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回 進退兩難

    “諸位愛卿,陛下現在身臨險境,該如何是好?諸位愛卿食君俸祿,就要為陛下辦事,如今陛下進退無路,是該諸位愛卿出力的時候了。”寶座上全淺雪滿臉的嚴肅坐在那里,慕容影和王玲卻是坐在一旁,而軍機處留守的吳潛、丁封剛、岳海、文天祥也滿臉凝重的站在書桌前。

    “怎么,沒有辦法嗎?”全淺雪冷冷道。鳳目中含著一屢寒光。

    吳潛等人皆朝岳海望去,這時候的岳海再也沒有一絲王爺氣概,是想出了這么大的漏洞,兵部居然不知道,軍機處中,也只有岳海主管兵部,文天祥主管參謀與后勤,當然論起打仗來,岳海是最有發言權的,眾人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也并不奇怪。

    岳海沉思了半響,方拱手道:“三位娘娘,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令人快馬通知襄陽郭靖大人,然后朝廷派出援軍即可,至于陛下那里,只要襄陽保持不失,那么就安然無虞。”

    “不可。”吳潛趕緊喊道:“娘娘,京城中僅有禁軍十三萬人,一旦抽調過多,則京畿不穩,還請三位娘娘三思。”全淺雪聞言點了點頭,京畿不穩,萬事皆休。

    “吳大人,京畿還有十余萬兵馬足矣,如今大宋內部盜賊稀少,更何況天子腳下,誰敢亂來。”岳海大聲道:“娘娘,臣只要三萬騎兵就可以退襄陽之敵。”

    “三萬?”王玲大吃一驚,“岳王爺,蒙古可是有兵馬三十萬之眾,你如何能破敵?”

    岳海聞言微笑的解釋道:“娘娘有所不知,蒙古人有個習慣,在成吉思汗時期,他規定蒙古鐵騎的數量為四十萬,不管蒙古人有多少,都是這個數目,其他的大多是蒙古的仆從軍,有漢人、色目人、西夏人等,現在忽必烈與和林的阿里不花爭奪皇位尚未結束,其大部分的兵力都放在北線,依臣看,這次圍攻襄陽的騎兵大概在十萬左右,而騎兵作戰,除非是大規模的會戰,否則不會把騎兵一起投入戰斗中,臣這三萬騎兵都是一人雙馬,速度快,打完就走,想那蒙古元帥不能把臣怎么樣,更重要的是郭大人的襄陽城城高池深,守軍又是精銳部隊,而陛下又曾把利器大炮安放在襄陽城頭上,孛羅想攻破襄陽大概還要一番工夫才是,這樣一來,郭將軍在內,臣在外,蒙古大軍必退。”

    王玲一聽連忙點了點頭,同樣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她,對火炮的崇拜要遠遠高于其他人,全淺雪見狀也只有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就按照岳王爺的去做吧!慕容妹妹,就麻煩你用最快的速度告訴陛下與郭將軍。”

    “是,姐姐。”慕容影點點頭道。

    “岳王爺,大宋的安危就交給你了。”全淺雪嘆道。

    “娘娘請放心,臣一家受陛下隆恩,當以死報答。”岳海大聲道。

    “吳愛卿、丁愛卿朝政之事就由你們二位去辦理吧!文愛卿掌管禁軍,吏部尚書陸秀夫督辦糧草事宜。”全淺雪一道道命令下了下去,眾人無不佩服。

    而此時的襄陽再次陷入戰亂之中,兩個時辰前,郭靖就接到消息,蒙古大軍三十萬人馬突襲了新野、鄧州,兵鋒直指襄陽,現在蒙古的一個萬人隊先鋒已經在襄陽城下扎下了大營。幸好襄陽是個四戰之地,百姓們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很自覺的配合官府行動,郭靖也領著黃蓉、耶律齊、張貴等人走上城墻上安排著防守事宜。

    望著遠處陸續開來的蒙古大軍,郭靖眉頭緊皺。

    “靖哥哥,襄陽城經過你兩年的修葺,已經固若精湯,更何況有陛下運來的大炮助陣,這種大炮射程遠遠大于蒙古的大炮,殺傷力也遠遠超過蒙古的那種鐵彈,雖然城內沒什么騎兵,但防守肯定是沒有問題的。”黃蓉見郭靖眉頭緊皺連忙出言安慰道。

    旁邊的耶律齊聞言,眉頭緊皺道:“岳父大人不是擔心襄陽的安危吧,依小婿看,岳父大人擔心的是陛下的安危。”

    “齊兒說的沒錯。”郭靖點點頭道:“西征大軍的糧草供給都集中在襄陽,現在襄陽被圍,糧草就不能運送到陛下的營中,想陛下如何奪取勝利。哎!”

    黃蓉聞言大驚道:“陛下危矣,前日戰報,陛下被蒙古四川總管汪道涵拖在巴郡城下,沒有絲毫的進展,陛下使岳軍等人每日挑戰,而汪道涵卻整日高掛免戰牌,顯然是想把陛下困在四川,若再過一些時日,陛下軍中糧草斷絕,將危矣!”

