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回 狡猾的八思巴(二)

    “帝尊,小僧武功雖不成,但也收了幾個劣徒,想請帝尊指教一番。”八思巴微笑的對徐澤說道。

    “大師的意思是?”徐澤嘴角上揚起一絲冷笑。老和尚想來個車輪戰,但武功到了我這種境界已經不是簡單的車輪戰就能對付的了。這一次,我就再讓你喝一次洗腳水。徐澤心里惡毒的想到。

    “帝尊,依照小僧與帝尊剛才的約定,遠來是客,客為先。這比武的規矩就應該由小僧說的算。小僧的這兩個土地,久慕中土文化,聽聞中土人杰地靈,武林高手不計其數。這次小僧來赴帝尊之約,順便帶來開開眼界。”八思巴滿面肅容的對徐澤說道。

    “大師太客氣了,西藏與中原原本一家,在前朝時,我東土大唐公主文成就曾遠嫁吐蕃國主松贊干布,成就了天下一家的美譽,今日你我比武也不過是一家人之間的互相切磋,互相進步而已。”徐澤也睜著眼說瞎話了。

    “帝尊言之有理。”八思巴雙手合什道。“帝尊,請允許小僧為帝尊介紹列徒。”

    徐澤點了點頭。

    那八思巴指著那面色干枯的和尚和那位面色紅暈者分別道:“這位是小僧的小徒弟阿里不花,而他就是我的大徒弟也里布朗。”

    “阿里不花(也里不朗)見過帝尊。”兩人一齊朝徐澤合什問好。而徐澤也雙手虛抬道:“兩位大師佛法高深,還請不必多禮。”

    “帝尊,今日武林人士甚多,為公平起見,依小僧之見不如三場兩勝如何?”八思巴突然道。

    “三局兩勝?大師,你弄錯了吧!”徐澤心里猛的一驚,這個老和尚到底在玩什么花樣。

    “帝尊,不敢?”八思巴道:“其實小僧武功低微,身知遠不是帝尊對手,小僧這么做只不過是想我方輸的不要太慘,其次也是想在我皇面前有個交代。還請帝尊成全。”八思巴千年不變的面容終于起了變化,滿臉的都是悲戚之色。讓人不由的生出了一絲同情。

    “既然大師說到這個份上了,本帝尊不準也說不過去了。”徐澤微微一嘆,道:“既然如此,我方也出三人。”

    “敢問帝尊是出哪三人?”八思巴忙問道。

    “郭靖,楊過。如何?”徐澤微笑道。

    八思巴朝郭靖兩人望去,嘴角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對徐澤雙手合什道:“謝帝尊。”說完就朝阿里不花點了點頭。

    只見那阿里不花猛的對徐澤合什,看的徐澤心里不由的感到一絲不安,果聽那阿里不花恭敬的說道:“小僧在藏域就聽聞帝尊武功天下第一,已達天人境界,小僧功夫低微,想請帝尊指點小僧幾招,也讓小僧不虛此行。”

    徐澤心里不安更甚,這個八思巴到底想干什么,難道他就想放棄這一局嗎?眼神不由的朝八思巴望去,只見八思巴已經恢復原來的神色,絲毫沒有剛才那悲傷的模樣。正在徐澤思考間,突然發現手袖連抖,轉過身一看,原來是黃蓉,只見她滿臉焦急之色。眉頭微皺道:“黃幫主,何事?”

    “帝尊,田忌賽馬。”

    田忌賽馬,黃蓉的一句話把徐澤給驚醒過來,自己妄稱兵法大家,妄稱已入天道的人物,妄稱是天下都在自己的手中,居然連這個小小的伎倆都給騙過了。當下心中羞怒不已,滿臉怒容,氣的三尸蟲暴跳,鳳目中精光射出三尺有余,對著巴思巴連說了三個好字。

    黃蓉所說的田忌賽馬是在春秋時期的事情,齊國的大將田忌,很喜歡賽馬,有一回,他和齊威王約定,要進行一場比賽。他們商量好,把各自的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賽的時候,要上馬對上馬,中馬對中馬,下馬對下馬。由于齊威王每個等級的馬都比田忌的馬強得多,所以比賽了幾次,田忌都失敗。后來他的軍師孫臏幫他出了個主意,卻是先以下等馬對齊威王的上等馬,拿上等馬對齊威王的中等馬,拿中等馬對齊威王的下等馬,最后三局兩勝而取得了勝利。這次比武也是一樣,八思巴的大徒弟比楊過要強得許多,而八思巴的武功遠在郭靖之上,這樣一來,八思巴這一方就能穩操勝券了。想那徐澤本也是聰明非常之輩,自從湊巧之下取了天下之權柄,整日的生活在陰謀與訛詐之中,而且他自己也經常的算計著別人,可這次居然被一個小小的計謀給吃了大虧,想他如何不氣。

    望著暴走的徐澤,八思巴不由的低著頭雙手合什,暗思道:“金剛佛母保佑,小僧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徐澤滿面怒容的站在西湖那尖尖角上,身形隨著波浪起伏不定,象是一片樹頁落入小河之中,隨著河水流動。微風飄過徐澤的臉龐,吹起幾根青絲,麻癢的感覺頓時讓徐澤從暴怒中驚醒過來,到底是進入天道中的人物,很快的沉住了心神,思前思后,徐澤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八思巴這次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武功。不把你打趴下來了,你還以為老子是好欺負的。”當下功聚全身,氣走丹田,頓時體內真氣如珍珠般的在體內的奇經八脈走動不停。突然周圍的群豪傳來一陣驚呼聲,眼前仿佛是一片空白,但眼前確實是站了一個人。奇怪的現象讓眾人心驚不已。而坐在自然居三樓的八思巴不由的為自己的機智驚嘆不已,眼前的這個遮天帝尊顯然不是他這樣等級的人可以對付的。不過心里又為自己的徒弟擔心起來,處于暴怒狀態的徐澤不知道會怎樣對待自己的小徒弟。八思巴不由的患得患失起來。

