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回 交換

    小弟新書《亂世龍騰》,大家有空過來踩踩。

    這里有金戈鐵馬,這里有亂世稱雄,這里有美人如玉;

    有剛愎自用的崇禎,有雄才大略的多爾袞,有驕傲自大的李自成,還有開創盛世的李無庸;有青史留名的柳如是,溫文婉約的董小宛,嬌小可人的李香君,當然還有悲傷紅顏的陳圓圓;

    金戈鐵馬亂世起,美人如玉劍如虹。

    鹿鼎中原誰人主?逆天帝王李無庸

    在遠離襄陽近三年之久的徐澤再次來到這里,當然這次與上次不同,從一個匆匆過客到江山的擁有者,他們看待每個事物的態度都不同,作為一個江湖人物,作為一個時代的先知者,當然知道在宋元大戰中,襄陽的作用與最后的遭遇,襄樊之戰是元朝統治者消滅南宋統一中國的一次重要戰役,是中國歷史上宋元封建王朝更迭的關鍵一戰。這次戰役從南宋咸淳三年蒙將阿術進攻襄陽的安陽灘 之戰開始,中經宋呂文煥反包圍戰,張貴張順援襄之戰,龍尾洲之戰和樊城 之戰,終因 孤城無援,咸淳九年呂文煥力竭降元,歷時近六年,以南宋襄樊失陷而告結束。襄陽的失陷,對于宋元雙方來說,影響都是巨大的,或者可以說襄陽的失陷,標志著宋王朝最后希望的破滅,失去了荊襄廣闊的縱深,宋王朝再也沒有能力去抵擋元朝的鐵騎與沿江而下的水軍,以及后來的文天祥等著名的愛國將領也回天無力了;而現在宋王朝的統治者卻是有著數千年思想沉淀的徐澤當然知道襄陽在宋元戰爭中的作用了,兩年內,他不光命郭靖修葺城池,擴大護城河,更是把最新發明的攻防利器大炮大半都放置在襄陽的城頭上,徐澤有理由充分相信襄陽的能力,只要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明白襄陽是很容易防守的,更何況是郭靖這位學過《武穆遺書》的家伙了。這也是他放心的去西征的主要原因。

    站在高大結實的城墻上,一身披掛的徐澤拍了拍城墻,微笑道:“真結實啊,看來郭愛卿沒有偷工減料啊!”旁邊的呼延豹等將聞言哈哈大笑。

    郭靖臉色微紅道:“陛下吩咐,臣哪敢偷工減料啊,況且,臣也非愚陋之人,襄陽地處要沖,乃兵家必爭之地,城墻的堅固與否,直接關系到城內十余萬將士與全城百姓的生命的安全,臣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恩。郭將軍言之有理。”徐澤點點頭道:“兵者,國之大事也,切不可有絲毫的怠慢之處,襄陽戰略位置十分重要,乃歷代兵家必爭之地,這也是當年三國吳國甘愿與蜀國廢盟約也要得到襄陽的重要原因,這次朕西征,不光打的是戰術,也是打糧草,四川多山川,易守難攻之地甚多,連朕也不知道,這場戰役會打多久,襄陽地處四川與京師中間,糧路的安全與否關系到這次西征的勝利與否,郭愛卿切不可掉以輕心。”

    “臣當誓死守衛襄陽。”

    “段皇爺到了襄陽了嗎?”徐澤望著城門口來來往往的武林人士問道。

    “三天之前,與臣的岳父一起來的,現在正處在臣的府上。”郭靖道。

    “既然如此,朕先見見他們。”徐澤吩咐道:“岳軍,牛義,朕命你們率領一萬士兵為先鋒,經襄陽、培州、重慶,直達合州城下,扎下大營。不得有誤。”

    “末講遵旨。”

    “記著要搭二十萬人馬的樣子,分前后兩座大營,而前后兩座大營又分前后左右中五座小營,前后兩座大營之間要有十步左右的壕溝,平時你們的一萬人馬聚集在前大營,而中間的那道壕溝的秘密莫要讓敵人知曉了。”徐澤又下了一道令人莫名其妙的命令。而岳軍也只得接過了這道莫名其妙的旨意。

    “走,帶朕去會會這位不要江山而要僧袍的段皇爺。”徐澤又招呼郭靖道。

    “阿彌陀佛,老衲見過陛下。”一燈大師雙手合什道。

    “大師不必多禮,我等離了朝廷,都是武林中人,既然是武林中人就不必多禮了。”徐澤淡笑道:“說起來,朕與大師也算是一家人了。”

    “陛下,此話怎講?”一燈大師滿臉迷惑道。

    郭府大廳內眾人,以小龍女、岳玲為首的朝廷將軍都是坐在左手,而以一燈、黃藥師以及朱子柳等四隱為首的幾人坐在右手,上首的也只有徐澤能坐。

    徐澤淡笑道:“說起來,朕算不得一個真正的江湖人,這不光是說朕的身份特殊,更重要的是朕真正在江湖中呆的日子很少,在三年前,武林中根本沒有什么遮天帝尊這號人物,所以朕雖然說現在名頭很想,可以說是武林中最神秘的一個人物,身世神秘,師門也神秘。”眾人聞言紛紛點頭。

    郭靖拱手道:“要不是當年與陛下送過兒去重陽宮學藝,臣還以為天下武功最高者莫過與當今五絕,但見識陛下武功之后,才發現臣見識是如何的短淺。”

    黃藥師聞言擺了擺手道:“靖兒此言差矣!我大宋奇人異士多矣,天下五絕也只不過是江湖朋友抬愛罷了,就不說陛下師父的武功了,陛下的武功當為天下第一了。”

    “黃島主謬贊了。”徐澤笑道:“說起來,朕的師傅也是個鼎鼎有名的人物,一燈大師的祖上不知道有沒有一個上段下譽的人物?”

