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回 訓示

    圣武元年五月十三日,清晨的涼風柔柔的飄過方山京的俊臉,對于這位相貌英俊的進士,不,狀元來說一切都來的是那樣的突然與自然。這位幼年孤苦,嘗寄人籬下的人來說,能考上狀元已經是很不容易了。而對于徐澤來說,方山京的才學在眾進士中并非最好的,論兵不如東方英,論商賈不如南宮劍,論詭辯不如慕容天星,論施政也不如阮登炳和陳子龍,但他學習勤奮,言行謹慎,心氣平和,最重要的是據史書載他為官正直清廉,家境貧寒,其處所均為親朋故友為之構筑,極其簡陋。但方山京卻能不趨富貴,泰然處之。這樣的人對于來自二十一世紀來說,有著不小的誘惑,君不見二十一世紀貪污的官員多于牛毛乎?

    眾新科進士在禮部有司官員的帶領下,第二次走進這大宋皇朝權力的中心,而這次走進的正是中心的中心,禁中的乾陽殿,皇帝陛下同一干文武大臣議事的地方,巍峨的宮殿顯的是如此的莊嚴與肅穆。方山京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與歷史有著驚人的相似的地方,幾天之前,在他的兩邊也是這兩位年輕人,現在又是這兩位,不過與前幾天不同的是,眾人的身份有了一絲變化,阮登炳成了榜眼,而陳子龍成為了探花,當然最主要的是三人經過幾天的接觸都成了好朋友。而在他們身后的慕容天星、東方英和南宮劍對于自己的二甲前三名的名次也有一絲無奈,但也不得不接受,這也許就是帝王之術,今科前三甲和當今三大世家都是同一人的話,那大宋朝就會鬧出笑話,更有甚者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也會日夜擔心的,皇帝要是擔心的話,那家族中的人也會擔心的。這樣也同時失去了自己參加科舉的意義了。

    隨著靜鞭三響,乾陽殿內敲起的景陽鐘,一路行來的數十位文武大臣,以及便是一陣悠揚的鼓樂,從遠處傳了過來,又漸漸地來到乾陽殿內。接著眾人就聽到一陣山呼萬歲聲,是那樣的整齊與洪亮,是那樣的莊嚴與虔誠。

    不一會兒,眾人只見從乾陽殿內倒退出一位官員,待到了殿外,就端正架子,轉身面南站定,朗聲說道:“眾進士跪接圣旨!”

    一聽這話,以方山京為首的進士們馬上跪倒在地同聲山呼:“萬歲!”之后,乾陽殿外一大片空場上,連一點動靜都聽不到。眾人都在等待著那激動的一刻,傳說中的唱名臚傳,也就是有司官員大聲的喊出你的名字與名次,讓你依次的進入大殿見駕。

    “著今科第一甲第一名進士方山京唱名臚傳,覲見圣顏!”

    方山京激動的高聲喊道:“謝主龍恩”上前一步,接過名單,依次唱名。每唱到一人,這人就高聲喊一句,然后,低頭躬身走進乾陽殿。阮登炳、陳子龍、慕容天星、東方英、南宮劍等共二百五十一名,紛紛進了大殿,跪在大殿中間等待著皇帝的訓話。

    好半響,方山京在二百五十一名進士都進了乾陽大殿后,大聲喊道:“新科進士方山京等二百五十一名覲見吾皇陛下,恭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其他人也跟在后面喊了起來,一時間萬歲之聲的喊聲在乾陽殿里久久回響。這喊聲是那樣的整齊,那樣的響亮,是那樣的激動。

    在乾陽大殿這個有著良好的擴音設施的地方,激昂的回聲是那樣的讓人振奮,同樣也讓人激動,坐在龍椅上的徐澤也在此時感覺到了皇帝的威儀。一身的袞服是那樣威嚴,頭上逍遙冠顯的徐澤是那樣的神秘。皇帝,也許就是這樣吧!權利也許就因為這樣讓人沉醉吧,徐澤很快的冷靜的下來。恢復了以往的沉穩與威嚴,這時還帶有一絲陰沉。

