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回 請君入甕(二)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這位大宋朝有名的王安石相公的《元日詩》正好對應著臨安城此時的景象,在一些熱鬧地段都有著眾多的彩棚,鋪陳冠梳、珠翠、頭面、衣頭、花朵、領抹、靴鞋等物,供市民購置過節,而自從冬至過后(在宋朝冬至是祭祀祖宗的日子,人們在這一天要向父母尊長拜節。皇帝在這天要到郊外舉行祭天大典),大宋朝各要害部門就紛紛忙了起來,而徐澤仍然是象往常那樣一心撲在禁軍中,大小事務都丟給了丁封剛和吳潛二人,絲毫沒有因為過年節的接近而有著絲毫的懈怠。而禁軍的大部分也被他訓練的如狼似虎,嗷嗷直叫,當然攙雜在其中的老弱,或者還有許多吃空響的現象也讓這位皇帝吃了一驚。南宋的軍隊,除掉廂軍就是禁軍,而相比與北宋八十萬禁軍,南宋只有六十萬,同樣按照前例,在臨安城中,南宋歷代皇帝都留著一半禁軍拱衛京師。

    然而在訓練過程中,除掉驍騎、拱圣、驃騎三營情況稍好外,其他諸營或老弱過多,或缺編等等現象,讓這年輕的冒牌皇帝更加堅定了什么。

    “黃幫主,你是怎么看的?”徐澤指著面前一疊紙張問道。

    “陛下,臣等只能確定樞密使王大人、殿前司都指揮使與京城的歸燕幫交往過密,但我丐幫子弟卻沒有能力確定他們曾經談了些什么。還請陛下明查。”黃蓉保守的說道。

    “大哥,干脆找個借口,現在就把他們抓起來。”楊過眼珠一轉道。

    “莫須有的罪名再也不能用了,當初岳飛元帥不就是被莫須有給殺了嗎?莫須有何以安人心啊!更何況王浩深受太上皇所信任,他會看著朕把他給殺了?憑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去殺一個大臣,那些官員會怎么想,還會給你賣命嗎?憑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去消滅一個幫派,那江湖上的人對朝廷怎么看,朕還想讓他們在北伐的時候為朕出力呢!此議不妥。”徐澤皺著眉頭說道。

    “陛下,臣倒有一計。”黃蓉出聲道。

    “講”

    “陛下,兵法有云出其不意,功其不備,按照臣的推測和我丐幫情報顯示,他們若真的圖謀不軌應該就在最近時日了。”黃蓉微笑道。

    “此話怎講?”

    “陛下,大凡一個計劃的實施,在最后階段總是忙碌不已,生怕有什么意外的情況發生,而根據我丐幫的觀察,這王浩、張元鶴總是和一些陌生人接觸頻繁,臣以為這些都是征兆。”黃蓉從容不迫的回答道。

    “黃幫主所言甚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攻其不備…莫非…莫非就是…” 徐澤大吃一驚“殿前司兵馬守衛臨安城,而禁軍大營卻在臨安城十里外,在加上臨安城城高池深,就算禁軍三大營再怎么驍勇善戰,恐怕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攻破臨安城。”

    “大哥,這出其不意怎么解釋啊?”倒是楊過好奇的問道。

    “過年節誰會想到有人會造反啊!”徐澤不滿的望了楊過一眼。“更何況那天晚上,朕還要在集英殿宴請諸王公大臣,沒有統領的軍隊怎么可能來救援禁中,到時只要他王浩把城門一關,然后派那些歸燕幫的烏合之眾把守城門,你大哥就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殺退數萬精兵。”

    “我也不會打仗。”楊過悄悄的冒了一句,頓時又惹來徐澤一個白眼。嚇的楊過馬上閉了嘴。

    “郭夫人,聞聽令尊黃島主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想必黃幫主也得其所傳了。”徐澤笑嘻嘻的望著黃蓉,渾然沒有絲毫的帝王之氣。

