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回 三角貿易

    推薦本人新書:,大家有空過去踩一踩。

    “陛下,過了福州地界就是泉州了。”跟在徐澤后面的南宮劍拍著馬背對徐澤解釋道。

    “也就是說快到你的地盤了。”徐澤也看玩笑道。可是這個玩笑可把南宮劍嚇了一大跳,連忙解釋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天下都是陛下的,更何況這小小的泉州呢?只要是陛下龍足所至都是陛下的地方。”說完還摸了摸腦門上汗珠。

    看著南宮劍那緊張的樣子,徐澤微笑道:“朕只不過開個玩笑而已,有必要那么緊張嗎?”

    南宮劍聞言一副受教的模樣,心里卻暗思道:“開玩笑,這話可不能開玩笑,亂說是掉腦袋的,這個皇帝真是很奇怪。”

    “南宮卿家,聽說這大登科后小登科,不知你的小登科是什么時候啊?”徐澤微笑的打趣道。

    南宮劍聞言,臉色漲的通紅,好半響才說道:“回陛下的話,家父說這次回家就辦,還說請陛下主持呢?”說完忐忑不安的朝徐澤望來,好象生怕徐澤生氣似的。

    “好啊,你這小子真滑頭啊!”徐澤笑罵道:“朕怎么以前沒看出來呢!還讓你做了大官,不過,你小子果然有副奸商的樣子,朕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聽著徐澤的夸獎,南宮劍樂的哈哈大笑,徐澤見狀,突然一馬鞭朝他抽來,嘴里笑罵道:“你還沒有告訴朕,你要娶哪家的千金小姐呢?”

    “回陛下,臣要娶的是四川唐門的二小姐,叫唐瑩。”南宮劍解釋。

    “哦,四川唐門啊!”徐澤說道:“就是那個以毒藥和暗器聞名的四川唐門?”

    “是的,陛下。自從蒙古占據成都后,唐家家主與家父有舊,就遷到泉州來了。”南宮劍皺著眉頭回答道:“不過,他們家最著名的家伙并不是陛下所說的毒藥和暗器。”

    “那是什么?”徐澤奇問道。

    “臣曾聽唐瑩說起過,好象是叫做‘轟天雷’家伙。聽說那東西一爆炸,威力驚人,周圍百步的東西都不能幸免。”南宮劍說著嘴里含有一絲向往的語氣。

    “有那么厲害嗎?那唐門為什么沒有稱霸江湖呢?”徐澤不信的問道。

    “陛下,這東西厲害是厲害,聽說有一次西域有個叫金剛門的門派,殺了唐門的一個弟子,唐門就動用了幾個轟天雷把那個金剛門給滅的渣都不剩了,自那以后就沒有人敢惹唐門了,不過,聽唐瑩私下里告訴我說那東西制作起來很麻煩,而且要耗費大量的銀兩。”南宮劍嘆息道。仿佛惋惜著什么。

    不過,這些對于徐澤來說,就象撿到一個寶一樣,大炮有了,開花彈有了,一個家族的銀子總沒有一個朝廷多吧!老子就不信整不出好的大炮來。想到高興處哈哈大笑起來,頓時把旁邊的南宮劍看的莫名其妙。但又不敢發問。

    此時的徐澤恨不得馬上就能見到這個唐門家主,當下狠狠的抽了一馬鞭,不過不是抽在自己的馬上,而是抽了南宮劍的馬,那馬吃了一驚,一陣嘶鳴,然后猛的一飛奔,頓時把尚在沉思中的南宮劍嚇了一大跳,幸虧有著不弱的武功,否則跌下馬來,不死也會脫層皮。看著慌張的南宮劍,徐澤也哈哈大笑起來。

    …………………………………………………………….

    泉州隸屬于福建路,下設有晉江、石獅、南安、惠安、德化、永春、安溪等七縣,府治設在鯉城,此時的人口達百余萬,城區內人口超過20萬。其周圍有清源山、葵山、紫帽山、羅山。山雖不高,卻層巒疊翠,奇石嶙峋,云霞繚繞,端的美麗。晉江、洛陽江流經泉州城區,一南一北,蜿蜒入海。自元佑二年起,朝廷開始在泉州設市舶司,管理接待外商。時有“漲海聲中萬國商”的稱呼。是時,泉州與海外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通商,成為全國二大商港之一。在這里,形形色色的人到處都是,來自各地的人物藍眼睛,白頭發的,與中原人長的極不相符的波斯人也經常看到。不過更令人高興的是能買到許多內地買不到的商品,如香料等物,在這里來自巴蜀的錦繡,蘇杭的絲綢,福建的茶葉還有占城的稻子和越李的象牙等物,應有盡有。絲毫不比臨安差。

    “南宮,這泉州還真是熱鬧啊!”徐澤手搖著折扇,騎著高頭大馬,走在大街上。跟在他旁邊的正是南宮劍。

    “徐兄,這泉州雖然沒有京城那樣的豪華與威嚴,但比熱鬧還是不差于臨安的。畢竟這里有著一個市舶司,整天來這里交易的商人,都是數以萬計,絲毫不少于臨安,更何況這里所進行的大宗的買賣。”南宮劍連忙在旁邊解說道。

