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回 對峙巴郡

    “岳軍,這里是什么地方?”徐澤面色凝重的看著面前的峽谷,黑森森的峽谷里傳不出一絲的聲音,偌大的谷口象一頭巨獸一樣張大了嘴巴,象是等待著徐澤的十余萬精銳送上門來,徐澤之所以面色凝重是因為這里的地形是個天然的伏擊圈。

    “回陛下,這里就是入川之后的第一道險關,當地人稱它為鷹溝峽。”岳軍微笑的解釋道。

    “鷹溝峽,好一處險要的所在啊,要是蒙古的將軍知道這里有這道天險,大概也不會死守巴郡吧!”徐澤微笑道:“派人查過了嗎?巴郡守將是誰?有兵馬多少?”

    “陛下,巴郡的守將就是四川行軍總管王道涵,手下集結的蒙古軍隊大約有十萬人左右。”

    “汪道涵,他是個漢人?”

    “是,聽說此人作戰勇猛,而且深通兵法,而今據巴郡而守,巴郡城高池深,據說與昔日的東京差不了多少。”岳軍連忙把探馬報來的消息說了出來。

    “城高池深,兵強馬壯,深通兵法,看樣子這個汪道涵不好對付啊!還是小心為妙啊!”徐澤嘆道:“命令軍隊火速通過鷹溝峽,不得有誤。”

    “是。”

    “這里是什么地方?”巴郡城守府內的一個相貌威武的中年將軍問道。

    “回大帥,這里名叫鷹溝峽,兩邊高數十丈,僅有一條峽谷到達巴郡。”原巴郡城守聶小成說道。

    “哎,還是來的太遲了,合州丟的也太快了。”中年將軍雙眼狠狠的瞪了一下坐在下手的也都。

    “要是在這里埋伏一只兵馬,雖然不能重創宋軍,最起碼也能阻止他幾天,讓他不能安安穩穩的通過鷹溝峽。”聶小成也感嘆道。當然他是就是論事,并非故意針對某一個人的,但聶小成最大的失誤就是不該當著也都面前說出來,識想在蒙古建國后,忽必烈雖然十分尊重那些漢人官吏,但蒙古的高層或者包括忽必烈在內還是不信任和看不起漢人官吏,就是現在的漢人官吏中地位最高的劉秉忠等人也不能容入蒙古統治的高層,畢竟是外來民族,雖然漢人自己也說“非我族人,其心必異”。同樣這句話在蒙古高層也是同樣適合的,尤其是自三年前徐澤襄陽一役,殺了不少的蒙古的士兵,加上這幾年宋軍抵抗意識越來越強,蒙古高層對待漢人官吏的態度也越來越差了。

    當然這里也有特例的,比如這位巴郡防守主將汪道涵就是個例外,他雖然是個漢人,但他卻能獨掌一方軍權,帳下掌控著四川的數十萬兵馬大權,雖然這與他的才能有著很大的關系,更重要的是他從小就與忽必烈在一起,更曾經救過忽必烈一命,深得忽必烈的信任,否則他哪里有機會獨掌四川兵馬,哪里能夠被別人稱為漢軍的第一將。

    汪道涵看著攤在桌上的軍事地圖,嘆了一口氣,知道已經失去了重創宋軍的大好時機,幸虧他這次統軍前早有打算,否則他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也都這個敗軍之將。

    “稟大帥,宋軍已在城外扎營,請大帥定奪。”一校尉報道。

    “走,我等去看看這個南朝皇帝扎的大營如何?”汪道涵很快的從失落中轉了過來。

    巴郡高大而堅固的城墻上,汪道涵領著一干將領朝對面的宋軍大營望去,饒是精通兵法,被人稱為漢人第一將的汪道涵也吃了一驚。大營面南北而坐,營內按五行分布,拐子馬齊齊整整,無數的旌旗卷起陣陣威風,更有無數的營盤把中軍大帳護的結結實實,營中生起沖天殺氣,就連城頭上的眾人也能感覺的道。

    汪道涵感嘆道:“此人不可小視,乃勁敵也。”

    而此時的宋軍大帳里,卻是一片沉悶,眾將圍著巴郡周圍的地形圖仔細的研究起來,地形圖上詳細的記錄了巴郡城池的高度與護城河的寬度以及城內的主要設施。而宋軍之所以能夠得到這些,與兩年前宋軍改制淘汰下來的老弱殘軍以及四處行商的商人有著很大的關系,這些人在經商的同時,另一個任務就是探聽機密,任何一個城池的城防情況,借助商人來探聽情報要遠遠比派個探子來的方便與安全。

    徐澤丟掉手中的竹竿嘆道:“巴郡城易守難攻,更有名將坐鎮,就算我們強攻下來也會死傷慘重,失去了經略四川的機會了,要是一燈大師那里出個什么露動的話,云南大理的兵馬一旦增援四川,我們恐怕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陛下,要是我大軍圍住此城,斷其糧草如何?”吳勝道。

    “不妥,不妥,且不說兵法云十則圍之,現在我軍的兵力僅與巴郡相當,如何能圍?更何況,巴郡之所以如此堅固,與它的地理位置是分不開的,它一向是蒙古大軍東侵的橋頭堡,城內藏有大量的糧草與攻城器械。我軍根本不可能斷其糧道。”徐澤搖搖頭道。

    “那該如何?”牛義喊道。

    “等。”徐澤冷冷道:“你等每日去城下喊罵,激他出來迎戰。朕把近衛軍配給你們,你們的任務就是罵,把他給朕罵出來。”

    “是。”眾將都知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巴郡城內,蒙古眾將也同樣是一臉的郁悶,并非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對手難纏,眼下城外的那個宋朝皇帝顯然是個難纏的人,這就是名將與普通將領的區別。

    汪道涵見眾人情緒低落,連忙微笑道:“眾將軍但且放心,姓趙的那個小皇帝雖然難對付,但并非是不可戰勝的,依本將軍看,半個月內,宋軍必退,到那時就是我等建功之時。”

    眾人大驚,聶小成更是滿臉奇怪,問道:“大帥何出此言?”

