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回 海外貿易

    “哦,在下不過是個經商之人。”徐澤淡淡的笑了起來。倒是小龍女三人臉色嬌紅。

    “經商之人?黃兄何故欺我等。”東方英在旁邊接了過來。“小弟雖在嶺南,但也知道這自然居的大名,也知道這自然居的規矩,自然居的縹緲閣是從來不對外開放的,不管你有多少錢財也進不了自然居。”顯然這兩位世家子弟對徐澤的身份開始懷疑了,想來也是,要是徐澤是個普通人,不論是做何種營生,對于家大業大的三大世家來說都是微不足道。所以在大宋境內,三大世家都是聞名已久,平常之人見到三大世家子弟巴結都來不及;再加上徐澤氣質不凡,手足之間自有一番威嚴,而全淺雪三女貌美如花,又雍容華貴,顯的更非普通之人。

    “這縹緲閣自然是不會對外開放的,不過卻是可以對內開放的。哈哈。”徐澤大笑道。

    “黃兄的意思是?”南宮劍驚道。

    “難道這自然居是黃兄名下產業?”這時旁邊的慕容天星也驚了起來。

    看著他們吃驚的模樣,徐澤也吃驚起來,沒想到自然居居然有如此大的名氣,當下睜大眼睛望著三人道:“怎么,難道有什么問題不成?”

    南宮劍見徐澤變相的承認了自己是自然居的主人,按不住心中的喜悅,握住徐澤的雙手道:“黃兄真是大才,年紀與小弟等相似,卻有如此經商天賦,實在讓我等汗顏。”

    徐澤見他如此激動的模樣,大笑道:“南宮兄,若非在下親見我還以為南宮兄也是充滿銅臭的商人,而并非來參加恩科的舉子了。”

    “怎么,黃兄也瞧不起商人不成?”南宮劍臉色微變。

    “不,不,南宮兄誤解了。”徐澤按下心中的驚奇,“商賈者,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行的端,坐的正,何來歧視之說,更何況在下自己也是個經商之人。難道自己瞧不起自己不成。只是在下心中奇怪,觀南宮兄志向顯然不在官場,而今確來參加恩科,實在讓在下不解。”

    “此乃家父所定,不敢違背。”南宮劍瞟了一眼旁邊臉色微紅的慕容天星。東方英只是端著眼前的酒杯漠不關心,但臉上的一絲顫動瞞不過有心的徐澤。見三大世家不和,身為上位者的徐澤心中一喜,不過臉上也未有絲毫的神色變動。當下轉了話題道:“南宮兄家住泉州,這泉州、廣州、明州是我朝三大海外交易的碼頭,兄臺住在泉州,想來對海外貿易非常了解了?”

    “怎么,黃兄也對海外那些東西感興趣?”一聽談生意,南宮劍興趣就來了,雙眼閃爍著一絲精光,象黃鼠狼見到雞一樣興奮。“如果黃兄感興趣,不若你我合作,要不了一年半載就可以賺個缽滿盆盈,如何?”

    “既然南宮兄有興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徐澤微笑道。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徐澤如何不知道海外貿易的重要性,只不過前一段時間,自己忙不過來,一直沒有工夫去管理這些事情而已,現在朝廷也慢慢走上了正途,要花銀子的地方甚多,雖然因為襄陽大戰而得一些好處,查抄貪官也得了不少的金銀,但眼下花錢的地方甚多,如從一些地主手中購買土地來安置流民,而更大頭的是已經開始的軍隊改革,淘汰的老弱的數量卻非那些流民可以比擬的,要花的銀兩也不是以千萬來計算了。這些老弱要是處理不當,內戰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君不見明朝的李自成是個什么人嗎?他就個驛卒,崇禎皇帝為了節省國家開支,就淘汰驛卒,加上天災人禍結果就導致了明朝的滅亡。一心要做中興之主的徐澤可不想做個短命的皇帝,可是要做到這些就要銀子,光靠朝廷里那點銀子是遠遠不夠的,雖然徐澤下了許多政策都是鼓勵商業發展的,但那些東西不要個一兩年是不可能見效的。現在最快的方法就是經營海外貿易,掠奪大量的錢財;而經營海外貿易最大的好處不是朝廷得到大量的金錢,最重要的是那些擁有大量錢財的地主們見海外貿易賺的錢遠比種地來的劃算,他們就會放棄他們的土地,把大量的錢財都花在海外貿易上,這樣就更有利于徐澤購買土地,然后實行土地國有,這樣也可以從某種程度上緩解國內的階級矛盾,維持內部穩定,促進大宋的經濟繁榮。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徐澤能安心北伐。想到這里,徐澤臉上露出了歡快的笑容。

    “既然兩位都有如此意向,我嶺南東方世家也來湊個熱鬧,如何?”東方英見徐澤與南宮劍二人達成了協議,也忍不住插了進來。

    南宮劍一呆,這東方世家與南宮世家不同,兩家有著明確的商定,南宮世家經營海外貿易,而東方世家與慕容世家經營內陸貿易,東方世家經營絲綢、毛皮、茶葉、瓷器等物,而慕容世家經營妓院、餐館、胭脂水粉等物,一向界限分明,這東方世家怎么也想來分一杯羹。難道他們想毀約不成,其實倒不是東方世家毀約,而是東方英見徐澤與南宮世家達上了線,看徐澤經營自然居的才能,就知道徐澤此人精于經商之道,既然徐澤說海外貿易能賺如此多的金錢,想來也不差,在心中暗罵自己祖宗的同時,也佩服南宮世家的遠見,當下忍不住賺錢的沖動也插了進來。

    雖然不知道其中貓膩,但也希望兩大世家窩里斗的徐澤連忙搶著答道:“有錢一起賺才是好兄弟,就算東方兄一份了,慕容老弟,要不你也來一份?”徐澤又朝慕容天星發出了邀請。

    “這個,這個小弟不懂經商之道。”慕容天星臉色微紅的答道。

    “慕容兄家大業大,三大世家從來是共進退,東方世家也加入了,老弟不來,恐怕有些不合適吧!”南宮劍見慕容天星言語中沒有推脫的意思,連忙也提出邀請。

    旁邊的徐澤也不說話,只是看著兩人在演戲,哼,你三大世家共進退是不假,但也互相制肘也不假,不然你南宮劍邀請慕容世家做甚。

    “這個,這個,小弟在家中只是熟讀圣賢書,這些事情一向是我父兄主持,不如先告訴家父,等他決定。”慕容天星臉色漲的通紅。顯然他并不象東方英與南宮劍一樣在家族中有分量。東方英與南宮劍顯然了了解慕容世家的一些情況也理解的點了點頭。而徐澤眼中卻是路過一絲沉思的眼神。

    旁邊的全淺雪看了看徐澤的神色,知道他在想心事,連忙拉了徐澤道:“看你,過幾天就是三位兄弟大比之日,你不祝愿他們金榜題名,卻和他們談生意,有你這樣的兄弟不成?”

    徐澤聞言朝全淺雪望了一眼,眼神之中滿是贊賞之色,見全淺雪嬌羞的低下了頭,連忙端起就杯,微笑道:“看我一激動就忘了這事了,來,小弟祝三位金榜題名。先看為敬啊!”說著就喝了起來。南宮劍等人也端起了就杯,就象剛才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