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回 集文錄與武學的興起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三杯吐然諾五岳倒為輕,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這是前朝大詩人李白寫的俠客行,朕很喜歡,很欣賞,因為他將這種恣意和輕狂至骨的豪俠之氣描繪得讓朕興奮,這就是我華夏民族的血性,在漢朝武帝時期有個酷吏,叫做蒼鷹郅都。酷吏的作用是復雜的,皇帝手中最順手的一根棍子,打到哪里,很多事情都可以落實,但是酷吏畢竟是酷吏,血腥難免,剝下罪人皮掛在衙門口隨風晃動忽忽作響,或者把犯人父子頭蓋當酒碗的還是這些盡忠職守的酷吏。朕想說的是漢武皇帝時期的這個酷吏身上透出的一種氣節,或者說血性。為人臣者,忠是必不可少的,明哲中庸是多數。郅都公廉而勇悍,在這個固執的人這里,說情不行,行賄不行,打擊豪強,也許明知這種做為信仰的固執一定會要了他的命,史書載有一次,郅都跪在漢宮階前,一跪就是好幾天。他的命,他也許早就交給了朝廷,為的國家的安定,殺人如麻不是天生,只是一種支持信仰的極端。剛烈和血性無非都是為了一個理由、信念。唐太宗一舉打敗了侵襲的東突厥,這種偉業朕很向往,這就是我華夏民族的血性。”徐澤悠悠的說道。朝堂之上充滿著悲愴之意。眾大臣也低著腦袋認真的聽著。

    “但自從唐以后,華夏的血性漸漸銷殆,變得柔弱而異化,皓首窮經的考據,以及有些大臣們所推崇的程朱理學,‘存天理,滅人欲。’說徹底點那是一些衛道士們為了自己的行為找個依靠,找個辯護的理由,更有甚者有的人把理學視為獵取功名的敲門磚,死抱一字一義的說教,致使理學發展越來越脫離實際,成為于世無補的空言,成為束縛人們手腳的教條,成為‘以理束人’的工具。‘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嘿嘿。圣人尚言‘人孰無過’,這圣人都有過錯,天下這做父母的就沒有過錯嗎?朕不信,而且朕相信當你們還是孩子的時候,肯定也是這樣認為的,但為什么當你有了子女的時候卻總是相信自己是沒有過錯的呢!君為臣綱,父為子綱,這并不是說皇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不然歷史上也不會出現那么多的昏君了,所謂的父為子綱也是指兒子應該學習長輩好的方面,并不是所謂的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徐澤緩緩的說道。“當然這理學觀點也并非都是錯誤的,他的有些觀點,朕還是非常贊同的,他所提出的民族氣節、勤于王事以及抗金的主張,這些都是你們所必須緊記的,也是你們要認真學習的,這任何事物都有它對的方面,有它錯誤的一面,朕認為這天下的讀書人要明辨是非,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陛下圣明。”眾大臣也不論他們是否在心里接受,但還是一齊喊了出來。坐在龍椅上的徐澤心里暗暗嘆了口氣,日漸成熟的他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笑傲江湖的他了,面對身上的重擔,他才明白為什么有些皇帝甘愿當個昏君,昏君好當啊!可明君難做,尤其是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他的骨子里,仍然埋藏著血性,這就注定著他不會當一個無為之君,更何況這宋朝的江山都快要滅亡了,就是他想當也當不了,所以他只有迎難而上。但治理國家并不同于游蕩江湖那么自在逍遙,在江湖上,當你看不慣一個人,或者是你發現某個人將對你不利時,你可以先下手為強,滅他于萌芽狀態,可是這治理國家不同,什么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進行,就拿這個理學來說,來自后世的徐澤當然知道理學的危害,但他卻不能象在江湖上那樣任意行動,肆意妄為。只有慢慢的引導,慢慢的采取自己的措施,慢慢的把自己的觀點加到別人的身上,畢竟牽扯到所有的讀書人,“千萬別和讀書人過不去”,雍正皇帝的這句名言,徐澤還是清楚的。

    “文愛卿。”徐澤眉頭緊皺的朝文天祥喊道。“這件事就由你來做吧,你博聞廣識,文采出眾,是適合這件事的最佳人選,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作為讀書人要正確的對待理學觀點,作為讀書人要正確的對待儒家經典,作為讀書人要正確對待諸子百家學說,儒、法、墨、兵這些都有它好的方面,如儒家的人性本善等觀點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增加人的知識;法家觀點卻是治理國家的必要的工具,也是那些讀書人要認真研讀的,畢竟讀書人中一部分會出仕朝廷,不熟悉法家觀點,不熟悉朝廷的律法怎么斷案;墨家觀點可以勸治農桑,興修水利,發展商業,建造優勢武器或者工具,這些都是有助于國家的富強和百姓生活的提高,爾等不可掉以輕心,兵法雖然與那些將軍們有官,但古來文臣領兵的也不是沒有,三國時期的諸葛武侯,還有我朝的范文正公都是很好的例子。文愛卿,朕的意思你明白嗎?”

