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回 請君入甕(一)

    豪華的府邸對于郭靖這種人來說,一向是非常反感的,但畢竟是天子所賜,也不得不住了下來,但看著四周金碧輝煌,臉上的眉頭緊皺,連連嘆氣。

    正在逗這小郭襄的黃蓉如何不知郭靖所想,笑道:“靖哥哥,這府邸并不是陛下所建,是那奸相賈似道的府邸,陛下把它分成數份,賞給有功之臣,旁邊就有岳王爺,還有文天祥大人,也不只是我們一家。”

    “哎,想我郭靖不過一介武夫,如何稱的上有功之臣。”郭靖聞言嘆道。

    “靖哥哥,反正我們也在這里住不了多長時間,到時候還給皇上就是了。”黃蓉安慰道。

    “蓉兒,此話怎講?”郭靖問道。

    “靖哥哥,這次陛下詔你進京,到現在還沒有授予你官職,恐怕想把你封在外地。大概年后就要走了。”黃蓉猜測道。

    郭靖聞言點了點,道:“當今皇上年輕有為,朝廷上有左右二相,雖然地方上不怎么清明,但我想陛下肯定會宏圖大展,要不了一兩年就要再舉旌旗,收復河山了。”

    黃蓉聞言嬌笑的打趣道:“到時候,靖哥哥又可以當個元帥了,只不過,這次與你對敵的可是華錚公主的國家,你就不怕她傷心,聽說她為了你到現在還待字閨中哦。”

    郭靖聞言,黝黑的臉上一熱,不過大概是由于皮膚的原因,也沒有顯示出什么特殊的地方,連忙道:“蓉兒,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怎么又提到了。”

    黃蓉見狀,如何不了解郭靖的心思,笑道:“靖哥哥,看把你說的,小妹只不過和你說笑的。”

    “嘿嘿。”郭靖聞言雙手一搓,干笑了兩聲,連忙轉移話題道:“蓉兒,你說昨日陛下突然的調動禁軍所謂何事?幸虧前幾個月,陛下親自對禁軍進行了訓練,不然那臨安還不被鬧翻了。”

    剛才滿臉微笑的黃蓉聞言,突然止住了笑容,正容道:“靖哥哥,下次見到陛下時千萬別提這件事?”又望著郭靖那滿臉不解的神色,暗自嘆了口氣,道:“昨日丐幫駐臨安分舵的人對我說,太上皇突然回京,連皇上都不知道,更奇怪的是昨日殿前司兵馬調動頻繁,后來要不是驍騎營和驃騎營動作快,他們都已經開進京城了。”

    “你是說他們…他們逼宮?”郭靖大吃一驚。

    “最是無情帝王家,靖哥哥,這句話你難道沒聽說過嗎?一朝二帝,安能不亂。”黃蓉嘆道。“幸虧陛下果斷睿智,否則我大宋恐怕再無機會了。”

    “此話怎講?”政治文盲郭靖問道。

    黃蓉望著滿臉忠厚的郭靖,微微嘆了口氣,暗思道:“靖哥哥,論武功,你可以在江湖上排的上號了,論打仗你也不比那岳海差,但論為官之道,卻是差多了。”當下道:“靖哥哥,這當今比太上皇如何,你與小妹心中都有數。而這當今與歷代皇帝的最大的區別就是重武輕文,若當今被廢,不光這以后的北伐大業是玩不成,就是這半壁江山恐怕也難保了,到那時你我恐怕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沒想到,朝廷上還有這么多事情?”郭靖嘆道。

    “靖哥哥,你也不必如此,這朝廷上的事情,有陛下做主就行了,我們這位皇帝可不同于一般的皇帝,靖哥哥只要安心打仗,想來名留青史也不是難事。”黃蓉寬慰道。這位女諸葛不象她丈夫,倒是把朝廷的一舉一動都看的一清二楚。

    而就在這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傳入耳中,“郭大俠好生自在哦!”接著就見一個英武的青年出現在夫妻二人面前,兩人抬眼看去,卻是徐澤領著小龍女、楊過和陸無雙。只見徐澤一身便服,笑嘻嘻的望著兩人。

    那郭靖見狀,正準備跪倒迎接,徐澤見狀連忙一個跨步,攔住了郭靖,道:“郭大俠,不必多禮,在下乃遮天手徐澤是也。”說著朝黃蓉打了個眼色。黃蓉見狀,連忙也配合道:“徐大俠多日不見,仍然英姿不凡。快請上座。”這時候郭靖方才明白過來,也就不在客氣,招呼眾人坐了下來,只是言語中仍然流露出對徐澤與小龍女的尊敬,徐澤見狀也暗自嘆息皇帝是沒有朋友的。

    過了一會,眾人嘮叨了兩句,徐澤突然接過被小龍女抱住的小郭襄,微笑的道:“這個小郭襄倒是好福氣,父親是大宋威鎮大江南北的蓋世大俠,母親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連兄長也是鼎鼎大名的神雕大俠。真是萬千寵愛集于一身啊!”

