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回 科舉考試

    “啟奏陛下,臣等奉旨制今年恩科試題,現以擬訂完畢,呈請陛下御覽。”禮部尚書李伯玉一臉得意的說道。平時禮部的權利并不大,也只有在朝廷科舉選士時,才能顯示禮部的重要性。而作為禮部尚書的李伯玉這幾日終于嘗到了權利的甜頭,雖然皇上并沒有確定誰作為主考官,但自己作為禮部尚書,肯定在其中有一份的,最重要的是這次考試的題目的是禮部命題,這可是大權在握,君不見,這即日府前舉子排的滿滿的,雖然由于朝廷御使們看的緊,銀子并沒有得到多少,但最重要的是顯示了自己的權利,有的時候并不是軍機處的那些中堂們可以代替的。

    “哦,李愛卿辛苦了。”徐澤淡淡的說道,言語中聽不出絲毫的喜悅。

    “臣等愿為陛下效勞。”李伯玉雖然聽不出徐澤語氣,但仍然還是拍了個馬屁。

    “愛卿,你先說說,禮部出了哪些題目啊?”徐澤道。

    底下眾大臣大驚,因為歷年科舉試題都是由專人命題,然后由皇上開封和選擇,有時就連主考官也不知道這次科舉會出哪道試題。李伯玉連忙道:“歷年考題為防止泄密等事情的發生,都是由陛下親自決定和篩選。…”

    “朕知道。”徐澤冷冷的打斷李伯玉的話道:“叫你念就念。”

    “臣遵旨。”李伯玉見徐澤言語中隱有一絲怒意,哪里還敢呱噪,連忙打開奏章大聲讀了起來,只聽上面寫著:“圣武元年,吾皇大興科舉,召集天下能人志士,廣納賢才,文治武功,以求國家更加繁榮。臣等奉旨擬試題五,一曰周唐外重內輕,秦魏外輕內重各有得論;二曰賈誼五餌三表之說,班固譏其疏.然秦穆嘗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說亦以戒單于,其說未嘗不效論;三曰諸葛亮無申商之心而用其術,王安石用申商之實而諱其名論;四曰裴度奏宰相宜招延四方賢才與參謀請于私第見客論;五曰周禮言農政最詳,諸子有農家之學.近時各國研究農務,多以人事轉移氣候,其要曰土地,曰資本,曰勞力,而能善用此三者,實資智識.方今修明學制,列為專科,冀存要術之遺.試陳教農之策。此五題特呈陛下御覽。”

    “恩,不錯。”徐澤淡淡的說道。“先把它放在這里吧,待朕決定了再說。蔡陽宣旨。”

    “是。”蔡陽緩緩打開手中的圣旨,大聲朗讀起來,“陛下有旨下,眾大臣跪聽接旨。”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奉天呈運,大皇帝詔。為國家廣納賢才,特于圣武元年設恩科,軍機大臣文天祥博聞廣識,文才風流,可堪大任,命此次恩科主考官,陸繡夫、李伯玉為副主考。欽此。”

    “謝主龍恩。”

    “此次科舉是朕自登基以來所舉行的第一次選拔人才,三位愛卿不可大意,其一,防止考題泄密;其二,按照規矩錄取有用的人才,朕不要庸才,也不要廢才;其三,這次科舉分會試和殿試兩種,通過會試的舉子,朕會授予賜同進士出身,其余的與歷年相同。諸位愛卿在閱卷之時,朕也在旁邊的。”徐澤淡淡的吩咐道。“退朝后,文愛卿就留一下。”

    “退朝。”

    …………………………………….

    “文愛卿,你可知道朕為什么要留你下來?”徐澤微笑道。

    “臣愚鈍,還請陛下吩咐。”文天祥落后徐澤一步,低著頭說道。

    “此次科舉對我朝來說關系重大,直接關系到未來朕舉兵北伐的勝利。”徐澤鄭重的說道:“此時蒙古朝廷正處于內斗之中,阿里不哥雖然不如忽必烈那樣雄才大略,但也差不了哪里去,依朕看,等他們分出個勝負來,最起碼要兩年之久,等他們恢復元氣時,也要等四年后,這四年就是我大宋積蓄力量之時。朝廷正值在改制當中,對于朝廷的許多官吏來說,在朕看來都是浮于時事,貪污成風,欺壓百姓之事時有發生。最重要的莫過于把朕的一些政策歪曲,甚至抵制,這些都是朕不想看到的。”

    “陛下所說正是,臣是從地方上來的,對地方上的官吏甚為了解。臣每當思索,也是徹夜不眠。”文天祥激動的說道。

    “履善。”徐澤喊著文天祥的字道:“遍觀滿朝文武,朕信任的大臣也就是你了,為人忠貞,勤于王事,又不象徐幾、何基那些人只知空談,不干事;也不象吳潛那樣狡猾非常,也不象丁封剛那樣不知變通。這就是器重你的地方,所以朕才把這次干系甚大的科考,交給你,你莫要辜負了朕對你的期望啊”徐澤轉過身來,拍著文天祥的肩膀道。

