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回 誓師西征

    小弟的新書:《亂世龍騰》,已經有14萬字了,歡迎諸位去踩一踩。這里有金戈鐵馬,這里有亂世稱雄,這里有美人如玉;

    有剛愎自用的崇禎,有雄才大略的多爾袞,有驕傲自大的李自成,還有開創盛世的李無庸;有青史留名的柳如是,溫文婉約的董小宛,嬌小可人的李香君,當然還有悲傷紅顏的陳圓圓;

    金戈鐵馬亂世起,美人如玉劍如虹。

    鹿鼎中原誰人主?逆天帝王李無庸

    宋圣武三年、元中統二年正月十八日,宋陪都臨安城西南角的校場上旌旗遮天避日,旌旗下的豎立著數十萬的御林軍將士,分做若干個方陣站的整整齊齊,沒有絲毫的錯亂,同樣也沒有絲毫的聲音發出,校場中除掉寒風吹的旌旗嘩嘩聲外,顯的非常寂靜,若非看到如此眾多的將士,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個校場,這種情形就能顯示出這只軍隊的紀律了,這同樣也說明了這只軍隊已經不是以前的軍隊了,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出徐澤這位冒牌皇帝絲毫不比歷代帝王差。在這只十幾萬的軍隊中,最令人羨慕與嫉妒的莫過于排在最前面、最中間的方陣了,一身黑色的盔甲,胯下是清一色的黑色戰馬,臉上帶的是一張鐵面具,顯得十分的神秘,而面具上的各種兇狠的畫像顯得是那樣的恐怖與陰森,這就是徐澤親自訓練的近衛軍了,是專門抽取宋軍精銳中的精銳背崽軍中的兇狠之士,然后又從各牢獄中輕壯死刑抽取一部分,他們唯一的特點就是渾身的殺氣,渾身的死氣,這就是徐澤的近衛軍的由來了,他們身強力壯,而且精通搏斗之術,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在最短時間內用最簡單的方法殺死自己的敵人,徐澤為了訓練他們經常把他們送到深山野林中與惡獸搏斗,培養他們的殺氣。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就是徐澤訓練這只軍隊的最后目標。也同樣是徐澤的殺手锏。而又因為這只軍隊的大部分是由背崽軍組成,加上徐澤高深的武功和狠辣的手段,把這些虎狼之士治的服服帖貼的,沒有一絲反心。

    辰時三刻,隨著校場上響起隆隆炮聲,接著轅門大開,一隊騎士率先創了起來,為首一將身著黃金索子甲,手執一蟠龍大棍,腳踏穿云靴,胯下一皮嘶風烏云駒,面容清冷剛毅,正是大宋當今天子徐澤,在其左右分別是一位女將,左側的那位,一身紅色盔甲,嬌小玲瓏,手執一桿銀白長槍,胯下的是一匹紅色寶馬,產自漠北,相傳為世上的十匹寶馬之一朱龍;右手那位女將,一身銀白色盔甲,面似冰山,手執一柄清冷的寶劍,胯下是一匹全身雪白的寶馬,產于嵩山中,傳為世間十匹寶馬之一雪夜。不用多說,這兩位女將就是大宋朝的兩位皇后,小龍女與岳玲了。

    在他們身后就是這次西征的將軍們,大元帥岳海之子岳軍、牛皋之后牛義、呼延豹、狄秋、孫虎臣、孫小臣等將,身為參軍的慕容天星與東方英也是一身披掛。而朝廷中的大臣也紛紛跟在后面,見證著這一刻的到來。一干人等翻身下馬,跟著徐澤走上了點將臺,分列兩邊,由參軍慕容天星公告檄文,檄文曰:自古帝王臨御天下,皆中國居內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國,未聞以夷狄居中國而制天下也,自高宗南渡,蒙古以北夷傾我腹地,掠我平民,殺我子民,奪我江山,我大漢民族危在旦夕,朕秉承天命,自御極以來,內治強國,外練精兵,而今民稍安,食稍足,兵稍精,控弦執矢,目視我中原之民,久無所主,深用疚心。予恭承天命,罔敢自安,而今朕親領大軍十一萬西征蜀中,收復河山,揚我漢家天威,北逐胡虜,拯生民于涂炭,復漢官之威儀。慮民人未知,反為我仇,絜家北走,陷溺猶深,故先逾告:兵至,民人勿避。予號令嚴肅,無秋毫之犯,歸我者永安于中華,背我者自竄于塞外。蓋我中國之民,天必命我中國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擾擾,故率群雄奮力廓清,志在逐胡虜,除暴亂,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國之恥,爾民等其體之。如有色目或他族,雖非我族,但皆炎黃子孫,愿為臣民者,與中華之人撫養無異。故茲告諭,想宜知悉。

