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回 軍事擴大會議

    宋圣武元年正月二十日,元世祖中統元年,忽必烈按照劉秉忠的建議,率蒙古勁旅抵達開平。西道諸王合丹,東道諸王塔察兒等前來會合,忽必烈召開庫里臺大會。出席會議的有以木哥親王為首的諸弟,以塔察兒、也松哥為首的東道諸王,以阿必失哈、合丹、合必赤、蒙哥都為首的西道諸王共40余人,還有以霸都魯、兀良合臺、失吉忽禿忽為首的蒙古大將,以按陳為首的幾位駙馬,以及劉秉忠、姚樞、郝經、王文統、廉希憲等各族謀臣,史天澤、張柔、張弘范、李璮等漢軍七大萬戶,以及吐蕃和大理的代表等。諸王貴族一致同意擁立忽必烈為蒙古汗國大汗,并舉行了隆重的即位儀式。

    而在此時,大宋朝廷皇帝徐澤也同樣沒有放下腳步,舉行了一個關系大宋數年偉大戰略的構想。整個乾陽殿被圍禁軍得水泄不通,乾陽殿內,徐澤寶座高坐,階下分別站著軍機處的四位中堂,各部尚書大臣以及在京的將軍們,如郭靖、黃蓉、孫虎臣、龍傲、呼延豹、張志節、岳軍等將,濟濟一堂,倒有十分氣勢。

    徐澤望著眾人沉聲道:“朕自御極以來,莫不憚心竭慮,蒙古大軍就是懸在我大宋朝廷上的一柄利劍,讓朕好不安寧。雖說現在其內部爭權奪利,暫時無暇顧及南下,但茍且江南,偏安一隅,非朕所為。也非眾卿所為。朕不想做無用之君,眾卿也莫想做無用之臣。”

    “敢為陛下效死力,收復中原,還我河山,定我大宋萬年之基業。”眾人在吳潛的帶領下大聲道。

    “好。”徐澤微喜道:“今日詔眾卿前來是來商討我大宋在未來數年內的軍事策略。雖然是軍事方面的,但兵者,國之大事也。有許多東西都會涉及到朝廷的各部,過了今日,凡我大宋軍隊所需,各部要緊密配合,不得互相推委搪塞,若有犯者,朕決不輕饒。”言語中不由的顯露出一絲殺機。

    “臣等遵旨。”

    “眾志成城,何愁蒙古不滅,河山不復。”徐澤高興的說道:“大將軍,由你來說說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吧!”徐澤朝武將之首的岳海說道。

    “臣遵旨。”岳海先向徐澤行了個禮后,轉身道:“現我大宋有禁軍六十萬分別駐守襄陽五萬,淮南南路的忠孝軍、忠節軍、忠義軍計有十萬余人,還有就是臨安城禁軍三十萬和保衛長江上的水軍十萬,其余的禁軍則分布在各地,以荊襄居多。但六十萬禁軍中能稱精銳者不足二十萬人,而其他的要么不是老弱病殘,要么就是久不經訓練。而蒙古擁有鐵騎四十余萬,皆是精銳。還有各種雜軍,多是由色目人,或者其他的人組成,也有漢人組成的,臣猜測也不下于三十余萬人。”

    一席話下來,讓眾人心里頓時冷了下來,連徐澤心里也驚了起來,沒想到兩軍的差距這么大。

    “岳將軍,下官剛才聞將軍數我大宋軍隊時,好象少算了一部分。”說話的確是參謀部尚書徐幾。“我大宋自太祖開國,建軍百萬,分禁軍與廂軍。元帥剛才好象并沒有算到。”言語中不由的顯示出了得意。連坐在龍椅徐澤眉頭都皺了起來,對于這位理學之后,徐澤在心里早已不滿,要不是朝廷無人可用,也不會讓這種人霸占中樞的。當下剛準備開口說話。

    那岳海聞言卻是一笑,不坑不卑道:“徐大人,當年太祖皇帝設禁、廂兩軍,抽取廂軍精銳補充禁軍,可如今這朝廷禁軍都荒于操練,恐怕這廂軍就更不可靠了。也許連剿匪都不行。”那徐幾一聽滿臉通紅的退了下去,一句話也不說。

    “陛下,臣以為當下當淘汰老弱,招募新兵,加強訓練,臣相信,在數年內,必能訓練出一只精銳之士,北伐中原。”這次說話的確是虎將呼延豹。

    “陛下,呼延將軍出言太過輕率。”呼延豹話剛落音,丁封剛連忙止住道:“陛下,先不說這招募新兵需要大量錢財,單是淘汰老弱,精選士卒,恐怕所需也非朝廷所能承擔的。臣請陛下從長計議。”吳潛、戶部尚書馬廷鸞等也出言符合。