    “臣愿為陛下效力,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文天祥激動的跪倒在地。為人臣者,能得到皇上如此待遇倒是不容易的。

    “你起來說話。”徐澤伸手扶起文天祥道:“朕相信年,不然也不會剛一登基就把你招回來。朕今日只所以要說這些,是因為要告訴你此次取士的要求,朕不喜歡那些歌功頌德,那些人都是沒按好心的;朕不喜歡那些說大話的,這些人說到做不到,動動嘴皮倒能行,要是讓他去完成什么事情,不把它辦壞就已經不錯的了。愛卿文武兼通,又善于接受新的觀點,這次考試肯定能為朝廷選拔出好的人才來。等會朕會把題目給你的,這次科試最主要的不是第一道題,也就是李伯玉他們出的題目,依朕看,這道題目在臨安城內早就開始叫賣,愛卿主要是看看他們會不會寫字而已,最主要的是后面幾道題目。今夜你也就不要回去了,就住在宮里吧。明日一早,你就到御書房里來拿題目。”

    “臣遵旨。”文天祥說道。旁邊的太監連忙把文天祥引到了軍機處辦公的地方。雖然按照慣例,朝廷官員或者說整個禁中都不能有一個男人宿于禁中,當然除掉皇帝。而徐澤這個怪胎,生怕自己夜里要召見軍機處大臣商議要是,于是就吩咐在乾陽殿旁邊的一個偏殿設了軍機處衙門,內設有軍機大臣休息之所,每晚都必須有一位軍機大臣在此值班,等待著徐澤的招呼。

    次日大早,文天祥就被人叫醒,等自己收拾好后,走出偏殿,才發現徐澤早已站在門外了,指著旁邊蔡陽手中的一疊紙張道:“文愛卿,第一道題,朕已經選好了,就是那個‘裴度奏宰相宜招延四方賢才與參謀請于私第見客論’這第二場,共有‘論農’、‘論商’、‘論兵’、‘論水利’、‘子貢使西戎’六道題。至于最后一題,就等殿試時,朕來檢測他們吧”

    “臣遵旨。”

    …………………………………………………………….

    如果說歷次考試都是誰背誦的越多越好的話,那這次考試顯然讓這些人吃了一驚;如果以前考試只要抱著書本就行了,這次考試卻出乎人的意料之外,除掉第一道題能在史書上找到相似的回答外,其余的六道題目卻在書中絲毫沒有發現。這不由的讓那些讀死書的人大吃一驚,當然也包括原先揚揚得意的李伯玉,這個時候他在弄清楚徐澤為什么敢把試題當庭讀出來,就是你知道第一題,卻還是不知道其他的題目,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可能被埋沒的。

    經過兩天的奮斗,大宋朝圣武元年的恩科總算是結束了,現在眾舉子們等待的就是三天后的金榜了。在此期間暗自神傷的有之,后悔者有之,得意者有之,無所謂者有之。總之,人生百態皆有之。

    “文大人,此卷甚好,辭藻華麗,言語優美。可以取之。”

    “徐大人,此圈內容空洞,言之無物,不可取。”

    “文大人,看看下官手中的這副,‘昔吾皇…’”

    “歌功頌德者不可取。”

    “此卷氣勢磅礴,堪稱佳作。”

    “哼,內容空乏,只知說大話。不可取。”

    ……………………………….

    “陛下,經過臣等再三斟酌,現錄取舉子二百五十一人參加殿試,請陛下定妥。”文天祥、李伯玉等人每人捧著一疊書紙跪奏道。

    “怎么會有這么多?”徐澤吃驚的道。

    “陛下,這已經算少的了,歷年科舉錄取者少則二百有余,多則五百到六百余人,更何況這次參加科舉人數為歷年之最,不光有各地的舉子,還有呆在京城內的一些候補官員。按照陛下的要求,他們也參加了這次科舉,共計兩千一百一十人。”文天祥奏道。

    “這么快就把兩千份試卷給看完了?”徐澤吃驚道。

    “陛下,看這些試卷其實并不難,臣按照陛下的指示,倒是快的很,這里剩下的基本上在各個策論上都有著不凡建議的舉子,其中更以紹興人方山京為最,平江人阮登炳,莆田人陳子龍,嶺南的東方英,泉州的南宮劍,姑蘇慕容天星皆是可造之才。”文天祥連忙出聲道。

    “好,諸位愛卿辛苦了。”徐澤大悅,又看著幾個黑眼圈微笑道道:“想來諸位愛卿數日未歸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三日后武英殿舉行殿試,你們也來吧”

    “謝主龍恩,臣等告退。”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