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回 早朝改制

    “受命承天,大皇帝詔,自太祖開國至今,已有三百余年,然軍功不顯,皇室宗族多有不優者,有功之士多有不表者,軍功賞爵多有不明者,朕決心更改軍功賞爵令,有功必賞,有過必罰,無功必怠。此確保我大宋之江山萬年之永固,此次軍功賞爵令分宗室與功臣,宗室爵有親王、世子、郡王、長子、王,贖回所賜土地、田莊為朝廷所有,按俸銀、祿米給俸,其中親王歲俸銀一萬三千兩,祿米一萬斛;世子歲俸銀六千兩,祿米六千斛; 郡王歲俸銀八千兩,祿米八千斛; 長子歲俸銀三千兩,祿米三千斛;王歲俸銀四千兩,祿米四千斛。現封趙與芮為成親王,岳海為鄂郡王。功臣世爵分十五等,公爵分一至三等,正一品;侯爵分一至三等侯.從一品;伯爵分一至三等伯,正二品;子爵分一至三等子,從二品;男爵分一至三等男,正三品;一等公歲支俸銀七百兩,二等公六百八十五兩,三等公六百六十兩,一等侯六百一十兩,二等侯五百八十五兩,三等侯五百六十兩,一等伯五百一十兩,二等伯四百八十五兩,三等伯四百六十兩,一等子四百一十兩,二等子三百八十五兩,三等子三百六十兩, 一等男三百一十兩,二等男二百八十五兩,三等男二百六十兩。封楊過為二等鎮國公,封吳潛、丁封剛 、郭靖、龍傲分別為二等文賢、文忠、忠武、忠義侯,孫虎臣、王堅、呼延豹分別為三等武勇、武成、武節侯,孫小臣為三等義成伯,秦大虎、王小六、陳二娃為二等子爵。以上爵位,三代之內無軍功者不得世襲爵位,親王、郡王為世子或長子繼承爵位。欽此。”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著蔡陽和眾文武大臣聲音的告落,徐澤新定的軍功賞爵令總算給定了下來。雖然這套軍功賞爵令有許多人很難做到,但卻不是不可能的,因為連秦大虎等三個炮手都封了子爵,還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徐澤得意的看著眾大臣,心想:“我這樣的下本錢,這樣的誘惑你們,我就不信你們不愿意打仗。”事實上,在后來徐澤一系列的戰爭中,無論是西征四川、云南等地,還是北伐中原,遠擊大漠,又或者是東征扶桑都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東征之時,徐澤面對眾多的首級不得不以扶桑女人來代替爵位。又是引起后來史學界的詬病。這扯遠了。

    “諸位愛卿,朕賞罰分明,爾等也要盡心盡力,待到收復中原之時,諸位的畫像肯定會懸于凌煙閣上,留名青史。”徐澤冷冷的吩咐道。

    “臣等必將報陛下龍恩,死而后已。”眾大臣又齊聲道。隨著王浩等人逼宮的失敗,徐澤更是威望陡增,朝堂之上再也不可能有拖延之詞。

    “既然如此,朕想把朝廷各部人員進行一下改變。蔡陽宣詔。”徐澤接著又甩出了一個炸彈。

    “受命承天,大皇帝詔。古有云變則通,通則久;朕決議設吏、戶、禮、兵、刑、工、商、后勤、參謀等九部,大理寺、太常寺、光祿寺、太仆寺和鴻臚寺五寺及宗人府等部門代替現在各部門,九部設從一品尚書一,侍郎二,堂官四,書辦五。其中兵部只負責招兵、訓練、作戰命令;參謀部負責將軍的考核、升遷等事務;后勤部負責軍隊的兵馬器械、糧草等事務,其余各部各安其職。廢左右相,解散樞密院,各部之上設軍機處,列正一品,稱中堂,吳潛、丁封剛、岳海、文天祥列軍機。陸秀夫為吏部尚書,馬廷鸞掌戶部,李伯玉掌禮部,陳宗禮掌刑部,范東叟掌工部,留夢炎掌商部,文天祥掌兵部,徐幾掌參謀,王堅掌后勤,趙葵、謝方叔掌御使臺,指正朝廷過失,監察百官,程元鳳掌大理寺正卿,何基為大理寺少卿,馬光祖為太常寺正卿,李曾伯為太仆寺正卿,湯漢光祿寺正卿,楊棟為鴻臚寺,葉夢鼎掌宗人府少卿。欽此。”徐澤經過多方思考,終于在短的時間內搭好了,朝廷的框架,雖然有許多地方不是令他滿意的,但總算是搭起來了,最重要的是,這些人最起碼都不是尸餐素位之人。

    “朝廷各部各寺要盡快的運作起來,缺少的人手就從以前各部門去找,然后報到軍機處察情錄用,凡有貪污納賄者朕不但不會讓你當官,恐怕你的家產要送到國庫了。”徐澤陰森的道。“如果再有才能的,就讓他到地方去,朕想那些地方上馬上會有一批要下來了。陸秀夫你要配合好鎮國公完成對那些地方各級官吏的考核、詮選,凡有不合格的,不管他是誰,都別想在官場上混下去了。等恩科過后,朕還要成立一個反貪部,專門是對付那些貪官污吏的。當然了,如果你現在把貪污的銀子交上來,不但可以免罪,還可以從里面抽取十之有一為賞銀。”

    徐澤的一句話說下來,殿里有些官員原本嚇的冷汗直流,猛的聽到還有一條活路,如何不高興。想那在京的官員,有多少會是潔身自好的主子,原本就怕皇帝抓住自己的小辮子,這下不但不會有事情,還會有賞銀,當下大呼徐澤乃仁慈之主。卻不知道徐澤是有苦難說,想在南宋末年,大宋官員貪污成風,屢禁不止。徐澤就是有再多的精力也不可能殺的干凈,更何況殺干凈了,誰還來為你當官,只得慢慢的消除這不良之風。

    “還有這次殿前司的逼宮,朕看這大宋的軍隊也要整整了,我大宋現有禁軍六十萬,廂軍有十五萬之多,加起來有七十五萬人馬,依朕看來,這些軍隊除掉禁軍三大營,在襄陽的十萬軍隊和在淮南的忠孝軍,堪稱精銳者甚少,或者可以說剿匪都是成問題的,否則橫在太湖上的土匪怎么還在那里啊,長江各水道水賊橫行。兵部、參謀部、后勤部還有各位將軍,剩下的事情就不要朕提醒了,精選士卒,淘汰老弱,招募士卒,加強訓練,對淘汰的士卒要妥加處理,給予土地,金錢等物,不能讓別人說朝廷的閑話,畢竟他們為朝廷打仗多年,對招募的士卒要認真訓練,不可怠慢,必要的時候可以去剿匪,鍛煉一下士氣,這些都是你們要做的。”徐澤慢悠悠的說道。但卻說的底下眾文武大臣滿臉通紅。

    “這殿前司是沒的了,朕看就選五萬精銳,精通馬步戰,入則步戰,出則馬戰,稱做御林軍。保護禁中安全。朕看就由岳帥之子岳軍來訓練吧!”徐澤又說道。

    “陛下圣明。”眾臣皆道。

    “退朝吧。”見無話可說的徐澤揮了揮手,說了句精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