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回 軍議(一)

    日月如梭,花開花落,一年又一年,兩年時間匆匆而過。作為生死大敵的宋王朝與元帝國兩年來卻有著不同的發展,大元帝國在大汗蒙哥死后,諸王子爭權,雖然最后忽必烈繼承汗位,建立大元帝國,但其他諸王子卻也紛紛建國,如和林的阿里不花等紛紛起兵對抗朝廷,雖然現在忽必烈剿滅阿里不花在彈指之間,但數年的激戰使大元帝國民生凋敝,雖然忽必烈雄才大略,但也不得不面對戰后的恢復工作,所以即將取得勝利的皇帝忽必烈并沒有絲毫的興奮與得意,因為他知道他即將面臨的也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對手,其才能甚至遠遠超過自己。這讓他不得不靜下心來認真思考。而相對而言,擁有半壁江山的大宋皇朝卻處在興奮當中,到處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自從實施新的政策以來,雖然第一年朝廷沒有獲得絲毫的利潤,甚至朝廷的財政一度出現枯竭狀態,但也算是過來了,到了第二年朝廷的賦稅大增,海外貿易更是有了驚人的增長,被徐澤成為“服務行業”所交納的賦稅足夠支撐數萬大軍一年所需,而同樣在朝廷政策的支持先,海南行省也有了長足的發展,占城稻的大量種植,使朝廷結束了一到災荒年就必須招收大量的流民入軍隊的尷尬境地,海南的廣闊土地也同樣解決了朝廷艱難的淘汰老弱士卒的問題。而在海南發現的豐富鐵礦也同樣解決了朝廷鐵礦不足的狀況,優質海鹽的發現使朝廷解決了自蜀中丟失后,民間連鹽都是昂貴的物資的尷尬局面。總的來說,徐澤所采取的政策,無論是中正祥和,還是陰謀狡詐,無論是正還是奇,都使朝廷在短的時間內恢復了元氣,雖然在以后的史書中,眾史學家稱,帝國能夠在區區兩年時間內取得年稅收數億的白銀的收入是與圣宗皇帝所進行的血腥的奴隸貿易有著很大的關系,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韓壽、南宮劍和一大批的奴隸販子在著名的三角貿易過程中,為帝國獵取了大量的金銀財寶和許多超級廉價的勞動力,使帝國的水利、官道和一些軍事建設等方面很快的建成,并取得了成效。歷史總是由勝利的一方來書寫,徐澤這個“圣”字還是很自然的落到他的頭上了。

    圣武三年正月十六日,元宵剛過,剛剛沉浸在歡喜中的大宋朝廷并沒有絲毫的懈怠,武英殿周圍戒備森嚴,眾御林軍身著黑色盔甲,手執長槍,把武英殿團團圍住,恐怕連只蒼蠅也飛不進去。武英殿殿門緊閉,良好的閉音設施使外面聽不到絲毫的聲音,殿內龍椅上端坐的正是大宋皇帝徐澤,兩年來的皇帝生活,并沒有使他改變多少,英武的臉龐,雄壯的身體,威嚴的氣勢,還是同以前一樣,要真是說改變的話,大概也就是他的眼神的不同,如果說以前的徐澤是一柄出鞘的利劍的話,那現在的他就是一柄鋒芒隱藏的神兵,雖然表面不同,但更加使人敬畏,換句話說就是更加具有皇帝的威嚴了。在他身后懸掛的是一副巨大的地圖,上面山川分布,江河羅列,顯得十分清晰,這分明是整個華夏地圖。而殿內的大臣更是令人吃驚,首先是軍機處大臣吳潛、丁封剛、岳海、文天祥,然后是全國六大兵團將領,呼延豹、張陵、孫虎臣、孫小臣、岳軍、牛義、郭靖、黃蓉、耶律齊、狄秋、龍傲、吳三省、耿盡忠、劉起、劉整、韓壽、張志杰、吳遠等將,眾將云集,分明顯示著在短期內朝廷將會有大的舉措。將軍是干什么的,就是奮戰疆場,和平是將軍的希望,但也同樣是將軍的墳墓,做為一名將軍,他所向往就是征戰沙場,建功立業,成就不世威名。這次徐澤大規模的召喚,顯然是戰爭的開始,當下眾將毫不猶豫的趕回京城,聽候著戰爭的開始。

