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回 成親(一)

    第五十七回 成親(一)

    “父親,皇上也真是的,好好的塞給女兒給你,還要我家給他張羅親事。”吳勝剛剛聽說父親收了個義女之后,就馬上拉著弟弟吳遠趕了過來,卻沒想到自己的父親正清閑的品著剛從市面上買來的上好的雨前,好象根本象眼里沒自己似的,而母親正在張羅著一些金銀珠寶,綾蘿綢緞什么的。

    “父親,就算你收個義女,也不能收楊過那未過門的妻子啊!”吳勝又嚷嚷著道:“那楊過是什么人,父親難道不知道?仗著自己是陛下的結義兄弟,又武功高強,不知道殺了多少的官員,現在朝廷上下,哪個不恨的咬牙切齒的,要是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怎么啦?”吳潛眉頭緊皺,手中的蔥青色的龍泉窯茶杯狠狠的落在幾案上。“有朝一日要是那楊過失去陛下信任了,舊帳新帳一起算是不是啊?你啊,你啊,怎么不動腦子想一想,他到處斬殺官吏,先不說那些人都是該殺之人,如果沒有皇上的旨意,他敢殺嗎?告訴你們,他就是皇上手中的一柄利刃,而且是不會傷手的利刃。今天他得到皇上的信任,以后他還會得到皇上的信任,更何況這次恩科之后,朝廷大概又要換一次血了,一些要害部門或者一些州縣都會波及到,而且不會出現空缺。為父還聽到一些風聲,恐怕歷年那些候補的官員也在這次恩科之列。”

    “父親,你不會聽錯吧?”這次不管吳勝了,連吳遠也喊了起來。歷年來,那些候補的官員多于牛毛,有人曾經戲言,站在自然居的三樓,隨便丟下一塊磚,都能砸到三個候補的官員,可見在臨安城內候補官員有多少。

    “那有什么奇怪的。皇上早就看不慣那些開口仁義,閉口仁義的家伙了。”深明徐澤心思的吳潛經過多日觀察,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父親的意思是這次恩科有變化了?”吳勝吃驚的問道。

    “當然有變化。”吳潛眉頭又皺了一下。“聽說留夢炎上了許多考題都給皇上給留中了,也不知道這次陛下是怎么想的。”吳潛說到最后聲音越來越小了。

    “父親,聽說這幾天臨安城來了不少的武林中人。”吳遠眼里閃爍著精光。一般的武林中人不會與官場上打交道,更有很少的人直接加入朝廷的軍隊,就是抵抗蒙古入侵也只是襄助而已。所以軍隊里的那些將領們大多是憑借精妙的箭術或者是雄渾的臂力,真正的高手是很少的,而對于吳遠這個渴望建功立業的家伙,如何不想著獲得一招半式,這不僅是戰場保命的本錢,更重要的是建功立業的法寶。象岳海、岳軍、龍傲等人都有一身不弱的武功,郭靖就更不用說了。

    對于小兒子的心思,老狐貍吳潛如何不知,當下哈哈大笑道:“你那未來的干妹夫可是位武林高手,據說他的一身功夫大部分是來自陛下和南宮皇后的親傳,不亞于忠武侯郭靖,就是你那妹妹也是位高手,你等會好好的巴結一下,就有戲了。”

    “父親,你說在妹夫成親之時,眾多武林人士都來參加,那些朝廷官員會去嗎?”吳勝突然問道。

    吳潛聞言眉頭皺了一下,突然微笑道:“只要我們去了就行了,更何況陛下也會到。”

    “陛下不也是那天接慕容皇后嗎?”吳遠驚道。

    “這件事以后不要議論了,還有這次三大世家都有人來考恩科,你們千萬不要與他們有所接觸。”老狐貍早就從徐澤的一番話里聽出了個模糊,雖然不知道這位慕容皇后為何不得陛下所喜,但為官之道首先就是會察言觀色,更何況這次久不出世的三大世家一齊來參加恩科,究竟是什么原因,里面到底有些什么貓膩,這位見多了官場風云的老狐貍也不由的小心起來,當下也不說明原因就吩咐兩個兒子小心。

    “老爺,小姐的轎子到了府門了。”老蒼頭吳福道。

    “去,把你二姐喊過來,去接她的妹妹。”吳潛朝吳遠吩咐道。

    隨著吳府的中門大開,一列禁軍護衛的綠尼小轎出現在眾人眼前。接著眾人就見轎門大開,一位身著紫色服飾的美貌少女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端莊秀麗,但面容消瘦,好象經過一些傷心事,端的讓人憐愛。望著眼前眾人,少女的眼神定在中間的錦袍中年人身上,跪倒道:“女兒綠萼拜見父親。”不錯這個人就是公孫綠萼,自從公孫止夫婦死后,一直隱居在絕情谷,并沒有象楊過與陸無雙一樣游歷江湖,數月之前,被郭靖黃蓉派人接了過來。說是皇上賜婚,對楊過情深意重的公孫綠萼心里如何不喜,但又憐惜自己的身世,那陸無雙自有郭靖與黃蓉做主,而自己卻是個孤家寡人,心里也不由的有些黯然。

    望著眼前這位讓人憐愛的女孩,吳潛這個官場老狐貍心里也不由的一動,連忙示意自己的夫人走上前,把公孫綠萼給扶了起來,站在旁邊道:“孩子,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如果說開始吳潛尚帶有一絲功利色彩的話,這時卻已經完完全全的接受了公孫綠萼。而在以后的日子里,楊過與公孫綠萼也投桃報李,不但對吳潛尊敬有加,就是連吳遠也跟在后面占了不少的便宜。

    ………………………………….