    “哈哈。”汪道涵望著眾人笑道:“因為我大元皇帝高瞻遠矚,早就預料到今天的這種情況了,也同樣制定了相應的策略,依本將軍看,只要半個月,南朝的皇帝就會被困死在四川。”

    “還請大帥明言。”也都雙眼放光道。

    汪道涵皺了皺眉頭,并沒有回答也都的話,而是大聲道:“眾將聽令,半個月內緊守城池,不得出戰,違者斬。”說著就轉身而去,丟下一臉莫名其妙的眾將。

    好半響,聶小成才緩過神來道:“既然將軍有令,我等只要遵行就是了。反正城內糧草充足,士兵眾多,守上一兩個月也是沒有問題。”眾將聞言都點了點頭,紛紛告辭而去,只有也都雙眼惡毒的朝汪道涵離去的方向望了一眼。

    “小姐,影一號緊急信件。”大宋臨安皇宮的滄浪閣內傳來一個宮女的呼叫聲。

    “拿來給我看看。”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過來。

    宮女聞言遞過一只信鴿,一個美貌少女伸出一雙玉手接了過來,然后用她那纖細的手指從信鴿腳上取出一張小紙條,幽雅的打了開來,端的一副雍容華貴的氣息,然而,很快失聲驚叫起來,不過很快鎮定下來,趕忙吩咐道:“小翠,去坤寧宮。”

    “小姐,你可從來沒去過那里啊?”小翠的宮女不甘心的嚷嚷道。

    少女急道:“南陽城內聚集著大約三十余萬蒙古大軍,大元丞相孛羅已經駕臨前線,其目的可能是突襲襄陽。襄陽只有十萬人馬,一旦襄陽被破,陛下就將困死蜀中,你說我能不急嗎?”

    “小姐,他死了更好,兩年來,他從來就沒有到你這里來過。”小翠不解道。

    “我是他的皇后,更重要的宋人。”少女正色道。說完就急急忙忙的朝坤寧宮走去。

    原來她就是被徐澤冷落的大宋朝的北宮皇后,象被打入冷宮一樣,被徐澤給冷了兩年之久。

    慕容影雖然沒有見過東宮皇后全淺雪,但情報出身的她對與坤寧宮的位置早就熟記在胸,滄浪閣離坤寧宮的距離雖然有一段距離,但急切之下,慕容影還是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趕到。

    當下也顧不得通報了,就急急忙忙的闖了進去。而此時的全淺雪正與王玲二人開心的逗著兩個小兒子,猛的見外面沖進了一個美貌女子,兩人的目光同時朝來者看去,只見來著一身的鳳袍,顯然是宮中的貴人,但偏偏兩人都不認識。心中暗自奇怪。全淺雪正準備開口詢問,哪知慕容影急急忙忙喊道:“全姐姐,陛下危險。”

    全淺雪大驚道:“你是什么人,哪里來的消息。”

    慕容影聞言,心中一痛,連忙強顏一笑解釋道:“小妹是滄浪閣的慕容影,陛下封為北宮皇后。”

    同樣是女人,那全淺雪如何不知道慕容影此刻的感受,連忙微笑的把慕容影拉了過來,道:“原來是慕容妹妹,來,快坐下說話。哦,這位是王姐姐。”全淺雪也不忘把王玲解釋了一下。

    好半響,慕容影才緩過氣來,全淺雪見狀道:“妹妹,剛才說陛下危險是怎么回事,你說給姐姐聽聽。”

    慕容影也不敢怠慢,連忙把影組得到的情報說了一遍,頓時把兩女嚇的大驚,好在王玲見多識廣,連忙大聲喊道:“小成子,快傳軍機處幾位大臣到御書房議事。”

    好半響全淺雪才回過神來,對著王玲點了點頭,而慕容影也緩過氣來了,三女這時才互相打量起來,都紛紛贊嘆對方的美麗。三個女人一臺戲這句話一點也不假,三個美貌女人很快的打成了一片,慕容影也把慕容世家的情況,以及自己怎樣的建立影組的情況講了一下,兩女聞言皆贊嘆不已。

    全淺雪微笑道:“今日若不是慕容妹妹相告,我大宋江山危矣!”

    “全姐姐莫要這么說,陛下鴻福齊天,乃天命之子,有百靈庇佑,哪有什么危險。”慕容影微笑道。

    “哼!”王玲徉怒道:“那個人真狠心,居然把這個可人的妹妹,放在滄浪閣兩年都不去理會,真是個木頭。”兩女聞言不由的嬌笑起來。

    這時小成子前來報道:“三位娘娘,軍機處各位大臣都到了。”

    全淺雪聞言拉著兩女道:“我們一起去吧。”王玲和慕容影聞言也點點頭。眾太監宮女簇擁著三人朝御書房走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