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回 狡猾的八思巴(一)

    寒冬一過,蘇堤猶如一位翩翩而來的報春使者,楊柳夾岸,艷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鏡,映照倩影,無限柔情。最動人心的,莫過于晨曦初露,月沉西山之時,輕風徐徐吹來,柳絲舒卷飄忽,置身堤上,勾魂銷魂。三月的西湖蘇堤一帶,桃柳濃陰,紅翠間錯,走索,驃騎,飛錢,拋球,踢木,撒沙,吞刀,吐火,躍圈,斤斗及諸色禽蟲之戲,紛然叢集。又有買賣趕集,香茶細果,酒中所需。而彩妝傀儡,蓮船戰馬,餳笙和鼓,瑣碎戲具,以誘悅童者,比比皆是。

    圣武元年三月初六,西湖各處都是人山人海,從清波門到涌金門,帶劍者有之,帶刀帶槍者有之,帶奇門兵刃者有之。總之臨安城內首次出現了如此多的武林人士倒是十分罕見的。臨安知州早已得到徐澤的旨意,對于這些武林豪杰們也是睜一眼閉一只眼,僅僅是派了一些衙役來維持一下秩序。

    辰時剛過,樹萬武林人士紛紛涌向西湖岸邊來見識一下這百年難遇的武林大戰,來的早的或者有些遠見的早已在西湖岸邊的酒肆內訂了座位,邊吃著牛肉,邊看著比武,倒也十分自在。運氣不好的就只能站在岸邊,一時之間垂柳之下站著無數的英雄豪杰,甚至還有人越上枝頭,以期望看的更加清晰。

    辰時三刻,一些等的不耐煩的人突然聽到前面一陣歡呼聲,仔細聽來,原來是有著中原第一高手之稱的遮天帝尊在郭靖郭大俠、黃蓉黃幫住以及最近在江湖上有名的神雕大俠楊過的陪同下,朝自然居行來了。

    徐澤在眾人的陪同下,秘密出了禁中朝西湖行來,一路行來,徐澤不由的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聽到處喊著“徐大俠”,“徐大俠,打死那個番僧。”一時之間,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都朝著眾人打招呼。而徐澤等人也滿面帶笑,朝著四周不停的拱手。饒是徐澤武功高強,也覺的吃不消。心里不由的對二十一世紀的那些明星歌星們羨慕不已,也不知道他們那整天對著觀眾都是笑呵呵的的工夫是怎么練出來的,不過徐澤心里還是十分高興的,蒙古十分強大這已經是個人人皆知的事情了,但眼前仍然還是有著許多的仁人志士。也讓徐澤明白了為什么元朝九十多年就滅亡了。

    “相公,這里人真多哦,好熱鬧哦!”只聽一個嬌憨的聲音傳入徐澤的耳邊,徐澤轉眼望去,只見岳玲滿臉興奮的通紅,言語之間絲毫沒有一點準媽媽的感覺。

    徐澤聞言笑道:“當人處于一種危機狀態時,就不由自主的想方設法的尋求幫助,而你相公我武功還不錯,在這個危機的時候出來,剛好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他們現在就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樣。所以他們歡迎我們。”

    “相公,那個八思巴很厲害嗎?為什么中原武林沒人打敗他呢?”小龍女一臉擔心道。

    “龍姑娘,你就放心吧,帝尊的武功就是我爹和老頑童兩個人合起來都不是對手,我想那八思巴總沒有我爹和老頑童那么厲害吧。”落后徐澤一騎的黃蓉微笑道。

    “黃幫主,話可不能這么說。世間多有奇人異士,他們或隱于深山大澤之中,或隱于市井之間,就象這八思巴從未歷中原,武功卻是高強之輩。打的少林寺都閉了門,灰溜溜的望莆田少林去了。”徐澤聞言正容道:“我等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方是取勝之道,方能立于不敗之地。”

    “謝陛下提醒。”說話的郭靖。,“陛下果不愧為兵法大家,臣佩服。”其實郭靖哪里想到這句話在二十一世紀基本上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句領袖的兵法經典。

    不一會兒,在一些衙役的帶領之下,徐澤等人來到了自然居樓下,迎接眾人的是來參加楊過婚禮的武敦儒兄弟倆。徐澤把韁繩丟給迎過來的店小二,問道:“八思巴那大和尚來了嗎?”

