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回 劉秉忠的計策

    圣武元年是在血腥中開始的,似乎預示這這一年與以往的任何年份的不同。清晨中的臨安沒有任何的喜慶氣氛,也許是昨晚的喊殺聲,把這喜慶沖的無影無蹤,對于臨安的百姓來說,這種情況自從高宗南渡之后就沒有發生過。

    但事情總是發生了,膽大的悄悄的打開一條門縫,卻發現街上并沒有多少的變化,也沒有任何的士兵把守,聰明的都知道事情已經結束了,對于事情的結果,這些生活在食物鏈低層的人們并沒有去關心,他們關心的是成功的人將會實施何種政策,自己能否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到了午時的時候,人們按不住對新的一年的憧憬,紛紛走上街頭去迎接新的一年的到來。消息靈通的這個時候也打聽到了,昨夜,那位年輕的皇帝剿滅了以樞密使王浩為首的叛亂,對于必將死亡的王浩、張元鶴和已經剿滅的歸燕幫,人們禁不住心中的喜悅,紛紛又燃放起了炮竹,頓時使人們暫時忘記了昨日的血腥與不安。節日的氣氛又籠罩著臨安城。

    相對于處于喜慶中的民間,臨安城中的大小官吏,卻處于風雨飄搖之中,生怕自己沾上了王氏標簽。一大清早的紛紛乘著轎子,乘著給皇帝呈表的機會,向那些重臣或者干脆從皇帝的口中,打探著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消息。然而令人失望的事,上至左右二相,下至微末小吏,都沒有任何可靠的消息。

    而此時的皇帝徐澤則是樂悠悠的抱著嬌憨的岳玲一臉傻笑,原因很簡單,徐澤要當父親了。早上剛起來的岳玲就出現了惡心、干嘔,嚇的昨晚四人大被同眠的徐澤,趕忙招來太醫,結果的顯示讓眾人吃了一驚,岳玲居然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了,這讓徐澤暗自稱奇,也暗自高興。按照概率的計算,與徐澤有過多次親密“接觸”的小龍女最有可能先懷上身孕,可是這次偏偏不是。而令徐澤暗自高興的是,自己再也不可能出現象在二十一世紀看的那些玄幻小說中寫的那樣,因為穿越時空障礙時,受到某種射線的影響而導致不孕不育的現象。當然暗自高興的徐澤也沒有忘記去撫慰暗自不高興的全淺雪和暗自傷心的小龍女,在制定了若干個不平等的協議后,終于把二人的心腹之患給打消了,徐澤也再次過上了左擁右抱的生活。

    早晨在給尚在皇宮里的理宗皇帝和太后謝氏問安時,也同樣把這個消息傳給了二人,也讓兩位老人高興不已。自己終于有了孫子了。也許宋朝這個朝代是個很有趣的朝代,歷代王朝,嫡系子孫往往有著許多人,可偏偏太宗這一枝不是,要么就是一兩個,而且哥哥死了,弟弟就即了皇位;要么就是從旁支里過一個來繼承皇位。太祖皇帝只剩下兩個兒子,被徐澤代替的趙祺就是屬于這一枝的,太宗這一支到了仁宗在位時沒有兒子,而子嗣最多的就是徽宗皇帝了,有三十一子,其中有二十五位能活到成年,只可惜在靖康之難中,被金國俘虜去甚多,僅留高宗一脈,嫡系子孫不昌,一向是宋室擔心的地方,這次盡管不是名義上的后宮管理者全淺雪,但畢竟是皇室有后了,這時與徐澤有著若有若無,或多或少的矛盾的理宗皇帝也高興不已。謝氏拉著岳玲說這說那,宮廷內部和諧的氣氛讓前不久還在暗暗較勁的徐澤和理宗皇帝緩和了不少。盡管結果是以理宗失敗而告終,但家庭的快樂讓兩人的隔閡也消散了不少,理宗也表示在元宵后,再次和太后謝氏,貴妃賈氏回葛嶺居住,也讓徐澤暗自松了口氣。但對于理宗并沒有為他的心腹前樞密使王浩說句好話的情況,也讓徐澤心寒不已,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帝王之道。

    對于皇室的有后,早就由那些大嘴巴的宮女和太監們傳的到處都是,徐澤也按照慣例給岳玲的娘家鄂郡王府庫給了不少的封賞,同樣也給了那些正在官場上望風的人一個定心環,皇帝陛下總要給這位皇子或公主積點德吧,想來也不會牽連多少人的。

