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回 合州攻略(一)

    合州城,大元朝的鎮守將軍阿術,副將也都兩人站在城墻上,看著城下十里處一片白色的營帳,各自心里暗自算計著。

    “將軍,從敵人的扎營來看,深明兵法之道,恐怕這次不好對付啊!我等還是小心點為好。”也都凝重道。

    “哼。”阿術不滿的冷哼道:“也都將軍太看的起南人了,南朝除掉那個死了的岳飛,誰還能抵擋我大元的鐵騎。”

    “將軍,不是小將漲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這次南朝皇帝御駕親征,非同小可。傳聞他武功高強,連國師八思巴也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南人中有不少的奇人異士,不可小視,就說那個釣漁城的王堅來說吧,在南朝岌岌無名,卻能阻擋我蒙古鐵騎數月之久,最后居然擊傷蒙哥大汗。簡直是不可思議。”也都說到最后言語中帶有一絲顫抖,顯然釣漁城之戰給他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其實也是,蒙古鐵騎一向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橫掃疆場數萬里,滅國無數,從來就沒有象那樣吃鱉過,數十萬大軍進攻一個正規軍只有一萬多人的城池,不但剎羽而歸,還把自己的皇帝性命丟在那里,這簡直就是蒙古鐵騎的奇恥大辱。

    “哼!將軍太令本將失望了。”阿術冷哼道:“釣漁臺之戰本將也參加過,雖然我大元在那里死了不少英勇的士卒,但并不能說明我蒙古鐵騎不如南朝的軍隊,南朝暗弱,騎兵稀缺,更兼其善于防守,如果讓本將再次進攻釣漁臺,保證結果同先帝一樣,但眼下卻是南朝來進攻,而我方來防守,顯然這位南朝皇帝不懂兵法,不知道我蒙古最擅長的就是打野戰,在野戰中,就是他有二十萬步兵也不是我三萬蒙古鐵騎的對手,就更別說占領我合州城了。那南朝皇帝不來則矣,來了本將必將他殲滅與合州城下。”

    “據探馬來報,南朝皇帝的數十萬大軍將會在明天到達合州城下,而我合州的援軍卻在十天后到達。”也都在旁邊說道。

    “援軍?我合州有蒙古鐵騎兩萬,仆從軍兩萬,共四萬人,還守不住合州。”阿術冷冷道:“且不說我合州城城高池深,就是我兩萬蒙古鐵騎也可以在南朝軍營里來兩個來回。還要援軍,簡直就是我蒙古的懦夫。”

    “將軍?”

    “等南朝皇帝來了,本將軍讓你看看本將的厲害。”阿術不理也都的勸告就下了城樓,也不知跑到哪個侍妾那里快活去了。

    而此時的徐澤正騎著他的那匹斯風獸,懶洋洋的行在大軍之間,絲毫沒有大戰前的緊張的氣氛,自從在襄陽說動了一燈大師后,徐澤就知道這次大戰并不是想象的那樣艱苦,有朱子柳在云南的活動,忽必烈也不可能讓駐守在云南的軍隊過多的來支援四川,并且主帥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著士氣的高低,而他手下的將士,見徐澤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以為他已經勝算在握了,也跟著不再緊張了。其實徐澤哪里是不緊張,這是他離開宋境后的第一仗,絲毫不能有任何差錯,一旦失敗了不但會影響士兵的士氣,還會影響西征大業。以不變應萬變,集中前人和眾人的智慧,加以總結、分析這就是徐澤的法寶。騎兵作戰是什么,不就是游擊戰的改版嗎?

    “孫虎臣,還有多久到合州?”

    “回陛下,還有三天。”

    “去,派人把這個錦囊交給岳軍。”徐澤從懷里掏出一個錦囊遞給孫虎臣道。

    “少將軍,剛才探馬來報,陛下還有兩天就要到合州城下了。”大嗓門的牛義嚷嚷的闖入岳軍的大帳。“襄陽不是在舉行武林大會嗎?我聽說陛下被人尊稱為天下第一高手,怎么沒有參加武林大會。”

    “你知道什么?”岳軍放下手中的兵書道:“軍情緊急,陛下怎么會參加什么武林大會呢?依我看,要不是陛下在襄陽有什么事情要辦,早就到了合州城下了,陛下深通兵法,焉不知四川難攻,這里不光有蒙古的數十萬兵馬,還有無數的險關狹隘。破敵難啊?”

    “少將軍,你說陛下讓我等扎二十萬大軍的大營,還附加了那么多奇怪的要求,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人把大營這樣安扎的,前十萬的營帳不住人,這前后大營中間要挖那么深,那么寬的壕溝,也不知道陛下在行什么計策。”牛義又嚷道。

    岳軍聞言也皺著眉頭,好半響才道:“陛下用兵如神,計謀似海,哪是我等能猜透的,你照做就是了,莫要讓對方看出破綻就行了。”牛義聞言也不再分辨,正準備轉身再次去巡營。

    突然一個小校闖了進來,道:“將軍,陛下有錦囊一個,命將軍依計行事。”

    岳軍連忙接過錦囊,揮了揮手讓小校下去休息后,才打開錦囊,折開一看,心里更加迷糊了,這陛下在搞什么,我熟讀兵法,還沒有見過這樣打仗的。

    旁邊的牛義見狀,連忙問道:“少將軍,陛下讓我們干什么?”