    “眾卿皆為朝廷計,朕心甚慰。”徐澤點了點頭道。“依朕看來莫若由戶部解決,可以由朝廷出錢,讓他們干的小買賣,幾個或一批組建一個商號,銷售我大宋的特產,朝廷給予稅收上的優惠,其所得歸他們所有,朝廷只要他們在經商的同時,給予朝廷一些重要的情報就行,還有一部分就讓他們返鄉,朝廷的那些王公貴族們,朕會從內庫里撥出銀子來,贖買給那些士兵們耕種。事情是死的,腦袋是活的,前不久鎮國公在巡視民間時,斬了數十名貪官污吏,其家產也為朝廷所有,這些都可以無償提供給那些老弱耕種。退朝后吏部、戶部、兵部、工部擬個條程上來,朕看看再實行。”徐澤笑哈哈的就解決了一個大難題,惹的眾大臣又是一陣山呼。

    “陛下,北人騎馬,南人舟船,雖然陛下上次告誡我等如何對付騎兵,但騎兵的天生優勢卻不是步兵可比,在未來的大戰中,若不早做謀劃,恐有失誤。”龍傲出聲道。

    “南人并非不善騎射,只不過上等戰馬皆出自北方而已。”孫虎臣躬聲道:“陛下,臣曾聽聞兩武士比劍,有時并非劍利者勝,劍法高超者取勝的希望也還是有的。”

    “孫愛卿的意思朕明白,揚我之長,擊其之短。是個好方法,”徐澤微笑道:“可將軍想過沒有,我大宋之所長就是水軍,水軍行于江上,也只能被動的應付蒙古大軍,而不能主動的去打擊敵人。實不可取。”

    “陛下之意?”問的卻是岳軍。這位國舅從來沒有因為徐澤是皇帝而改變過,還是象以前一樣,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會拉著徐澤問到底,而徐澤也并沒有去追究什么。

    “岳元帥的意思呢?”徐澤并沒有理會岳軍,而是讓更多的機會讓給了這位岳家的后人,立其軍威。

    岳海也沒有讓徐澤失望,從容不迫的說道:“陛下,敵強我弱是擺在我大宋軍隊的最大的難題,臣以為我等劍不如人,就避免比劍,我軍可以做到盾比他堅,矛比他長,刀比他快,炮比他利。”

    “元帥的意思是,他打他的,我打我的,避其之長,擊其之短。”龍傲馬上接過來道。“我大宋能工巧匠無數,想來造起兵刃來遠在那蒙古之上,更何況蒙古大軍不擅長攻城,而我大宋卻在守城方面有著極大的優勢。”

    “龍將軍,此話言之過早。”郭靖在旁邊潑了一瓢冷水,道:“下官曾在蒙古多年,見那成吉思汗攻城無數。”

    “郭將軍言之有理。”張志節點了點頭道:“那蒙古大軍的大炮不比我大宋的差。”

    “幾位將軍所言都有一定的道理。”徐澤知道這個時候該自己說話了:“易經有云生生之謂易。這里的易就是指變化。強弱之間、勝敗之間、優劣之間可以說是隨時隨地隨機地不斷變化著,戰爭也是一樣。老子曾指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間的自然現象是有規律的,規律就是法則,而變易是現象,不易是法則,蒙古大軍之強只是一種現象,不可視為永久的法則,與強敵作戰,應立足于變易。只有不斷的變易才能克住敵軍。眾將在與蒙古大軍作戰之時,莫要拘泥于一切,要記住變中求勝。而另一方面,唐太宗李世民曾說君,船也,民,水也,水能載舟,也可覆舟,蒙古大軍不得人心,我大宋北伐,救民于倒懸,為正義之師,江北百姓必會簞壺相迎,而朝廷也可利用這一點,讓蒙古大軍陷入漢人的泥潭里,擾其糧道,接應我大軍北伐,到時戰勝蒙古大軍也不是難事。”

    “陛下圣明。”

    “既然如此。眾將聽令。”徐澤猛的站起身來,大聲喊道:“眾將精選士卒,淘汰老弱,招募新兵,按六十萬計,其中水軍不得少于十萬人,更五萬水軍要精通陸戰。岳海,這五萬人可要找一個水陸兼通的將領。”

    “韓世忠將軍之后韓壽可以為陛下效力。”岳海沉聲道。

    “改日,帶來讓朕看看。”

    “臣遵旨。”

    “今日所議不得在外流傳半句。”徐澤惡狠狠的道:“否則按通敵叛國罪論處。”

    “臣等遵旨。”

    “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