    然后就是東方英宣告軍法,曰:天子誓軍,執法如山,受命者賞,違命者斬,現訂軍規如下其一,聞鼓不進,聞金不退,舉旗不起,按旗不伏,此為慢軍,犯者斬;其二,呼名不應,點視不到,違期不至,動乖紀律,此為欺軍,犯者斬;其三,夜傳刁斗,怠而不報,更籌違度,聲號不明,此為懈軍,犯者斬;其四,多出怨言,毀謗主將,不聽約束,屢教難治,此為橫軍,犯者斬;其五,揚聲笑語,蔑視禁約,喧囂軍門,此為輕軍,犯者斬;其六,所用兵器,克削錢糧,致使弓弩絕弦,箭無羽鏃,劍戟不利,旗幟凋敝,此為貪軍,犯者斬;其七,謠言詭語,造捏鬼神,假托夢寐,大肆邪說,鼓惑將士,此為妖軍,犯者斬;其八,奸舌利齒,妄為是非,調拔士卒,互相爭斗,致亂行伍,此為刁軍,犯者斬;其九,所到之地,凌侮百姓,逼***妻女,此為奸軍,犯者斬;其十,竊人財物,以為己利,奪人首級,以為己功,此為盜軍,犯者斬;其十一,軍中聚眾議事,近帳私探信音,此為探軍,犯者斬;其十二或聞所謀,及聞號令,漏泄于外,使敵人知之,此為背軍;犯者斬。其十三,調用之際,結舌不應,低眉俯色,面有難色,此為怯軍,犯者斬;其十四,出越隊伍,攙前亂后,言語喧嘩,不遵禁約,此為亂軍,犯者斬;其十五,托傷詐病,發避征進,捏故假死,因而逃脫,此為逃軍,犯者斬;其十六,主掌錢糧,給賞之時,徇私所親,使士卒結怨,此為弊軍,犯者斬;其十七,觀寇不審,探賊不詳,到不言到,多則言少,少則言多,此為誤軍,犯者斬。一連十七個斬字不光是臺下的十多萬將士聽的膽戰心驚,就是臺上的眾將都捏了一把汗,生怕自己有招一日壞了軍規,想不死也難了。

    徐澤望著臺下的眾將士,大聲喊道:“眾將士,朕上從天命,下應民心,收復河山,再現我大宋萬世之江山。從天命者必勝,敢于逆天者必亡,朕將帶領你們從勝利走向勝利,朕將帶領你們去建功立業,建立不朽的功勛,去青史留名。

    “萬歲。”“萬歲”“萬歲”臺下的十余萬將士歡呼起來,聲音響徹云霄,直入天際。

    “岳軍,朕命你為先鋒,帥一萬士卒,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不得有誤。”徐澤拿起一只令箭道。

    “末將領命。”岳軍連忙接過令箭。

    徐澤見狀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對吳潛等人道:“諸位愛卿,朕出征期間,朝廷之事就拜托你們了。”

    “臣等絕不負陛下厚望。”

    “那就好。”

    “臣等恭祝陛下旗開得勝、馬到成功。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干大臣紛紛跪倒在地,大聲喊道。

    “出發。兵發襄陽。”徐澤跨上戰馬,揮著馬鞭大喝道。

    大軍緩緩的離開臨安,十余萬將士在徐澤的帶領下,在臨安城數百萬百姓的歡送下,朝前線開去。自大宋建國以來,徐澤成為第四位御駕親征的皇帝,也是遇到兇險最多,困難最大的皇帝,無論是太祖和太宗皇帝,還是后來的真宗皇帝,在他們親征的過程中,大部分都是以全國敵一隅,雖然那個時候,敵人也很強大,但遠遠敵不過橫掃數萬里的蒙古鐵騎,更何況這個時候徐澤所擁有的并不是完整的江山,而只有半壁江山而已。其難度之大是可想而知,不過幸虧徐澤曾經取得過襄陽大戰的勝利,更曾活捉過蒙古現在的皇帝忽必烈,其勇武已經深入軍心,深入民心,更何況現在的大宋軍隊也不是以前的大宋軍隊了,其紀律,其素質、其裝備、其士氣也都不能同日而語了,否則,就算徐澤能力再怎么強,武功再怎么高,也不敢率領一只士氣低迷,素質低下的軍隊,同一只數十萬鐵騎的蒙古騎兵作戰。

    ………………………………………………………………………

    大元大都的豪華宮殿里,忽必烈正高興的欣賞著歌舞,畢竟自己的對手,遠在和林的阿里不花快不行了,自己也將成為一個真正的皇帝了,雖然還有許多的王爺們不滿,但那又怎樣,自己占據的是中原花花江山,人多地廣,那些王爺雖然有著廣大的土地,但卻是人煙稀少的地方,如何敢跟自己斗,再過上一兩年,就可以起兵南下,滅了自己唯一的勁敵了。想到這里,忽必烈不由的得意的笑了。

    “陛下,邊關急報。”正在高興的忽必烈就被一陣驚慌聲給驚了過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劉秉忠,他的身后跟著大批的文臣武將,當下壓住心中的不滿,道:“劉先生,何事如此緊張?”