    那岳軍把手中的錦囊遞給牛義道:“不要問為什么,問了我也不知道,按照陛下吩咐的做就是了。”牛義接過一看,嘴巴頓時張的老大的,顯然被其中的情況給驚呆了,好半響才懷著遲疑的臉色走了出去。

    ……………………………………………………….

    望著無數的士兵開進不遠處的大營,合州城上的阿術與也都臉上現出了一絲笑容,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對面大營開進的數十萬的宋朝大軍。

    “將軍,我等可以依計行事了。”也都笑道。

    “哈哈,就讓南朝皇帝來見識一下我蒙古的無敵鐵騎。”阿術得意的笑道。 “去,點三千精銳隨本將立功去。”阿術吩咐傳令兵道。

    “末將岳軍恭迎陛下圣安。”

    “起來,起來。”徐澤微笑的扶起兩人道:“兩位將軍辛苦了。”

    “陛下,大營業已見好。”岳軍待徐澤等人坐好后,方站起身來稟報道。

    “好。”徐澤大喜道:“此次攻下合州城,岳將軍當為首功。”

    哪知岳軍卻沒有絲毫的驚喜,相反的臉上還露出苦惱之色道:“陛下,臣不要首功,臣想請陛下把這次扎營的目的講給末將聽聽,臣想了一個晚上也沒有想到,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你真想知道?”徐澤奸笑道:“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看著吃鱉的岳軍,大帳內傳出了一陣哈哈大笑聲。

    突然,一陣戰鼓聲傳入大帳內,眾人正在驚疑見,哨官來報道:“陛下,敵軍首將前來挑戰。”

    徐澤一聽,眉頭一皺,暗道來的好快。徐澤這一遲疑,帳下的眾將就不干了,紛紛要求出戰,就連孫小臣也躍躍而試。

    徐澤擺擺手道:“晾他一會,讓軍士們抓緊休息,岳軍,讓你的先鋒營到前帳中休息,但要分做兩批,讓他們裝做疲憊不堪的樣子,來回走動,天黑之后撤回來,并且天黑時派人把前大營撒上桐油,朕晚上要把它燒了。”說完也不理眾人,朝后帳走去,留下口瞪目呆的眾人。

    而與此不同的是帳外的蒙古合州守將阿術卻是暴跳如雷,正在沙場上叫罵著,把大宋朝的歷代君王都罵了遍,但絲毫未見徐澤出兵的跡象,大營內除掉一些士兵巡邏外,絲毫沒有任何聲音,看其架勢,顯然不把阿術放在眼里,這如何不讓阿術生氣。最后不得以只有黯然收兵。

    可迎接他的卻是也都的笑臉,阿術不由的把這個也都也給恨上了,那也都雖然是個武將,卻也不是個草包,當然也看的出他的頂頭上司的意思,連忙笑道:“將軍大喜啊!”

    阿術怒道:“那南朝皇帝膽小如鼠,縮在大營里,根本就不出戰,這喜從何來?”

    也都笑道:“將軍不了解南朝人,更不了解南朝的皇帝,南朝的皇帝們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十分的愛面子,盡管自己不行,但也要裝著行,小將聽說隋朝有個皇帝叫楊廣的,國家窮的要死,而他仍然在命令在外國使節來朝見他的時候,全城都要用蜀錦裹住樹木,全城都要用蜀錦來裝飾,還讓那些店家不許收那些使節們的錢;更可笑的是那些大宋皇帝們,傻到了極點,用錢來買和平,為了讓自己面子上有光,每次和契丹、后金、還有西夏簽定條約時,第一條就是要對方稱臣,然后其他的就不管了,不管你找他要多少的錢都行,他們把這些錢稱為‘歲賜’,他們用金錢來維護著虛幻的天朝上國的榮光,用他們的金錢來幫自己的敵人武裝著一只又一只的軍隊,然后這些軍隊又從大宋掠奪一批又一批的金銀財寶。”

    “可是這與現在有什么關系啊?”阿術不解的問道。

    “將軍,現在城下的這個皇帝,連起碼的勇士風格都沒有,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們的士卒真的很疲憊,需要休息了。將軍這難道不是一個機會嗎?”也都獰笑道。

    “嘿嘿。你說的有理。”阿術也笑道:“今天晚上,本將軍就去竊營,把那鳥皇帝的頭割下來。”言語中仿佛勝利的曙光就要來臨了。

    一場大戰也就即將爆發。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