    文天祥聞言神色不變的說道:“敢問陛下,諸子百家學說以何家為首?”

    “文愛卿。”徐澤微笑道:“朕的意思是讓你把這些學說加以歸納總結,你可以把他編成一本書,選取百家學說的精華部分,分類的加以注釋,就象徽宗皇帝時,命黃裳編的道藏一樣,一人之力畢竟是有限的,你可以在翰林院去找些人來一起編纂,以后這本書就是朝廷開科取士的范圍,天下的讀書人都必須讀這本書。文愛卿,你的責任不輕啊!”徐澤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責任不輕,但報酬也是不可估量的。文天祥要是把這件事給辦成了,自己就會被天下的讀書人奉為祖師,想來與那孔子也差不了哪里去。這種名聲是這些讀書人一生都很難求到的,眾人都是明白人,一時朝廷上羨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等著看笑話的有之,當然支持的人也是有的,總之望著文天祥的目光,樣樣都有。

    而文天祥神色不動,仍然恭敬的說道:“陛下,這套典籍該取何名?”

    “就取名為集文錄吧!”徐澤想了想道。

    “臣遵旨。”文天祥連忙跪下領旨。隨著文天祥的話語落下,這個在日后被奉為讀書人經典的集文錄開始問世了,而文天祥也被后人稱為‘嗣圣’而流傳后世。同時集文錄的編纂成功也是徐澤這位中興名主的十大功績之一。

    “岳愛卿。”徐澤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岳海聞言連忙出列。“臣在。”

    “岳將軍。”徐澤微笑道:“朕聽說岳愛卿文武雙全,朕這里有件事情非你莫屬了。”

    “但請陛下吩咐。”

    “自從我大宋開國以來,太祖皇帝為了防止唐末武將叛亂,一直重文輕武,甚至還有數十年不設武舉的現象,導致了我朝武將缺乏,能征善戰者甚少,到了高宗皇帝年間,朝中奸臣當道,許多有才能的人都發配到地方,而高宗皇帝有贊成和議,導致善戰者更少了,這也是寧宗皇帝時開禧北伐失敗的原因之一。現在蒙古建國,改名為元,忽必烈雖然雄才大略不遜于朕,但其國內的阿里不花也在和林稱大汗,與忽必烈分庭抗禮,雖然阿里不花不是忽必烈的對手,但依朕看來,兩年內他們是不會有什么結果的,等他們兩年后有結果時,元朝必定已經元氣大傷,肯定會修養生息,到那時就是朕出兵之時,但朝廷之上能征善戰者太少了。這也是我朝的一大弊病。所以朕準備興武學,為我軍輸送將領,更快的提高我軍的戰斗力和將軍們的指揮水平。這遠比你們關門授徒要好的多。眾卿以為如何?”

    “陛下圣明。”岳海聞言:“不知陛下準備如何興武學?”

    “朕準備在臨安城外建一書院,朕親自擔任山長,你就當個副的吧!而眾將軍就擔任教習,授之武藝、兵法、戰陣之學。朕相信兩年內,我大宋可以得到許多的有著良好的指揮知識的將軍。岳愛卿以為如何?”徐澤微笑的望著岳海。

    “陛下此舉果然高明,臣等十分欽佩。”岳海禁不住心中的驚奇與驚喜好,毫不猶豫的給徐澤帶了一頂高帽子。

    “陛下此舉乃開歷史之先河,常人萬萬不可及也!”

    “陛下真是千古明君。”

    ……………………………………

    “陛下,這武學從何處招收學員?”岳海又提出一個問題。

    徐澤想了想道:“這武學是專門為軍隊輸送人才的,當然是優先考慮軍隊了,其次再考慮其他的人選,每次招收的學員中,軍隊必須占十之有六。告訴他們,只要進了武學,學習兩年合格的人,都將授予校尉之職。不合格的要么接著學,要么就當個低層的指揮者。岳海,進入武學的必須要經過的過程才能錄取,不要讓某些濫竽充數。你回頭訂個規矩來。”

    眾人聞言大驚,沒想到進了武學居然有這么大的好處。紛紛想著自己的某個親戚是不是有個子女有資格進入武學的,只有吳潛摸著胡須開心的笑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