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回 成親(二)

    徐澤朝迎接自己的人群看了一眼,心中暗自奇怪,原來來的朝廷大臣中,武將倒是全部都來了,而文臣僅有丁封剛和文天祥兩人。當下招過郭靖和吳潛道:“怎么今日的大臣只有這幾個人到了,其他的呢?沒發請貼。”

    那郭靖臉色微紅,道:“都去請了,而各位大臣也都送來了賀禮。”

    “沒告訴朕要來?”徐澤又是一陣奇怪。

    “陛下,今日可是慕容皇后進宮的日子。”旁邊的吳潛提醒道。

    “好了,我們進去吧!”徐澤臉色微暗的走了進去。而后的吳潛和郭靖兩人心里忐忑不安的相互望了一眼。

    “帝尊,人說長兄如父,帝尊貴為過兒的義兄,可為上座。”郭靖微笑的邀請徐澤道。笑話,皇帝來了,哪有讓他坐客席的道理。

    徐澤當然知道郭靖的心思,也就不推辭,一馬當先的坐了下來。郭靖見徐澤坐了下來,也客氣的招呼另一女方父母,吳潛夫婦坐了下來。而其他賓客也紛紛坐了下來,左邊是以岳海為首的朝廷中人,按爵位而坐,而右邊顯然是以全真教的丘處機為首的武林中人,或按江湖名望,或按武功高低而坐,兩者涇渭分明,讓坐在上首的徐澤暗暗皺眉頭,但還是微笑的拱手道:“今日是在下的兄弟楊過大喜之日,承蒙諸位武林豪杰觀禮,徐某在此謝過諸位了。”聲音中正平和,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武功高強而輕視眾人,頓時讓在場的武林豪杰暗自佩服。

    “帝尊客氣了。”眾豪杰齊聲道。

    “既然如此,現在就開始吧!”徐澤見天色也不早了,微笑的對旁邊充當唱禮的朱子柳示意道。那朱子柳手搖折扇,彎腰點了點頭。這位大理第一智者從吳潛、岳海等人的神情當中如何猜不到這眼前的帝尊到底是什么人物。雖然心中驚奇,但也只得把他按在心里。

    “請新郎新娘。”

    隨著朱子柳的喊聲,一身紅色吉服的楊過滿臉紅光的出現在眾人眼前,而跟在其后的兩位身著鳳冠霞帔的陸無雙與公孫綠萼。而徐澤等人則是滿面微笑的看著三人,只是三人的心思不同而已。對于徐澤來說,朝廷即將有大的動作,而在地方上的官吏仍然是貪污成風,這不由的讓徐澤更加焦心不已。天知道忽必烈什么時候打過來啊,攘外必須安內還是有一定道理的,眼下等楊過成親完畢,就讓他們去度蜜月了。當然順便的要替他殺幾個人了;郭靖的心思卻很簡單,雖然他不贊成楊過娶陸無雙,但畢竟是徐澤下的圣旨,天敵君親師,他這個長輩卻是排在徐澤的后面的,當下也只能服從了。而且還在黃蓉的勸說下還收了陸無雙做了義女。看著眼前滿臉興奮之色的楊過,郭靖笑了,自己的義弟楊康之后終于長大了,也不枉一番結義之情,而吳潛高興的是自己終于攀上了楊過這棵大樹了。

    “一拜天地。”楊過夫婦恭敬的對外拜了拜。

    “二拜師長。”楊過夫婦也恭恭敬敬的對著以徐澤為首的師長磕了三個頭。

    而朱子柳正準備喊下一個程序時,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楊過你這個小畜生,你怎么沒有向你的師父跪拜啊!”眾人聞言心中暗自驚疑,紛紛朝聲音的來源處看去,只見廳外站著一個蒼老的老人,滿頭銀發,手拄一根拐杖,干瘦的身軀讓人感覺一陣風就能吹倒一樣。

    郭靖大喜,沖上前去喊了一聲“大師父。”而原本端坐在他旁邊的黃蓉卻沒有迎上去,只是臉色蒼白的坐在那里,好半響才回過神來,滿臉驚慌的朝坐在首位的徐澤望去,果見徐澤滿臉漆黑,眼睛中怒火直閃的坐在那里。原本虛按坐椅的雙手這時也緊緊的握住,從地上的碎屑,顯然那紅木制成的椅子已經算是報廢了。

    “夫君,今日是二弟的大喜之日。”站在徐澤身后的全淺雪連忙出聲道。

    旁邊的黃蓉見徐澤臉色終于有了一絲好轉,心里也暗暗的松了口氣,感激的朝全淺雪望了一眼。須知龍有逆鱗,觸者必死,人主有逆鱗,觸之必亡。對于帝王之術有所理解的黃蓉當然知道,先不說讓楊過去拜小龍女,單是喊楊過為小畜生這一條,他柯鎮惡早就誅了九族,算起來郭靖一家也算在其中,你讓她如何不擔心。

