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回 理宗還朝(三)

    然而就在大宋的左、右二相的談論之時,宋朝的命運再次被徐澤改變了,在這個二十一世紀眼里,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等等概念已經深入人心,徐澤也不例外。一朝二帝的似乎都沒有好結果。以史為鏡的道理對于這位年輕的冒牌皇帝來說已經在他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歷史的一朝二帝者有七,對于新皇帝來說,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而成功的例子卻又是那樣的稀少,唐朝的太宗皇帝李世民殺兄逼父,登上了皇位,是那樣的順利,那樣的牢固,而相對來說,在宋朝的欽宗又是那樣的倒霉,在登基沒多久就被金國給掠到北方去了,老死在異國他鄉,連尸骨都沒有葬在夾馬山的皇家陵墓里;然后就是明朝的英宗與景帝二人,在英宗被俘之后,景帝即位,尊他的兄長為太上皇,一年后,英宗還朝,八年后景帝不但皇位被奪了,自己也被自己的兄長殺了。而歷史上最后一位太上皇就是清朝的乾隆皇帝了,自己退位不算,連玉璽和乾清宮都不讓給兒子,就更別說是權力了。

    徐澤記得這些,而且也深有體會。理宗皇帝雖然是個昏君,但畢竟當政數十載了,走過的路比徐澤吃過的飯還多,朝中文武百官,你知道他在其中放了多少制肘你的人。唯一讓徐澤感到欣慰的是,理宗皇帝當政時,軍隊一直是控制在賈似道手中,而賈似道的突然死亡,把理宗打了個措手不及,加上徐澤的勇武,于數十萬軍中生擒敵酋,造就了軍中的神話,對于軍人來說,尤其是宋朝這個重文輕武的時代,軍中英雄在軍隊中的威望是不可抵擋的,否則岳飛怎么到現在還有許多人記得呢。“槍桿子里出政權”這個道理,徐澤不會不知道。李世民為什么能夠取代他的父親,因為他手中有軍隊,在軍隊中的威望明顯高于他的父親,所以李淵沒有辦法。而徐澤在登基的第一次早朝上見到了制肘的厲害,所以迫不及待的訓練軍隊,提高武將的待遇,對于岳海的到來,進行大肆宣揚,高規格的接待。也是他今天對理宗皇帝的突然回朝不放在心上。

    走在那大理石鋪成的道路上,宋朝的兩個皇帝一前一后的走著,看著徐澤恭敬的模樣,絲毫看不出剛才在御書房里發號施令的就是他,而在他的身后跟的是大宋朝的樞密使王浩大人。理宗皇帝望著周圍站立的護衛,眉頭一皺,緊接著慈祥的拉著徐澤的手道:“皇兒,這兩個月辛苦了,看著禁軍的架勢,就可以看出皇兒日后必將是位有為之君啊!”

    徐澤聞言忙恭敬的道:“父皇,您不知道,自從孩兒得了這一身的武功就對這行軍之道產生興趣,而朝廷上的大事,孩兒一般讓左右二相處理。”

    理宗聞言點了點頭,道:“皇兒現在還很年輕,有些事情難以處置的可以丟給那些大臣們做,象樞密使王卿家這樣的忠貞之士。”

    身后的王浩聞言忙道:“臣不甚惶恐,愿為陛下效力。”

    徐澤聞言殺機隱現,但仍然微笑道:“王愛卿可稱為我大宋難得的人才啊!這樣吧,你到內務府領黃金百兩,回去到自然居打點小酒喝。朕陪太上皇走走。”

    王浩聞言朝理宗望去,見理宗點了點頭,方才告退而去。徐澤見狀,心中的殺機更現。但到底是進入天道的人物,很快的按下心中的殺機,連忙攙扶著理宗皇帝,道:“父皇,怎么回宮也不對孩兒說一聲,也好讓孩兒到葛嶺去接你老人家。”

    理宗聞言笑道:“皇兒有這份心就行了,朝中的事情多。”徐澤聞言只是干笑了兩聲。而理宗皇帝卻饒有興趣的望著周圍的侍衛,對徐澤道:“皇兒,父皇怎么看這周圍的侍衛與以往不同啊?”

    徐澤聞言笑道:“父皇有所不知,這周圍的侍衛并不是殿前司的,而是孩兒無聊時把拱圣軍拉過來訓練的,那殿前司的人馬正在張元鶴那里呢?怎么樣,兒臣打仗是不是有兩手啊!”

    “不錯,不愧是太祖太宗的子孫,比那殿前司的好多了。”理宗也笑哈哈的說道。

    好半響,理宗皇帝眉頭緊皺的說道:“皇兒,朕聽說你把岳海封王了?還任命他做了大元帥,統領天下兵馬?”

    徐澤聞言暗自冷笑,你總算扯到正題了,當下不敢怠慢道:“回父皇,確有其事,那岳海是岳飛之孫,而岳飛是我朝名將,寧宗皇帝時也追封世襲鄂王,而現在封他做個鄂郡王也不算為過。再說那岳海兵法韜略不亞與岳飛讓他統領天下兵馬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皇兒,你到底還是很年輕,你可知道為什么太祖皇帝為什么要建樞密院,以文官領軍,武將打仗?”

    “孩兒知道,那是為了防止五代十國的現象再現。可是父皇可知現在軍中誰在做主,是孩兒自己做主,那岳海來京,僅僅十幾天而已,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掌握三十萬禁軍。更何況朕如此厚待他,就算他想造反,恐怕也沒有人響應他的,這樣既激勵了軍中士氣,還為孩兒贏得了仁德之名,何樂而不為呢?您說是吧。”

    “那以后呢?”理宗冷著臉道。

    “孩兒準備單獨建個后勤部,專門是負責軍隊的兵馬器械,錢糧等物,兵書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沒有糧草,就算他岳海本領通天,也不能做起反來,更何況孩兒的治軍才能也不差似他。他真正能統帥的兵馬頂多二十萬左右。” 理宗聞言點了點頭的,又說道:“那也不用讓岳飛配享太廟啊!還與高宗皇帝并列。你膽子也太大了點。那岳飛不過一界臣子,如何能擁有如此尊榮。” “父皇何必為一個死人生氣呢?孩兒這么做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想自隆慶北伐之后,我朝士氣低落,當前最主要的是提高士氣,這樣才能對付幾年后的蒙古入侵。而讓岳飛配享太廟,正是一招之一。父皇覺的如何?”

    理宗皇帝沉吟了好半響方道:“也罷,你現在是一國之君,你說的算。”一句話說出來,徐澤暗中道:“現在說的好聽,要不是我棋高一著,現在大概已經被你給廢了。你當我是傻子啊!”

    “對了,祺兒,前不久賈貴妃說她的一個侄女叫慕容影的生的俊俏,為父已經下誥(太上皇自稱“朕”;,命令稱“誥”;,皇帝自稱“子”;,命令稱“制敕”.),讓她入宮,做個北宮皇后。”

    “父皇,這妥當嗎?”徐澤驚問道。

    “怎么,皇兒不愿意。”理宗沉著臉道。

    “孩兒不敢,但請父皇做主。”徐澤趕忙道。

    “恩,好。”理宗高興的說道:“走,再陪父皇走走。”

    下午還有一章啊。哈哈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