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回 街頭偶遇

    “陛下,軍機處諸位大臣正在御書房等著呢!”正在和諸女戲玩的徐澤突然被蔡陽給驚了過來。對于這位呆在自己身邊很久的太監,徐澤心里一直是矛盾的。按照常禮,秘密知道的人越多,就有可能不是秘密了,自己作為一個上位者成天被某個人給盯住了,那是一種變相的威脅,這種事情是徐澤不希望出現的。但偏偏這位太監是自己所倚重的,平時盡職盡責的,沒有絲毫的讓徐澤為難之處,就是在徐澤最為難的時候都在自己身邊,這不由的不讓徐澤心里生出點感激之情。矛盾的徐澤一直用一種矛盾的眼光看待著蔡陽。

    在一旁的全淺雪作為同床共寢之人,又從小熟悉宮廷生活,如何不知道徐澤此時的心情,連忙伸出手輕輕的握著徐澤的大手,朝他輕輕的點了點頭。徐澤心里暗自嘆息一聲,這也許就是帝王的代價吧!當下也點了點頭,朝蔡陽揮了揮手,走了出去。一只腳剛踏出,又收了回來,對著三女道:“等會兒,我們到外面去看看,龍兒和玲兒都是有身孕在身,出去散散心,對身體有好處。”原來前不久經過徐澤的努力播種的情況下,小龍女終于成為宋王室第二個懷有身孕的人,對于這位與徐澤同甘共苦的女人,徐澤心里是愛惜不已,雖然徐澤后來迫不得已又收了幾個女人,但對小龍女的感情卻沒有絲毫的改變。要不是小龍女不喜管理后宮,她就是名副其實的東宮皇后了。望著徐澤離去的身影,三女皆興奮不已,平日里徐澤雖然寵愛三人,但因為自己政務繁忙,一天當中也只有很少的時間的呆在一起,而皇宮里冷冷清清。今日幾人又能出去散散心,如何不高興。當下三人就梳妝打扮起來,等待著徐澤的到來。

    “這幾天朕收到不少的奏章,都是讓朕把考試的題目和主考官給定下來,你們是怎么看啊?”徐澤微笑的看著眼前的肱骨大臣。

    “陛下,臣以為可以先讓禮部先擬上幾個題目,待陛下乾綱獨斷。至于主考官倒是不用急著決定。”坐在右二的丁封剛說道。

    徐澤不則是否的望了文天祥道:“文愛卿,你是怎么看的,說出來聽聽?”

    “陛下。”文天祥從容不迫的說道:“恐怕上的這些折子的大臣,大部分有著另一種企圖吧!”一句話說的眾人大驚。

    “文大人,此話何意?”吳潛臉色漲的通紅的怒喝道,原來他也是上奏章的人之一。

    “好了,吳愛卿,文卿家也不是說你的,你吳潛不比別的人,論忠貞愛國,你不比別人差,朕信任你。文愛卿是就事論事,我大宋歷年科舉,雖說泄題事件很少發生,但在閱卷之時,也經常有不當之處,這已經不是秘密了,朕已經早有耳聞了。”徐澤淡淡的說道。

    “臣謝陛下信任。”吳潛恭敬道。其實對于這種事情,從二十一世紀來的徐澤早就見多了,君不見每年四、六級考試試題每年都泄露,君不見每年高考作弊的事件時有發生,君不見教育黑洞滿世界都有之。相比較來說,這時候泄題和送禮已經是小兒科了。

    “依朕看,這次科考的題目先由禮部出一題,剩下的由朕自己出。”徐澤微笑道。“朕出的題目共兩題,兩題都是策問,第一道就當作會試的題目,另一道做殿試的題目。這主考官朕會在五月初二傳旨的。去告訴那些大臣在此期間不要再上奏章了。”

    “遵旨”

    “你們先退下吧!”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

    “父親,您回來了!皇上不高興了?”吳勝見父親皺著眉頭坐在那里,連忙關心的問道。

    “哦,勝兒啊!”吳潛緩過神來,招呼吳勝道:“坐,你我父子來談談。”

    “是,父親。”

    “勝兒,你的書看的怎么樣了?”吳潛問道。

    “孩兒,這兩天勤奮讀書,加上父親的教導深有體會。”吳勝高興的答道。

    看著滿臉興奮的兒子,吳潛嘆了一口氣道:“勝兒啊,為父前兩天上了一份奏章,讓陛下把這次科考的主考官和科試的題目給定下來,被陛下給罵了。”

    “為什么啊?父親。”吳勝奇道:“都四月下旬了,要是以前,這主考官和題目早就定了下來了。”

    “陛下一來防止題目泄露,二來防止考官們含有私心。”吳潛苦笑道:“現在考官未定,那些舉子們誰也不知道誰是主考官,這萬一送錯了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嘛。而那些大臣們則擔心收了銀子事情卻辦不成,不是自找麻煩嘛!”

