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回 碧海潮聲俏佳人

    泉州南門碼頭,一列皇家儀仗簇擁著一匹白馬,望著不遠停泊的帥艦,徐澤心頭一動,滾鞍下馬,周圍的南宮劍、張養浩、唐紹儀等地方官員連忙圍了上去,徐澤微笑的看著幾人,眼里滿是鼓勵之色。半響方道:“朕來泉州已有月余,泉州是個好地方啊,這里人杰地靈,風景秀麗,但朕認為這里最重要的是商業繁榮,有的地方遠遠要超過其他諸州,朕相信這里在將來的不久必將成為我大宋最繁榮的城市之一,這一天朕相信很快會到來,在諸位愛卿的努力下,朕和天下的臣民都會看到這一天。”

    “臣等必不負陛下的厚望。”南宮劍等人跪倒山呼道。

    “朕信任你們。朝廷也信任你們。”徐澤微笑的走上前扶起眾人微笑的道。待走到南宮劍面前,拍著他的肩膀道:“南宮,朕就把朝廷的對外命脈就交給你了,莫要讓朕失望,萬事要小心從事,遇到什么困難的地方,可以告訴朕,有朕為你做主。”

    “臣聽陛下吩咐。”南宮劍雙眼閃爍著激動的淚花。

    徐澤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來到唐紹儀的面前道:“唐愛卿,這火藥和大炮關系到大宋的中興,關系到朕北伐的成功與失敗,干系重大,愛卿切莫掉以輕心,有什么需要現在就告訴朕,朕現在就給你解決了。”

    “陛下待臣和臣的家族恩重如山,賜予大量的金錢與土地。臣已經沒有任何要求了。”唐紹儀滿臉欣喜的說道。

    “朕已經吩咐泉州府派了一些保衛過去了,畢竟此事干系重大,安全第一,你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告訴朕,要銀子給銀子,要人給人,朕絕不含糊。但朕也有要求,一年內,韓將軍的軍艦每船都至少有一門大炮,兩年之內,朕的近衛軍必須要裝上三十門大炮。雖然要求有些高了,但人手朕都會給你安排好的,并且都是能吃苦耐勞的家伙,這些人都是韓將軍的戰俘,受點苦也是沒關系的,一日只要給點吃的就行了。”徐澤微笑的說道。言語中絲毫沒有覺得這個決定是否血腥,也沒有覺得他的臣子,也就是這位即將掌握大宋軍工的家主臉上的蒼白。一言決定生死,而且涉及到的人數也許多的連韓壽和南宮劍這兩個血腥計劃的執行者都不知道。但他這位老是在江湖中打滾,又經過無數的內斗而當上家主卻知道這其中的血腥,三角貿易之所以稱為血腥,不僅是因為它的金銀來源是來自販賣奴隸和貨物之間的差價而取得的,而更重要的是因為這些被販賣的奴隸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奴隸的販賣者根本不會計較這些奴隸的生死。象徐澤吩咐的給他們點吃的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是很仁慈了。當然這只是徐澤的想法,而不是這些生活在封建禮教下的唐紹儀等人的想法,在他們看來,中華乃禮儀之邦,應該禮遇這些外來之邦,更別說徐澤這樣血腥了,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制度,皇帝的話就是圣旨,就是天意這類的思想,讓這些人沒有絲毫的反對,盡管他們的心里感到不忍。也只得以“非我族人,其心必異”這類的話來安慰自己。

    “陛下,時候不早了,該起程了。”在旁邊的韓壽走上前來,恭敬的對徐澤道。

    徐澤看了看天,只得道:“既然如此,朕就回京了,諸位愛卿,朕會在京師等諸位的好消息。”說著在韓壽的陪同下,朝那高大的懸掛著一面黃色龍旗的帥艦走去,在他的身后歡送他的是一陣山呼聲。

    驚濤拍岸,卷起千朵浪花,不過這時的徐澤是沒有機會看到,艦隊雖然是沿著海岸航行了數天,但一干艦船把徐澤的帥艦保衛在中間,雖然只有半只艦隊,也同樣使徐澤失去了觀看海潮的機會。站在船頭,觀看著百軻爭流,徐澤微笑的對服侍在一旁的韓壽道:“韓愛卿,勞你親自來護送朕,是朕的錯誤了。”

    韓壽老臉微紅道:“臣能伴駕乃是微臣的福分。”.

    “恩。”徐澤點了點頭,道:“在泉州的艦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回陛下的話,臣都安排好了。”韓壽得意的道:“臣這次不光是為了護送陛下回京的,更重要的是先去探一探路,最好是弄些奴隸回來。”

    “哦,原來是一舉兩得啊!”徐澤笑罵道:“你準備怎么干啊,這海上可不同于路上,補給不說,就是這海上的颶風也有可能要了你的小命。”

    “嘿嘿,陛下,臣在泉州這么多年,別的本事沒有,這觀望海上天氣的本領可是學會了不少,什么時候起什么風,什么時候漲潮,都不會糊弄到臣的。”韓壽得意的答道。

    “既然愛卿這么有把握,朕也就放心了。”徐澤漫不經心的道:“愛卿準備怎么到扶桑去打劫啊,在哪一面上岸啊,東面還是西面?”