    “尚未。”知道徐澤身份的武敦儒趕緊答道。

    “也罷,他們遠來是客,我們就往前迎上一段,免得等會輸了,說我等毫無待客之道。”徐澤打趣道。而周圍眾人也發出了一陣大笑。而徐澤卻帶領眾人朝前走去。

    忽然,一陣柔和的檀香彌漫在空間,跟著一聲若有若無的梵唱遠遠飄來。顯然大元上師八思巴來了。

    過了半響,徐澤見人群之中讓開一條路來,走出數十個番僧,為首的大約六十上下,身穿黃色僧袍,布衣芒鞋,雖然年近花甲,卻臉上神采飛揚,隱隱似有寶光流動,便如是明珠寶玉,自然生輝。端的是好一位菩薩降世。在其后的是兩位年近四十的番僧,一位臉似枯木,沒有半點表情,卻也頂門凹現;另一位卻是相反,面露紅光,生機勃勃,太陽***隆起。顯然兩位也是武功高絕之人,徐澤看去暗自心驚。這藏域如何出現如此多的高手,怕與郭靖不相上下了吧。

    只聽那八思巴朝人群中間的徐澤望了一眼,合什微笑道:“小僧八思巴見過帝尊。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遂身退,天下之道。”

    徐澤聞言大驚,心道這個番僧不簡單,一下子就知道我武功的出處,還隱隱的勸我歸隱山林。當下也不敢怠慢,睜開雙眼朝八思巴望去,嘴角揚起一絲笑意道:“頭髻作瓔珞,住日而樂聲。色黑極怖畏,金剛當頂持。口中發吽音,全身涂滿灰。無我俱等合,等引四歡喜。順利得快樂,無慢心本體。本面是黑色,右面為黑色,左紅而懼畏,頂飾忿怒相,二十四只眼,其余面黑色。而聲如雷音,美妙悅耳,賞心可意,悠揚明晰,入耳中聽是未語喜金剛。不喜不悲,不傷不樂,不見思空,見證一切諸天。恭喜大和尚。”

    那八思巴心中也吃了一驚,沒想到這位遮天帝尊有如此能耐,當下雙手合什道:“帝尊,小僧佩服。”

    徐澤見狀哈哈大笑道:“大師,請。”說著就把八思巴引進了自然居內。后面眾人也跟了進去。只有那楊過皺著眉頭道:“真不知道大哥和他說了什么?那么高興。”

    旁邊的黃蓉笑道:“陛下剛才和那八思巴已經比了一場了。那八思巴一開始就說出了陛下武功的來處,還說我大宋坐享了三百多年的江山,該讓位了,陛下也應該歸隱山林。而陛下也一言道破了八思巴的來歷,還說佛家應該超然于外,方能成就正果。陛下真是雄才啊。”一句話方才讓大家明白兩人的意思,心想道這絕世高手果然名不虛傳。

    “大師乃藏域高僧,本帝尊久仰大名啊!”徐澤微笑道。

    “帝尊過獎了,小僧也曾聽說帝尊武功高強,乃天下第一高手,連我大元前國師也不是帝尊對手。”八思巴微笑道。

    徐澤心里暗道都說和尚古板不知變通,怎么今天我見到這個和尚如此會說話呢!原來徐澤的意思是說你八思巴也算是有名的人物了,怎么可以去挑戰那些沒有什么名氣的人物呢?而那八思巴卻反擊道你徐澤武功如此之高卻去欺負那武功弱小之輩呢?

    “大和尚遠道而來,遠來是客,我中原有句古話叫做客隨主便,今日我中原武林人士也等了許久了,不如現在你我就在這美麗的西湖之上比試一番如何?”徐澤按下心神道。

    “帝尊,小僧也曾聽說過中原有俗話是這么說的,遠來是客,客為先,小僧愚昧,不知道這句話可對否?聞中原乃禮儀之邦,想來帝尊不會欺負我這個化外之人吧!”八思巴仍然是滿面笑容。

    看著那無害的笑容,徐澤心里暗怒,真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大腫臉充胖子,不過實力就是實力,論實力你八思巴也不是我的對手。也罷,讓我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當下笑道:“大師言之有理,不過這比武較技,總要比點彩頭是不是啊?”

    “小僧聽從帝尊吩咐。”

    “既然如此,本帝尊有兩個條件,其一以后大師不準再找我中原人比武。”

    “今日小僧弱是輸了,也沒臉和眾位武林豪杰比武較技了。”八思巴道。

    “第二就是以后若我大宋軍隊要征伐西藏之時,我要西藏各領主倒戈相迎,當然西藏納入我大宋版圖之后,只要不涉及一些根本性的問題,如擁有軍隊、與他國相交等,藏人治藏。大師如何?”

    “此事干系重大,還是請他日大宋軍隊到達西藏再說吧。”八思巴沉思了片刻道:“小僧各人認為此議論甚好。不知帝尊輸了如何?”

    “輸了?”徐澤冷笑道:“那從今往后,我大宋所有習武不得主動加入宋軍,幫助宋軍抵御蒙古軍隊入侵。大師以為如何?”

    “帝尊,可以代表中原武林?”八思巴問道。

    “笑話,一路行來,大和尚有見過武功比本帝尊高的嗎?”徐澤冷冷道。

    “既然如此,你我擊掌為誓。”

    隨著啪啪啪三掌落下,徐澤肚子里笑開花了。饒你奸似鬼,也得喝我的洗腳水。”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