    “諸位愛卿,我大宋經過兩年的發展,在眾位愛卿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不錯的成果,眼下我們北邊的強敵雖然仍處在內亂狀態,但也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抽出手來,時不與我待,兵法云:先下手者為強,又曰:先下手者制人,后下手者制于人。所以朕決定先下手為強,興兵討伐。諸位愛卿以為如何?”大殿內響起徐澤那威嚴的聲音。

    “不知陛下將戰于何地?”龍傲抑住自己激動的情緒。

    徐澤微笑的望著眾將驚喜的臉孔,知道軍心可用,當下站了起來,走向地圖面前,道:“兵法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朕兩年來仔細研究蒙古軍隊的戰略構想,心中略有所得。先來看看蒙古滅金的過程,貞祐三年,蒙古大軍攻克金國的中都,然后一路南下,從北方壓住金國的大部分兵力,而又又派大將三木合拔都率領一軍經西夏進兵關、陜,嘉定九年十月,蒙古軍攻破潼關,向東進軍至閿鄉,紹定二年冬十月,蒙古軍進駐慶陽界,開始了慶陽之戰,但為金哀宗所敗,越年七月,窩闊臺與弟拖雷、侄蒙哥統率大兵,向金朝的山西進攻。蒙古軍攻下天成堡,經西京,至應州,在雁門關激戰,先后攻破代州和石州。紹定四年蒙古大軍攻克鳳翔。九月,蒙古兵三路齊發,窩闊臺兵臨河中府,拖雷軍過鳳翔南下,十月,窩闊臺猛攻河中,拖雷率領的右軍四萬,攻破寶雞,九月,破我大散關,屠洋州,攻興元。然后由金州東下,兵鋒直指汴京。”徐澤邊說邊在地圖上描了起來,不一會兒,地圖上就非常的明顯的出現了蒙古入侵金國的戰略意圖,自西向東,運用大縱深大迂回等戰略,對金國進行包圍分割,然后集中重兵進攻金國首都。從而完成戰略意圖。

    “諸位愛卿,再看自金國滅亡后,蒙古入侵我大宋的一系列戰斗,諸位愛卿不難看出蒙古的策略一直是取四川,然后順江東下,席卷江南,仍然是一副大縱深大迂回的戰略思想,企圖占領我四川然后順江南下,可惜的是蒙古大汗蒙哥數十年的征戰,仍然飲恨于釣魚城下,嘉陵江上風煙滾滾,釣魚臺下浴血鏖兵。且看上帝折鞭處,半壁河山一柱撐。這個釣魚城真是我大宋的福星啊,王堅、張玨兩位將軍真是有勇有謀啊!沒有這個釣魚城的堅守,朕在三年前也不可能取得襄陽大捷了,所以朕看收復江山,首先就要收復蜀中,免的在北伐時,使我軍背后受敵,更何況四川乃天府之國,在我大宋復興的道路中它會起著重要的作用,朝廷需要它。待收復四川、云南大理等地后,方可北伐中原。諸位愛卿以為如何?”徐澤分析道。