    “臣準備在臺灣補給一下船只,然后經過這里,在其東邊的新瀉登陸。”韓壽指著一張地圖對徐澤解釋道。

    “你問過那些到過扶桑的商人或者水手嗎?”徐澤淡淡的問道。

    “臣問過,這個時候統治扶桑的不是所謂的什么天皇,而是叫什么鐮倉幕府的…”韓壽解釋道。

    “朕知道這些。”徐澤冷冷道:“朕要告訴你的是扶桑的東面海岸海岸狹小,且大多暗礁密布,你從東面登岸,簡直就是找死。還有朕要告訴你的是,扶桑多颶風,朕看你這半只艦隊大多還不算堅船,如何能抵擋海上颶風的侵襲。”

    韓壽聞言早就處在當機之中,沒想到進攻扶桑,當一次海盜還有這么多的學問,要是弄個不好,還把自己給陪了進去。徐澤看著一臉呆相的韓壽道:“其實你要到扶桑做海盜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還請陛下指示。”韓壽連忙跪倒道。

    “你先攻占扶桑的某個小島,當作一個補給點,然后才到岸上去搶劫,遇弱即戰,遇強即退。至于怎樣去防止海上颶風的事情,你可以去請教那些有經驗的漁夫,三人行必有我師,盡管你是當將軍的,有爵位在身,但并不表示你所知道的就必他們多,也許你的某一方面還沒有他們強,就拿這個水戰來說,我大宋的一個漁夫都比那蒙古的忽必烈強。”徐澤也開了個玩笑道。

    “臣待回泉州后會認真向他們討教的。”韓壽恭敬的說道。

    “朕現在到了什么地方了?”徐澤望了望西面,盡管沒有望到海岸。

    那旁邊的韓壽見狀連忙回道:“陛下,已經到了…。”

    “已經到了嘉興了是嗎?”徐澤臉上突然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樣。旁邊的韓壽吃了一驚,沒想到剛才還在問路的皇帝這么快就知道到了什么位置。

    “你想知道朕是怎么知道的嗎?”徐澤淡淡的說道:“聽,蕭聲。”徐澤指著遠方道。

    “蕭聲?”韓壽聞言連忙聚起精神傾聽起來,果然一絲若有若無的嗚咽之聲從遠處飄來。盡管周圍波濤陣陣,但那一絲蕭聲仍然若有若無的傳了過來,足見此人的功力已經達到一定的火候。

    “陛下,那蕭聲?”

    “她是朕的朋友。”徐澤淡淡的回答道。

    “那…陛下。”韓壽面前已經失去了徐澤的蹤跡,四處張望了好久,才從那高高的桅桿上發現了那高大而現在卻顯的蕭瑟的身影。

    徐澤滿臉激動或者是矛盾的望著聲音的來源,只見離艦隊不遠處的小島上,隱約可見一個嬌小的身影站在懸崖上吹奏著那美妙哀婉的曲子,“塵寰外,碧海中,桃花之間桃花島。秋風起,海波興,幾度潮來聽玉簫…”。赫然是當今武林中北譽為“東邪”黃藥師的成名之作碧海潮聲曲,但眼前的吹奏之人顯然不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東邪了,不光身形上不象,更重要的是功力上不是一個層次的,要是此曲是由黃藥師來吹奏,韓壽這些人早就聽見了。

    望著遠方的身影,聽著那美妙哀婉的曲子,徐澤黯然的嘆了口氣。好半響,徐澤才躍了下來,也不理韓壽,只是淡淡的吩咐道:“開船,加速前進。”然后就進了艙內,留下一臉不知所措的韓壽。

    “他走了?”不遠的島上一個老者走到吹蕭者的身后問道。

    “師父,是他嗎?”少女問道。

    “是他。”老者道:“天下間誰會有如此精銳的水師,誰敢在艦船上升黃色龍旗。”

    “那他怎么不來島上呢?”

    “他在猶豫,他不能確定你的想法。”老者淡淡的解釋道:“最重要的他是皇帝。”

    “皇帝?”少女奇道。

    “皇帝有他的尊嚴,有他的威儀。”老者解釋道:“龍的威嚴不允許來到師父的桃花島。”

    “那以后能見到他嗎?”

    “能,如果你不想去找他的話。為師猜想兩年后,他會路過襄陽。”

    “為什么?”

    “他是位中興名主,在收復河山北伐之前,他會讓你師姐舉行武林大會,然后就是東征巴蜀、大理等地,然后就是北伐了。”老者言語中流露出一絲興奮。

    “師父,你會出山嗎?”

    “會,不光師父會,我大宋的武林人士都會。振興大宋,人人都有責任。”老者回答道,眼睛中滿是斗志昂揚,絲毫沒有以前的那位武學大宗師的風采。國家的大義可以改變一個人,不管他是誰。

    “英兒,要是你真的想嫁給他的話,就要理解他,他身上的擔子比任何人都重,朝廷積弱已久,要想在短時間取得大的效果,恐怕很難。最重要的是我大宋內部也不穩,地方貪污的官吏多余牛毛,他特地的派楊過小友巡視四方,而且上次聽你師姐說老皇帝還沒死,對他還是有一定的制肘。”

    “師父,我想去見他。”少女淡淡的說道。

    “先去你師姐那里吧。”老者嘆了口氣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