    而這時的阿里不花的境況也確實不好,全身都處在徐澤那恐怖的氣息包圍之中,高手如他也感到十分的難受,恨不得找個地方好好的吸上一口新鮮的空氣,然后大喊一聲以發泄心中的郁悶。不過徐澤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只聽徐澤冷冷的說道:“阿里不花,怪就怪你師傅,本帝尊最討厭的是有人設計本帝尊。你只有一招的機會。拿出你最厲害的一招來。”說完,包圍阿里不花的氣息霎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阿里不花見狀也不管臉上流出的冷汗,只是貪婪的呼吸著湖面上那清新的空氣,仿佛八百年沒有呼吸過的。

    徐澤等了半響,冷冷的說道:“好了嗎?”

    那阿里不花到底是藏域高手,很快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臉色肅嚴的朝徐澤合了個什字,然后身形一動,腳踏著一種奇怪的步伐圍著徐澤轉了起來。若是有藏密高手看見了,肯定能認出這正是喜金剛禪法第一層身喜金剛所化的步伐,喚做潔凈空明身法,為喜金剛中的喜金剛身所幻化,身法潔,空明無別,具備七金剛法自性之身。身法達到極至則會似空似明,讓人眼花繚亂,不過這位阿里不花顯然沒有達到這種程度。不過好象在徐澤面前達到了也沒有用。

    “只有這么多嗎?”徐澤冷笑道。

    那阿里不花聞言鋼牙一咬,雙手結了一個奇怪的手印,然后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相頂,向徐澤指去,卻見一縷淡黃色的隱有一絲寒意的釘形光芒朝徐澤射去。徐澤見狀暗自驚奇,這是什么玩意,還有這樣的武功的,其實這是八思巴從喜金剛圣典《金字書》中所領悟的,相傳為喜金剛大圓滿祖師所傳,取自其中的“用心性的無礙空、明,將‘有依’和‘無依’一起釘住”的道理。人稱好奇心能夠殺死一只貓,一點也不錯。那徐澤見狀,暗不住心中的驚奇,當下也就不再刻意的去躲避,只是身形微微傾斜,以左臂向那一縷黃光迎去。

    那阿里不花原本抱著失敗的命運,畢竟自己的對手是師父都不敢略其鋒的天下第一高手。可突然見徐澤根本沒有躲閃那夾有自己畢生功力的喜金剛絕學七釘中的“空明釘”的全力一擊,頓時按不住心中的喜悅,萬古不化的干枯臉龐露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想那金剛七釘分別是將‘有依’和‘無依’一起釘住的空明釘;將“能觀分別”與“所觀對象”一起釘住的光明釘;將“心”與“物”一起釘住的顯現釘;將“斷邊”與“常邊”一起釘住的定解釘;將“形象外表”與“內核本質”一起釘住的明覺釘;將“欣”與“厭”一起釘住的自解釘;將“顯現”和“無際”一起釘住的本來完美釘。這七釘威力是越來越大,而在每一釘的修煉中,共分七種顏色,赤橙綠青藍紫黃,以黃色功力最高。象阿里不花的淡黃色已經是快要大圓滿境界了。不過這喜金剛絕學卻非任何人都能學會的,不光有著絕世的資質和上好的悟性,更重要的是要經過無數的磨難,象阿里不花為了練成空明釘就曾在西藏雪山上待了十年之久方才練成今日的成就,也同樣因為如此,他的內力里帶有一股來自雪山的寒氣,所以他的臉色總是干枯的死氣。

    那徐澤見射來的真氣,嘴角一陣冷笑,手臂帶著雄厚的真氣迎了上去,只聽“哧”的一聲輕響,那條被阿里不花給予了厚望的空明釘被徐澤擋在真氣之外。不一會兒就消散的無影無蹤了,阿里不花眼睛里閃過一絲絕望,其實試探過空明釘的徐澤心中也是一驚,這西藏果然是隱藏著無數的高手,今天要不是自己內力深厚,肯定要出笑話了。但畢竟是經過朝堂內陰謀的洗禮。徐澤表面上卻沒有任何表示。

    只聽他冷冷的說道:“本帝尊已經讓了你一招了,今日你也來接我一招,遮天手。”隨著徐澤冷冷的話語,那修長的身軀猛的拔起,七色光芒在徐澤手心涌現,一掌朝下拍去,當然不是擊象那阿里不花的,而是擊向西湖水面。就在岸邊眾人驚訝間,西湖猛的傳出一聲巨響,接著七道沖天水柱高高射起。那阿里不花也被其中的一道水柱給噴到半空之中,好半響,又猛的落入水中,又是砰的一聲巨響。幸虧他的師兄也里布朗見勢不好,在他跌落之時早已在一旁等候,不然還有他們一陣好找。

    那徐澤待在一旁,冷冷的看了師兄弟一眼,冷哼了一聲就朝自然居射去。第一局也有徐澤的勝利而告終。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