    “看樣子,這里蠻賺錢的啊!”徐澤微笑的瞟了一眼南宮劍。

    “那是。”南宮劍得意的說道:“聽家父推測,這里每年所得要占朝廷稅收的百之十五。”

    “南宮,這些對朝廷來說,還遠遠不夠。”徐澤淡淡的說道。開玩笑,就現在這點貿易額,與后世的貿易金額差的不是一點點。海外貿易要是經營的好的話,那可是掠奪資本的最好的方法,學過歷史的徐澤還是知道的,在資本社會原始積累的過程中,資本主義國家有名的三角貿易讓那些國家大發橫財。即將資產告缺的徐澤心里閃過一個惡毒的念頭。旁邊的南宮劍猛的覺得身子打了顫,暗思道五月的泉州怎么還感覺到冷呢?真是奇怪。不由的緊了緊衣服。

    “南宮,我這次來,有哪些人知道啊?”徐澤又恢復了嚴肅的面貌。

    “哦,就家父和唐門以及地方官府知道。”南宮劍連忙回道。

    “恩,晚上讓韓壽將軍和市舶使到你家來,朕有事情要吩咐。”徐澤又吩咐道。

    “臣遵旨。”南宮劍聞言回了個話。

    南宮家族就坐落在泉州城外,位于清源山下的一個巨大的宅院里,當徐澤到達時,南宮府響起了隆隆的鞭炮聲,自官道到宅院門前,一律是按照皇帝出巡的架勢而辦的,黃土覆面,凈水潑街。南宮家族當代家主南宮云天,四川唐門家主唐紹儀率領著兩家的族人以及當地官府的官員都紛紛跪倒在地。迎接著徐澤的到來。

    徐澤連忙下了馬,走到眾人之前,扶起南宮云天和唐紹儀道:“朕今日不過微服出巡,兩位愛卿不必大禮。”說著又對其他的人喊道:“都平身吧!”

    “謝陛下。”

    ………………………………………………………………………………

    南宮家族的密室里,徐澤滿面肅容端坐在椅子上,其左下手依次坐的是南宮云天,唐紹儀和南宮劍,而右下手依次坐著南方水軍統領韓壽和泉州市舶使張養浩。

    徐澤掃了眾人一眼,冷冷的說道:“朕這次南巡之所以沒有大張旗鼓,是因為這里有些事情是見不得光的,但為了大宋的中興,朕不得不來這一趟。接下來,朕要說的事情恐怕讓在座的諸位接受不了,朕也不為難你們,如果現在想退出的,朕決不怪罪。”說著也不理眾人,只是端起案上的茶杯,輕輕的喝上了一口。等待眾人的表態。

    “末將愿為吾皇效力。”韓壽毫不猶豫的跪在徐澤面前。然后是南宮劍和張養浩紛紛跪了下來,南宮飛云與唐紹儀則是最后才跪了下來。

    徐澤并沒有讓他們站起身來,而是自己站了起來,眼睛望著漆黑的墻壁,緩緩的說道:“朝廷即將開展的各項舉動,歸根結底就是需要銀子,安撫淘汰的軍隊要銀子,征召軍隊要銀子,購買土地要銀子,修理河道要銀子,不論做什么都要銀子。但朝廷又不好征收重稅,朕只有開源節流,朕雖然頒布了一系列的政策,但這些都是不能在短時間能實現的。朕想來想去。”徐澤頓了半響方才說出幾個字,“賣奴隸。”

    “陛下。”張養浩畢竟是文人出身,見徐澤冒出如此觀點,連忙想阻止,哪知徐澤揮了揮手阻止道:“朕知道這樣做有傷天和,但也不得不這樣做,更何況朕這里的販賣奴隸并不是販賣我大宋的子民。而是他國子民,與我大宋無關。”眾人聞言心里方安。

    “敢問陛下,那臣等該如何賣法?”南宮劍一副奸商的模樣。

    “朕管它叫三角貿易。”徐澤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道:“我大宋以絲綢、瓷器、茶葉等聞名,而越李國以稻米而聞名,其他的南海諸島有香料、犀角等物皆為有名,而東邊的扶桑則以人口眾多,尤其女人生性***賤,男人猥瑣而有名,朕想讓他們廢物利用,以我大宋的絲綢換取越李等南洋諸國的特產或銀兩,然后到扶桑交換倭女,賣到我大宋的各個妓院或者到北方蒙古都行。或者從我大宋運絲綢等物到扶桑交換倭女,然后到南洋諸國交換一些奢侈品運到國內,這些就是朕的三角貿易。無論走哪一條路線,我大宋都會得到巨額的利潤。在航行途中,若是怕海盜之類的,朕會派韓將軍去護航,不過要收取一定的護航費的。”

    一番理論下來,說的眾人口瞪目呆的,沒想到泱泱大國的皇帝居然出的主意如此惡毒,居然想當奴隸販子,而且還說讓軍隊護航,滑天下之大稽。奸商,奸商,南宮劍心里直呼道。

    “各大家族都可以參加,只要你交了稅收,只要你不違朝廷的圣旨,只要你損害朝廷和天下百姓的利益都可以參加。明白了嗎?”

    “臣等遵旨。”

    “好,你們先退下,朕還有話要吩咐韓將軍。”

    “臣等告退。”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