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回 理宗回朝(2)

    “陛下,臣是個打仗的,并不懂治國之道。如果要是陛下要論打仗的話,陛下指到哪里臣就打到哪里。”岳海恭敬的回道。

    但這番太極拳在眾人看來是那樣的驚奇,要不是皇帝陛下親自確認,吳潛等人都不敢確認他是岳飛的子孫。因為岳飛生性剛直,深沉寬厚,一向是個有話就直說的人,靖康二年,因高宗重用黃潛善、汪伯彥等人,企圖避地東南,岳飛不顧自己位卑言輕,上書趙構,反對南逃,力請皇帝返回終京,親率六軍北渡黃河。這觸怒了高宗及黃、汪等人,以“小臣越職,非所宜言”的罪名被革職。紹興八年,高宗為了取得武臣對和議的支持,提升岳飛為開府議同三司。岳飛連上四奏,表示不受,并要求高宗皇帝放棄和談。在眾人的眼里,岳氏家族都是個耿直的主,岳飛之子岳云、岳雷如此,如今的西宮皇后岳玲也是如此,怎么現在到了岳海這里就不是的呢?說的話絕對不亞于吳潛這些人。

    徐澤聞言心中暗自點頭,心知岳海因為這段時間得到的恩遇太高了,生怕再次走上岳飛的后路,引起自己與朝廷內眾大臣的不滿,所以眼下保持低調,盡管這件事與自己有著很大的關系,也寧愿漠不關心。

    當下笑道:“岳將軍言之有理。軍不干政,政不干軍。好啊!朕準備年后給朝廷的大小事務重新安排,有的大臣的位置要動一動了,總不能老是蹲在那里不動,總的讓別人試一試了。”徐澤望著幾人一眼,口氣又一轉:“當然了,在座的諸位的才能朕是知道的,只要效忠于朕的,朕都不會虧待他的。”

    “臣等謝主龍恩。”吳潛等人連忙跪倒山呼道。

    徐澤聽了臉上又揚起一絲微笑。正準備撫慰兩句,突然御書房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接著就只見全淺雪那略帶著急的悄臉出現在徐澤面前。徐澤見狀,眉頭緊皺,臉上出現一絲怒意,不管是在二十一世紀還是在現在,他都是非常討厭一個女人不分場合的打擾正事,眼前自己正與眾人商議大事,但又轉念一想,全淺雪身為東宮皇后,后宮的掌權者不會連這點都不知道。當下冷聲道:“皇后,有什么急事嗎?沒看到朕在處理政事嗎?”

    哪知全淺雪掃了眾人一眼,道:“諸位愛卿,爾等先在外面等候,哀家有要事與陛下相商。”

    眾人聞言不由的朝徐澤望來。徐澤望著全淺雪那焦急的神色,知道肯定有要事發生了,當下吩咐道:“諸位愛卿先到外面等候。朕有事與皇后商議。”

    等吳潛等人走后,全淺雪也不等徐澤發話,著急道:“陛下,太上皇回來了。”

    徐澤聞言大驚:“你從何處得來的消息,朕怎么不知道?”

    “陛下,太后身邊的宮女剛才進宮告訴臣妾的。”全淺雪急道:“說是昨晚有位大臣去了行宮,和太上皇密談了一夜,今早就擺駕了。現在都快到城外了。”

    “朕怎么一點消息也沒有啊?”徐澤眉頭緊皺,再也坐不住了,當下在房內走來走去,“搞突然襲擊,看樣子來者不善啊!”徐澤暗思道。

    “潤之,看樣子父皇這次….”全淺雪道。

    “怕什么,兵來將擋,水來土囤。”徐澤冷冷道。“去,喊他們幾個進來。”

    “陛下。”

    “吳潛,傳旨呼延豹,領拱圣軍接管禁中防衛,凡有抗旨者就地正法。”徐澤冷道。言語中充滿殺機。讓吳潛等人心里暗自一驚。雖不知是何事,但替換禁中護衛,在大宋朝有如此大的動作倒是頭一回。但畢竟是見過徐澤手段的人,當下也不問個明白,毫不猶豫的恭聲退了下去。

