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回 學魏征

    “諸位愛卿,昨日朕化名與那蒙古上師八思巴比武,結束之后,朕深有體會啊!”大宋禁中的乾陽殿,徐澤肅貌莊容,端端正正地坐在龍椅當中,后有宮娥懸掌扇,龍案前檀香爐內升起裊裊輕煙,沁人心脾,具有提神醒腦的龍涎香讓大殿內充滿著清香。

    “陛下,想陛下神功蓋世,把八思巴與陛下約戰,哼,簡直就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大理思少卿何基聞言連忙出列道。而其他一些大臣聞言紛紛出言道,“陛下乃天下第一人。”“臣等還請陛下加尊號。”一會兒大殿上議論紛紛。卻不見龍案后的徐澤眉頭緊皺,眼睛中怒火直閃。

    一個聲音突然在大殿內喊了出來,聲音中明顯夾雜著一絲內力,頓時把何基等人給壓了下去,還有些大臣都給嚇趴了下來。眾人懷著不同的眼神朝說話的人看去,原來是平常在朝廷上莫不做聲的郭靖:“陛下,臣有話說。”

    徐澤一見,心中也暗自好奇,這位平常在朝堂上不說話的“啞巴”今日怎么要說話了。當下微笑道:“哦,郭愛卿,你說說看。”而其他的眾大臣也紛紛朝郭靖望去。有好奇者有之,驚訝者有之,冷笑者有之,擔心者也有之。

    只聽郭靖大聲道:“臣以為此次比武,陛下應該正視自己的缺點。好帶領臣等早日北伐中原。”一句話說的群臣大驚,沒想到這個郭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居然指責徐澤的缺點來。當下群臣議論紛紛。一些大臣紛紛跳了出來,皆嚷著要治郭靖的罪。

    商部尚書留夢炎出班道:“郭靖,你好大的膽子,敢指責吾皇,吾皇英明神武,焉有過錯,想陛下還是儲君之時,就進行著名的襄陽保衛戰,擊敗蒙古精銳十五萬,開慶元年又在談笑間消滅王浩叛亂,立九部五寺一府,設軍功賞爵令,件件皆是開創一代盛世之兆,陛下有何過錯。”

    “為人臣者能有郭將軍如此待遇已經知足矣。”

    ……………………………….

    “郭靖,你先說說看,朕有何缺點?”徐澤淡淡的說道。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陛下,恕臣大膽,陛下昨日所犯的缺點足可以毀滅大宋,毀滅江山,在不久的將來北伐大業同樣也將毀于一旦。”郭靖絲毫不理眾大臣的憤怒,從容的說道:“陛下,您的武功可以說天下無敵,獨步武林。但在昨日大戰中,陛下輕易的卻落入八思巴的陷阱,雖然最后取得了勝利,逼退了八思巴,但輕敵的過失卻是逃不掉。陛下文韜武略皆強于臣等,這輕敵的后果,想必陛下應該清楚。”一席話說下來,讓眾人啞口無言。群臣也沒有想到木納的郭靖居然有如此口才。

    “哈哈。”龍案后的徐澤哈哈大笑起來。走了下來親自扶起郭靖,微笑的群臣道:“朕不時的羨慕前朝的唐太宗,不是因為別的,就因為他有‘有正視自己’的魏征這樣的耿臣。只要唐太宗有錯誤,不管是什么時候,什么樣的場合他都毫不猶豫,毫不客氣的指責太宗皇帝。這樣的耿臣很少,而這樣的臣子雖然不被某些帝王所喜,但卻為一些大有作為的皇帝所喜,而朕就喜歡這樣的臣子,郭靖就是這樣的臣子。”

    “陛下圣明。”群臣聞言連忙道。

    “不,不,朕不想別人說朕圣明。”徐澤連忙搖搖手道:“朕只是承認了自己的過失就圣明了?昨日的比武說的不客氣的話,朕在最后關頭施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把自己內力送了一些給了鎮國公了,才讓他勉強頂住了八思巴大徒弟的進攻,而朕在打斗的過程中,還交了鎮國公一招武功,這樣才打敗了也里布朗,說到底,還是朕的過錯,是朕太輕敵了。”