    “那今天皇上是怎么說的啊?”吳勝趕緊問道。

    吳潛看了兒子一眼道:“今天皇上倒是發話了,先讓禮部出一題,但依照為父看,恐怕這一題是沒什么分量的,陛下或許只是看看你會不會寫字而已。最關鍵的還是皇上出的那道策論,那才是真正的題目。”

    “那我們讀的這些書不是白讀了嗎?”吳勝氣憤的喊道。

    “你懂什么?”吳潛怒罵道:“陛下這才是高瞻遠矚,陛下經常說學以致用,前不久還說徐幾、何基那些人學的理學之道,只會空談,與朝廷無用。現今看來也確實有些道理。只可惜了那些讀書人。”

    “那孩兒該怎么應付啊?還請父親教我。”吳勝滿臉苦惱的說道。

    “學而不思則罔。依為父看來,英明睿智的皇帝陛下這次科考恐怕與當今朝廷面臨的現狀有關系。”吳潛淡淡的道:“這次你要參加科考,為父雖為首輔大臣,也要避閑。就朝廷這次主考官的人選來說,十之八九就是那文天祥文大人了。他以前就是狀元出身,文采出眾,為人又剛正不阿,善于領會陛下的意思,自己又深得陛下信任。想不當也難。好了,說了也沒用,你去溫書吧!”吳潛揮了揮手。

    ………………………………………

    “相公,他們都在談科考的事情呢!”岳玲挺著個肚子抱著徐澤的手臂道。而全淺雪和小龍女站在兩邊,旁邊還有幾個宮廷侍衛保護著四人,還不時的分散周圍的人群,顯然是不想讓你碰著了大著肚子的岳玲。一行人一路行來,就象富家子弟出游一樣。

    “相公,你為什么不把主考官得定了呢?”小龍女好奇的問道。

    “哈哈,龍兒,這你就不懂了吧!”徐澤微笑的解釋道:“這時候要是把主考官給定了,那些不學無術的富家子弟不排著對的送禮才怪呢!這樣對那些寒門子弟就不公平,這樣如何為國家選出人才?”

    “這位兄臺言之有理。”正在高興的幾人突然被一個清朗的聲音給打斷。徐澤等人轉身望去,原來只見一個面容清瘦的書生正滿面微笑的望著眾人。而令徐澤驚奇的并非他那清澈的眼神,而是他身后的幾個護衛,分明也是江湖上的二流高手。眼前這個書生的身份頓時讓徐澤驚奇起來,自己沒有絲毫的武功,可偏偏自己能有幾個武林高手的護衛。這個奇怪的組合頓時讓徐澤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時后保護徐澤的宮廷侍衛也反映過來,紛紛站在徐澤身后,把諸女護在中間。

    “兄臺過獎了。”徐澤拱了拱手,淡淡的道。

    “在下姑蘇慕容天星。”書生微笑的回了個禮。

    徐澤聞言鳳目一閃,寒光隱現,霎時間心中轉了無數的念頭,可面上仍然沒有絲毫變化,道:“在下臨安黃宋,敢問兄臺可是慕容世家的公子?”

    那慕容天星聞言露出一個苦笑,真準備回答,旁邊突然有人接了過來道:“黃兄,你眼前這位正是慕容世家的三弓子,還是當朝的國舅爺呢!”言語中的譏諷之色顯露無疑。

    徐澤等人朝來人望去,只見不遠處站著兩個相貌英俊的青年的,滿臉英武之氣。徐澤還看出兩人還有著一身不弱的武功,雖然不能與同一年齡經過徐澤苦心教導的楊過相比,但也能和那耶律奇并肩。雖然大比之期將近,臨安城內俊杰之士無數,但象眼前這樣文武雙全的人卻是不多,不由的讓徐澤有了一番交接之心。當下也拱拱手笑道:“在下臨安黃宋。”

    “在下嶺南東方英。”“在下泉州南宮劍。”

    徐澤眼光又是一閃,大笑道:“原來是東方世家和南宮世家的子弟,沒想到今日我黃宋如此的幸運,居然能碰到我大宋三大世家的子弟。真是有福啊!相見即為有緣,今日為兄做東,請三位賢弟到自然居一聚如何?”

    東方英聞言眼光露出興奮之色,道:“黃兄如此厚愛,那小弟就卻之不恭了,早就聽說臨安自然居作風奇特,菜肴美味,乃臨安一景。小弟一向被關在家中,從未嘗過,今日得黃兄豪氣,當要見識一番。不過就不知道國舅爺會不會同我們這些小民在一起用餐。”徐澤見他兩次提到慕容天星國舅爺的身份,言語中都是譏諷之色,不由的讓徐澤暗暗好奇,這三大世家在弄什么名堂。不過這下也好,看他們互相不團結,我就來個各個擊破,看你們玩個什么花樣。當下大笑道:“相逢就是緣分,你我皆是豪爽之人,今日就不論身份地位,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那不曾說話的南宮劍淡淡的望了慕容天星一眼道:“還是黃兄說的有理,我等也不必在此爭氣斗勝的,一切還是在考場上定勝負。”

    “南宮兄之言深合我意,走,去自然居。”徐澤滿面笑容的招呼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