    “岳海。”徐澤又喊道。

    “臣在。”

    “統帥岳家營,進入禁中,給朕秘密看住金槍班,凡有意動者殺無赦。”

    “丁封剛,傳旨龍傲統帥驍騎營看住殿前司兵馬,一有動作,給朕殺無赦。”

    “文天祥,傳旨郭靖、孫虎臣統帥驃騎營營配合龍傲,給朕看住殿前司。”

    隨著徐澤一連串的圣旨從徐澤嘴里冒出,大宋王朝統治高層的洗牌終于了帷幕,盡管后世的有些史學家對這次高層的大規模洗牌充滿著疑問,對徐澤的某些做法有著不同的非議,但歷史總是由勝利者去書寫。徐澤的歷史功績并沒有這次洗牌而產生任何影響。

    經過短暫的折騰后,臨安城又陷入了那歌舞升平的狀態,兵馬調動的如此迅速也不得不說徐澤登基以來注重禁軍的訓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盡管如此,一些政治上比較敏感的人紛紛看出城內的氣氛的不對,圓滑的早早的關上大門,而在這場對弈的人卻在家里忐忑不安。一直對徐澤持懷疑態度的丁封剛在傳完圣旨后,并沒有朝自己府邸趕去,而只是讓人傳了個消息,自己卻跑到吳潛的府邸,大宋朝的左、右二相在后花園里坐了下來。

    “毅夫,你我貴在中樞,好象也沒有收到哪個要造反啊,難道是那個張元鶴?陛下怎么緊張的連金槍班都信不過了。”丁封剛好奇的問道。對于這位生性耿直的左相來說,陰謀并非他的特長,這也是他在理宗時不被皇帝所喜的原因。而從他嘴里說出的金槍班,是專門在皇宮禁中輪值的部隊,都是對大宋皇室忠貞不二,而且武藝非常之士,其待遇之高乃是大宋軍隊之冠,自高宗渡江之后,金槍班在皇帝的心目中的地位再次上升,因為趙構之所以能夠南渡,金槍班居功甚偉。深受歷代皇帝所重視,但這次金槍班莫名其妙的受到皇帝的監視,這不由的引起人們的懷疑。

    “哈哈,丁兄,這件事已經不是我們這些做臣子的可以議論的了。”吳潛打了個迷糊。

    “毅夫,何出此言?我等受陛下隆恩,當為陛下分憂。今上有難,當是我等出力之時。右相之言丁某不贊同。”丁封剛正色道。

    吳潛聞言搖了搖頭,伸出手來替丁封剛的杯中加了一些熱水。微笑道:“丁大人所言甚是,但朝廷有些事情并非我等這些做臣子的可以處置的。”

    丁封剛望著高深莫測的吳潛道:“毅夫兄,何出此言?”

    “丁兄,今上與太上皇如何?”吳潛問道。

    “太上皇慧眼識明君,我大宋定可再復中原。”丁封剛振奮的道。

    “丁兄的言下之意是今朝遠勝于前朝了?”吳潛問道。

    而丁封剛聞言卻沒有出任何一言,顯然是同意了吳潛之意。

    “丁兄,今上是個明君,可比唐朝的太宗皇帝。”吳潛若有若無的提醒丁封剛道:“我等這些做臣子的,最主要的是做好本職事務就行了。”

    “可今日…”丁封剛又道。

    “今日沒什么大事,而且也不可能發生什么大事的。”吳潛高深莫測的道:“真正的高手過招在沒有打仗之前,就已經定好了。”

    “你是說陛下是在作勢?”丁封剛吃驚道。

    “還能打嗎?”吳潛道:“現在這個時候,能讓陛下制肘的只有一人。依老夫猜測,今日他來了。”

    “毅夫兄,起風了。”丁封剛總算說了一句有味道的話來。

    “只要抱著強壯的大樹底下才不被掛走啊!”吳潛微笑的說道。丁封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