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回 狡猾的八思巴 (三)

    “大和尚,下一場是不是讓你的大徒弟和我兄弟了?”徐澤冷冷的看著臉上微紅的八思巴道。其實徐澤對這次不小心中了八思巴的計謀,心里是又羞又怒。沒想到自己的自大和輕敵竟然會造成如此大的麻煩,也沒有想到八思巴貴為世外高人竟然會出此計謀,倒是出自他的意料之外,不過凡事都有兩面性,一向順風順水的徐澤經過這次的教訓就能快速成長起來,最終成就一番偉業。

    八思巴雙手合什對也里不郎吩咐道:“你和楊少俠切磋一番。記著手下留情。”

    旁邊的徐澤聞言心中暗自冷笑:“老禿驢,今日就讓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是天道高手。”當下招過楊過,拍著肩膀吩咐幾句。果見那楊過滿面紅光,長嘯一聲,朝西湖上射去,氣勢居然也不遜于徐澤,修長的身軀居然也隨著微風起動,頓時讓周圍人吃了一驚,小龍女、郭靖、黃蓉等人紛紛朝徐澤望去,哪知徐澤卻任何反映,只是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而原本臉上一臉從容的八思巴眉頭緊鎖,顯然對楊過的功力大增的現象。武林中也有讓人功力突然大增的現象,那就是集數人的全身功力于一人,從而戰勝敵人。但那種情形離開了被傳功人的身體則會失去效力。而現在楊過的情形卻不是這樣的,這不由的讓八思巴這個老狐貍心里發慌,讓他七上八下,原先毫不容易算計了徐澤的得意心情頓時化為烏有,疑問的眼神瞟向心神莫測的徐澤,而徐澤卻是滿面笑容的朝西湖中的楊過望去。

    楊過臉上紅光閃爍,一臉肌肉抖動不已,顯然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長期握劍的雙手顫抖不停,青冥劍上青光閃爍,寒氣讓對面的也里布郎毛骨悚然。詭異的情景讓對面的也里布郎心里暗暗吃驚,手中的內力不由的又提升了不少。

    “番僧,吃小爺一劍。”楊過大聲喝道。手中長劍遙指,劍氣直指也里布郎的手臂的“少海”、“曲澤”、“尺澤”三個***道。原來楊過在剛才徐澤與阿里不花的比斗心知藏域武林的招式與中原武林不同,當下里暗自問了一下見識不凡的黃蓉,那黃蓉的父親,當今五絕之一的黃藥師見識多廣,所見武林招式空閑之時也時常告訴黃蓉,那黃蓉記憶不凡如何不記得。當下就把西藏所擅長的大手印告訴了楊過。那楊過也是機靈之輩,如何不知道怎樣對付這種情景,當下劍劍直指也里不花手臂要***,加上獨孤九劍專破世間招式,倉促之下倒也被楊過打的措手不及,連連后退。

    但那也里布郎到底也是武功高強、經驗豐富之輩,雖然暫時的被楊過占了上風,但楊過卻不能在短時間內戰勝他。加上自己體內功力猛的增長,尚未運用自如。而也里布朗也不同于阿里不花,沉浸入大手印和喜金剛七釘數十載,加上其人堅忍,曾為了快速增長功力,激發體內潛能,敢冒風險,進入吐蕃腹地的火焰山之中,那火焰山傳聞是天上太上老君的八卦煉丹爐中的一絲真火落入凡塵所化。氣溫之高非常人所能試之,那也里布郎在其中練武數載,而大手印天生屬火,當下威力倍增,連帶著喜金剛七丁也被他練到了第四釘也就是顯現釘。楊過手中的青冥劍雖然是九天寒鐵所制,天性屬寒;獨孤九劍也獨步武林,但畢竟他自己尚未進入天道的人物,獨孤九劍的精妙之處尚未融會貫通,在破綻之余,被那火熱的罡風吹了進來,讓楊過難受不已,手腳也不由的慢了下來。

    也里布郎也趁機抓住機會,趁楊過劍指左臂之時,蓄時已久的大手印朝楊過拍去。兇猛的掌立夾帶著火熱的罡風頓時打的楊過只得暫避鋒芒。攻守之勢頓時易形。看著楊過在左遮右擋,岸上的眾人頓時陷入沉靜當中,而在自然居縹緲閣內的眾人內眾人神情各異,那八思巴和剛剛恢復一點力氣的阿里不花臉上又露出了一絲笑容,象是勝利已經向他招手了;而黃蓉、郭靖等人則是滿臉焦急之色,畢竟此戰關系重大,馬虎不得。今見楊過處于下風,都把目光朝徐澤望去,期望著這位年輕高手再次扭轉乾坤。

    徐澤雖在一邊喝著香茗,一邊看著西湖中的兩人比試,卻也眼觀四方,耳聽八方。眾人的神色紛紛落入徐澤的眼里。臉上露出從容的笑容,左手輕輕的握住小龍女的柔痍,柔聲道:“放心,二弟會取勝的。”

    小龍女聞眼溫柔的點了點頭,柔痍也反握著徐澤的大手,這時候徐澤才發現小龍女小手之上居然是一手的香汗。徐澤暗暗的搖了搖頭,沒想到眾人居然如此擔心。

    而此時的楊過卻是大汗淋淋,當然不是功力用盡的結果,卻是被那火熱的罡風所熱的結果。心急如焚的楊過心里暗暗叫苦:“大哥,你聰明一世,糊涂一時,怎么會上那老和尚的當呢,這下好了,你這個兄弟卻要支持不住了。”