    “蔡陽,皇后他們都準備好了嗎?”徐澤一邊看著銅鏡里自己的形象,一邊問著站在自己旁邊的蔡陽道。

    “回陛下,聽皇后宮里的小翠說,正在打扮。”蔡陽在旁邊道。

    “這女人就是事情多。去,派個人催一下。”徐澤揮揮手道。

    “是。”

    ………………………….

    “相公,你娶我們的時候就沒有擺這么大的排場。”岳玲抱著徐澤的一只胳膊撒嬌道。

    “要不,今天我替你們辦一個,不過,你恐怕不行了,哪有新娘子挺著個肚子拜堂的啊!”徐澤聞言調侃道。岳玲聞言馬上就吃癟了,小嘴巴也翹了起來,足以掛上一個油瓶了,嬌憨的模樣頓時讓小龍女和全淺雪笑了起來。原先被岳玲弄出的一絲不快也煙消云散了。

    “夫君,把慕容姑娘一個人丟在宮里合適嗎?要不…”天生善良的小龍女眉頭微微一皺的求情道。

    “不用了。”徐澤臉色微黑,“這個慕容世家意向不明,我懷疑這次這個慕容影進宮恐怕另有意圖,對于這種女人,還是靜觀其變,你們平時也不要交往過深,但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他們了,畢竟她是太上皇推薦入宮的,要是有個什么不當之處,他老人家面子上過不去。”

    “夫君,很麻煩嗎?”小龍女擔心的問道。

    “這次慕容、東方、南宮三大世家都有人進京參加恩科。這種現象在以前沒有出現過,不由不讓我有些懷疑。不過,哼哼!”徐澤嘴角上又揚起一絲笑意。陽光之下顯得特別的怪異與陰冷。讓旁邊的小龍女身軀不由的朝徐澤擠了擠。

    過了一會,眾人就到了那由賈似道的府宅改建而成的金碧輝煌的府邸,上面由名家書寫的“郭府”兩個大字。望著這豪華的府邸,全淺雪嘴角上揚起一絲笑意,出聲道:“依臣妾猜想,郭大俠一家居住這個豪華府邸,晚上睡覺都不塌實。陛下真是有趣。”小龍女和岳玲二人聞言也滿面笑容的點頭稱是。除掉全淺雪外眾人都到過襄陽的郭靖府邸,聽說還是呂文德送的,盡管占地面積較大,但裝飾卻很簡樸,而且面積也不能和眼前這坐府邸相比較。

    徐澤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對三女笑道:“我知道他們住不習慣,因為我從來就沒有想讓他們呆在臨安,不然楊過那小子肯定也會賞他一座府邸,他們都不會呆在京師的,不過這樣也好,省了我不少的金錢。”看著他那一副守財奴的樣子,頓時惹來三女的一陣嬌笑。

    那在門口充當迎客的武敦儒兄弟二人,正滿臉的不爽,那楊過什么角色,他們也不是不知道,不就是結識了當今天子嘛,不但武功變的奇高,而且連爵位都在郭靖之上,這不由的讓這兩位自以為是天之驕子的兄弟二人暗自不爽。而現在更可氣的是楊過成親了,雖然不是二人心目中的郭芙,但一下子娶了兩個絕色少女,還是皇上賜婚。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兩人心中不由的泛起一種無力的感覺。也只得聽從郭靖的吩咐來充當迎賓使。

    正在因為喊著無數武林豪杰而口干的武敦儒突然耳邊傳來弟弟的喊聲,“大哥,大哥,看,誰來了?”

    “誰來了,大驚小怪的。”武敦儒心里怒罵道。不過眼睛卻朝著弟弟指的方向望去,英武的臉龐,挺拔的身軀,如電的鳳目,那威嚴的氣勢不由的讓武敦儒吃了一驚,連忙對弟弟喊道:“快去…快去告訴師父,皇上來了。快。”說著就朝徐澤迎了過去。

    走到徐澤面前,剛準備跪下山呼萬歲,卻沒想被徐澤攔住道:“朕微服前來,就不必多禮了,去,對你師父說遮天帝尊來了。”

    那武敦儒剛準備回去通報,就見郭靖府內沖出一些人,仔細看去,為首的正是郭靖、黃蓉和楊過,其他的如丘處機等武林人士都在其中。

    “參見帝尊。”眾人一齊行了個大禮。徐澤知道這顯然是因為前不久自己打敗了八思巴免了江湖上一場動亂所得到的尊崇。當下也拱手道:“今日是在下義弟楊過的大喜之日,勞煩諸位遠道而來,徐澤不勝榮幸。”

    “帝尊客氣了。”郭靖連忙道:“帝尊,請。”說著眾人就讓出了一條道路。徐澤也不客氣,與小龍女三人率先走了進去,畢竟現在自己的另一個身份是皇帝。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