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回 蔡陽之死

    “哈哈,我徐澤又回來了。哈哈。”清晨的臨安南門突然沖出兩匹快馬,為首的那名騎士望著高聳的城墻突然大叫起來。

    “嘿嘿。”另一騎的南宮劍突然干笑道:“陛下,不是臣說,您不屬于江湖。”

    “我說你這小子找揍不成。”徐澤佯怒道:“早就告訴你了,出了京城要喊我徐兄了,怎么不長點記性啊!”

    “陛下,哦,徐兄。”南宮劍突然改口道:“這,我不是不習慣嘛!”

    “久了就習慣了。”徐澤猛的一夾胯下駿馬,朝前飛奔過去。頓時掀起了一陣灰塵,讓落后一騎的南宮劍吃了一鼻子的灰。但也不敢怠慢,也狠狠的抽了一下坐騎,那坐騎吃了一下痛,也狂奔了起來,兩騎很快消失在視線里。

    不用說,這兩人就是徐澤與南宮劍,兩天前,剛剛從吏部領來任命書的南宮劍就被太監叫進了宮,當他近距離的看見皇帝陛下就是前幾天邀請自己吃飯的黃宋,吃驚的嘴巴都能塞進一個拳頭。看著他那吃驚的模樣,徐澤就知道,路上帶著他這樣的活寶,想來路上也不會寂寞了。當下笑道:“怎么。不認識朕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南宮劍連忙拜道。心里卻暗思道:“完了,怎么碰到這樣的一個皇帝,以前倒是聽說過徽宗皇帝逛過妓院的,還沒聽說過哪個皇帝開個酒樓的,還鬧著和自己的臣子做生意的。自己倒好,不但見了不恭敬,還和他稱兄道弟的,和皇帝稱兄道弟的好象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南宮劍禁不住腦子里胡思亂想起來。

    “怎么樣,南宮劍。”徐澤淡笑道:“朕給你的官位你可滿意?”

    “臣謝陛下隆恩。”南宮劍連忙道。笑話,剛出道的小子就擔任泉州市舶司副使,從三品的高官。乃是歷年王朝所沒有過的,不過在這次恩科當中卻很正常,各個是實缺不說,每個人的官位都不差,三大世家中的慕容天星也奉命出使蒙古的阿里不花,按照皇帝的說法是有便宜就占。聽說為了能占點便宜,駐扎在黃州、泗州、楚州的軍隊向北做了一些運動,按照徐澤的說法是“拉練”。頓時搞的蒙古雙方緊張兮兮的,雙方都停火了好幾天,聽說蒙古忽必烈再次派人送來了不少的黃金珠寶,這種情景在以前通常只能發生在宋朝自己身上,每次北方少數民族的兵馬調動都會讓朝廷緊張一陣。也正因為如此,朝廷的那些官員們才放徐澤南下泉州。

    ……………………………………………………

    “小成子,陛下走了么?”全淺雪問道。

    “回娘娘的話,奴才今天一大早就去打聽了,陛下和南宮大人一大早就出了南門。”那個喚做小成子的太監連忙答道。

    “小成子,陛下和本宮以及另外兩位娘娘對你如何?”全淺雪突然冒了一句。

    那小成子聞言連忙跪倒在地,哭喊道:“陛下和三位娘娘對奴才恩重如山,要不是陛下和三位娘娘,奴才早被蔡總管給打死了。您就是奴才的再生父母,哦,不,就是菩薩轉世。”原來這位叫小成子的太監一日正在和一些小太監賭錢,被大內總官蔡陽給發現了,本來按照規矩是要當場杖斃的,誰知還沒有打兩下,就被正在游玩的徐澤四女看見了。當場就被小龍女給救了下來,徐澤也就隨了他的心愿,把他給留了下來給了三女使用。當然徐澤把他留下來,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位叫做小成子的太監居然還有一身不弱的詭異武功。想來就是那傳說的葵花寶典了,對于徐澤來說,這種人也是人才。而小龍女平時不管宮中之事,自己宮中服侍的人甚多,而全淺雪掌后宮大權,雖然徐澤的后宮只有四個人,但要處理的事情還是很多的,多了小太監也是很不錯的,更何況還是有點武功的太監呢!而小成子也對四人忠心耿耿。

    “小成子,聽說你和大內總官蔡公公有點不和,是不是啊?”全淺雪幽幽的問道。

    而跪在地上的小成子也摸不著頭腦,只得莫不做聲,也不知是裝聾作啞,還是默認了。不過全淺雪卻沒有理會這些,端起宮女侍奉上來的香茗,輕輕的喝上了一口,瓷杯上頓時留下一個誘人的唇印。正在忐忑不安的小成子按住心中的驚慌,等待著全淺雪的發落。要說自己和蔡陽沒矛盾是不可能,太監這個身體有著缺陷的東西,睚牙必報是他們的本性,但蔡陽大內總管的身份擺在那里,而且他還是皇上從潛邸帶過來的,從小與皇帝一塊長大,深受皇帝的寵幸,自己要不是有三位娘娘護著,早被蔡陽找個由頭給打死了。這時候一向機靈的小成子也猜不透全淺雪的心思。只得當個悶葫蘆。