    “敢為陛下效勞。”黃蓉也笑道。

    “好,既然這樣,就替朕傳密旨。”徐澤突然冷冷的說道。臉色變化之快,讓旁邊的楊過吃了一驚,而黃蓉聞言心里微微一嘆,聰明的她知道馬上就會有一批的人將人頭落地了。也更加堅定了她心中得想法,離開京城這座大染缸。

    今年的過年節,對于那些尚在糊涂中的官員來說,是一件很快樂或者說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因為當今皇帝陛下早早的下了詔書,要在集英殿內大宴群臣,盡管大家都知道,這皇帝賜宴肯定是吃不飽的,但皇帝賜宴那又是多大的榮耀。是花千金也難買的。

    集英殿內鐘鼓齊鳴,歌舞聲傳遍了禁中內外,美麗的舞蹈歌頌著繁華的盛世,在這一刻,大宋朝的眾大臣們好象忘記了來自北方的威脅。好象也沒有注意到殿內缺少的身影。

    徐澤端坐在寶座之上,在他的旁邊是以全淺雪為首的三位皇后,稍微下一點的就是已經貴為太上皇的理宗皇帝了,盡管他是徐澤名義的繼父,但仍然坐在徐澤的下一點。

    徐澤望著底下眾臣,目光落在位在吳潛之下的王浩身上,望著那一臉正經,看似平靜,不知在想什么的王浩,徐澤嘴角上又揚起一道高深莫測的笑容。

    突然,一陣巨響傳入了正沉醉在歌舞聲中的眾人,接著就見一火紅色的炮竹射入空中。然后就聽見陣陣喊殺聲傳入眾人耳邊。

    徐澤佯做驚慌狀,道:“王浩,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底下的眾大臣也議論紛紛,歌舞也停了下來,眾舞女也不知所措的站在大殿中央,等待著皇帝陛下的旨意。

    王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出班道:“陛下,臣有本奏。”

    徐澤佯驚道:“先著人看看是怎么回事再說,怎么殿前司沒有一個人來回報啊!”

    “陛下,臣所奏的正是此事。”王浩得意的說道。

    徐澤假裝無可奈何的樣子,揮了揮手,說道:“你先說說看。”

    “陛下,蓋聞明主圖危以制變,忠臣慮難以立權。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擬也,今上德業不修,朝綱不振,陛下只知游戲射獵臣等請陛下還政與太上皇。”王浩揚揚灑灑的說了一大通,倒是讓大殿內諸大臣嚇了一大跳。

    徐澤抖了抖身上的龍袍,打趣的問道:“不知你王浩是不是就是那個忠臣,那個非常之人?”

    “臣不敢居功,殿前司所屬、在場的諸王公大臣以及整個臨安城的數百萬民眾皆有此想法。”王浩不慌不忙的說道。

    “哦!”徐澤佯做驚恐的指著文武百官道:“諸位愛卿都是這么想的嗎?”

    “諸位,殿前司兵馬已經包圍了禁中,而臨安城門早已關閉,沒有樞密院的指令誰敢擅自調兵。”王浩見眾大臣還在猶豫,連忙下了一劑猛藥,果然,御使劉慧等數十位大臣紛紛站了起來。過了半響,又有幾個人站了起來,寬敞的集英殿端坐的官員已經只有一半左右了。

    王浩見狀,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朝理宗跪拜道:“恭請陛下升殿。”

    “王浩,你以為你成功了嗎?你以為你的陰謀得逞了嗎?你以為就憑你那殿前司和歸燕幫那些烏合之眾就能顛倒乾坤嗎?”徐澤陰森森的說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原本一臉得意的王浩見底牌被徐澤發現,吃驚的問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徐澤冷冷的道:“剛才的喊殺聲是岳海、龍傲剿滅你的女婿所發出的,而那信號也是魯國公楊過和郭靖在剿滅歸燕幫所發的信號。”

    “我不信,我不信。”王浩一臉死灰色,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隨著滿身血跡的龍傲的出現,標志著大宋開慶元年最后一天的政變的失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