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回 漁舟唱晚遇佳人

    狼崽新書《亂世龍騰》,這里有金戈鐵馬,這里有亂世稱雄,這里有美人如玉;有剛愎自用的崇禎,有雄才大略的多爾袞,有驕傲自大的李自成,還有開創盛世的李無庸;有青史留名的柳如是,溫文婉約的董小宛,嬌小可人的李香君,當然還有沖冠一怒為紅顏的陳圓圓;

    金戈鐵馬亂世起,美人如玉劍如虹。

    鹿鼎中原誰人主?逆天帝王李無庸?

    還請多多支持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重湖疊岳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這里說的就是錢塘的海潮了,而錢塘的海潮以每年的八月十八日最為壯觀,這一日,眾多的文人雅士紛紛來此觀潮,以見證天地之威,從而激發靈感,寫出膾炙人口的詩篇來。在大中祥符年間的詞人潘閬曾寫了一首叫做“長憶觀潮,滿郭人爭江上望。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弄潮兒向潮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別來幾向夢中看,夢覺尚心寒。”的詞,在這里面說的就是這種情況。錢塘江是浙西路最大的河流,全長四百多公里,流經杭州,在杭州灣入海,由于江口呈喇叭狀,海潮倒灌,便形成了錢塘潮這一自然奇觀。當潮水從浙江入海口涌起的時候,遠遠看去幾乎像一條銀白色的線;隨著潮水越來越近,就像玉城雪嶺一般連天涌來,聲音大得像雷霆萬鈞,震撼天地,激揚噴薄,吞沒宇宙,滌蕩太陽,來勢極其雄偉豪壯。

    當然在嘉興除掉天下聞名的錢塘海潮外,排名第二的就是王大善人家的幫貴酒樓了,其雖然不能和京城的自然居相比,但在嘉興城卻深受歡迎,因為它不僅比自然居實惠,更重要的是王大善人的善名和他前不久收養的一個美貌多才的干女兒,說起這位美貌多才的干女兒,王大善人整日就樂的合不籠嘴,在以前,王大善人家大業大,在嘉興城也只不過是中等偏上,只所以他很有名也是因為他的善心,在災荒時節經常施舍一些粥米什么的,降低一些佃戶家的租子罷了,但自從收養了一位干女兒后,這位王大善人再也不靠收租子過活了,把大部分的田地賣給了別人,自己經營了幾座酒樓,雖然不象以前那樣清閑,但賺的錢卻是以前的好幾輩,其家產也很快的躍居嘉興第一位。當然這一切都是他的那位干女兒的功勞,有人曾言誰娶了這位千金小姐,就是家有徒壁,她也能在一兩年內賺個千金來,更何況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王大善人已經有五十多了,卻還沒有一個子嗣,也就是說誰娶了這位千金小姐,這王家諾大的家產還不是這位女婿的,所以自從王大善人發跡后登門求親的絡繹不決,把門檻都給踏破了,只可惜我們的王大小姐心眼甚高,一年以來,不管是書生豪杰,還是一方大員沒有哪一個能入大上眼的,二十多歲的人了,再不嫁就快成大姑娘了。雖然王大善人不舍自己的女兒嫁人,卻也不能耽誤了自己女兒的幸福,于是就逼著自己的女兒進行招親事宜,以期望著能選出乘龍快婿,只可惜王大小姐的規矩甚多,非武藝高強者不入選,非文采出眾者不入選,非順眼者不入選等等條條框框把參選的名額壓的少之有少,雖然讓那些想吃天鵝肉的人吃了不少的苦頭,但也同時讓王大善人急白了頭,試問如此條件天下能有多少人,就算有,別人能看的上一個商人嗎?雖然最近皇帝下旨提高商人的地位,但數千年的思想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而這位王大小姐絲毫沒有把這些擔心放在心上,每天不是去看一下生意,就是到招婿的地方去看看,整日的悠閑自在的。

    這日,一匹白色駿馬緩緩的停在幫貴樓前,馬上的騎士身著白色錦袍,長相雖然不是很英俊,但臉龐剛毅,眼神顧盼期間自有一番威儀,顯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當然從他的那匹雪白駿馬上就知道這位年輕的公子身份不一般,須知在高宗皇帝南渡之后,馬匹的數量是越來越少了,象這種駿馬早就給 充做軍馬了,哪有讓別人拿來當坐騎的道理。一象拿眼色看人的小二連忙迎了上去。

    “來些上好的酒菜,等會還要趕路。”騎士冷冷的吩咐道:“還有把我的馬給喂好了。”

    那小二連忙忙不迭的點著腦袋,根據他多年的經驗,象這種人一般都是大頭。只要招呼好了,銀子是絕對不會少的,弄不好還有小費呢!小二腦袋里意***著。

    然而另人驚訝的是這位穿著上好的年輕人的吃相絕對不與他的衣服相搭配,其吃相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年輕人很快的消滅完面前的菜肴,然后招過小二奇怪的問道:“這道菜是何人所做。”

    店小二用一種另樣的眼神看著眼前這為不象是吃白食的家伙,嘴巴里慢悠悠的回答道:“當然是我們的大廚所做了。”

    “放屁。”年輕人粗陋的罵道:“你們的大廚也能做到這種菜肴,去把那個大廚叫來,本公子有事情問他。”

    店小二一邊走著一邊想道:“沒想到還有這種吃白食的,等會看你怎么辦?哼!”