    “陛下經常告訴我們三個姐妹,這后宮應該是個祥和之地,大家都應該和平共處,不要搞得仇深似海的,讓陛下不開心。”全淺雪仍然沒有說到點子,還在那里慢慢的忽悠著。

    “奴才這條命是陛下和娘娘給的,娘娘讓奴才干什么就干什么,奴才聽娘娘的吩咐。”小成子按不住心中的悲哀。看來娘娘還是要把自己給賣出去。

    “那好。”全淺雪突然道:“蔡公公喜歡喝茶,你先到內事房里拿些茶葉來,親自送到他那里去,去賠個罪,去認個錯,一次不行,來兩次。三次之后,要是還不行的話,就來告訴本宮,由哀家給你做主。畢竟是一家人,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謝娘娘,奴才馬上去辦。”小成子聞言見全淺雪不是把他送給蔡陽處置,也就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卻沒有留心全皇后的意思。

    看著急匆匆的小成子,全淺雪臉上陰晴不定。蔡陽啊,你不要怪本宮,不是本宮要殺你,也不是皇上要殺你,是這個世道要殺你,因為你知道的東西太多了,知道的東西越多,對你對本宮和本宮的姐妹都不好。你不同于我們,本宮的一切都給了我心愛的人,他的榮辱與本宮都是息息相關,他若當不成皇帝,且不說本宮這個皇后之位保不住,本宮的這條命恐怕也是難保了。其實本宮也知道,陛下不忍心下手,但又不能不下手,對于雄才偉略的陛下來說,北伐中原,成為一代中興明主,成就一番亙古未有的事業是他的責任,但是同樣為了成就這些,必須會死人,生性仁慈又不喜對自己人行陰謀的皇帝是很難對你下手的,而作為他的妻子的我不得不承擔這個罪名,就象漢朝的開國皇后呂雉一樣,她為了自己的丈夫毫不猶豫的承擔著殺害功臣的罪名,我又什么不可以呢?全淺雪眼睛里忽然露出一種決然的神色,頓時讓這位大宋的東宮皇后展示了一種威嚴。

    “娘娘,龍皇后和岳皇后來了。”隨著宮女的稟告,全淺雪眼中露出了一絲笑意,連忙迎了出去,顯然與兩女的關系十分要好。

    “龍姐姐,玲妹妹,你們來了啊!”全淺雪連忙上前扶住肚子挺的高高的岳玲,一邊招呼著宮女侍侯。

    “全姐姐,你今日好象很開心哦!”改不了習慣的岳玲剛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當然了,全姐姐見到玲妹妹當然開心了。”全淺雪一邊招呼宮女,一邊和岳玲開玩笑道。

    “那是,宮里要不是沒有我,早就悶死了。”岳玲大言不慚的說道。

    “妹妹,今日找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小龍女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讓人感覺有一絲溫暖,這大概是因為快要做母親的緣故吧。

    “龍姐姐,這個皇上去了泉州了,這家里有一大攤子的事情要妹妹去做的。有些事情妹妹分不開身,想請姐姐和玲妹妹幫幫忙。”全淺雪拉著小龍女的柔荑道。

    “妹妹,姐姐我可是什么都不懂,再說玲妹妹都有七個月了,如果有個萬一,如何向夫君交代啊!”小龍女為難道。

    “姐姐,放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母后想讓我們到葛嶺去看看她老人家。”全淺雪嬌笑道:“妹妹宮中的事情多,也抽不開身,加上葛嶺風景不錯,姐姐和玲妹妹都是有身孕的人了,去那里散散心,對孩子也有好處。”

    “要是那樣的話,姐姐就和玲妹妹就去一趟也無妨。”小龍女見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應了下來。

    “全姐姐,這個,那個北宮的姐姐也去嗎?”正吃著酸梅的岳玲突然冒了一句出來。頓時讓場面給冷下來,對于這位北宮皇后慕容影三人是充滿了好奇與憐憫,也不知道她哪里得罪了徐澤,自從進了宮,徐澤從來也就沒有在過夜,而慕容影也好象知道什么似的,從來沒有出過滄浪閣,有什么事情都是派她的宮女前來說話。

    “她…她就不去了吧!”全淺雪緩緩的說道。

    ………………………………………………………………

    “小成子,你怎么弄成這樣了啊!”全淺雪吃驚的望著眼前的太監,滿臉的傷痕,絲毫沒有一個人樣。

    “娘娘,您得為小的做主啊。”小成子痛哭道。

    “你先說說看。”全淺雪連忙道。

    “娘娘,奴才是遵照娘娘的吩咐,從內事房選了一壺好茶給蔡總管送去,可蔡總管不但不收,還叫人打了奴才,說奴才私自盜取貢品。還說,要不是看在娘娘的份上,還要殺了奴才。”小成子哭喊道。

    全淺雪忍住心中的笑意,徉做驚呼道:“哎呀,是本宮忘了,忘了把哀家的鳳符給你。這樣吧,你先讓御醫那里看看傷勢,回頭哀家賞你五十兩銀子。至于你和蔡總管的事情,就由哀家幫你解決了。”

    “謝娘娘,謝娘娘。”小成子連忙喊道。

    “你先去吧!”全淺雪揮了揮玉手道。

    望著小成子離去的身影,全淺雪眼里閃過一絲寒光。

    “來人啊,去請蔡公公到本宮這里來喝茶,就說本宮是為了給小成子賠罪的。”

    “是。”

    …………………………………………

    是夜,蔡陽死于總管太監房內。御醫診斷為暴病身亡,據史載圣宗皇帝聞言心中十分悲苦,數日不食,還追號為“靖忠”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