    “哎,這真是我所擔心的,現在蒙古大軍三十萬,而襄陽城中僅有兵馬十余萬,守城倒是可以,但是要在短的時間內擊潰蒙古大軍,那是比登天還難。”郭靖嘆道。旁邊眾人聞言也是一臉的失落。

    “靖哥哥,現在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襄陽,襄陽若丟失,則荊襄將不為我大宋所有,蒙古大軍也會長驅直入,到那時我大宋就會被瓜分兩半,要是真的那樣的話,陛下就真的不能還朝了。”黃蓉提醒道。“小妹想陛下雄才偉略,汪道涵肯定不是陛下的對手,巴郡遲早會被陛下所有。”

    “話雖如此,但還是盡快退去蒙古大軍為好。”郭靖嘆道。

    ……………………………………………………………………

    “陛下,帳外有人自稱是逢皇后之命,有事稟報。”岳軍在帳外稟報道。近半個多月的叫罵,讓宋軍士氣大減,而岳軍等人也是憤怒不已,而此時的徐澤也是沒有任何辦法,不得以只得令岳軍等人瘋狂的練兵,自己則躲在中軍大帳里苦思。這時聽說皇后來信,心里猛的有種不好的感覺。連忙大喊道:“快,帶進來。”

    不一會兒,一個黑衣打扮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跪倒在地,大聲道:“影十二拜見陛下。”

    “影十二?朕怎么沒聽說過?”徐澤奇道:“你是哪個皇后派來的。”

    “回陛下,臣是慕容皇后組成的影組成員。”影十二答道。

    “慕容影?”徐澤猛的想了起來,吃驚道:“你剛才說的影組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影組在娘娘尚未入宮時就存在了。”

    “這么說你們是慕容世家的了?”徐澤眼中隱有一絲寒光閃過。

    “影組只對娘娘負責,并不屬于慕容世家,現在影組只對陛下負責,受陛下之命。”影十二回答道。

    “你探聽到什么消息?”徐澤只得壓下心中的疑問問道。

    “陛下,據影一號探得南陽城聚集了三十萬蒙古大軍,而且蒙古丞相也已經到了南陽了,恐怕現在已經攻打襄陽了。”

    影十二的一番話把徐澤震的頭昏腦漲了,現在他終于知道為什么汪道涵不出兵了,他在等,等蒙古大軍圍攻襄陽,在等待自己糧草不足,然后乘機至自己于死地,運氣好的話,還有可能與蒙古大軍會師于襄陽城下了。當下朝影十二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了下去。

    好半響徐澤才回過神來,大喝道:“來人啊!擂鼓聚將。”隨著鼓聲的響起,眾人連忙丟掉手中的家伙朝中軍大帳跑來,軍令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一會兒,岳軍等人紛紛趕了過來,連參軍慕容天星、東方英也趕了過來,眾人分列兩邊,等待著徐澤發話,哪知徐澤看了一眼慕容天星道:“慕容愛卿,你和你姐姐關系近嗎?”

    慕容天星聞言摸不著頭腦,不知為什么徐澤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來了,平時在京城里,眾人通過一些長嘴的太監宮女什么的,大小也知道一點情況,雖然他不知道徐澤為什么不喜歡慕容影,但也知道那是有一定原因的,這下徐澤突然的問起自己的姐姐來,還是認真的回答道:“臣父有三子一女,臣最小,姐姐排行第三,但在四人當中,臣與皇后娘娘最親,皇后娘娘在家里是總是護著臣。”

    “好,好。”徐澤連連的說了兩個好字:“你知道你姐姐有個影組嗎?”

    “這個臣知道。”慕容天星連忙道:“這是臣姐被著家父弄的,原是準備留著自保用的。”

    徐澤聞言點了點頭,道:“眾愛卿,剛才慕容皇后派人送來一情報,上面說蒙古丞相孛羅親帥三十萬大軍圍攻襄陽,現在大概襄陽已經被圍的象鐵桶一樣了,眼下我大軍是進退兩難,進,前面的四川總管的十萬兵馬依據巴郡堅固的防守設施阻我去路,退,則汪道涵必然引兵追擊,而我等前一陣子的努力也將變成了白費,弄不好自己還要搭進去。你們說說該怎么辦吧?”

    眾人你望一眼,我望一眼。孫虎臣見狀,站了出來道:“陛下,襄陽地處要沖,襄陽若有損失,則我大宋損失大也,而四川之地,他日再取不遲,臣以為先保住襄陽要緊,最重要的,如果我軍快速的回撤襄陽,很有可能與郭將軍會合于襄陽城下,將蒙古的三十萬精銳聚而殲之,則遠比攻占巴郡重要。”

    “臣以為不妥。”狄秋道:“陛下,先不說我軍能否把敵人殲滅于襄陽城下,就是后面的尾巴怎么甩,我軍一旦后撤,汪道涵必然引兵出關,尾隨我軍之后,弄不好,四十萬人馬會合于襄陽城下,我大宋亡也。”當下帳中眾人吵了起來。

    徐澤眉頭一皺,掃了眾人一眼,眾人嚇的趕忙停了下來,徐澤和顏悅色的對岳軍道:“岳愛卿,你有什么計策?”

    “陛下,臣的計策很簡單,那就是退,而且要做著慌慌張張的退。”岳軍大聲道:“陛下,您看這里是什么?”

    徐澤仔細一看,哈哈大笑。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小弟新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