的將領見狀也爭先恐后的向宋軍沖去,生怕落后了,此時一向謹慎的汪道涵見宋軍爭先恐后的朝鷹溝峽退去,毫不成隊列,顯然是真的撤退了,當下大聲喊道:“眾將士隨我沖,抓住宋朝皇帝賞萬金,加官三級。”命令一下,蒙古大軍跑的更歡了。

    而此時鷹溝峽上方,徐澤冷冷的看著汪道涵率領大軍進了峽谷,對旁邊的人道:“我軍出了峽谷嗎?”

    “差不多了。”東方英道。

    “是差不多了。開始吧!”隨之鷹溝峽上空飄起了漫天的濃煙,濃煙中不時的傳來人類臨死時的慘叫聲,汪道涵臉色蒼白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大聲喊道:“趙祺,你不得好死。”

    若干年后,徐澤再次來到這里時,嘆道:“我雖然有功于天下,卻有過于人心。”而數萬士兵臨死的哀號,使鷹溝峽名聲大漲,被人稱為“死地”。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