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回 殿試

    圣武元年的恩科進士,總共是二百五十一名。五月十一日這天五更時分,他們便頂著滿天星斗排成長隊,由禮部有司官員率領著,到皇宮來朝見皇帝,參加又徐澤親自舉行的殿試。據小道消息,這次殿試將不同往日,雖然是考試,卻不會有名落孫山的可能,當然殿試的好壞,與將來的前程有著很大的關系。走在最前邊的是紹興人方山京、平江人阮登炳、莆田人陳子龍,在他們后面的正是與徐澤見過的姑蘇慕容天星,嶺南人東方英和泉州的南宮劍了。

    眾人穿過金水橋,進了景陽門,便見巍峨的乾陽殿莊重和肅穆,殿前的青石大道上金槍班軍士像松樹一樣似的排列在兩旁,保衛著他們的君王。五更時分的清風給已經進入南方天的眾人帶來一絲涼爽,讓這些進士們緊張的心情好了不少,定力比較強的南宮劍還夸張的吸了一口,讓周圍的進士都好奇的朝他望了幾眼。這次殿試并非在乾陽殿內舉行,而是在離乾陽殿不遠的武英殿舉行。望著眼前的一切,豪華的宮殿,森嚴的禁衛,空氣中充滿的威嚴的氣勢。人人都禁不住浮想連翩是,數千年的官本位思想,士農工商,當官的就是排在第一位,孤燈寒窗十載苦戰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今天嘛,雖然每人以后的境遇不同,但好歹也算進了這扇門不是。想到覲見以后即將到來的恩遇和榮寵,誰不激動萬分?早在兩天前,眾人在禮部官員事先安排下,眾人對于覲見的禮儀早就熟記于心了。從哪兒走,走幾步,怎么行禮,怎么說話,又多次讓他們演練,是絕對不會也不能出錯的。所以別看來了兩百多人,可是卻行進有序,絲毫不亂,寬闊的廣場上只留下眾人的腳步聲。

    好半響,眾人到了武英殿門前按照各自的位置站好。不一會兒,就見一名太監從殿內走出,走到青石大道上,就在眾人好奇之間,猛的一聲脆響。原來是太監手中的靜鞭揮動,而在此時不遠處的乾陽殿內的景陽鐘也敲了起來。待靜鞭三響過后,那名太監大聲唱道:“皇上駕臨武英殿,眾大臣上朝。”接著就見數十位大臣在軍機處四位大人的帶領下朝武英殿內走了過來,絲毫不理會站在殿前的一干進士。

    就在眾人疑惑之間,又有一個中官走到殿前大聲唱道:“圣武元年第一次恩科殿試開始,眾進士往武英殿見駕。”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按照慣例,朝廷每次科考都有三級組成,一級是由各州舉行的取解試,一級是禮部舉行的省試,最后就是殿試了,在坐諸位都是經過了三次考試,而今天是第四次考試,朕決定把第三次考試稱為會試,這次稱為殿試,所謂的殿試其實也就是點三甲,二甲之用。諸位學子也不必緊張。”莊嚴的武英殿內傳來徐澤那充滿威嚴的聲音,不由的讓人頂禮膜拜。而在大殿周圍的數十位大臣也紛紛坐在椅子上,大殿中央則跪著今科的二百五十一位進士。

    “今日殿試僅有一題,還是策論,朕想讓你們把自己夢想寫出來,比如說你想在朝廷上擔任什么官職,還可以說說現在我大宋的狀況等等,總之,暢所欲言,言者無罪。”徐澤又拋出了一個炸彈。好象這位年輕的皇帝與眾不同,喜歡出些讓人奇怪的題目,就象現在這樣,祖宗的規矩在他身上從來起不到任何約束。說的也是,開國以來,皇帝從來就沒有殺過文臣的,他就不同,死在他手中的大臣遠遠的超過了眾人的心理底線,要不是這些人死有余辜的話,那些言官們早就上奏章了,如果說這位皇帝用的是國家法度,還不如說他行的是軍法。當然這下扯遠了。

    數百位進士按不住心中的驚奇,歷年殿試基本上都是讓人寫幾手詩詞歌賦什么的,然后皇帝看哪個順眼就會點哪位做狀元,眼下這位皇帝顯然不是用這招了,原先以為自己有些把握的進士也不禁對自己信心有些動搖了。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也就沒辦法了,只得展開面前的書紙,花花的寫了起來。反正不管怎樣,進士這個稱號是到自己手中了,自己最起碼也可以弄個九品當當了。

    隨著最后一人交上了考卷,徐澤面上露出了笑容,這些人就是自己即將開始改革的急先鋒,自己有了這些人,如果用的好的話,在短的時間內也許能取到好的結果,畢竟這些人都是有著實才的家伙,不象以前的那些官員,只知道詩詞歌賦,對于如何勸治農桑,如何興修水利等等都一竅不通。不過這些人好象更應該感謝自己,如果沒有自己的一番不同常人的思維,那有識英才的伯樂啊!想著想著,徐澤也感覺自己好象蠻偉大的。

    看著龍椅上露出喜色的徐澤,首輔大臣吳潛道:“臣等恭喜陛下得如此眾多的英才。”眾大臣也紛紛說了一些阿諛之詞,好在今日徐澤確是很高興,也就沒有計較這些溜須拍馬之輩了。

    “吳愛卿,聽說貴公子也參加了這次恩科,不知道考的如何啊?”徐澤微笑的看著他的肱骨大臣。

    “勞陛下惦記,犬子這次也有機會參加了陛下親自主持的殿試。”吳潛毫無色彩的說道。但言語之間,眾人都聽的出他的自豪與驕傲。

    “恩,好,吳愛卿此舉不錯,堪稱典范。”徐澤喜道:“絲毫沒有因為自己位列中樞而自大,絲毫沒有放棄對子女的嚴格要求,而他的公子更是不凡,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父親是當朝一品而胡作非為,用自己真實才能證明自己,這種人才是朕所欣賞的。聽說吳愛卿的第二個兒子參軍了,吳潛可有此事啊?”

    “啟稟陛下,吳大人的二公子正在末將帳下,現在已經升到校尉了。”一旁的龍傲見徐澤問到了吳遠,連忙出列回奏。

    “好啊,吳愛卿不愧是朕的肱骨大臣,為國分憂,堪稱嘉獎。”徐澤拍了拍手道:“朕最看不慣的就是那些紈绔子弟了,整日的游手好閑,無所事實。更有甚者毫無法紀。你們都要給朕記住,在朕的腦海里是沒有什么恩賜的。你們的子女必須要有功勞或者才學,經過朝廷的考試才能入朝為官。否則都給朕回家種田去吧!”森嚴的語氣,肅殺的氣氛讓武英殿又回到了寒冬季節。

    “文天祥、丁封剛,你們留下來閱卷,其他的都退下吧。”徐澤見火候已到,就淡淡的說到。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干大臣連忙山舞足倒的退了出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