    徐澤暗暗的按下怒火,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人罵他畜生的,這下總算有人摸了一下老虎***。只是令徐澤奇怪的是那柯鎮惡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膽子,當著自己的面前罵他,難道他就不怕自己殺了他嗎?其實徐澤并不知道自從理宗厚待那些理學大師,加上宋朝重文輕武,某些觀點已經深入人心,尤其象柯鎮惡、丘處機、郭靖這樣的人,只要認準了一條肯定會走下去,郭靖之所以支持,因為是徐澤下的圣旨,丘處機之所以沒有發作,是因為徐澤的輩分明顯高于他,而且前一段時間狠狠的教訓了全真教一頓。而柯鎮惡就不同了,這位好賭的老家伙,并沒有見過徐澤,也更不知道現在的楊過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讓他欺負的差點死去的小孩了,在他心里龍生龍,鳳生鳳。楊康的兒子也肯定不是個好東西。更何況他還曾聽說過那陸無雙曾經許配給了別人,在他看來,肯定是楊過肯定象他的父親楊康對待穆念慈那樣對待陸無雙,頓時楊過就被他變成了十惡不赦之徒,順帶著他的兄長徐澤也比他差不到那里去了,蛇鼠一窩啊,更何況徐澤是楊過的兄長,卻娶了楊過的師父,有背禮常。這讓這位以衛道自居的武林大俠如何看的慣,當下也不管場合也不怕徐澤憤怒之下將他斬殺。不過在他心里,如果現在被徐澤殺了,更加有意義。

    “朱大俠,接著來吧!”徐澤淡淡的說道。

    柯鎮惡步步不放松道:“怎么徐大俠怕我這個糟老頭子說下去不成。怎么你作為楊過的兄長,卻娶了他的師父,還怕別人說嗎?”群豪聞言大驚,頓時議論紛紛。那黃蓉、朱子柳心里暗暗著急。

    旁邊的吳潛等人心里更怒,君憂則臣憂,君辱則臣死,剛開始柯鎮惡的言辭就已經犯了眾怒,眾人見徐澤沒有追究,也只得按下心中的憤怒。這次明確的犯到徐澤頭上,讓眾人如何不發作。那呼延豹更是火暴脾氣,當場就跳了起來,掄起缽的拳頭朝柯鎮惡打去,哪知那柯鎮惡武功雖不行,但對于呼延豹這種只知蠻力的將軍卻也不難,一個拐杖打去,只聽一聲慘叫聲卻是呼延豹捂著手退了下來。

    “郭大人。”說話的卻是岳海:“這事恐怕你要給朝廷一個交代了。”

    郭靖聞言臉色漲的通紅,一邊是自己的授業恩師,一邊卻是自己效忠的皇帝,雖然這件事的對錯自知,但要處理自己的師父,自己如何能下手,可偏偏不得不下手,頓時讓這位不論是在武林上,還是在戰場上都威風八面的大俠陷入為難之中。當下把求助的目光朝全淺雪望去。

    那全淺雪心中一嘆,望著臉上不見喜怒的徐澤強笑道:“夫君,你看今日?”

    “郭靖,讓他回桃花島吧,聽說那里風景不錯,讓他回去養老吧!”考慮半響的徐澤淡淡的道。聰明的他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有著一定影響的理學思想讓宋人缺乏了前進的思想。缺乏了一種接受新事物的思想,讓人變的如此淺陋,如此的頑固。這大概就是徐幾、李伯玉等人沒有來參加喜宴的原因吧。這也同樣堅定了他那心里某種決定。當下也就冷靜下來,只是給這個柯鎮惡判了個“終身監禁”。

    “謝帝尊。”郭靖聞言心中大喜,連忙拉著還要說話的柯鎮惡望后院走去。從此江湖上再也沒有人見過這位江南七俠的老大了。

    “夫妻對拜”

    “禮成。送入洞房。”隨著朱子柳的聲音落下,風波終于散去了,而群豪也識相的沒有提及剛才發生的事。

    與郭府歡慶的氣氛不同的是,代表大宋至高無上權力的皇宮里卻是冷冷清清,除掉一些必要的紅色外,一點沒有任何慶典的氣象,絲毫不象皇帝剛剛冊封了一位新皇后的景象。而在皇宮一角的滄浪閣內也顯的冷冷清清,雖然屋內也是紅燭閃爍,彩燈高懸,但總顯的是那樣的冷清。大宋的北宮皇后慕容影一身鳳冠霞帔,一身盛裝的慕容影在燭光的照耀下是那樣的美麗多姿,***的雙唇閃爍著迷人的光芒。

    望著桌上的交杯酒,慕容影嘴角上顯露出一絲苦笑。父親啊,你知道嗎?皇上早就知道您的心思了,想來您也不相信吧!您大概也沒有想到你的女兒在新婚之夜會受到這種待遇吧!陛下根本不理睬您的女兒,而是去為他的兄弟賜婚。父親啊,雖然我不知道陛下是怎樣知道您的心思的,但我知道這個皇帝不象歷朝歷代皇帝那樣被我們慕容世家玩弄于鼓掌之上了,父親,您就醒醒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