    “陛下所言深和兵法之道。”岳海道。

    “陛下,你說打哪就打哪,只要有仗打就行。”說話的確是好戰分子牛義。

    “陛下。臣有話說。”郭靖皺著眉頭道。

    “郭愛卿有話就說。”徐澤望著郭靖道。

    “陛下,臣以前為報蒙古成吉思汗的撫養大恩,也曾效力于蒙古帳下,對于蒙古的軍隊也略知一二,臣先把蒙古軍隊的戰術說給陛下與諸位將軍聽聽,具體的還請陛下定奪。在戰術的運用上,蒙古人特別強調的就是部隊的機動性,以遠距離的包抄迂回、分進合擊為主要戰術特征。蒙古人的遠距離機動達到了歷史上空前未有的程度,他們常常可以上百里地大規模機動,使敵人很難預料和防范到他們的攻擊。他們在戰斗中亦很少依賴單純的正面沖擊,通常使用的方法是,一小部分騎兵不停地騷擾敵軍,受攻擊后后撤,待追擊的敵軍隊形散亂疲憊時,早已四面包抄的騎兵則在一陣密集的弓箭射擊后蜂擁而來。以有備戰無備,則必勝,此其一;其二,在蒙古人西征時,在發生大部隊與敵正面遭遇的時候,蒙古騎兵也會迅速排成戰術隊伍發起正面的攻擊。其戰術隊形通常是排成五個左右的橫隊,每個橫隊均為單列。各橫隊相距很寬的距離。這樣形成了遠遠大與對手的寬大正面。前兩個橫隊是重騎兵,其余為輕騎兵。在此之外則還有大批的游騎四處做表面上無意義的運動。雙方軍隊在靠近后,蒙古軍隊的輕騎兵會突然從前排的重騎兵橫隊的巨大空隙間以極高的速度沖出,向西方的敵人投射長矛和從我大宋學來的毒箭。幾次齊射后,重騎兵隊伍迅速后退,接著輕騎兵也迅速后撤,并回到原來的位置。而遭到攻擊的西方軍隊無論是步兵方陣還是騎兵方陣此時都很難迅速回擊,必須保持隊形的嚴密向前推進,否則無法利用自己的優勢殺傷蒙古兵。通常蒙古軍隊的騎兵只要一兩次這種沖擊就會讓敵軍軍心動搖隊形混亂。而這種反復的攻擊蒙古兵可以不論白天黑夜地進行,因為隊伍相距較遠且不需要太嚴整,蒙古兵的隊形很容易在遠離敵軍后重新排列整齊。一但敵軍隊形混亂軍心動搖開始后撤,則寬大的蒙古騎兵隊形就會迅速變成包抄隊形,對敵軍進行近距離的砍殺。而在蒙古攻城過程中,他們也學會了我大宋的投石機等攻城器具,甚至在某些方面還遠遠超過我大宋,所以臣認為我大宋北伐不可小視這些蒙古騎兵。”郭靖一番話頓時把眾人又打回了現實。

    身為上位者的徐澤當然不能在適當的時候弱了自己的威風,當下笑道:“郭愛卿說的有道理,他說明了蒙古在其西征時候的經典戰況,但在朕看來這些都不是無懈可擊的,朕最起碼有三種方法把他們擊敗。眾將士只要做到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認真研究對方的弱點,發揮我軍的優勢,也就很容易打敗在西方戰場上不可一世的蒙古軍隊,我大宋也不是沒有打敗過蒙古軍隊,朕也親自擒過蒙古的皇帝,釣漁臺一戰,還把蒙古的大汗給擊斃了。蒙古軍隊不過是紙糊的老虎而已,沒有什么可怕的地方。眾位不要忘記了,論打仗,世間還有哪個民族能超過我漢家民族的,早在春秋戰國時期,我漢家軍隊就有了《孫子兵法》等兵法韜略,歷史上也出現許多戰爭奇才,如漢朝的衛青、冠軍侯霍去病、三國時期的曹操、諸葛亮、唐朝的李靖等人,他們都在抵抗外族入侵時,建立了不朽的功勛,他們打的那些外族丟盔棄甲。怎么我們這些子孫還比不上先輩嗎?”

    眾人聞言,遙想先人的風采,頓時熱血沸騰,就是老成的吳潛也滿眼的激動之色,要不是顧及到此時在皇帝跟前,害怕明日被那些御使們參奏一個‘駕前失儀’之罪,恐怕早就跳了起來了。

    看著眼前激動的眾人,徐澤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笑道:“剛才朕說朕有三種方法能夠戰勝蒙古大軍,也并非只是虛談,今日讓朕先來拋磚引玉,先說說朕的想法,至于你們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朕的這套也不過是做個參考而已,你們平常可以運用到自己的戰術中去。”眾人聞言紛紛豎起耳朵聽了起來,生怕露掉了什么。

    “這其一就是借助先進的武器,兩年來,朕已經命令四川唐門為我大宋制造了不少的先進武器,這第一個受惠人就是海軍的韓壽將軍了。”徐澤微笑道。

    “陛下說的有理,唐門為我大宋所鑄造的大炮,其射程,殺傷力遠遠超過了投石機的距離和其威力,同樣有信心在郭大人所說的蒙古的拋石機之上,我大宋所鑄造的大炮,其攻擊范圍達一里距離,覆蓋范圍有十步左右。”韓壽得意的介紹著大宋的新式武器,而眾人也同樣被這種新式武器的威力給驚呆了,天下還有這樣的犀利的武器嗎?

    徐澤見狀,微笑道:“當然這種巨炮鑄造麻煩,而且相當笨重,不利于野戰,還是守城的好,回頭,云運一半到襄陽去。想來這樣襄陽防守更加堅固了,就是蒙古來入侵,也會碰個大釘子。郭愛卿,你明日就從軍械庫里,把他搬過去吧!”

    “臣謝主龍恩。”郭靖見徐澤送給他如此守城利器,如何不喜。當然徐澤也同樣沒有想到,正是因為他的這個決定,讓他逃過了一劫。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