    “文皇帝正是老納的祖父。”一燈莊重的道。

    “那想來,大師肯定也聽過喬峰與虛竹這兩個人了?”

    “一百五十多年前,江湖上有‘南慕容,北喬峰’之稱,這個喬大俠正是丐幫的幫主,而虛竹是傳說中的武林圣地天山靈鷲宮的主人,當時與先祖是結義兄弟。”

    “大師說的不錯。”徐澤點點頭道:“一百五十多年,江湖中最有名的高手就是這三個人,老大喬峰的降龍十八掌與擒龍手,排行第二就是天山的虛竹子,原來他是少林的弟子,后來因為練了逍遙派的武功,被逐出少林寺而成了天山靈鷲宮的主人,身兼數家之長,北冥神功、小無相功、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獨步江湖,而排行第三的真是當時的鎮南王世子段譽,內力蓋世,又兼有六脈神劍,真正說起來,段家的六脈神劍可以說是天下無敵了。”

    “那陛下的武功是出自了天山靈鷲宮了?”郭靖問道。

    “不,郭大俠只說中了一方面。”徐澤搖搖頭道。“朕身兼三家之長。”眾人聞言大驚。

    一燈和尚聞言吃驚道:“陛下,這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傳說連段家子弟都不傳授,陛下是如何學得?”

    徐澤聞言淡然一笑,右手小指一伸,一道劍氣破空而出,正是少澤劍。

    “大師,聽說大理段家的六脈神劍連大師都不會,可有此事?”徐澤奇怪的問道。

    “出家人不打誑語,確有此事。”一燈大師沉聲道:“說起來慚愧,在我父皇在位時,宋靖康元年五月,都城羊苴咩大火災,焚燒三千九百家。這其中就有天龍寺的供奉六脈神劍劍譜的偏殿,導致劍譜燒毀。從此段氏再也沒有人會這門絕學了。今日能得陛下所施展的絕技,也快慰平生了。”雖然是坐禪多年,干瘦的面容上沒有絲毫的神色顯露,但言語中顯示著無限的蕭瑟。讓人聽了是無限的凄涼。

    徐澤掃了眾人一眼,眾人的神色都紛紛落入眼底,當下也不動聲色,只是慢慢的從懷里摸出一本書來,招過朱子柳,把書遞了過去,朱子柳接過一看大吃一驚,只見上面豁然寫著“六脈神劍劍譜”幾個大字。

    “朕現在物歸原主。”徐澤微笑道:“只是這六脈神劍博大精深,對內力要求甚高,依朕看,一燈大師的功力能練成三劍就已經不錯了。”

    “老納謝過陛下。”一燈大師恭敬的行了一個禮。而徐澤也淡然受之,這不光是因為徐澤是當今皇帝,更是因為從輩分上看,徐澤也稍微的超過一燈和尚,受他一禮也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徐澤見一燈收了劍譜,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裝著莫不經心的問道:“不知道大師是把這劍譜歸還天龍寺嗎?”

    一燈大師聞言臉色一變,雙手合什道:“罪過,罪過。如今的大理已經不是以前的大理了,天龍寺雖然仍然是以前的天龍寺,但已經沒有能力來保護這蓋世武學了。”

    旁邊的朱子柳雙眼一轉,道:“陛下乃萬民之主,不如請陛下做主。”

    徐澤聞言干笑道:“朕這個主倒是做不得的,現在的大宋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宋了,雖然這兩年有了不少的發展,但是卻不能和以前的全盛時期相比,更何況,不光大理不是我大宋的屬國,就是連四川也有大部分讓蒙古人給占了,否則還要朕御駕親征做什么?”

    朱子柳聞言笑道:“外臣這兩年走遍了大宋的州府諸縣,發現大宋境內的黎民百姓生活安康,政治清平,而陛下治軍嚴謹,更重要的是陛下雄才偉略,帳下人才濟濟,為歷代君王所不及也,依外臣看來,天下必然為陛下所有。然大理與宋歷年交好,自熙寧九年起,我大理就為大宋之屬國,眼下陛下西征,當可再復河山。”

    徐澤聞言也笑道:“借朱大俠吉言,我華夏民族實現大一統是不可阻擋的趨勢,任何人都不能阻擋,就是強悍于蒙古人也不行,我大宋必能實現我華夏的騰飛。朕曾聽說現在的大理被改為云南了,而云南的都督就是大理原來的皇帝,不知是否有此事?”徐澤話一出口,大廳中氣氛陡然緊張起來,郭靖、黃蓉等人心里暗暗叫苦,都不知道平時機智百出的皇帝怎么問了這么愚蠢的話題,揭別人的傷疤。

    那朱子柳等四隱大怒,正準備發作,一燈大師嘆了一口氣道:“陛下言之有理,華夏必須實現大一統,大理國已經是個歷史了。”

    徐澤大喜道:“大師果然胸懷寬廣,能容萬物。大師且放心,朕定能保段氏富貴,待克云南之日,定當冊封段氏子弟為鎮南王,世襲罔替,如何?”

    “謝陛下隆恩。”一燈站起身來行了一個大禮。“老衲這就讓我的大徒弟回云南,以接應天兵。”

    “多謝大師。”徐澤滿臉微笑道。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