    “陛下,邊關急報,大元中統三年正月十八日,南朝皇帝率領十一萬御林軍團起兵西征。”

    “什么?”忽必烈也緊張的大叫起來,絲毫沒有一個皇帝威儀,當然這也不怪他,三年前徐澤的武勇已經深入他的心里了,他一直對這個生平大敵絲毫沒有掉以輕心,這下猛的聽到徐澤御駕親征,如何不驚,當下道:“南朝皇帝親自御駕親征,聲勢浩大,非同小可,諸位愛卿有何方法可退敵?”

    平章政事張文謙道:“陛下,宋朝皇帝此時西征,心思是何等的狡詐,陛下且不可小視?我大元內部矛盾尚未解決,就算現在已經解決,恐怕也是元氣大傷,無力對付南朝對蜀中的戰爭。”

    “那愛卿的意思是?”忽必烈道。

    “陛下,可盡快派兵剿滅和林阿里不花部,一面令蜀中將士死守關隘,不許出戰,我大元在蜀中擁有鐵騎十余萬,色目、漢族等仆從軍十余萬,合計有二十余萬人,加上蜀中多山,易守難攻,足可以抵擋南朝十余萬軍隊的進攻。”張文謙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陛下,不可,不可。”忽必烈轉眼望去,正是元好問。當下道:“元先生有何見教?”

    “陛下,臣沒有見過南朝的皇帝,但從陛下的問答中,以及從兩年來,臣對南朝的情報分析,這個南朝皇帝恐怕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簡單,其雄才偉略,說句大不敬的話,恐怕與陛下也差不了多少,兩年的時間,他通過各種措施,使宋朝的面貌煥然一新,依為臣看,他的御林軍的戰斗力恐怕遠遠超過了我蒙古鐵騎,蜀中雖然關隘較多,易守難攻,但我軍是守方,兵力容易分散,而敵方是攻方,集中兵力進攻我軍一部,不難攻下蜀中。”

    “先生所言有理,不知依先生所見,朕該如何是好?”忽必烈點點頭道。

    “可調云南大理的軍隊協同防守。”

    “不妥,不妥。”劉秉忠回過神來道:“此計不妥,先不說朝廷沒有那么多的錢財可以消耗,就是有也不能抽調云南大理的軍隊去四川,我大元雖然占據云南,但陛下也別忘了,眼下大理皇族段氏復國之心不死,更何況,段氏家族在大理素有民心,其歷代帝王皆待民甚厚,向來以仁政而聞名,若是抽調了云南鎮守軍隊,萬一大理皇族登高一呼,則云南也不會在我手中了。望陛下三思。”

    “那依愛卿所見,該如何是好,四川萬萬不可丟,先不說巴蜀乃天府之國,每年都是我大元糧食的出產之地,其鹽、錦繡等都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莫過于他的戰略位置對我大元來說至關重要,從四川夾擊南朝是先帝以及朕所既定的政策,四川一丟失,則大業則有重大損失。”忽必烈搖頭道。

    “陛下,臣有一計可以解決這次危機。”劉秉忠眼珠一轉道。

    “先生說說看。”忽必烈聞言大喜道。

    “陛下,兵法有云,擒賊先擒王,又云圍魏救趙,這南朝江山可以用六個字形容,那就是銅頭鐵尾軟腹,南朝皇帝之所以急于奪取四川,也就是為了這個銅頭,而我軍可以改變以往的戰略方法,直取他的軟腹,先不說這軟腹好取,更重要的是一旦攻下他的軟腹,就可以把南朝的江山一分為二,截斷南朝皇帝的糧道,讓他十余萬將士困死蜀中。”劉秉忠惡狠狠的說道。

    “好,好計策。”忽必烈大喜道:“那何人領軍?”

    “此次戰役,我大元糧草不足,所以這次大戰必須要快速的攻下襄陽。”劉秉忠微笑道:“主帥非丞相孛羅大人了。”

    “好,既然如此就讓丞相出征了。率領蒙古鐵騎二十萬,仆從軍五萬,出征襄陽。”忽必烈大喜道:“待南朝皇帝在蜀中爭斗不下,迅速占領襄陽,截斷他的歸路,把他逼死蜀中。”

    “臣領命。”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