    “小施主,你要是連和尚的大手印都應付不了,怎么對付我的喜金剛七釘啊!”也里布郎看著臉上大汗淋淋的楊過得意的說道:“干脆認輸算了,免的受皮肉之苦。”

    “放屁!”楊過勉強的罵道。

    說著長劍一震,就準備再次逼近。突然耳際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道:“二弟,腳踏凌波微步,大哥有話對你說。”

    楊過聞言心中一喜,趁著劍勢左腳朝“同人”到“大有”,再到“歸妹”。身形所至,劍風也為之一變。飄忽不定,讓人琢磨不透。別說是身臨其境的也里布郎了,就連岸邊觀戰的眾人也議論紛紛,那縹緲閣的八思巴也驚的站了起來,不相信的朝湖面望去,然后又朝徐澤望了望,哪知徐澤正在和小龍女幾人在說笑呢!仿佛根本不把場中的情形放在眼里。其實他要是知道徐澤根本就不是和小龍女幾人在說話。而是在算計他的徒弟,不知道他會怎么想。

    “二弟,你的武功雖然已是頂尖了,但藏域武功卻有他的獨到之處,這個八思巴的喜金剛七釘卻也是很難對付的,雖然為兄剛才傳了一些功力給你,但你還沒有把他變成你自己的。所以還不是那大和尚的對手,此戰關系重大,為兄現在要傳你師門絕學六脈神劍,你可要聽仔細了。六脈神劍本是有六脈,但皆以內力為輔,憑現在你的功力也只能專修一脈,分拇指少商劍、食指商陽劍、中指中沖劍、無名指關沖劍、小指少沖劍、左手小指少澤劍,大哥現在傳你的是小指少沖劍,你要聽仔細了,這路經脈起自腋下的極泉***,循肘上三寸至青靈***,至肘內陷后的少海***,經靈道、通里、神門、少府諸***,通至小指的少沖***。你現在內力已經消耗不少,待為兄再助你一臂之力。”

    那場中的楊過猛的覺得從背心的靈臺***傳入一股距力經督脈沖象奇經八脈,楊過頓時象久汗逢甘霖一樣,飄飄入仙,禁不住的仰天長嘯。眾群豪見楊過如此意氣風發頓時大聲歡呼,而閣內眾人見楊過中氣十足,儼然有超出出場時的架勢,心中驚疑不定,只有黃蓉對著徐澤會意的笑了笑。八思巴雖然也懷疑是徐澤搞的鬼,但卻沒有十足的把握。

    “該結束了。”徐澤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眾人聞言連忙朝場中看去,果見楊過停止了凌波微步,而是靜靜的站在尖尖角上,嘴角上揚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猛的一聲長嘯,右手的青冥劍朝對面的也里布郎射去,嘶嘶的劍氣聲讓人膽戰心驚,顯然是夾具了楊過的全力一擊,不可小視;而對面的也里布朗也確實沒有小視,只見他左手中指與右手中指相合,一陣大喝,一道紫色光芒迎著青冥劍射去,卻是喜金剛七釘中的“顯現”釘。然而沒有想到的是楊過在手中沒有兵刃的情況下,在青冥劍脫手的一霎那,右手小指尖又朝也里布朗的肩井***點去,令眾人奇怪的是卻沒有看出任何意義,更看不出象是暗器發出的動向,但到了半途猛的發出一縷尖嘯聲。只有徐澤知道這是少沖劍尚未純熟的表現。象練成大成的六脈神劍是無聲無息,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不過這個時候徐澤卻沒有計較他的少沖劍有沒有純熟。

    因為這個時候場中的情形已經分出勝負了,想那六脈神劍無堅不摧,而且有快弱閃電,也里布朗如何知道楊過耍了個小心眼,以青冥劍做為誘餌,甩出之時,故意的做用盡全力之狀,而真正的殺手卻是少沖劍,想那也里布郎如何不上當,頓時被犀利的劍氣從肩膀射了個對穿,一下子失去了戰斗力。

    眾人沒想到電光火石之間,楊過就取得了勝利,盡管那些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卻也知道楊過取勝了,當下歡呼聲震天。縹緲閣上,徐澤輕輕的撫摩著剛剛用擒龍手取回來的青冥劍,一邊微笑的對八思巴道:“大師,這我方連勝兩局,本帝尊看,這第三局就不用比了吧!”

    “帝尊好功夫,好手段,小和尚佩服。”八思巴肅容道。“小和尚認輸了。”

    徐澤不知是否的微笑道:“大師不必客氣,這比武之道也是可以增進各自感情的不是。”

    “帝尊好口才。”八思巴這次也微笑道。

    “希望大師遵守承諾。”

    “帝尊,小和尚尊令就是了。”八思巴朝徐澤雙手合什道:“既然事畢,和尚也該告辭了,希望有朝一日,帝尊駕臨藏域,和尚必掃榻相迎。”

    “大師放心,會有那一天的。”徐澤笑道。

    “告辭。”八思巴招呼阿里不花,扶著受傷的也里布朗黯然離去,而臨安城內又傳來群雄的歡呼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