    年輕人望著眼前的胖子大廚,緩緩的說道:“說,這道菜是何人教你做的?”聲音雖然不大,卻隱含著不能抗辯的威嚴。

    “是…是我家大小姐教的。”胖子大廚吞吞吐吐的說道。

    “她在哪里?”年輕人冷冷的問道。

    “喲,想追我們嘉興的第一美女也不能用這種招數吧!”一個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年輕人冷冷的朝說話的人望去,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又是紈绔子弟。只見說話的是為年輕英俊的公子哥,手搖一折扇,一身白衣,要不是他那一副驕傲的神情和旁邊一些同樣神色的年輕主,就專門看他的一副相貌,倒是有他的可取之處。

    “你是何人?”年輕人冷冷端起面前的一杯酒,悠閑自在的喝了下去,分明是沒有把眼前這些人放在眼里。

    “小子,你聽好了,站在你面前的這位公子就是我們錢塘知縣的公子楊懷玉。”旁邊的一位腰似水桶,臉似熊貓的家伙囂張的介紹道。而那位楊懷玉的家伙也配合的得意的搖了搖手中的折扇,好似一副翩翩風采似的,直看的對面的年輕人直搖頭。

    “小二,你家小姐在哪里?”年輕人也不理眼前的幾個紈绔子弟。

    “怎么你也鄉招親?”楊懷玉笑道。

    “招親?什么招親?”年輕人奇怪的問道。

    “你是外地的?”楊懷玉嘲笑道:“連王大小姐在德翠樓招親都不知道嗎?”

    “小二,德翠樓在什么地方?”年輕人突然抓住身邊的店小二問道。相貌兇狠,言辭銳利,眼光森嚴,絲毫沒有先前的儒雅之氣,形象反差讓人口瞪目呆。

    “在…在前門大街,在這里轉個彎就到了。”店小二連忙答道。

    “謝了。”只見年輕人一個魚躍,飛下樓去。就在店小二正準備嚷著酒錢未付之時,一道銀光落在餐桌上,銀光閃爍,讓人吃了一驚,赫然是一錠五十兩的元寶。

    且說那年輕人飛下幫貴酒樓,身體就落在樓下的那匹雪白的駿馬上,隨著馬蹄的越來越遠,年輕人已經消失在眾人的耳際,根據他剛才的言辭,眾人也知道他是到德翠樓去了,喜歡看熱鬧的和期望著看笑話的人也都紛紛涌了過去。國人都是有如此特性的,一逢到熱鬧事情都喜歡去摻和,更何況是一場招親好戲呢!就算是看不成熱鬧,就算是看看美女也是不錯的。當眾人趕到德翠樓時,眾人很快從門房那里打聽到那位年輕人的姓名,上面赫然寫著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天山徐澤”。

    原來徐澤在經過桃花島水域后,突然想起錢塘有名的海潮,就迫不及待的吩咐韓壽把船停了下來,自陸路回京,反正錢塘離臨安也已經很近了。果然不負徐澤的厚望,終于他看見了自己從前沒有觀看過的海潮。而正當徐澤準備返京之時,卻又不得不停了下來,來參加這次的招親比試。

    德翠樓雖然是臨近街道,但與街道有著不少的距離,其主體部分是有德翠樓和一個大型的花園組成的,在花園的中央分別建了兩座高臺,一文一武,在花園的右側是一個小樓,也就是傳說中的王大小姐的閨房了,從閨房的窗子可以清楚的看見兩座高臺上發生的一切了。

    徐澤懷著激動的心情走入園中,望著兩座高臺,嘴角揚起一絲微笑。

    “公子,你是先進行哪種比試?”一個青衣打扮的仆人問道。

    “先文后武。”徐澤微笑道。然后只見徐澤身體緩緩的升高數尺,接著又向前飄去。輕功之高令人匪夷所思,頓時讓那些即將進行比試的武林年輕俊杰吃了一驚,而其中有些見過徐澤的人都驚叫起來,“他是天下第一高手遮天帝尊。”“遮天帝尊來了。”名號一出,果然不同凡響,一些人紛紛打著退堂鼓,試問誰能打的過當今五絕中的高手啊,這徐澤不但敵的過,還一打倆,試問天下武林誰有如此功力啊!

    “小姐請帝尊進行文試。”當徐澤緩緩落到高臺時,一位滿眼星光的圓臉俊俏丫鬟激動的對徐澤說道。

    徐澤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本帝尊就不客氣了。”說完毫不猶豫的抓起手中的狼毫寫了起來,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北國風光,千里冰峰….還看今朝。”徐澤看著面前的柳體,暗自搖搖頭道:“若非試試你,我也不會寫這首詞了。”

    當丫鬟接過徐澤的詞后就朝繡樓走去,顯然是給那位神秘的王大小姐看了。不一會兒,只見剛才的那位丫鬟滿臉喜色的對徐澤道:“小姐請帝尊聽一名曲,帝尊若是能說出此曲的名稱,自然可以娶我家小姐。”

    接著只聽一古箏聲傳入園中眾人的耳際,在舒緩典雅的慢板奏出悠揚如歌的旋律,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夕陽西下,漁船滿載收獲而歸。水面上灑落一片閃動著的金光,漁民悠然自得,漁船隨波漸遠的優美景象。

    徐澤一聽朗聲大笑道:“敢問小姐談的可是漁舟唱晚。”

    “既然猜出來了,還沒有忘記我,還不進來一會。”繡樓里傳來一嬌呼聲。言語中激動之意象是徐澤是她的老朋友一樣。

    “真的是你。”徐澤神情呆滯的道。神色中絲毫沒有一代帝王的威儀,絲毫沒有天下第一高手的沉穩。象是遇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