    “陛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就是圣明之主。”丁封剛在旁邊連忙道。

    “朕最怕別人說朕圣明了,以后別在朕的面前說朕圣明。”徐澤回到龍椅上,冷冷的說道:“那隋煬帝總喜歡別人說他圣明,乃天下明主,可最后怎樣圣明的連自己的人頭都保不了;那唐太宗一生也不喜歡別人說他圣明,最后卻開創了大唐盛世,名留青史。朕不想當楊廣,而你們也不要當虞世基、封德彝那樣的佞臣。朕要你們學魏征、學學郭靖。”

    “臣等遵旨”

    “那就好。”徐澤高興道:“來呀,賞郭靖黃金百兩,封黃蓉為一品誥命夫人。”

    “臣,謝主龍恩。”郭靖連忙道。接過內侍端上的百兩黃金。腦海里不由的想起昨晚與夫人黃蓉的叮囑,“靖哥哥,你平時在朝中不顯山不顯水的,雖然官場上不會得罪什么人,但我們這個皇帝確是位雄心勃勃的主,有時連小妹也看不透,我們這樣做弄不好還會失去陛下的信任。依小妹猜測,陛下要成就一番偉業,在其登基之初必會有番動作。”

    “蓉兒的意思是?”

    “靖哥哥,歷朝歷代君臣之間相處最好的莫過于唐太宗,而陛下想做一代英主,唐太宗必是他首選目標,靖哥哥不善言辭,也不善于治理國家,也就做不成房玄齡、杜如晦了,那只有做魏征了。”

    “那為什么不做秦瓊呢?”

    “靖哥哥,時機還沒到。”

    “蓉兒,那我該做什么?”

    “明日早朝直言陛下今日的過錯。”黃蓉眼睛里閃著爍爍的光芒。“陛下今日犯了輕敵之錯,靖哥哥,明日只要如此如此,就可以了。”黃蓉又在郭靖耳邊說了幾句。聽的郭靖笑哈哈的直點頭。

    正在沉浸在美好回憶的郭靖突然覺的朝服抖動,仔細一看原來是旁邊的龍傲正在對他示意,正在糊涂的時候,猛聽上面傳來徐澤那威嚴的聲音道:“郭愛卿,鎮國公的婚禮辦的怎么樣了?不可怠慢了,他不但是楊家的后人,更重要的是朕的兄弟。你可要盡心辦妥。朕會去主持的。”

    “陛下,大小事務皆以辦妥。只有那公孫姑娘雙親皆已過去。臣…”郭靖忙出聲道。

    “這好辦,在朝中找個德高望重的人,拜他做義父就行了。”徐澤笑道:“吳愛卿,就你來吧!”

    “臣遵旨”。那老狐貍吳潛如何不知道楊過在徐澤心目中的位置,做了楊過的岳丈,也可以讓皇帝對自己多一層信任了,這樣的好事如何做不得。何況只是損失一些銀兩財帛罷了。

    “既然這樣的話,朕就等著三月十四到郭府飲酒了。”徐澤笑道:“退朝。”

    說著就準備朝后宮走去。突然有人大聲喊道:“陛下,三月十四日不妥。”

    徐澤眉頭微皺的朝說話的人望去,原來是禮部尚書李伯玉。群臣聞言仿佛是明白什么似的紛紛朝郭靖望去,吳潛也猛的驚醒,腦門上頓時出現了細細的汗珠,連忙低下了頭,只是眼睛不是的偷偷的朝徐澤暗瞟。

    李伯玉見徐澤停了下來,連忙奏道:“陛下,三月…。”

    “朕知道。”徐澤怒喝道:“吏部按照程序辦就是了,然后把慕容皇后安置在滄浪閣就行了。退朝。”說著用力一甩龍袖,離眾人而去,而群臣也紛紛離去,只留下李伯玉不知所措的跪在大殿之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