    徐澤面無表情的坐在龍椅上,望著底下跪著的一干進士緩緩的說道:“子曰‘學而優則仕’,還說‘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你們都是經過朕親自挑選的青年俊才,在全國來說,能超過你們的已經并不多了,也就是所謂的人上人了,以后你們或在朝中做官,輔佐朕協理政務,參贊籌劃;或者是代朕撫綏地方,治理民事,調理民情。不管怎樣都會有一番作為,或造福一方,名垂青史,或建功立業,彪炳萬代。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朕說的這些都是好的方面,都是那些有作為的人能夠做到的,你們這些人上人都有著這個條件,但也同樣,有著許多艱苦或者磨難,想當名臣,想留名青史有著許多中辦法,仁宗皇帝的包拯是一種方式,而高宗皇帝是的秦檜也是一種方式。不過兩者留的名聲肯定的不同的,一個名留青史,一個是遺臭萬年。這兩個人在當時也是人上人,這個秦檜還是狀元呢!路是自己的腳下,就看你們自己會怎樣去選。這響鼓不用重槌的道理你們都知道,有些話朕就不說了。朕要今天要告訴你們的是怎樣去做官,怎樣去做一個好官。你們現在能夠呆在這大殿里所憑借的是過人的才學。但朕要告訴你們的,下一次你們再呆在這大殿里,光靠這過人的才學是遠遠不夠的。還要憑著自己的能力,說到這能力有許多種,好的方面有安撫一方,勸治農桑等等,這些歸結起來就是一點,那就是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另一種才能也是許多地方官吏所擅長的,溜須拍馬,送金送銀,送美女等等手段,歸結起來就是巴結上官,搜刮民脂民膏。朕告訴你們,在朕眼里,這兩種人也是有區別的,朕在沒有登基的時候,曾統帥大軍與北邊的蒙古打了一場保衛戰,所殺的人多于牛毛;在朕登基后,還沒有一年的時間里,朕殺的官員也數以百計,非常時期用非常政策,在這個時候,太祖皇帝那‘永不殺言官和文臣’的那一套不適用了,朕是不會允許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家伙緊緊免個官就行了。朕會要了他的腦袋。君子取財也要取之有道。那些老百姓的錢你也敢要,前朝的太宗皇帝曾言‘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載舟,同樣也能覆舟’。這里的‘君’并非只指皇帝一人,同樣也指你們這些權力大于老百姓的人。小心他們把你給殺了。朕貴為天子,所謂的天子是指上天之子,這上天是什么,老子曾言‘天地不仁,萬物為芻狗’,在某方面老天也會遵從老百姓的意愿的。人說得民心者得天下。朕可不能讓你們把朕的民心給壞了。在這里朕給你們提個醒,朕雖然坐在這里,這天下的一舉一動都是在朕的掌握之中。鎮國公楊過喜歡游歷江湖,而朕也給了不少的特權,斬三品以下是不用上報的,你們也可以試試你們的腦袋是否堅硬啊!”

    歇了半響,徐澤端起書案上的香茗,慢慢的喝上了一口,然后接著說道:“今天本來是個大喜的日子,歷代皇帝也沒有象今天這樣說過一些大殺風景的話,朕說的這些雖然不合適宜,但朕說的這些都是為你們好,當官不為民做主,還不如回家賣紅薯。朕今日所說的,你們要銘記在心。關于你們官職的任免,朕已經下旨到吏部了。等你們夸官以后,明天就到吏部報道吧!”

    徐澤話一落音,就喊了句退朝,一時間把眾人涼在那里,頓時把正準備遞上謝恩表的方山京俊臉躁的通紅。原來按照程序在皇帝訓完之后,狀元還必須代表眾進士遞上謝恩表后,才可以在有司官員的指引御街夸官,現下倒好,進表謝恩的對象不見了,倒是讓這位新科狀元不知所措的跪在那里,連帶著數百位進士也都跪在那里,文天祥見狀,微笑的走到眾人跟前道:“子高,陛下不愛聽這些花團錦簇,又極其空乏的歌頌文章,所以也就不讓你們讀下去了,你先把頌表給我,我去轉給陛下,你先帶領眾人夸官去吧!”

    “謝中堂。”方山京連忙把頌表遞給了文天祥,對于這位年紀輕輕就能入主軍機處的文天祥充滿著好奇與尊敬,更多的是羨慕。

    “好好干,會有一天你也會和我一樣。陛下很器重你。”文天祥好象看出他的意思,也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了兩聲。

    “是,中堂。”

    …………………………………………………

    “履善啊!”徐澤接過文天祥手中的頌表看也沒看,就丟在一旁,命旁邊的一個小太監端上一杯上好綠茶,招呼文天祥坐了下來道:“朕三天后要到泉州去一趟。”

    剛準備喝茶的文天祥馬上站了起來,問道:“不知陛下要哪些人陪同?”畢竟皇帝出巡是件大事情,來不得半點馬虎。

    “哦,不要任何人陪同,也不要擺儀仗。”徐澤揮揮手道:“由南宮劍陪同就行了。”

    “那陛下的安全?”

    “怎么,你難道不相信天下第一高手嗎?”徐澤微笑道。

    “臣不敢。臣…”

    “不必說了。”徐澤大手一揮,冷冷道:“朝廷之事由軍機處做主,如果事情重大,就告訴后宮全皇后。”

    聽著徐澤冷冷的語氣,文天祥只得遵旨。畢竟徐澤的武功擺在那里。

    …………………………………………………

    “聽說陛下三天后要到泉州去,還不要人陪同?”激情過后的全淺雪抱著徐澤幽幽的說道。

    “在泉州朕還要處理一些事情。就不帶你們去了。”徐澤道:“更重要的,朕還要讓你趁機辦一件事情。”徐澤突然有朝全淺雪撲了過去,呻吟聲又響了起來。

    “陛下…什么…事情…要…臣妾…辦的。”

    “秘密…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

    “哦,臣妾…知道了…。臣妾…會辦好的。”屋里漸漸只剩下喘息聲和呻吟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