    “大哥,干脆封她做個什么公主什么的?”說話的卻是楊過。相對于郭靖,楊過算是膽大的了,在他心里,徐澤永遠是大哥,盡管的他的另一個身份是那樣的高大,好象也并沒有改變他對徐澤的態度,永遠是小弟對大哥的依附。不過這也是有著崇高地位的徐澤所難以擁有的,所以他對楊過多少帶有一絲縱容的意味。

    當下接過口來,道:“二弟言之有理,回宮下旨小郭襄為玉蓉郡主。”

    這下不光郭靖夫婦給驚呆了,楊過見自己的一句話竟然當真了,嘴巴張的可以塞進一個雞蛋了,倒是小龍女好象很平常一樣。

    “陛下…”郭靖和黃蓉正準備開口阻攔。

    “都說皇帝是金口玉言,郭大俠難道忘了嗎”徐澤陡然提高聲調道。

    “臣等磕謝陛下天恩。”黃蓉聞言知道不可更改,連忙拉住還要說話的郭靖跪下接了旨。

    那徐澤見狀連忙把兩人扶了起來,然后朝小龍女打了個眼色,那小龍女見狀點了點頭,道:“小女子聽說丐幫有天下第一大幫之說,不知可否屬實?”

    “龍姑娘謬贊了,這天下第一大幫倒是不敢稱呼的,就是人數比較多。”黃蓉矜持的道:“更何況這幾年,江北有些地方已經不聽調遣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苦楚,這丐幫自古有污衣和凈衣之分,兩部分之間矛盾重重,當初在洪七公傳位給黃蓉是還發生了叛亂;而隨著大宋朝廷領土的不斷丟失,丐幫又出現了江北與江南之分,要不是郭靖、黃蓉武藝高強,加上兩人義薄云天,江北的大部分早就脫離了指揮。

    “黃幫主倒是過謙了,小妹曾聽江湖傳言如果你就是丟了一只釵子,丐幫也能幫你找到。”小龍女微笑道。

    “不知龍姑娘丟了什么貴重之物,只要丐幫能盡力的,姐姐絕不推辭。”黃蓉若有所思的說道。

    “小妹丟了個婢女,聽說在這個人的家里,不知黃幫主能否幫小妹看看。”小龍女說著就替過一張紙條。

    黃蓉接過一看大吃一驚,兩眼朝徐澤望去,只見徐澤漫不經心的逗著小郭襄,思了片刻,強顏微笑道:“既然是龍姑娘吩咐的,我丐幫上下萬死不辭。”說著兩眼又朝徐澤望去,好象是沖著他說的。

    小龍女聞言連忙謝過。那徐澤象是開玩笑對郭靖說道:“楊過這小子也老大不小的了,整天在我面前吵著要娶媳婦,郭大俠身為長輩,也該關心一下,看看哪天是好日子,把他給辦了,就在你這里辦吧!我和你當主婚人,就找岳王爺保媒吧!你看如何?”

    那黃蓉聞言象是還沒有從震驚當中醒了過來,連忙接過話來道:“微臣尊旨。”

    徐澤聞言高興的點了點頭,道:“朕也該走了,太上皇還在宮里呢!朕得還去看他呢!二弟,你和無雙去找自然居的掌柜的,讓他張羅一下你們成親的事。”說著就站起身來,握著小龍女的玉手,在郭靖的恭送之下,朝外走去。

    待夫妻兩人回到房里時,黃蓉象是卸下重擔坐在椅子上,那郭靖見狀連忙扶住道:“蓉兒,你怎你的后背怎么全濕了?”

    黃蓉黯然的把手中的紙條替給郭靖,打開一看,上面赫然出現十六個剛勁有力的大字:“樞密使王浩府、殿前司都指揮使張元鶴。”

    “蓉兒,這?”郭靖驚奇的道。

    “這是陛下的圣旨,要我丐幫監視這兩個人。”緩過神來的黃蓉又恢復了她的聰慧與機智,幫郭靖分析道:“在朝廷里,陛下還沒有建立情報組織,而且朝廷也從來不重視,這也是為什么太上皇昨日突然回京,差點殺的陛下一個措手不及,而這件事陛下又不愿意明目張膽的調查這兩個人,一方面太上皇還在壓著陛下,另一方面也不想引起朝廷內部的恐慌,所以才交給我們丐幫。但身為朝廷,怎能求江湖幫會呢?傳出去肯定是令人笑話,所以陛下才布了這個局,借龍姑娘之手,告訴我他的意思。”

    “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啊!”郭靖嘆道。

    “想是陛下昨日吃了個暗虧,今日迫不及待的來布局了。”黃蓉說道:“靖哥哥,這些日子我們可要低沉一點了。恐怕又有事情要發生了。”

    “恩。”郭靖抱著妻子的嬌軀應了一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