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回 海軍

    推薦本人新書:《亂世龍騰》,諸位有空過去踩一踩。

    “知道朕為什么要把你留下來嗎?”徐澤冷冷的望著面前的韓壽。

    “臣愚昧。”韓壽臉色漲的通紅,仿佛在忍著什么似的。

    徐澤冷哼了一聲道:“你不是愚昧,而是不想講罷了,也罷,我就把這其中的因果告訴你,免得你日后壞了朕的大事。你是不是認為朕的‘三角貿易’有傷天和?”

    “臣不敢。”韓壽聞言連忙跪倒在地不趕起身。

    “你是不趕,而不是沒有。起來吧,就讓朕好好的為你說說。”徐澤扶起韓壽,把他按在椅子上,自己也坐了下來,端著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緩緩的說了起來:“自朕登基以來,日夜不安,在我大宋的北方有著一個強大的草原狼,四十萬的蒙古騎兵讓朕日夜不寧,有人說北方騎馬,南方舟船,這也是很有道理的,每次北方強敵南下,我大宋也經常以水師來克敵,使北方不敢南下牧馬,而我南方也因為戰馬其缺,失去了和北方對敵的資本。當朕在即位之后,翻遍了大宋軍隊的所有資料,卻黯然的發現,我大宋嬴弱如此,表面上我大宋有軍隊六十萬之眾,但岳王爺告訴朕能戰者不到一半,朝廷居然會沒有兵打仗,茍且江南尚且困難,就別說提兵北伐了,所以也就有了現在的淘汰老弱,重募新兵,也同樣有了你的五萬精銳水軍,可這些東西都是要靠銀子來堆砌,朝廷的情況你也知道,無論采取何種方法都不可能在短的時間內獲得如此眾多的銀兩,朕也是沒有辦法才用如此血腥的手段。朕雖然有違天和,但也對得起我大宋江山和億兆黎民百姓,朕也沒有什么可以慚愧的地方,更何況這奴隸的來源是來自扶桑。”說道這里徐澤渾身的殺氣讓旁邊的韓壽都感到吃驚,不知道東邊的那些倭人怎么惹上面前這個殺星了。

    當下壯著膽子問道:“陛下,臣愚昧,這扶桑說起來還是我大宋的番外屬國,我大宋貴為天朝上邦,若是做了恐怕會讓其他番邦感到膽寒吧!”

    “番外屬國?”徐澤咬牙切齒,大怒道:“你知道扶桑以前有個叫以前圣德太子的賤人給隋煬帝的一封信中曾經寫道“日出之國給日落之國之書”,雖然后來那封信改成了“東皇帝給西皇帝之書”。但其狼子野心昭然若皆,想與我天朝平起平坐。雖然到了唐朝的時候,年年進貢,歲歲來朝,并且派了留學生來天朝學習我漢家文化,唐太宗皇帝也十分大度,不但沒有追究前事,還允許扶桑人在朝廷做官。在本朝,都城還在汴京的時候,扶桑那些倭人對我天朝還存在敬畏之心,仍然是年年進貢,歲歲來朝,所進貢的貢品也樣樣都不缺,可如今呢?自從高宗皇帝南渡后,扶桑進貢的事情,朕就從來沒有見過,可見扶桑這個民族的奴性,當你的勢力比他強的時候,他就向你稱臣,向你進貢,派人到你這個國家來學習先進的文化,但同樣當你落難的時候,他不來踩一腳就已經不錯了。朕認為日后等他們學了我中原先進的知識后,定會侵略中原,殺我黎民百姓。這個時候要不把它消滅在搖籃之中,難道讓我們的后代受它欺凌不成。朕在很小的時候,曾聽過一個笑話,那笑話說的是有個天朝人飛升做了神仙,有一次碰到了女媧娘娘,他對娘娘施了個禮后就問道:‘娘娘,聽說我們人都是您造出來的?’女媧娘娘點了點頭,那神仙又說道:‘那我天朝東邊有個小島,那上面的東西也是您造的。’女媧娘娘臉色微紅的說道:‘他們是殘廢品,嚴格來說不能算是人’,那個神仙大怒道:‘既然是殘廢品,你怎么還讓他生存在人間,更可氣的是您怎么把他放在我天朝的旁邊’,那女媧娘娘也大怒道:‘那個垃圾民族,要不是你們老講什么禮儀,什么天朝的風度,你們哪個朝代都可以把它滅個十幾回了’,后來那個神仙也只有灰溜溜的走了。韓愛卿,朕要告訴你的是這個民族確切來說不算人的民族朕一定會找個機會給滅了,對于一個母子、兄妹、父女都可以**的民族根本不應該留在世上。”

    徐澤的一番話說的韓壽口瞪目呆,沒想到東邊那個叫扶桑的小島居然會有這么多的密聞,居然這么惡心,連母子、兄妹、父女都可以**。還是陛下說的對,是不應該讓這種民族活在世上,我等天朝正義之師這次就是救民于水火啊,販賣那些女人到中原來是避免**大罪,而那些倭奴則是給他們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多勞動方不會下十八層地獄啊,陛下真是有仁慈之心啊!當下跪倒道:“臣愚昧,臣方才不明白陛下的苦心,請陛下恕罪。”

    “你先起來。”徐澤嘴角揚起一絲陰笑道:“韓愛卿,對于這個三角貿易呢,要用銀子買的就買,不過最好是花較少的錢辦很多的事情。”

    韓壽臉色怔了怔,顯然是沒有明白,徐澤嘆了嘆道:“比如你可以首先賄賂對方官府,然后就是強搶,綁架等手段,或者干脆扮成海盜也行,反正不花錢是最好的。”

    “陛下,這行嗎?”