    在拜完太廟后,姍姍來遲的徐澤登臨重華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賀,實際上就是接受大臣們的吹捧等等,都是一些贊美之言,盡管諸文武已經有一部分被關進了大理寺的監獄里,寬敞的重華殿顯的有些稀疏,但眾大臣的山呼聲,讓這個宮殿又有了一些生氣。在山呼之后,右相吳潛進表,曰:金冊昭昭,列圣孤標。仲尼有言,巍巍帝堯。承天眷命,罔厥矜驕。四德炎炎,階蓂不凋。永孚于休,垂衣飄飖。吾皇則之,小心翼翼。秉陽亭毒,不遑暇食。土階苔綠,茅茨雪滴。君既天賦,相亦天錫。德輈金鏡,以圣繼圣。漢高將將,太祖兵柄。吾皇則之,日新德盛。朽索六馬,罔墜厥命。熙熙蓼蕭,塊潤風調。舞擎干羽,囿入芻蕘。既玉其葉,亦金其枝。葉葉枝枝,百工允釐。享國如堯,不疑不疑。(唐.貫休.大蜀皇帝壽春節進堯銘舜頌二首•;堯銘);左相丁封剛進表曰:上玄大帝降坤維,箕尾為臣副圣期。豈比赤光盈室日,全同白象下天時。文經武緯包三古,日角龍顏遏四夷。今日降神天上會,愿將天福比須彌。異香滴露降紛紛,紫電環樞照禁門。先冠百王臨億兆,后稱十號震乾坤。羲軒之道方為道,草木沾恩始是恩。今以謏才歌睿德,猶如飲海妙難論。茂祉遐宣勝事并,薰風微入舜弦清。四洲不必歸王化,一統那能計圣情。合合鼓鐘膏雨滴,峨峨宮闕瑞煙橫。西逾昆岳東連海,誰不梯山賀圣明。遠人玉帛盡來歸,及物天慈物物肥。春力遍時皆甲拆,王言聞者盡光輝。家家錦繡香醪熟,處處笙歌乳燕飛。為報吾皇勤禱祝,圣明天子今年少。積劫修來似煉金,為皇為帝萬靈欽。能當濁世為清世,始見君心是佛心。九野黎民耕浩浩,百蠻朝騎日駸駸。今朝獻壽將何比,愿似莊椿一萬尋。(全唐詩)

    而徐澤雖然對這些東西比較反感,但仍然按照慣例,勉勵了幾句。然后就是皇帝陛下賜福,徐澤也象模象樣的寫了十幾張斗大的“福”字分發給那些有功之臣。然后正式下旨改元圣武,稱為圣武元年。歷史又翻開了新的一頁。

    在去除制肘之后的徐澤,也掀開了改革的序幕,從而奠定了宋室江山長達五百多年的歷史,是繼周朝以后,統治時間最長的王朝。也同樣奠定了徐澤中興之主的名號。

    此時的大都,有可能繼承大汗之位的忽必烈,正愁眉苦臉的坐在那里,手中是剛接到的情報,兩首分別坐著他的文臣武將,文有張文謙、張德輝、竇默還有劉秉忠、姚樞、元好問等人,武有大將兀良為首的蒙古親王大將,相比較而言,比徐澤的規模要大的許多。

    只聽忽必烈道:“這位南朝的皇帝真是孤的勁敵啊,這么短的時間就穩定朝綱,下一步就要整頓精武,揮師北伐了,而孤還要與那阿里不哥糾纏不清,諸位先生說說,該怎么辦?”

    “王爺,阿里不哥乃是小蘚,那宋朝才是大敵啊!”說話的是刑州人劉秉忠,他與張文謙、張德輝合稱刑州三賢,乃是忽必烈帳下有名的刑州三賢。

    “王爺,臣有一計。”這次說話的是劉秉忠。

    “先生快快說來。”忽必烈高興的說道。

    “王爺,南朝之所以難征,原因有三,其一有大江阻隔,南人舟船,北人馬匹,我方不精水戰;其二請恕臣大膽,我軍在征伐的同時失去民心,燒殺搶掠,無所不做,稍有不快,就是屠城千里,南人懼怕我軍屠城,所以拼死反抗;其三就是那些南朝的武林人士,或襲我糧道,或殺我官吏,或協助守城,金刀駙馬郭靖就是一個例子。”劉秉忠緩緩的說道。

    忽必烈聞言大喜道:“先生所言甚是,那依先生之意,該如何是好?”

    劉秉忠聞言微微一笑道:“其一,殿下應該馬上召集各王公貴族,文武大臣,推選殿下繼任大汗之位;其二廣招天下英俊,講論治道,以宣揚殿下愛民之譽,好賢之名;其三派遣武林高手入南朝,擊敗或擊斃其各地的武林高手。臣認為八思巴大人可以勝任。”

    “好,就依先生之意。”忽必烈高興的以手擊案臺道。“馬上派人去請八思巴法師。”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