    “有什么不行的。”徐澤把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放在幾案上,臉上微怒道:“不要告訴朕,你手中的五萬精兵是吃素的,朕告訴你,這五萬精兵朕日后是有大用的,在朕的北伐中會起著關鍵的作用,時間是三年,朕要你在三年之內,把這五萬人訓練成水陸兩用的精兵,而讓你護送船隊,讓你化裝成海盜是干什么,那是在給你練兵,更何況明日會給你帶來一種非常犀利的武器。”徐澤嘴角揚起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經過徐澤開導的韓壽也放下了心思,當聞徐澤將為他配置一種新的犀利武器,雖然心中十分的想知道,但又不敢去問,只得憋在心里憋著,不過幸虧只有一夜的光景。

    “朕明日要去看看朕的士兵,你先回去做安排吧!” 徐澤揮了揮手說道。

    “臣遵旨。”

    ………………………………………………………………………

    次日,泉州新的水軍基地戒備森嚴。到了正午時分,猛的炮聲隆隆,接著轅門大開,然后從轅門內跑出兩列整齊的士兵,水軍統領韓壽率領著手下眾將紛紛站在轅門口,顯然是在迎接著什么人。

    過來一陣子,轅門不遠的官道上,緩緩行來數十騎,為首一人一身披掛,相貌英挺,雖然長的不甚俊美,但也輪廓分明,最重要的是渾身的英氣讓人不由的贊嘆,觀其步伐,龍行虎步,自有一番威儀。韓壽見狀連忙跪倒大聲喊道:“臣韓壽率水軍五萬將士恭請吾皇圣安。”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將士免禮平身。”徐澤運起一絲內力,聲音雖然沒有五萬將士喊聲那么雄壯,但顯的中正平和,雖然處在大海旁邊,但聲音不下于海浪的波濤聲。不由的讓眾將士暗驚。

    望著數百只艦船,聽著韓壽在旁邊解說著現下擁有的主力戰船、運兵船、給養船等具體的數據,徐澤洶涌澎湃,宋朝的水軍在當時的世界上是第一的,沒有哪個國家可以超越。而歷史上的南宋之所以滅亡是因為宋朝的降將給他們訓練了一只精銳的水軍,而這名降將就是現在在襄陽駐守的劉起父子,按照歷史記載,劉起父子本應該在去年的襄陽大戰中,被忽必烈俘虜,只可惜去年忽必烈都做了徐澤的俘虜了,同樣也使這位水軍名將逃脫了俘虜的命運,徐澤登基后,就被安排防守長江沿線,職務也在韓壽之上。

    等韓壽介紹完畢,徐澤一個飛躍就站到了旗桿之上,望著底下密密麻麻的眾將士,大聲道:“朕今日來到這里,看著大家的樣子,朕十分高興,也十分欣慰,因為你們沒有辜負朕對你們的期望,沒有辜負大宋的億兆子民對你們的期望。你們是朕的優秀的士兵,是這個世界上不可戰勝的士兵,朕為你們驕傲,為你們自豪。”

    “萬歲”、“萬歲”、“萬歲”。

    “從今日起,我大宋就沒有水軍這個稱號了,你們就是我大宋的海軍。你們說,那是什么?”徐澤指著天邊的黑暗道。

    “大海。”

    “不錯,那就是大海,長江太小了,已經不適合你們這些英勇之士,你們應該在那無邊無際的大海里遨游,去戰斗,把我大宋的龍旗插在太陽照耀下的每個角落。”

    “萬歲”、“萬歲”、“萬歲”。整個大營沸騰了,整個大海沸騰了。歷史再次改變,世界上第一支海軍隨著徐澤一番講話而宣告成立。也同樣在日后的時間里,他們為了中華民族建立了不朽的功勛。

    “陛下。”韓壽對徐澤拱手道:“昨夜陛下曾告訴臣說,今日會給我海軍添置一種新的犀利武器,不知是何名?”

    “哈哈。”徐澤大笑道:“這就要問這位唐家的家主了。”

    眾人不由的朝唐紹儀望去,而唐紹儀聞言吃驚道:“陛下,這…這話從何說起?”

    “唐卿。”徐澤微笑道:“朕聽說唐家的火器遠比那暗器精湛,不知可有此事?”

    唐紹儀老臉微紅,道:“陛下,不是草民不想報效朝廷,而是這火器制作十分麻煩,而且耗費巨大,草民家族一年也造不了多少啊!”

    “不是你們家族。”徐澤微笑道:“而是朝廷,換句話說,你們唐家專門為我大宋制造大炮等火器,我大宋的人力、物力、財力都由你選擇。朕要的是一年之內,大炮要在這海軍的艦艇上裝上一半,四年之內,這大炮能隨朕北伐中原。唐卿,你可有把握?”

    “臣遵旨。”唐紹儀大喜,連忙跪倒謝恩,以朝廷之力來發展一個家族,如何不高興。

    “好,既然如此,朕就暫時加封你為伯爵。”

    “臣謝主龍恩。”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